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崽崽放养计划[穿书]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余小捌(上)

字体:[ ]

 
文案
一睁眼多了个奶崽崽,还是丑萌丑萌的奶崽崽。
邵晓啸心里有慌,他这么根红苗正的大男人,妞都没泡过就给别的男人生了崽?
生也就生了吧,他男人居然是虐恋情深小说中的大反派,一家结局老惨老惨的那种。
邵晓啸咬牙奋起,他得收拾东西溜了。
……
结果,丑崽崽拉了拉他的衣角,脆生生的道:“爹,你养我吧。”
邵晓啸为难,丑是丑了些,可到底是他的崽,“小崽子,放养你接受么?”
丑崽崽点了点头,两父子手拉手,欢快的离开了。
……
娄裕盯着一大一小两个离开的背影磨牙。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晓啸、娄裕 ┃ 配角:淙淙 
 
 金金金.gif  兰.gif 作品简评
一睁眼多了个奶崽崽,还是丑萌丑萌的奶崽崽。邵晓啸心里有慌,他这么根红苗正的大男人,妞都没泡过就给别的男人生了崽?生也就生了吧,他男人居然是虐恋情深小说中的大反派,一家结局老惨老惨的那种,邵晓啸咬牙奋起,他决定收拾东西溜了,却不想离开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个崽崽。本文风格诙谐,时时令人开怀大笑,皮皮的腹黑受撞上由冷变暖的崩人设攻,相处的模式燃到爆炸、甜蜜又格外有趣。更有萌娃出没,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增添了很多的乐趣。整文剧情轻快,狗血却不俗套,他们彼此相爱却努力改变,成为对方最好的那一个,让人十分动容。
 
 
 
 
第1章 
  邵晓啸将目光落在小床上,眼神中带着些古怪。
  任谁白白多了个儿子,还是从自己肚子里钻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像是……
  算了,邵晓啸摇头,还是别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他伸手将小崽子身上的毯子抚平,思绪回到了前天。
  一睁开眼,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是邵晓啸却不是现在的邵晓啸
  这个世界上的亲朋好友、身边接触的人,就连待的城市都不同。
  现在的邵晓啸是娄家的男妻。
  没错!
  是男妻!
  还是一个生了崽子的男妻!
  邵晓啸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真的想象不出他居然还有这种功能。
  酣睡的崽子嘤了一声,抬起小爪子抓了抓毯子,然后头一歪又接着入睡了。邵晓啸拍了拍胸口,差点没吓到。
  别看崽子和原身是父子。
  可两父子的关系并不好,邵晓啸穿越过来两天,倒是对这个丑兮兮的小崽子感兴趣,结果小家伙反而不爱搭理他,两天下来连十句话都不到。
  好不容易趁小崽子入睡的时候打量下,就怕他醒过来又绷着个小脸,如同小冰山般。
  “丑是丑了些,可瞧着倒是可爱,可惜了。”邵晓啸轻声的嘟哝,小崽子五官倒是不差,尤其睫毛特长,就是没养好,黄皮寡瘦的瞧着不讨喜。
  他刚来到这个世界,震惊之后就发现。
  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虐恋情深的狗血文,小崽子的另外一个爸好死不死就是小说中的大反派,人设霸出天、模样更是让无数男人嫉恨,小说连载期间吸粉无数,文下评论基本一边倒。
  瞧着作者开始虐大反派,文下读者全部不满,甚至提出更换男主时,绝望的发现……
  作者被骂跑了。
  文也彻底坑了。
  读者更是傻眼了。
  邵晓啸当时也差点骂街,倒不是可怜反派,他是觉得虐得爽快啊,从头到尾他就觉得反派是个大傻叉,眼瞎喜欢个贱人也就算了,居然还爱得死去活来,这同样也算了。
  明明有实力有本事,却为爱挣扎。
  还连累得独子跟着受苦,邵晓啸看的时候,是憋屈得很,等作者开始虐反派的时候,他应该是少数看得爽的读者。
  结果就在正爽的时候,没了。
  邵晓啸一直觉得,那个假惺惺的受有什么好喜欢的,如果是他的话……
  好吧,邵晓啸有些无奈,反派不是他,而他反而是反派的男妻。
  一个自动爬床,还生了个小崽子的男妻。
  被反派恨得要死,却不得不承认的男人。
  邵晓啸回想着反派在文中对这个男人狠厉的手段,突然就打了一个哆嗦。
  他想,大反派不会把那些手段用在他身上吧?
  “爹爹?”细细的声音传来,淙淙眼睛带着睡意,一脸懵懂,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等手刚放下,小脸就是绷紧板着,他故作冷冰冰的道:“爹爹,我的压岁钱在抽屉里,你拿吧。”
  邵晓啸抽搐着嘴角,任谁在面对儿子的时候,儿子首先就给他钱,感觉总有些不对劲。
  他在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原身从他儿子手中骗走了多少零花钱。
  他略显生硬的道:“爹爹不差钱。”
  淙淙一脸的不相信。
  他从小床上起身,熟练的翻身下床,邵晓啸不放心的想要去扶,结果小崽子已经落地站好,他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去了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几张红钞票,递过去:“三百够了吗?”
  邵晓啸接过五张红钞票,“三百?”
  淙淙皱着小眉头,“不够吗?”
  他显得有些为难,轻轻一叹气,转过身又掏了两张出来,“再给你三百,再多我也没了。”
  邵晓啸又一次接过,他忍着闷笑:“小崽子你多大了?”
  淙淙大大的眼眸中闪过伤心,嘴角都直接垮下。
  爹爹叫错他名字,还不记得他多大……
  不过这又不是第一次,嗦了嗦鼻子的他又板起脸,就像是在表达他完全不在意,“四岁。”
  邵晓啸眼就是再瞎,都能看到小崽子垮下的嘴角,他伸手揉了揉小崽子的脑袋:“那是谁教你的算数呢 ?”
  就这个算数,被卖了恐怕连钱都数不来吧。
  淙淙眼睛突然发亮,也不知道是为了被揉着的脑袋还是因为这个问题,他语气中带着轻快:“是爸爸。”
  邵晓啸摇头不言,对那个大反派不做评论。
  “爸爸说,得后天才能回来。”淙淙侧身将存钱盒抱起来,他带着些迟疑,想说又不敢说。
  小小的年纪,他知道盒子里的钞票是爹爹最喜欢的东西,比喜欢他还要喜欢,只要将这个东西让给爹爹,爹爹能偶尔对他笑一笑,而不是大发脾气。
  可爸爸留下的钱不多了,大部分都被爹爹拿走,现在剩下的这些也不知道能不能管到爸爸回来的时候。
  所以,淙淙心里很想和爹爹开口,让他少用一些。
  不然等爸爸回来,知道爹爹用了他的钱,又会很生气。
  邵晓啸却没发现小崽子的欲言又止,他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后天回来的大反派身上。
  小崽子四岁的话,怕是再过不久就是大反派倒霉、他消失、小崽子寄养在亲戚过苦日子的时候了。邵晓啸哆嗦了下,他可不打算让自己活得像文里一样,落个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生死的下场。
  然而就是这么一哆嗦下,让紧紧盯着的淙淙惊吓的后退,却直接撞在后面的抽屉,疼得他呲牙,眼眶里瞬间氤氲着泪水。
  邵晓啸被声响也是惊到,瞧着小崽子的模样连忙就搂在怀里哄着:“撞到哪里了?疼不疼?你个小傻子,后面有桌子还直接撞?”
  淙淙仰头望着爹爹,有些疑惑有些欣喜。
  他刚才还以为爹爹要打他,可现在却被抱着?
  绷紧着的身子瞬间放松,将重量都靠在爹爹的怀里,淙淙鼓起勇气的道:“爹爹,额头疼,得吹吹才能好。”
  吹吹?
  邵晓啸脸上有些古怪,他的心思不是在小崽子撞到后脑勺怎么变成了额头疼,而是瞧着昂着头带着期许的小崽子,回忆着今天早上应该没有吃韭菜包子吧?
  吹出一股子韭菜味,他这个当爹的也会不好意思啊。
 
 
第2章 
  最后,邵晓啸还是吹了。
  没有吹出一口韭菜味,反而让淙淙喜欢得不得了,冰山似的小脸瞬间融化,大大的眼眸像是在发光,哪怕模样是又小又瘦还带着黄,邵晓啸这一刻其实还挺喜欢这个丑崽崽的。
  他伸手捏了捏淙淙脸包上的肉,“养得这么瘦,该补补才是。”
  脸上被捏得不疼,淙淙努力的压下上浮的嘴角,悄悄的将脸朝着爹爹移了移,像是让爹爹多捏捏似的,却又装作不高兴的小声哼哼,“爹爹,不能捏脸。”
  “成成,不捏脸。”邵晓啸松开了手,却将淙淙抱在了怀里,转身出了房门,“不捏脸,那就带小崽子吃饭去,把脸包肉养肥了些,捏起来的手感更好呢。”
  淙淙伸手环着爹爹的脖子,被他抱着朝着楼下走,本来没多少胃口吃饭的他,突然想多吃一些,好像爹爹说的那样,养多点肉,手感更好一些。
  大的抱着小的刚下楼。
  就有个中年的女人匆匆小跑过来,她略显的慌乱说着:“邵先生,我来抱淙淙吧,他重怕您抱得累。”
  淙淙个头小,分量自然轻。
  张妈随便找个理由,也是怕邵先生弄伤了淙淙。
  她可没忘记,淙淙两岁的时候,邵先生心血来氵朝想要抱着哄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直接将淙淙摔在了地上,好在地面上有厚实的毛毯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厚实,两岁的淙淙摔下去,也是磕到了脑袋,就是调养了快两年,也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张妈回想着,是越想越怕,就怕淙淙又受罪,便也不等邵先生开口,就直接伸手硬生生的从邵先生怀里将淙淙抱了过来。
  她并不知道,这么一抱,一大一小两个心里都有些失望。
  一个没抱够、一个没被抱够。
  两父子同时遗憾起来。
  却个个都是一脸正经着。
  淙淙伸手轻轻拍了拍张妈的肩膀,示意着将自己放下,等下了地,他板着小脸对两个大人说道:“我年纪不小了,不用抱来抱去。”
  张妈连连点头,附议着:“是是,淙淙能自己走。”
  她这话就是说给邵先生说的,省得他又一时兴起,让淙淙遭罪。
  张妈满脸的不信任,邵晓啸哪里看不出来,因为淙淙他爸是反派,哪怕笔墨重家里的事交代得也不是很多,不过邵晓啸知道,这个家里怕是除了年纪小的淙淙之外,没有一个人欢迎他。
  自然包括了在娄家做了几十年的张妈。
  邵晓啸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他是不打算在这里多待,迟早会收拾包袱拍拍屁股走人,他咧嘴笑道:“我去厨房看看,给小崽子做些吃的。”
  “不用不用,邵先生需要吃什么,我让人给您做好端过去。”张妈赶紧着说,打心底是不相信邵晓啸会给淙淙做吃的,每次要什么东西都拿淙淙当借口,其实都是给自己捞好处。
  而且她就不相信了,自认是珠宝设计师,经常念叨着一双手是他吃饭的宝贝,绝对不能伤着碰着,就这样的人,会去给淙淙做吃的?
  打死她,她都不相信!
  然后……
  哪怕没有被打死,张妈还就信了。
  厨房外面,站着一老一小,都将目光落在里面的背影上。
  老的一直带着疑惑,小的带着期盼,明明菜香还没飘出来,他就觉得肯定特香特好吃。
  而在厨房里面。
  邵晓啸拿着他吃饭的家伙,干起了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