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炮灰为王[快穿] 作者:甲子亥(下)

字体:[ ]

 
第132章 
  万德全离开京城的第五天,陆弘毅也搭上了南下的火车。
  其目的不言而喻。
  又过了几天, 老爷子送了三个尿毒症晚期的患者过来, 就安顿在东区旁边的市医院, 同行的还有一个由业内专家组成的医疗组,负责全程监控和记录患者的病情进展。
  老爷子算是把疑人不用, 用人不疑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
  毕竟孟则知身上的疑点可不是一般的多,光是这一身的医术就解释不清楚。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孟则知的生活彻底的变成了陆家、市医院、叶景周, 三点一线。
  “抱歉, 路上碰到了熟人, 被拉着说了一会儿的话,所以来晚了。”叶景周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没事, 我也是刚来没多久。”孟则知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他。
  “好香。”叶景周接过保温杯, 打开喝了一口:“……加了蜂蜜, 还有牛奶。”这是他的最爱。
  “我自己种的咖啡豆, 就得了一小罐子,都给你留着呢, 等以后咱们住到一起了, 我天天给你煮。”
  “嗯。”叶景周顿了顿, 然后继续抿着咖啡,虽然他什么都没说,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特别想知道以后是多久的气息。
  叶景周的屁股往那边撅, 孟则知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轻笑着说道:“年后, 我一定带着我爸妈上你家拜年。”
  “嗯。”叶景周轻哼一声,一脸平静,一副其实我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他飞速的岔开话题:“我们今天去哪儿?”
  孟则知看着他口是心非的小模样,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连带着眉目也越发温和:“先去药材市场采购一批药材,然后去特供商店买些冬天穿的衣服,晚上去泰丰楼吃饭,听说他们那儿新到了一批黄油蟹。”
  自打发生过蒋家那样的事情之后,来孟则知这儿看病的患者就不太乐意去外边抓药了,在众人的请求下,孟则知没办法,只好把这份活也给揽了下来。这会儿病人一多,药房里的药材用的自然也就用的快了。基本上,孟则知每隔两周就要去药材市场补一次货。
  至于特供商店,这个年代,国家将工薪级别分为三十级,十二级即正厅级及以上为高级干部,十三级至十六级为中级干部,十七级以下为普通干部。而特供商店,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供应国家十二级高级干部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地方。
  特供商店里面的商品的质量比外边的百货商店卖的好一点儿,价格也要便宜不少,当然最主要的是安全,起码能保证买回家的东西里面不会莫名其妙的多个窃听器什么的。而且很多外面买不到的东西,诸如精副食品,贵重电器和高档烟酒之类的,在特供商店里都能买到。
  “好。”叶景周这会儿心情好的不得了,什么都听他的。
  吃过晚饭,孟则知照例送叶景周回家。
  分别之前,孟则知说道:“对了,我听说大舅哥在边省工作?”
  “咳。”叶景周红着耳尖:“嗯!”
  “那,能不能请他帮我一个忙。”孟则知松开怀里的人。
  “什么?”叶景周抬头看他。
  半个月之后,远在千里之外的边省组织开展了一场大规模打私行动,出动缉私力量八百余人,一次姓打掉大型走私团伙三个,抓获走私嫌疑人一百余人,涉案金额超过六百万元华国币,同时清缴了一大批走私运输工具,强势威慑住了边境走私猖獗势头。
  没过几天,陆弘毅从南边回来了,风尘仆仆,眼底一片青黑,哪里还有往日的意气风发。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太好。
  一个星期后,陆弘毅把他名下新开的两家歌舞厅和三家超市全都转让了出去,然后带着一大笔钱去了边省。
  十月末,市医院的那三个尿毒症患者陆续转入治本治疗阶段。
  没过几天,老爷子口中的那位病人就找上了门来,上边把他安排在了市医院,如今的市医院,经过两个多月的整改重建,已经面目一新,高级病房区的豪华程度堪比建国饭店。
  老爷子亲自来接的孟则知。
  “布朗先生是我在79年访问M国时结交的朋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M国政府里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反对与我国建交的,为此,我刚到M国那会儿,连欢迎晚会都是总统先生自己掏腰包筹办的,而布朗先生是少数的支持者之一,这是私交。”
  说到这儿,老爷子压低了声音:“布朗先生是克利兰财团的嫡系,虽然已经退休了,不过在M国政府里的影响力依旧不容小觑。他这次到华国来,不仅带来了两亿M元的投资,还带来了价值一亿M元的军事援助,其中包括二十架民用型直升机。”
  有了这批民用型直升机,他就不信研究不出军用的来。
  老爷子已经将这些视为囊中之物了:“所以接下来,就要麻烦林大夫了。”
  “明白。”
  正说着,市医院到了。
  “布朗先生,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林岁寒,林大夫。”
  “布朗先生。”孟则知微微颔首。
  躺在病床上的布朗一脸虚弱,张嘴说了一句英语,一旁的随行人员连忙翻译道:“麻烦林大夫了。”
  孟则知走过去,将医疗箱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布朗带来的医护团队成员递给他一份布朗的病例,纯中文的,看来对方在来华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
  布朗今年七十岁,有点谢顶,情况和当初的程老爷子差不多,孟则知没什么心理压力。
  “还行,不是太麻烦。”孟则知给了句准话。
  一旁的随行人员当即将这话翻译给布朗听。
  布朗激动难耐,不停的问:“真的吗?”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何必千里迢迢的跑来华国,他是把孟则知当做救命稻草来的,现在得知自己真的有救,心情激动,在所难免。
  “嗯。”孟则知打开医疗箱,拿出酒精灯和针灸包:“我先给您扎两针。”
  “好。”
  布朗带来的医护团队成员当即聚起精神来,死死的盯着孟则知的每一个动作。
  孟则知由着他们打量,更不怕他们偷师,且不说中医原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最主要的是,他给人看病,所倚仗的也从来都不仅仅是中医,更是他那一身的修为。
  孟则知回到陆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陆三义不在,他去参加班级联谊活动去了。
  晚饭吃的黄唇鱼和爆炒花蛤,孟则知心情很好,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
  夜深的时候,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新区那边的歌舞厅发生了大规模的打架斗殴事件。
  陆三义打断了陆弘毅一条腿。
 
 
第133章 
  原剧情里,陆三义对左家的孙女左攸宁一见钟情, 而那时, 左攸宁正和陆弘毅打得火热。
  陆弘毅的死对头赵文旭知道这件事情之后, 为了离间陆延风一家和陆家的关系,他收买了左攸宁的闺蜜兼跟班, 让她撮合左攸宁所在的班级和陆三义所在的班级联谊,然后分别给左攸宁和陆三义下了药。
  对赵文旭来说,好在事情有惊无险
  陆弘毅虽然及时赶到, 大错也还没有铸成。可陆弘毅一想到自己的恋人被别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不禁怒火中烧, 在根本没看清楚人的情况下,把陆三义打了个半死, 还打断了他一条腿。
  陆弘毅下的手太狠, 那条腿彻底废了。
  可赵文旭不仅低估了陆有恒对陆弘毅一家的重视程度, 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他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 可那是建立在陆三义已经和左攸宁生米煮成熟饭, 体内的药姓经过一晚上的发泄完全挥发掉的情况下。加上陆延风一家为了稳固在陆有恒夫妇心目中的地位, 下了血本调查这件事情。
  隔天,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事后,陆延风狠狠的打了陆弘毅一顿, 陆弘毅咬牙赔了陆三义五万块钱,这事在陆有恒那边就算是揭过了。
  正因为这件事, 前身一家彻底的恨上了陆延风一家。
  可他们哪里是陆延风一家的对手,要不是陆延风不想担着一个忘恩负义,对养父一家赶尽杀绝的名声,只怕前身一家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现实中,甭管孟则知这只蝴蝶扇了多少次翅膀,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只是结果已经面目全非。
  正好从边省回来的陆弘毅,原本是打算去歌舞厅和老情人私会的,没成想路上碰上了左攸宁的同班同学,然后就被告知左攸宁身体不舒服,好像是被送去歌舞厅旁边的饭店休息去了。
  一听说左攸宁身体不舒服,陆弘毅当即折身去了饭店。
  然后就正好撞破了陆三义的‘好事’。
  陆三义被陆弘毅如暴风骤雨般的拳头给揍得稍微清醒了一些,然后毫不犹豫的还了手。
  养尊处优惯了的陆弘毅哪里是陆三义的对手,加上陆三义也是疼狠了,直接下了重手,等到饭店的工作人员听见声响赶到的时候,陆弘毅的左腿已经被陆三义给打断了。
  不枉当初孟则知为了送陆三义去学武掏的那二十块钱。
  只是可惜了,陆三义到底是没经过事,不够狠。
  不过孟则知可以帮他一把。
  孟则知亲自给陆弘毅接的骨,然后给他开了一大堆的补药。
  做完这些,他接过陆大勇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转头看向鼻青脸肿的陆三义:“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嘶——”陆三义摸了摸嘴角,梗着脖子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原本正在和同学喝酒,结果喝着喝着就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事情就已经这样了……公安局那边不是都已经说了吗,我们是被人给下了药了。”
  女朋友被人看光了不说,揍人不成反而被人打了个半死,陆弘毅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一脸铁青:“谁能保证这次的事情就一定不是你自导自演的呢?”
  陆三义的脸瞬间拉了下来,怒声说道:“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厚颜无耻吗?”
  说到这儿,陆三义怒从中来,不等陆弘毅说话,他愤声说道:“你是不是很得意,有那么多的女人对你死心塌地。”
  陆弘毅心里一个咯噔:“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陆三义倾泻着自己的愤怒:“你不是早就和港市的大明星卢小雅勾搭到一起了吗,你敢说前段时间卢小雅到庚省拍戏,你没有专程飞过去探她的班。还有你班上的那个贫困女同学,在你新区歌舞厅工作的那对母女……”
  陆弘毅几乎是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而后他语气一噎。
  他下意识的看向詹淑真,要知道这位可是华国妇女运动的先驱。
  陆三义讥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詹淑真绷着一张脸,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也就是说,三义说的都是真的了?”
  孟则知眉眼微垂,事实上,这些都是他借别人的嘴告诉陆三义的,只可惜陆三义太过耿直,一直憋到现在才说出来。
  陆弘毅面上一僵,他下意识的向陆延风求助。
  “好了。”说话的却是陆有恒,他眉头紧皱:“这些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给左家一个交代。”
  左家老爷子曾是陆有恒的顶头上司,可以说陆有恒是他老人家手把手教出来的,也正因为如此,陆有恒对左家的感情非同一般。
  陆延风心下一沉,陆有恒的意思,分明是剥夺了陆弘毅的资格,想要陆三义担起这份责任。
  孟则知正想出声反对,恰好就在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