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渣不过你算我输[快穿]+番外 作者:工人阶级

字体:[ ]

 
文案
 
魏小江,有钱有颜富N代,夜夜笙歌,一夜三次,终于虚了肾一命呜呼被时光漫游者捞起,扔进耽美狗血虐文世界里。
“嗯,肾坏了没事,渣男本姓还在就行”
于是——
面对疯(bian)狂(tai)攻,魏四少(鞭子一甩):来啊,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怕!
面对纯情男,魏四少(摁墙上):来,我给你开发下撩骚技能。
面对极品渣,魏四少(提起裤子):渣不过你,算我输!
……
且看魏四少如何逆天改命(饱受摧残)、日天日地(一夜三次)地把虐文改成HE。
 
【一】豪门老攻:复婚(男穿受)Ing
【二】攻略影帝:挚爱(男穿受)待开
 
 
【重要提示】
1、无脑无逻辑脑洞放飞,节奏偶快偶慢随机
2、每个世界的cp都是同一人的切片,1V1
 
第一部:《渣男穿成虐文主角(快穿)》无CP
富N代魏四少穿成男/女/老/幼/攻/受,体验各种CAO蛋人生,且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改BE为HE
 
 
【一】豪门老攻:复婚
第1章 001
魏小江穿越过十多个沙雕狗血虐文世界。
乱造孽、瞎折腾一顿眼花缭乱的骚CAO作之后,终于等到了系统君汉谟拉比的垂青。
 
这次,生前极懂享受的风流魏四少,穿越成了与他颇类似的豪门贵公子沈为欢。
居所在文城最高的顶级大厦,坐拥这座城市最好的风光;
床是大到可以夜御十女,翻身不怕落地……
 
系统君汉谟拉比无情打断:“你醒一醒,四少,你穿成的是受,什么夜御十女,你的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废料?”
“想想而已嘛。”魏小江从床上一跃而起。
 
卧室窗帘徐徐拉开,放眼望去,天际之下远山如画,城市上空,浮云几缕,疏风朗朗。
他裹着黑丝绒的睡袍,撑着窗边的栏杆,啧啧感叹:“我喜欢这老钱豪门的日子,得趣。”
 
“你他妈来七八天了,屁事没干就知道享受人生。你还记得你的任务是把两个要离婚的人凑成一对继续过日子吗?”
“我怎么凑?我连关承都没见过……”魏小江无奈。
 
沈为欢,港城老钱家族沈家的旁支独子,旁支中落,四年前联姻嫁给关承。
关承,文城新贵二代,家里一开水龙头流出来都是钱的顶级超豪,为了进入真正的港城上层名流圈,求娶沈为欢。
 
四年来,不动如山,相敬如宾。
现在,两人在谈离婚,关承已经答应签字,双方律师正在为离婚资产做最后的清理与切割。
 
表面原因很简单,沈为欢的父母相继逝世,他想回儿时生活过的南法独居。
内里原因么……
 
魏小江反正是觉得,沈为欢这般风流韵致的贵公子,居然洁身自好到守身如玉,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汉谟拉比无语地警告道:“你不会是想借着沈为欢出去浪吧?我跟你说你要是这样的话,下次直接丢你进贫民窟啊!”
 
魏小江切了一声,没理会,施施然从卧房出去。
来这个世界第一天,魏小江获得沈为欢的所有人生经历和记忆。
 
这是一个早年喜欢骑马,如今热衷于收藏艺术品的男人。
不过,这不妨碍魏小江欣赏沈为欢,有品味且温柔的男人,谁不喜欢呢?
哦,沈为欢的丈夫——关承。
 
魏小江用过早餐,去换衣服。
穿戴好,照了照镜子,魏四少不禁一挑眉眼:哪儿来的矜贵公子,真是风流啊。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耽美文里的男主们各个出挑,只鲜少见到沈为欢这样英俊得不分角度与气质过人的。
 
一个男人要帅很简单,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五分的底子能装成七八分;
但一个男人要雅,就太难了。
果真家族几代人福荫下,才有那么一两个真贵气的。
 
魏小江转念一想,所以,关承是不是身有隐疾?
把这么标致的人物,娶了供在家里,不闻不问?
这要是魏小江本人遇到沈为欢这样的男人,啧啧……不好说。
 
“你说万一关承不举,那我为什么要凑合沈为欢和他过?这不是害人?”魏小江摇头,轻叹。
“你问的很好,你可以去试试是不是真的。”鉴于这位死不要脸的穿越者浪费时间,导致任务无限期地在拖延中,汉谟拉比的口吻相当之冷淡。
“……”
 
上午,魏小江得去见在帮沈为欢处理离婚事务的范律师。
给沈为欢和关承开车的是两个亲兄弟,姓张。
 
魏小江坐进黑色辉腾里的时候,才淡淡地问掌着车门的司机张正年:“先生是不是外出公干了?”
张正年点头:“是,应该这两天回家。”
 
魏小江心道,该怎么整呢?
在原来的故事里,沈为欢提出和关承离婚后,两人就此分开。
沈为欢欣赏喜欢关承,但因姓情淡漠,止步于此;
关承则一直都是远观,没有动作,最后两人才落得天各一方,各自终老。
后关承临终前,却对照顾自己的后辈说起他和沈为欢的这一节往事,遗憾种种,抱憾终生。
 
用魏小江的话说就是——叫你们瞎他妈作。
就不能直接冲上去搂搂抱抱把事儿给办了?
一辈子这么短,到底是虐给谁看?
 
*
 
范律师将条条款款都说得清楚,“关先生这边的意思是,就按照之前定的婚前协议走,另,现在您一起居住的单位转到您的名下。”
魏小江一挑眉,一转赠就是半个亿啊,关老兄好大方。
 
“车、股份这些,都在合同内了,您再过目一遍?”范律师将几份文件全部推到沈为欢面前,“您的收藏品也已清点,并且如数与关先生沟通,他的意思是,既都是经您的手购置的,就依旧请您带走。”
魏小江心道:关承,你表达喜欢的方式,我喜欢。
 
沈为欢自己都没有清点过收藏品。
魏小江一边翻阅文件,一边问范律师:“藏品一共多少?”
“按照您存在各个画廊的,以及家中的部分,还有拍卖会没运到的,八亿左右。”
 
魏小江心道:也就是说,刨除升值的部分,沈为欢至少花了关承六个亿以上用来买买买……
而且,他们结婚才没多久,就算藏品升值,显然也不会涨幅过大。
所以这俩是做什么呢?
 
一个在暗往死里宠?一个不知道他在宠?
那为什么不开诚布公的宠?居然还能同意离婚。
 
魏小江想了想,嗯,关承大概是个脑子有缺口的主吧。
 
*
 
关承从国外回来,中间在阿姆斯特丹转机才回文城,飞了十几个小时。
说不累都是假的,但他已经习惯撑着。
 
司机张正魁问:“先生,回家还是去公司?”
关承脑子里扫过沈为欢清冷矜贵的脸,“去公司。”
说罢,直接打开手边的黑色商务平板电脑开始处理邮件。
 
助理欧阳从后视镜里扫一眼略显疲惫的大老板关承,心道:老板疯了?连轴转这么多天,居然还要去公司上班?
我靠,不会猝死在办公室?
不行不行,我得随时准备联系私人医生。
 
“先生?”
一道声音打断关承。
 
“嗯。”关承深邃的眼眸看向欧阳,“怎么?”
“于律师的电话。”
 
关承伸手拿过手机,“说。”
于律师道:“先生,刚才沈先生那边范律师跟我联系了。”
 
“嗯。”车外的景致飞驰略过,关承手肘撑在车框上,接电话的神情很是淡漠。
 
“范律师那边转达,沈先生一概不要,只要了一幅画。”于律师道,说完似乎轻轻叹气,似有许多话,都在这一轻叹中。
见过太多夫妻离婚,大打出手,甚至闹出官司上法庭争个你死我活,谁知会遇到这种事呢?
 
关承没有立刻回应。
于律师等得有些疑惑,不禁开口问:“先生?那接下去怎么办?”
关承皱眉,福至心灵地问:“他留了一副什么画?”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纸张翻阅的声音,显然是于律师在查,“找到了!”
不过他又顿了顿,“画作叫《并蒂花开》,估价是六百多万。”
于律师是在奇怪,并不是什么名家大作,且价值不高,看上去有些特殊的含义。
 
关承的手指原本落在腿上,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摩挲了下。
若不是今天提及,他都忘了——四年前,他当时假模假式地在追求沈为欢,为讨他一笑,陪着他去拍卖场。
 
唯一的一次,沈为欢坐在他身旁问,“关生,你看着哪副好看?”
关承一个金融街回来的俗人,在野蛮教育下胡乱长成的人,哪里懂这些?
他看着拍品的画册,随手说十八号的并蒂莲不错。
 
后来,全场似拍的人寥寥。
沈为欢不过叫人举了两次,便拍下了。
 
关承现在极力在想,当时沈为欢说了什么来的?
哦,他说:“关生,权当你送我的礼了,可好?”
 
如今细细回忆。
彼时,沈为欢不过二十六七,看向关承的凤眸之中光华流淌,再风流不过。
 
关承将手机按掉,手落下去。
沈为欢,你到底在想什么?
 
*
 
魏小江明白了,关承真的脑子有个坑。
他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挖空心思、掘地三尺地从沈为欢的记忆里找到一点有意义的东西,给关承留个彩蛋,结果关承没接这个梗。
 
非但没接,连人带影都没见过。
魏小江靠在沙发上,欣赏沈为欢从英国买回来的画作,摇头,脑中对汉谟拉比道:“完了完了,不会就这么直接离了吧?那我这任务算失败?”
 
“万一真离了,你就再研究怎么复婚吧。”
汉谟拉比对他的行动力表示相当不满意,“你已经在豪门生活中堕落了。再也不是那个说上就上的魏小江了。”
“……”
魏小江喝一口红酒,“我靠,是我的错吗?妈的人都不出现,磨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