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小白脸+番外 作者:长生千叶(二)

字体:[ ]

第40章 吃醋了?
  “怀……”叶南亭真是没忍住, 狠狠的翻了个大白眼,说:“怎么又怀孕……”
  人鱼是脆弱敏感的种族, 平时就比较娇贵, 怀孕的人鱼尤其娇贵。如果叶南亭怀孕了, 而且身体不太好,那么的确需要返回人鱼星球, 接受人鱼星球的治疗。
  人鱼星球上有一种花,生长条件很苛刻, 据说可以给人鱼续命, 有些怀孕之后身体不好的人鱼,都会返回故乡寻找这个花治病。这种话不能离开人鱼星球的环境生存,并不能带出那片土地。
  如果叶南亭怀孕了, 而且身体不好,那么作为叶南亭的伴侣,夏准的确有理由带着他离开帝国王城,乘坐飞船往人鱼星球去走一趟。
  叶南亭一听,虽然的确是个办法, 不过他很想说,这个办法烂透了。
  叶南亭很想干脆亲自出马, 去帮夏准把那个不要脸的国王给解决了。不过摆在夏准面前的问题,不仅仅是杀了国王报仇就好, 他还需要拿回整个帝国。
  一旦国王死了, 帝国肯定动荡, 肯定会有不少人争抢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如果夏准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贸然动手的话,恐怕到最后就成了给别人做嫁衣。
  叶南亭也不傻,自然知道这个问题不可莽撞,可是……
  “怀孕……”叶南亭额头上青筋直蹦,说:“行!不就是装一装怀孕吗?这有什么难的?还没有我叶南亭做不来的事情。”
  叶南亭要假装怀孕,然后拐带夏准去人鱼星球。
  夏准没想到叶南亭要假装怀孕,说:“你为我做这么多……”
  “别废话了。”叶南亭说:“这个……怀孕怎么假装?你给我学学先。”
  叶南亭觉得,自己这是掉进了一个大坑了,不先坑坑夏准怎么行呢?
  夏准似乎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说:“这个其实也不难,吃点药就行了。”
  “什么?”叶南亭说。
  假装怀孕还有药?
  夏准和叶南亭没有在城堡里过夜,之后就离开了城堡回家去了。
  夏准让人给叶南亭找了一种药,吃下去之后会有些不舒服,例如没胃口,时常恶心什么的,看起来果真像是怀孕了一样。
  当然了,这样是无法骗过国王陛下的,毕竟国王陛下也是多疑的,他怎么可能因为空口无凭的事情就相信?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城堡里的医生,其实是夏准父亲的旧部,有了医生的帮忙,叶南亭“怀孕”了的事情,也就坐实了。
  “什么?!”
  国王陛下惊得从王座上跳了起来,大喊着说:“叶南亭怀孕了?!这怎么可能!不可能!”
  当初国王陛下不肯让叶南亭当王后,将他嫁给了夏准将军,就是因为叶南亭不会怀孕,国王即将没有子嗣。
  但是谁想,这才几天,国王陛下新娶的王后还没有怀孕,结果叶南亭就先怀孕了!
  国王陛下不看置信,大喊着:“我不相信!肯定是骗人!叶南亭是不孕不育的人鱼!”
  护卫说:“陛下,我看您是被叶南亭给骗了!他恐怕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在意您,只是把您玩弄在鼓掌之中啊!”
  “怎么可能?!”国王陛下说。
  护卫说:“你想想啊,叶南亭可是人鱼族的王子啊,人鱼哪里有不会怀孕的,这根本不可能出现啊。绝对是叶南亭为了不想嫁给您,所以胡说八道的,偏偏国王陛下就相信了。”
  国王陛下被他一说,也忽然觉得是这么回事了。人鱼哪有不会怀孕的?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看来叶南亭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夏准,竟然骗了自己,设计让自己直接把他嫁给了夏准。
  国王陛下气得要死,说:“竟然敢算计我?!”
  护卫说:“陛下不要生气,这等不识抬举的人鱼,根本不值得陛下生气。”
  “不行!”国王陛下大喊着:“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护卫又说:“听说叶南亭怀孕了身体不好,夏准已经请求带着叶南亭前去人鱼星球治病了。国王陛下不妨答应了他们这个要求,到时候夏准一个瘸子,带着叶南亭这么一个累赘,还要飞过几个星系去人鱼星球,路上万一遇到了什么海盗,或者飞行器失事的情况,也都和陛下无关啊!”
  国王陛下眯了眯眼睛,点头说:“是啊,那是他们运气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么一来,不只是解决了叶南亭这个令我耻辱的存在,还能一并解决了夏准这个死瘸子!”
  夏准向国王陛下请求带叶南亭去人鱼星球,没想到过了两日就被同意了,给了他们离开帝国的文件,批给夏准一个很长时间的假期。
  叶南亭这两天实在是不好受,那个药吃完了,刚开始没感觉,后来中午就开始没食欲了,看到什么都不想吃,而且一闻到油星的味道,叶南亭立刻就冲进了洗手间。
  夏准接到了文件,立刻就回房间去找叶南亭。他一推开门,就听到叶南亭干呕的声音,听起来那叫一个痛苦。
  夏准赶忙转着轮椅进了洗手间去,果然就瞧叶南亭吐得昏天黑地的,最主要的是,他胃里空空的,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
  叶南亭听到有人进来,就知道是夏准,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都是因为你。”
  夏准给他打了一杯水,说:“辛苦你了,国王陛下已经允许我们去人鱼星球了。”
  “什么?”叶南亭一脸不可置信,说:“这么快?你不是说会叫我们去城堡,让医生给我瞧身体的吗?怎么……”
  夏准也露出了狐疑的表情,说:“的确没有叫我们过去,直接就同意了。”
  “你……”叶南亭气得头顶冒烟,说:“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啊。”
  早知道这么容易,只是等几天,那干什么要吃假装怀孕的药啊,这两天可把叶南亭给难受死了。
  叶南亭正说着,结果胃里一阵痉挛,恶心的又想吐了,感觉干呕的全身无力,双腿都开始打颤。
  夏准赶紧扶住了叶南亭,说:“你去床上躺一会儿,我叫医生给你把药拿过来。”
  “哦。”叶南亭尤其屋里的说。
  “哥哥!”
  夏准准备去一趟医务室,给叶南亭拿解药来,结果一开门,正好就遇到了夏小灵。
  夏小灵站在门外,说:“哥哥,我听说了,你们要去人鱼星球?我也要去!”
  夏准皱了皱眉,说:“不行,路程太远了,你不能去。”
  夏小灵一听就不乐意了,说:“叶南亭一个人鱼都能去,我还能比他还弱吗?”
  叶南亭躺在卧室的床上,听到夏小灵的话,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着夏小灵这是在做梦吗?觉得她比自己还强?
  真是不自量力……
  叶南亭干脆一个翻身就坐起来了,走到外面,说:“前天那位什么什么星球的王子殿下呢?他怎么不陪着你完了,他让你去人鱼星球了吗?”
  夏小灵一听就瞪了叶南亭一眼,说:“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王子殿下。”
  那天在舞会上,夏小灵和一位王子殿下翩翩起舞,两个人仿佛一见钟情,叶南亭和夏准离开的时候,那两个人还黏糊在一起,如胶似漆的。
  不过这才两天的时间,夏小灵已经和王子殿下闹掰了,这会儿当然不见王子,夏小灵就又跑来缠着夏准了。
  夏小灵从小被溺爱着长大,夏准因为是被捡来收养的孩子,所以比较早熟,从小就什么都会做,而且非常照顾妹妹。夏小灵以前就没有什么得不到的东西,而且并不知道迁就别人,只是一味的让别人迁就自己。
  虽然有一位王子殿下对她一见钟情,不过再一接触,王子殿下就发现夏小灵很刁蛮任性。而王子殿下呢,也是从小被宠着长大的,怎么受得了夏小灵这个性格,于是两个人就一拍两散。
  夏小灵说:“我还没出过远门呢,我想去人鱼星球看一看,而且我妈妈也同意了啊,哥哥你不信,就去问妈妈。你若是不同意带着我去,我就去妈妈那里给你告状。”
  叶南亭一听,真是够头疼的,还告状呢。
  叶南亭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那你就去告状好了,再见不送。”
  他说着“咔哒”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上了,将夏小灵拒之门外。
  “哥哥!”
  门外隐约传来夏小灵的声音,不过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只要离开门口一点点,也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叶南亭刚关上门,忽然就想起来了,夏准是要给自己去拿药的……
  叶南亭忍不住说:“我的药……”
  夏准被他逗笑了,说:“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
  “算了,夏小灵肯定还在门外,一会儿再去吧。”叶南亭说:“反正现在也不是很难受了,我去睡一会儿。”
  叶南亭并不是那么想干呕了,不过双腿酸软的厉害,感觉全身都有气无力,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夏准坐在轮椅上,眼瞧着叶南亭躺在床上,也不盖被子,而且衣服皱巴巴的,腰部那里的衣服都卷起来了,露出一截看起来又白又嫩的皮肤。
  “咳……”
  夏准咳嗽了一声,感觉自己只是瞧了一眼,忽然有点气血上涌的错觉。
  国王陛下已经批准了夏准离开帝国王城,带着叶南亭前去人鱼星球治病的事情。
  夏准立刻就让人去准备飞船,带上各种物资,打算尽快离开启程。
  夏小灵想要跟着一起去,有事没事就跑来到夏准面前软磨硬泡,不过没有一次成功的,每一次叶南亭都在旁边,直接一口回绝,夏小灵连撒娇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到了要启程的日子,叶南亭虽然坐过了飞行器,不过还没做过这样大型的飞船,看起来就觉得特别新鲜。
  据说人鱼星球和这里相隔了好几个星系,距离并不算很近,坐高速飞船过去,也要在路上花不少时间。
  夏小灵打着来送行的借口,又来软磨硬泡夏准了,跟夏准面前哼哼唧唧的,说:“哥哥,你要去那么久,那么久都看不到我了,你忍心吗?”
  “看你做什么?”一个声音笑着说。
  夏小灵都不用抬头,就知道肯定是叶南亭来了!
  “你!”夏小灵咬牙切齿的。
  叶南亭站在夏准的轮椅旁边,一脸调戏良家妇女的模样,伸手捏住夏准的下巴,往自己这边拨了一下,让夏准抬头瞧着自己。
  叶南亭笑着继续说:“他看着我就行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夏准有些无奈,旁边那么多人都在瞧着呢,叶南亭这动作实在是……
  “我们走了。”叶南亭推着夏准的轮椅就要走。
  夏小灵不甘心的想要跟上飞船,但是自然有人把她拦住下面,不能随便上去。
  夏准回头看了一眼夏小灵,叹了口气。
  叶南亭说:“怎么?还真舍不得她啊,又不是去很久。”
  夏准笑了,说:“我不是舍不得,我是在想,按照小灵的性格,回家之后恐怕又要摔东西了。”
  叶南亭挑了挑眉,反正眼不见心不烦,她摔东西自己又看不到,挺好。
  夏准侧头看了他一眼,说:“你刚才是在吃醋吗?”
  叶南亭:“……”
  叶南亭懒得和他说话,自己吃哪门子的醋。
  夏准见他要走,说:“等一等我。”
  叶南亭才不等他,听他说等一等,就加快了脚步,想要把他甩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