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小白脸+番外 作者:长生千叶(三)

字体:[ ]

第70章 青春期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不得不说, 夏准可能每次都是出现的刚刚好,出现的非常巧妙的那一类人。
  夏准一把拉住叶南亭的手,将人挡在身后,一脸不善的瞪着夏敬渊。
  夏敬渊感觉自己真是冤枉透了,想要跟爸爸解释,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万一自己开口一叫爸爸,爸爸被自己给吓坏了怎么办?
  夏准阴测测的说:“夏老师, 你如果再对叶南亭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我会让我妈妈到学校来投诉你!你好自为之吧!”
  他说完了, 潇洒的拉着叶南亭的就走,直接将人带出了办公室去。
  叶南亭难得傻眼,心想着夏准这个做爹的,怎么对儿子这么不友好,就算是失忆了,至少还有血缘关系啊,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夏准现在是很有感觉的,他感觉自己都要气炸了。
  叶南亭拉着他的手,说:“夏准你等等……”
  “等什么?”夏准一脸不悦的说:“你是不是真的傻啊, 你看不出来那个化学老师对你……对你……对你的态度很不一样吗?”
  夏准犹豫了半天, 没好意思说出口。
  叶南亭心想着当然不一样了,我是他爸爸啊!
  夏准说:“反正你以后不要单独见他, 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这种衣冠禽兽很多的, 你长点心眼吧!你以为学校里就没有了吗?好好看看报纸和新闻。如果他再骚扰你, 你就给我妈打
 
电话,我妈妈不是最宝贝你的吗?一定会帮你出头的。”
  叶南亭:“……”
  大儿子明明一表人才好不好?怎么就变成衣冠禽兽了!
  都说坑爹坑爹,为什么夏准这个做爹的一直在坑儿子呢?不科学。
  叶南亭没办法跟他解释,只好被夏准先给拉走了,正好这会儿是吃午饭的时候,再去慢一点的话,食堂恐怕就没什么剩饭给他们吃了。
  两个人拿着钱包就准备下楼去食堂,不过刚回了教室,准备先去拿钱包,就看到有个女孩抱着一本书,正坐在叶南亭的座位上。
  叶南亭一般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当然了,他也不太喜欢别人乱动自己的东西。
  叶南亭皱着眉说:“那是谁,干什么坐在我的位置上?”
  夏准看了一眼,说:“哦,苗薇萱吗?肯定又是来找你问题目的。”
  “问题目?”叶南亭一听题目就头疼,昨天他看了一张理综试卷,根本没有几道题会的。
  而什么都不会的叶南亭,竟然是从高一到高三,蝉联了全年级第一三年的人,根本没人能比得过他。
  至于这位苗薇萱,其实是隔壁班的同学,也是传说中的全校第二名,永远都超不过叶南亭的那位学霸。
  苗薇萱其实长得挺好看的,虽然不如校花漂亮,打扮的稍微有点老土,不过也算是班花。班花还是学霸,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少。但是苗薇萱一心都在学习上,根本不想要谈恋爱,虽说追
 
求她的男生都碰了一鼻子灰。
  学校里有个传闻,其实苗薇萱一直暗恋叶南亭。两个人明明不在一个班级里,不过苗薇萱经常拿着不会的题目去找叶南亭询问,如此一来,苗薇萱简直就是叶南亭班里的常客了。
  叶南亭头疼的要死,问什么自己题目,自己根本不会,一问还不穿帮了?
  而那边夏准看到苗薇萱也不是很高兴,说:“我现在要去吃饭,你如果要给她讲题目的话,我就不等你了。”
  “等我!”叶南亭坚定的说:“我也跟你一起去啊。”
  “叶同学。”苗薇萱到他们,立刻抱着书本站起来,满脸笑容的就迎了上来,说:“叶同学,我这里有五道题不太会,你能给我讲讲吗?”
  五道题?
  叶南亭:“……”一道题讲起来都困难,还一下子就是五道题?
  叶南亭不用看就知道,自己肯定不会。
  叶南亭说:“我要和夏准去吃饭了,要不然你去问问老师好吗?老师肯定都知道啊。”
  苗薇萱稍微一愣,说:“叶同学,你是……不愿意给我讲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夏准一听,说:“我和叶南亭还没吃饭,我刚才还看到夏老师就在办公室里,你去问他不就行了吗?”
  夏准说完了,拿了钱包推着叶南亭就往外走,说:“行了快走,再不走就只能啃干面包了。”
  叶南亭和夏准都离开了,苗薇萱抱着自己的书本,瞧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抱着书本也离开了教室,关上门走了。
  夏准成功的救了叶南亭一命,叶南亭还真是有点感激的。那些个题目,对于叶南亭这么一个古代大魔头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看都没看过啊。
  叶南亭琢磨着,难道自己真的该找儿子补习一下功课了吗?
  两个人下了楼梯,出了教学楼去食堂。因为正是午休时间,教学楼外面人很多,尤其是操场上,好多学生放风一样,趁着午休这短短的时间就开始打篮球了。
  夏准一边走还在一边说:“我说叶南亭,那个苗薇萱是不是喜欢你啊?”
  “喜欢我?”叶南亭转头瞧着夏准。
  夏准说:“废话,要不然为什么三天两头跑来找你,说是什么问问题,为什么不去问老师,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你们都不是一个班级的。”
  叶南亭一听,忍不住笑了一声,问:“夏准你是不是……”
  “什么?”夏准见他话说一半不说了,真是能把人给噎死。
  叶南亭笑着说:“你是不是吃醋了?”
  “神经病啊。”夏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你有病吧,吃什么醋啊,苗薇萱只是个班花而已,我怎么会喜欢她呢,吃什么醋啊。”
  叶南亭:“……”
  夏准这回答,差点把叶南亭给气死,真想将夏准抓过来,好好臭揍一顿。
  夏准感觉叶南亭妙明奇妙,不过他说着话的时候,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觉……
  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酸溜溜的还烧心,那感觉真的很像是吃醋。可是!
  夏准保证,自己真的不喜欢苗薇萱,真的!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夏准脑子里转不过这根筋儿来,完全搞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么。好在他们已经到了食堂,然后就忙着打饭,这个事情就被抛到了脑后去。
  学校食堂的饭不好吃,但饿了一上午,再不好吃也要对付几口才行。
  两个人打了饭就坐下来一起吃,叶南亭倒是不怎么挑食,毕竟小时候跟着师父学武,再难吃的饭都吃过,他并没有挑食的毛病。
  夏准戳了两下饭菜,吃了两口米饭,感觉其他的菜实在是难以下咽,就说:“太难吃了,简直是猪食!”
  叶南亭正用勺子舀了一口茄子放进嘴里,目光不善的眯着眼睛去看夏准,心说你说谁吃的是猪食呢!
  夏准说:“我去买点饮料灌个水饱,你要不要喝饮料?”
  叶南亭说:“随便,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
  “哦,那我看着办买了,你在这里等我。”夏准说。
  夏准说着就要站起来,只是他才站起来,就有几个女同学互相推推搡搡的拦在了他的面前。
  “夏学长~”
  一个大胆的女生笑着说:“夏学长,你是不是要去买饮料,不用去了,我们美依学姐已经给夏学长买好了。”
  她一开口,其他女生也都笑了起来,推着其中一个长得最漂亮的女生,都催促着她快点。
  那女生手里拿着一个饮料瓶子,看起来有些羞涩,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小声说:“你们别捣乱。”
  叶南亭奇怪的看了她们一眼,都是不认识的人,不知道要干什么。
  夏准倒是一点也不奇怪,那个长的最漂亮的女生就是他们校花,叫做杨美依,之前给夏准告白过的。而且还是叶南亭以前暗恋的人,据说写过情书,但是杨美依不喜欢叶南亭,她觉得夏
 
准更帅气一些。
  杨美依双手抱着一瓶饮料,害羞的脸都红了,终于小声的说:“夏同学,我……我买了饮料,你要喝吗?给你吧。”
  夏准并不想接的,毕竟其实他对杨美依没什么感觉,也没觉得她真的太漂亮。
  只不过夏准开口拒绝之前,就瞥到了叶南亭的目光。
  叶南亭正瞧着夏准和杨美依,眼神其实可以说是相当不善的。
  叶南亭心想着,如果夏准敢随便乱接别人的东西,自己就会毫不留情的下手拆了他!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夏准一瞧叶南亭那眼神,瞬间就给误会了,觉得叶南亭这是在嫉妒校花只给自己买饮料,不给他买饮料。
  夏准又看了一眼校花,心说哪里好看了,眼睛不够大,鼻子也不够挺直,嘴唇那么厚,皮肤也没叶南亭白,简直……
  夏准这么一想,心里一突,感觉有什么不太妙,但是又说不出来,反正这个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夏准干脆面无表情的说:“正好我要去买饮料,拿给我吧。”
  杨美依高兴坏了,羞涩的就把饮料递给了夏准,然后笑着说:“夏同学,我明天还给你送饮料。”
  她说完了,真是非常不好意思,干脆转头就跑了。其他女生哄笑着去追校花,也跟着都跑开了。
  好多同学看到校花给男生送饮料,全都羡慕的围观在旁边,再一看原来对象是夏准,这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听说夏准家里有钱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他妈妈因为想要培养他,所以才没送他去贵族学院。但是在这普通的学校里,夏准仍然是王子一样的存在,令他们这些同学羡慕的眼睛都要绿了,
 
对夏准嫉妒的不得了。
  叶南亭真是快被夏准给气疯了,夏准在自己面前,就敢和其他女生打情骂俏?真是……
  “嘭!”
  叶南亭一拍桌子站起来了,恶狠狠的盯着夏准瞧。
  夏准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做什么?你也不吃了吗?的确像猪食,根本难以下咽,那我们走吧。”
  夏准也站了起来,收拾了盘子,然后顺手把那瓶校花给的饮料塞在了叶南亭的手里,说:“给你喝。”
  叶南亭刚刚还在生气,突然就有点发懵了,奇怪的说:“干什么给我喝?”
  夏准说:“给你喝就给你喝,那么多废话。”
  夏准只是想要气一气叶南亭才接了校花的饮料,接完了就后悔了,自己又不喜欢喝奶茶,干什么要接啊,还害的别人以为自己对校花有点什么想法,真是麻烦大了。
  叶南亭那一腔火气都没发出来,呆呆的拿着饮料,心说不好不好,青春期的夏准思维太难以捉摸了,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在想的什么。
  “叶南亭,还不快走。”夏准催促说:“买了东西回教室去吧,午休没多长时间了,快走。”
  夏准给自己买了一瓶饮料,然后买了两个面包,和叶南亭分了一下,就一起回了教室去,准备一会儿开始下午的课程。
  “夏准!”
  两个人刚到了教室,还没来得及吃面包,那边就有人在门口喊了一声夏准的名字。
  教室门口站着一个同学,人高马大的,校服也不好好穿,衣服上还画了好多花纹,搞得好像是纹身一样。
  叶南亭皱了皱眉,说:“又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认识。”夏准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