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界旅行者[快穿] 作者:指尖的咏叹调(下)

字体:[ ]

第91章 月之影
  巫师把所有人都集合在广场上,然后宣布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熏发现了脚印, ”巫师站在高处说, “在湖边, 有穷奇的脚印。”
  底下的人群中有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实际上,部落里的原始人大多数都不知道“穷奇”是个什么玩意儿。
  但是年迈的巫师显然比他们有见识, 他解释说:“穷奇,是吃人的凶兽。它,有翅膀, 有爪子, 很厉害, 我们一定打不过它。”
  巫师的话让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和恐惧交杂的表情,有人问:“我们怎么办?”
  “穷奇, 吃好人。”巫师说, “它讨厌好人, 但是不吃坏人。打人的、撒谎的、偷东西的人, 它都不吃。”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墨菲突然感觉手臂上一凉。
  原来是身边站着的裴, 往他手臂上捏了一下。
  墨菲:“?”
  裴想了想, 有点不好意思地伸出手, 又在墨菲脸上拧了一下, 留下了两道红痕。
  “我, 坏人。”裴说。
  墨菲:“噗嗤!”
  墨菲在那偷笑,裴却是一脸严肃的,对他说:“你也打我, 你做坏人,穷奇不吃你。”
  这个时候,台上的巫师也看见了,说:“这样没用。裴,这样不是坏人,你没有真的做坏事。”
  裴于是一脸沮丧地停了,看了看巫师,又看了看墨菲,小声说:“对不起,我赔你。”
  墨菲摆手道:“不用了,啊哈哈哈。”
  接着,又有人问:“那,怎么办?我们要搬走吗?”
  所有人都很害怕,搬家对原始人来说是一件伤筋动骨的大事。
  现在是秋天,如果要搬走的话,粮食的储备可能还不够过冬。一旦他们没法在短时间内找到食物充沛的地方重新建造起居所,很可能就会有大量人类死于饥饿和寒冷。而对一个部落来说,健康的劳动力就等于一切,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可能直接导致他们勉强维持着的温饱生活全面崩溃。
  而且,他们还豢养有六只夔牛,西边那片露天的孔雀石矿脉也还没有开采完毕,这都是非常重要的财产。
  人们担忧地互相讨论起来。
  这时,台上的巫师就高举起一块珍贵的龟壳,将上面被火焰烤出来的纹路展示给大家,说:“我要举行仪式,我们要问伟大的神明。他能保护我们。”
  很多人的眉头就松开了,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好像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似的。
  墨菲就近问裴说:“神明是指?”
  “是伟大的以诺。“裴严肃地说,”他掌管月亮,我们崇拜月亮,所以他是我们的保护神。“
  墨菲惊了,以诺这就出现了!
  他还以为在这个交通不便、通讯靠吼的年代,想找到以诺还得要半天呢!但仔细一想,好像也没错,正因为交通不便,所以身为原始人,想要接触到以诺的可能姓就更小了,所以塔灵才会找到泓的命运之线。
  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了。
  墨菲就接着问:“巫要怎么问以诺?仪式是怎么回事?”
  裴回答说:“巫要在仪式上,献祭三种肉,三种水。要是伟大的神回应了我们,我们就不怕穷奇。”
  原始人的语言还是太简单了,没法表达出多少信息量。
  墨菲又问了两句,裴似乎也对仪式一知半解,一脸不明觉厉的样子,只知道吹捧巫师大人了。
  巫师果然也决定做这样的仪式,他要众人在十天之内想办法找到仪式需要的材料。
  三种肉是挺方便的,因为部落的狩猎队刚刚回来,他们带回来了两种肉,分别来自一种叫“犼”的兽类,还有一种在河里捞上来的不知名小鱼。
  第三种肉的话,巫师让他们杀了部落里养着的其中一只夔牛。
  负责宰杀的人一脸心痛的无法呼吸的模样,不过其他人倒是欢呼雀跃的。因为夔牛非常大,有点像没有角的犀牛,一头的肉量剃掉了用于献祭的小小部分,再去掉风干储存起来的部分,还是足够所有人分到一碗肉汤的。
  这三种肉有了之后,就要取三种水。
  一种是天上的雨水,据说是占卜的原料之一,每个巫师都会储存起来一大罐。
  第二种是浆果榨出来的汁水。墨菲手动挑拣出来的果子直接被搬走了,两个女人用蛮力挤压出果汁——颜色很清亮,有点像葡萄酒。
  第三种就很简单了,只要去舀部落的常用水就好。
  他们部落用的是附近一个石湖里的湖水。巫师说一定要新鲜的,所以就打算派人拿着两个干净的陶碗去舀水。
  这个工作被交给了墨菲以及新来的女人李妍。
  巫师的意思是,新人一定要帮忙,以在神明的面前证明自己已经加入了部落;而且,她正好可以被墨菲带着去认识一下水源,以后干活就更方便了。
  做决定的时候,墨菲并无所谓,李妍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指着自己说:“我?我这就加入了你们?”
  没人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也没人有功夫了解她的想法。在这个光是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的时代,没人会在不重要的问题上面花费时间的。
  大家都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裴说:“吃东西,吃饱了有力气干活。”
  然后,他往李妍手里塞了一碗浆果,就拍拍手走了。
  一会儿,广场上的人群就都散了,剩下墨菲和李妍两个人。
  李妍手捧着碗,还在一脸懵逼。
  墨菲说:“跟我来拿两个碗,我们这就走吧。”
  然后,墨菲就带着李妍,回到自己的山洞里拿了两个陶碗。
  看到山洞的李妍一脸“WTF”的表情,好像第一次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原始的时代似的,恍恍惚惚地跟着墨菲走了。
  墨菲也提前问过裴水源的方向了。
  顺着早就被踩过无数遍的小路,他带着李妍走过一片草坪,就听到了潺潺的溪水声。
  在这条山溪的最下游就是被称为石湖的湖水了。这湖似乎是因为其中居住着的一种兽类而常年结冰,所以只能在上游的溪水里取水。
  两人走到溪边,就见到这里生长茂密的植被好像被什么东西给踩过一样,东倒西歪的。
  墨菲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而李妍还很懵懂的样子——她看着面前的泥地,只见上面有一个无比硕大的脚印,脚印正中央还有一个深深的凹陷,好像是一根长达十公分的锐利尖爪。
  墨菲并没有出声,而是把碗一丢,拉起李妍就跑。
  李妍一个踉跄,跟着墨菲跑了一段,就又突然停了。
  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的灌木后面,出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影子——
  它很高大,在两米多高的灌木后面,还露出来了一小节轮廓,能看到一对翅膀正危险地上扬着,好像是鸟类在捕食前的姿态。
  灌木在摇摇晃晃,后面又伸出了一只爪子,正中间的趾头确实长有一根十分恐怖的弯曲爪子。
  墨菲原地站定不动,对李妍说:“不要动,不要害怕,不要转身就跑——”
  但是李妍已经害怕得完全听不懂了,本能地就是一声尖叫,然后猛地甩手,愣是挣脱了墨菲的手掌,然后扭头就跑!
  墨菲摇晃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就站在原地。
  面对猛兽的时候有一个公理:如果你害怕了,猛兽一定不会怂;如果你不害怕,还装作很强大的样子,它反而会谨慎地观察。
  穷奇从灌木后面慢慢地走了出来,果然在观察墨菲。
  穷奇的外形颇像是一种长了刺须的老虎,只是背生双翼,四爪尖锐,双眼狰狞凸出,显得非常骇人。
  从他只吃好人的习惯上来看,他具有很高的智能,眼神中透露着很明显的恶意。
  普通人类看到他的话,哪怕伪装得再好,也必然要害怕的瑟瑟发抖。
  但墨菲是谁?
  他压根没在怕的,无所畏惧地站在原地,眼神凛冽地看着穷奇。
  墨菲:哼,你真丑!
  也许是墨菲的气势太甚,或者是穷奇领略到了他潜在的危险姓,又或者是穷奇发现了墨菲的反派身份……在大约两分钟的对峙过后,穷奇咧开嘴,喷出一口恶臭的长气,翅膀略微收拢了下来。
  墨菲也收回了杀气。
  接下来,两者就是互相充满好奇,继续打量了对方十几秒。
  墨菲想了想,从戒指里掏出一盘番茄炒蛋,放在面前的地上。然后他后退了两步,又想了一下,说:“给你吃,阿鲁?咪咪?”(分别是叫狗和叫猫的一种方法)
  穷奇:“……”
  穷奇很大力地甩了一下尾巴,转身不屑地走掉了。
  只见那一大丛灌木,就在他这一击之下,整个被从中削断了,可见穷奇的威力不俗。
  墨菲歪了歪头,还有几分好奇,往前走找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再找到穷奇的身影了。
  而且,他再次出现了一种感觉,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只不过用双眼并不能找到这个偷窥狂魔。
  于是墨菲从地上捡起两个陶碗,将溪水盛好以后,回部落完成任务去了。
  在墨菲和穷奇双双离开之后,原地就剩下一盘番茄炒蛋。
  只见草丛摇晃了两下,从里面钻出了一头兽类。他身姿像是巨大的狼,头上须发飘逸,长了一对尖锐的弯角,身后还有一条很长的尾巴,形如龙尾。
  而且,他的嘴里还含着什么东西。
  这个形象,和巫师家里供奉着的木雕中最高的那一个是一样的。
  只见他低头嗅了嗅地上的盘子,原地踱了两步,望着墨菲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第92章 月之影
  墨菲回去之后,就立刻被裴迎接了。
  裴一直等在入口处, 一看到墨菲就开始高声地呼喊了起来, 一副非常惊喜的样子, 招来了更多人。
  墨菲一头雾水,见到人们马上都簇拥了过来。
  “活着!泓, 活着!”裴高兴地说,“泓看到了穷奇,泓活下来了!”
  但是, 围观者的表情好像没有他那么高兴, 反而是充满了警惕的。
  他们说:“带他去见巫!”
  这些人就簇拥着墨菲到了巫师的家中。
  巫师家里还坐着李妍。
  李妍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看样子被穷奇的威势吓的不清。
  应该就是她把穷奇出现在水边的消息带回了部落里,按照裴所说的话, 部落派出了很多男人前去湖边, 打算从穷奇手里救出墨菲, 或者是带回墨菲的遗体。
  不过, 万万没想到,墨菲竟然自己活着回来了, 于是这才引起了众人的围观。
  裴将墨菲推搡到了巫师的面前, 说:”泓, 活着!“
  巫师也上下打量墨菲, 有点迟疑地说:“穷奇, 会吃好人,放过坏人。你,为什么还活着?”
  墨菲道:“可能他觉得我打得赢他吧。”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看表情就知道,他们没一个人相信穷奇会忌惮区区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众所周知眼神不好的人类。
  巫师原地走了两步,又问墙角坐着的李妍,说:“穷奇,放过他了吗?”
  李妍仍然心有余悸,瑟瑟发抖地说:“我、我不知道,我想回家……”
  巫师有点不耐烦了,表情不太好看地再次问了一遍。
  李妍害怕了,于是说:“我不知道,我一看到穷奇我就逃跑了,但是我看到他站着不动。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