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敌敌畏纪事 作者:一世华裳(下)

字体:[ ]

 
第070章 
  纪楼主迟疑地看着小书童, 见他一点不为所动, 只好看向谢凉和凤楚。
  但这次依然没能问出口, 因为屋里骤然传出了纪母的大哭,他的心里狠狠一跳,感觉那点希望要破灭, 差点支撑不住。
  可紧接着他看到房门打开,纪母哭着跑出来,踉跄地扑在了他身上。
  “老爷不是……不是, ”她抓着他的衣服, 几乎语无伦次,“不是她, 她在哪,快救救她, 你快救救她啊!”
  纪家一行人的脸色齐齐一变:“不是阿桃?”
  “不是不是!”纪母哭得不能自已,接着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看向小书童, 立即扑向他想要问一问,可惜刚迈出半步便觉身上一疼,一下被点住了穴道。
  这快得让纪楼主都差点没看清。
  他越发肯定心里的猜测了, 说道:“乔阁主?”
  乔九没搭理他, 而是看着纪母:“冤枉我家公子,给他赔个不是。”
  纪母哪里顾得上面子,连忙哭道:“是是是,是我的错,是我对不住谢公子。”
  谢凉赶紧说了句没事, 往乔九的头上一拍:“别闹,说重点。”
  乔九便道:“派人搜纪诗桃和盼兰的屋子,从现在起一个人也不许往外放,再问问看门的出事后有多少人离开。”
  纪楼主立即吩咐了下去。
  少倾,搜屋子的人回来了,说是没什么发现。乔九便回屋等着其余消息,搬着椅子往谢凉的身边一坐,同时扫了一眼凤楚。
  凤楚知道他对不喜欢的人向来半个字都欠奉,便主动解释了一下何为美人香。
  美人香是一种毒。
  中毒后身带幽香,只有三天的活头。但这三天可以让人美上好几分,且服用后的一个时辰内全身的骨骼会有些许的软化和松动,能做些稍微的调整。
  谢凉听愣了。
  这世界竟能不科学到这种程度?
  纪楼主几人也听得愣怔:“还有这种毒?”
  凤楚道:“有,只是知道的人少,我和……小书童也是偶然才知道的。”
  不过虽然能调整,但没那么玄乎,调整的余地是极其有限的。
  所以这次的事,对方肯定是事先找了一个与纪诗桃的样貌有六七分像的姑娘,喂完药弄到了八九分像,把人藏在纪诗桃的屋里,并穿了一件纪诗桃的衣服。
  如此一来,人们会以为纪诗桃是想穿着这件衣服走,很大可能不会给她换别的衣服,也就不太会露馅。还有就是吊死时或许是故意把绳子往后挪了挪,导致她的舌头吐出来,死状恐怖,丫鬟们都不敢细看她的脸,这才能顺利瞒过去。
  他们当时离大床有两步的距离,没闻到香味,而纪母应该是抱着她哭过,身上沾了点味儿,便被他们察觉了。
  说到这份上,谢凉就懂了。
  他问道:“刚抬出去的那个是纪姑娘?”
  凤楚点头:“应该。”
  纪家众人都是一惊:“什么!”
  凤楚道:“因为屋里没能搜出纪姑娘。”
  纪母急得不行:“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桃人呢?”
  “我也只是试着猜一下,”凤楚道,“那个人第一步把小姑娘弄进来,等纪姑娘回来就制住她,学着她的声音把丫鬟打发走,然后把纪姑娘易容成盼兰,吊死找来的小姑娘,等到事发后屋里乱起来,便拉着点了穴道不能说话的纪姑娘混入人群跪着一起哭,再适当地点下纪姑娘的睡穴装作晕倒,把人架走。”
  “而真正的盼兰可能事先知道一些事,也可能完全无辜却被擒住,一直被藏在她自己的屋里,”他继续道,“等纪姑娘被扶过去,那个人就杀了盼兰,装成殉主的样子,然后把纪姑娘带走了。”
  纪母急忙道:“带去哪儿了?”
  凤楚道:“这得看他们的动作快不快。”
  要是不快,人就还在缥缈楼里。
  要是快……那就应该是混出去了。
  没过多久,负责去门房的人便折回了,说这个功夫进出的大概有十多个人。
  今日是寿宴,且还没到开席的时候,有不少宾客才刚来。他们没得到楼主的吩咐,自然不好把人轰走,而已经来的宾客得知出事,都知道寿宴办不成,有几个不爱凑这种热闹的便知情识趣地离开了,他们也不好拦着。
  纪家众人的心都是一沉。
  如今片刻都耽误不得。
  纪楼主连忙吩咐手下加强守卫,只许进不许出,然后亲自赶去前厅向宾客致歉,让他们暂时留下,接着一面让儿子去查离开的都有谁,一面带着人在整个缥缈楼里搜人。
  剩下的就是等消息了。
  凤楚和缥缈楼的关系再好,但身为外人也不便跟着一起搜人。谢凉自是更不便跟着,他见乔九不耐烦在后宅待着,便回到了前厅。
  宾客已知事有蹊跷,只是不知具体细节,都在议论纷纷,做了各种猜测。此刻见谢凉进门,有些人便好奇地问了问。
  谢凉不好多说,只告诉他们缥缈楼会有交代。
  他见这里实在太吵,干脆去外面找了一个凉亭。方延、梅怀东和秦二都跟了出来,赵炎不情不愿也过来了,捏着鼻子坐在凤楚的身边,连一眼都不往乔九的身上瞅。
  除他们外,随行的还有沈家兄弟、叶姑娘和那天在小倌馆门前见过的两位侠女。
  谢凉回来前这些人就凑在了一起,沈君泽见方延面色担忧,温和地为他分析了一下这件事,告诉他和谢凉的关系不大,不用担心,而秦二则是想陪着叶姑娘。
  谢凉回来后,方延很感激小姐妹的陪伴,见小姐妹被人们吵得要犯心脏病,就建议他出来透透气,秦二在那边也恰好邀请了叶姑娘,但叶姑娘一个姑娘家不便和这么多男人待在一起,于是又邀请了那两位侠女,众人就都跟了过来。
  方延道:“纪姑娘是被人杀的?”
  谢凉道:“不是,被换掉了。”
  众人惊讶:“这怎么换?易容了人家难道看不出来?”
  谢凉简单道:“用了一些办法,等着缥缈楼查的结果吧。”
  众人闻言便识趣地没再追问,开始聊些别的。
  两位女侠对谢凉在世外小岛修行的事很感兴趣,好奇地问了几句,接着聊到谢凉建的帮派,便打趣地问收不收女的。
  谢凉一一作了解答,突然察觉被捅了一下,扭头看向乔九。
  乔九小声道:“我饿了,让他们端点吃的。”
  谢凉无奈:“先等等。”
  人家小姐生死不明,这种时候让他们伺候你吃喝,简直招恨。
  乔九顿时换上可怜的神色,眨着湿漉漉的双眼看着他:“少爷,我饿了。”
  知情的几人:“……”
  堂堂天鹤阁阁主,能不能要点节CAO!
  赵炎立刻翻了个白眼,方延秦二不敢那么勇敢,只好不看,叶姑娘则微微望向亭外,一向淡然的表情有些僵。
  谢凉更无奈,但这次没有拒绝,起身去找管事给他弄吃的。
  乔九没让他一个人去,亦步亦趋跟上了他。谢凉见状心中一动:“是有事想说?”
  乔九道:“没有。”
  谢凉想了想:“那就是看见那两个丫头总盯着我,吃味了?”
  “想什么呢?”乔九道,“没有。”
  成吧,你说没有就没有。
  谢凉摸了把他的头,进门找到管事,恰好听见有侠客嚷嚷把人留下却不管饭,连忙把握住机会,提议说不如开饭,反正酒席都已备好,出了这事寿宴也办不了了,不用再讲究什么时辰的问题。
  管事心想也是,跑去请示了楼主。
  纪楼主现在只要能把人们留住就什么都好说,自然是同意了。
  方延他们本以为谢凉只会弄点茶果糕点,谁知片刻后他们被请到了雅间,然后哗啦啦上了一桌子的饭菜。
  众人:“……”
  几人齐刷刷看向小书童,见他拿着筷子加了块排骨,开始乖乖地低头啃,便又看向了谢凉。其中一位女侠忍不住说道:“谢公子待你的书童真好。”
  必然,那可是他姘头!
  知情的几人默然不语,低头扒饭。
  方延越吃越觉得这顿饭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看向身边的小姐妹,说道:“我一直想学棋,沈公子会么?要不吃完饭你教我下棋吧,反正也没事做。”
  沈君泽温和道:“好。”
  方延得到了一点点来自姐妹的温暖,终于舒坦了。
  饭菜上桌没一会儿,白虹神府的叶帮主、飞剑盟的于帮主和寒云庄的沈庄主便一起到了。
  几人敏锐地看出气氛有些不对,快步往里走,恰好看见纪楼主带着一群人从假山里出来,他们上前一问,这才得知纪姑娘出了事。但他们也不好帮着搜人,便被请进屋里等消息。
  纪楼主带着人把缥缈楼翻了一个底朝天,半个纪诗桃的影子都没看见。
  他们仔细看了一遍宾客,没发现有被点住穴道不能动的,便彻底死心,明白纪诗桃已经被带了出去。
  于是谢凉几人被请进了议事厅。
  首先他们肯定是没问题的,不然不会揭露这件事,再者谢凉和凤楚都是聪明人,能帮着想想办法,就算是那位让纪楼主不待见的乔九亦是十分聪明的人,更别提身后还有一个天鹤阁在。
  纪楼主道:“那段时间出去的约莫有十二三个人,已经派人去追了。”
  谢凉道:“家丁少了么?”
  纪楼主道:“没少。”
  他明白谢凉的意思,阿桃上吊的事闹开后虽然乱了点,但好歹是女儿的闺房,若是一个生人突然出现在屋里,绝对是要被发现的,只能是出了内鬼。
  他的脸上有几分焦急和为难:“那些人暂时都被关起来了,人有点多……”
  谢凉便懂了,纪楼主可能是心善的那种人,大概不想伤及无辜一起严刑逼问。
  他思考一下,说道:“先看看那些去追的人能不能追到吧,要是还不行,我只能请鬼和他们谈谈了。”
  众人:“……”
  啥?
 
 
第071章 
  离开的十几个人中有两个是从后门走的。
  纪诗桃顶着第一美人的名号, 爱慕者众多, 传出上吊的消息时, 有几个宾客跟到了后宅,有两个甚至潜到了附近的竹林,后来被发现才被护卫请走。
  那两个都是公子的打扮, 其中一个失魂落魄,眼眶通红。
  另一位安慰的同时又嫌弃他有些丢脸,不想去前面被人瞧见, 于是找护卫问路, 从后门走了。
  纪楼主听完就觉得他们的嫌疑很大,派出去追的人也最多。
  可他至今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把阿桃弄走的, 出事后院子里是乱,但门口有护卫看守, 阿桃怎么着也是一个大活人,还被点了穴, 想出去只能换张下人的脸,被拉着一步步离开。
  但据护卫说,纪楼主他们过来之后, 骚动基本就平息了, 其他院子的下人不敢随便往这里来,阿桃院里的下人没得到主子的吩咐也不会随便出去,更没看见有人拉着一个人往外走。何况如今下人一个不少,也没有易容的,阿桃装作下人被带走的可能很低。
  那就是在盼兰的屋子里被带走的。
  可他们已经把屋子翻了一遍, 没有暗道。
  按照凤楚的推测,架着“盼兰”回屋的人嫌疑很大,他们也找出来了,是青竹和另一个小丫头,但她们把盼兰放在床上就立即回来了,根本没停留,且回来后便跪着继续哭,这一点旁边的丫头都能作证,所以到底是谁带走了阿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