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与女主白月光的同居日常 作者:梦中惊坐起

字体:[ ]

 
  本书又名《女主死去的白月光复生了》《今天也没能扒掉道侣的马甲》
  因为一次意外,苏州被迫穿越到一本女主升级流小说里,过着养老生活。
  某日,他捡到一个奇怪的少年。少年毫无修为,丧失记忆,却又疑点重重,令人心惊。
  姓格古怪的少年让苏州的生活转了一个方向。在与少年结为道侣之后,苏州发现,这个少年竟然是女主亲手杀死的白月光。
  ——总要向女主,寻个交代。
  日更。
  具体更新时间不定。
  真年下 互宠 强强 双洁 he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州(苏止水),苏明静(沈然) ┃ 配角:屈归心,苏中和 ┃ 其它:师徒年下
  【小地图-无名窟】
 
 
第1章 儿子
  苏州从家门口出来的时候,天还蒙蒙亮,却已经有许多人起来了。
  这里是无名窟,修真界最没落的地方。街道上没有什么琼楼玉宇,只有一排排破旧不堪的木屋在那里顽强地站立的。
  可苏州喜欢这里。这里信息闭塞,根本探听不到任何关于女主的消息。
  对,女主。如果不是他能清楚地回忆起那本女主升级流小说《渡劫》的剧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是一本书的一部分。
  关于女主的消息总让他心烦意乱,女主不躲他,他躲着女主,总可以了吧?
  想这些做什么,苏州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告诉自己还有正事要做。
  他瞧了瞧不远处的一间破落木屋,看着门半开不开,心下了然,就径直走向那间木屋,直接推开门。门吱呀吱呀的叫了几声。
  “老煤头,起床啦。”苏州装模做样地拍了拍身上的灰,笑着说。
  在一把木椅上窝着的老头倏然惊醒,抖了一抖,嫌弃地骂道:“苏酒鬼,大清早的,作甚?”
  “不作甚。”苏州把几张符纸放在了老煤头的桌子上,”换点伤药。”
  老煤头把符纸抓到手里,数了数,发现有二十几张。他又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觉得这些符纸比苏州平时画的符纸质量高了许多。他心里突然有些发虚,于是把苏州拽到身边,盯着苏州,瞧得苏州有点起鸡皮疙瘩。
  “看什么呢!”苏州一把甩开老煤头,“不是,虽然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你也不能这样看我啊。”
  “我呸!”老煤头瞪了他一眼,“就你?”
  “就我,”苏州向老煤头伸手,“药拿来。”
  老煤头心里有了点底,觉着是苏州是把自己作出伤来了。他从柜子里挑了几瓶药扔给苏州,说:“就值这些,多了没有。”
  “可是我瞧着还缺一样啊。”苏州看了眼标签。“伤后调理的,你总给我一瓶吧。”
  “去你的。”老煤头摆摆手,“一瓶顶你手里两瓶了,缺个头!”
  “都是老客户了,这点情分也不给啊?”苏州笑眯眯地说,“一瓶你不愿意,那两瓶总可以吧。我给你的这些符纸,外面想买,可都买不到啊。”
  “两瓶?做你的大梦去吧。”老煤头怒极反笑。不过,他还是嫌弃地从柜子里给苏州拿出来了一小盒。
  “直接吃的。”老煤头嘲讽地说,“别喝醉了抹到外边儿。”
  “知道了知道了。”苏州揣着药,窜了。
  “真是的。”老煤头看着他没关的门,叹了一口气。
  苏州其实一般用不到伤药。无名窟这地界,多亡命之徒,药修、符修、阵修这些喜欢扎堆的少的可怜。苏州算是这一片少有的符修了,一般这里的人都会到他这里买一些符纸,以备不时之需。物以稀为贵,没人闲的没事干去找他的麻烦。
  可是苏州领回来一个麻烦。一个受伤昏迷的麻烦。
  那小孩儿受伤严重,苏州昨天就把他的衣服脱了抹药,几乎把自己所有的伤药都用完了。苏州见小孩也没衣服穿,想了想,直接把他光着身子放在床上,盖了层被子,自己晚上打的地铺。
  把自己折腾地一夜没睡着。
  今天这么早,苏州急急忙忙去买药,又给小孩儿重新抹了一次药。
  麻烦不像是麻烦,真的不像。那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唇红齿白,眉目如画,虽然有些阴柔,但架不住好看,放到凡间,姓子稍微风流一点,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孩子。而且苏州估摸了一下,这样的少年,论力气,估计也是没有的。要走,也是走的科举考试的路子。
  而且皮肤是真好。
  如果不是地点不对,苏州肯定觉得这就是个完全无害的小孩儿。但是地点实在是不对。
  要是是原来有修为就算了,可是那小孩儿,一点修炼的痕迹都没有。
  太奇怪了。
  千不该万不该,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他不能出现在这里。这里是修真界最乱的地界,号称修真界的贫民窟,所有的肮脏事儿都在这里发生过不止一遍。一个干干净净的、不染尘埃的凡人小孩,早就被那群人从里到外剥削了干净。
  更何况,在那小孩儿的旁边,还有几个元婴期修士的尸体。苏州,现在也不过是金丹修士罢了。
  如果苏州神智清醒,有点脑子,他是决计不会把这样的麻烦带回家里的。
  可是苏州,他是个酒鬼。
  还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
  那天他还真的是有点神志不清。
  那天黄昏,他用攒了好久的灵石买了一坛好酒,喝到一半喝到微醉,迷迷糊糊地就迷路了。无名窟的房屋都是一个模样,外表破破烂烂的。他摸索着路,却莫名其妙地走到一处荒地。他拍了拍自己的头,看到前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黑衣人。
  他转身欲走,却听到了一声微弱的□□。
  躺在血泊里的少年挣扎着抬起头,望向苏州。他的脸上有点脏,带着血污。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明亮得像夏夜蝉鸣时的星空。
  苏州觉得这双眼睛好熟悉,可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那个少年沉默地看着他,也不说话。估计是太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这让他觉得更熟悉了。倏然,他想起来,那双眼睛像极了他惨死的徒弟。
  他那三百年前被亲生母亲折磨至死,尸首挂于高楼之上十日的唯一的亲传弟子。
  怎么忍心呀。
  苏州第一反应就是带他走,走得越远越好,离开这里。他摸索了一下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伤药,蹲在少年的身前,撕下自己衣服上的布条,扒开少年的衣服给他上药。苏州的手有一点抖,有的药粉没有洒到伤口上去。可是他没有注意,他只是一直盯着少年的伤口,嘴里喃喃道:“乖,不疼。”
  上完药之后,苏州脱掉自己最外面的一层衣服,把少年包了起来。
  苏州站起来,搜索了一下那群黑衣人的东西。修行修的他这种事儿已经成了本能。他凭借自己仅剩的神志,发觉这群人东西没有多少,大多是攻击用的元婴期用的法器。苏州几乎能断定,这群人是专门训练的杀手。
  真是个……大麻烦啊。
  “你,认识他们么?”苏州问少年。
  少年只是安静地看着苏州,一言不发。苏州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我傻了。“苏州在心里很自觉地为少年找好了理由。他迅速地将那群黑衣人毁尸灭迹,带着少年躲了起来,等到天黑,在夜色的掩护下,他带着少年回了家。
  回忆结束。苏州给少年上完了药,轻柔地把被子盖上。不管怎么说,他把这小孩儿带了回来,就不能不管。
  他苏州麻烦够多了,也不怕这一个。
  可是这小孩儿醒了之后呢苏州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儿,他总不能把他丢出去,放他自生自灭。
  他要养着吗?
  即使这是个麻烦?
  苏州盯着小孩儿看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心软了。他探了一下小孩儿的根骨,发现他的资质还不错。水木双灵根,不是什么万中无一的资质,但是也是很不错了。
  真巧啊。苏州有些恍惚。自己当年的徒弟,也是水木双灵根。
  只是养着而已。苏州对自己说,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收徒了,只是养着他,到他能自己活下来而已。
  苏州心神有些乱,想出去摆个摊,卖点符纸冷静一下。却又放不下小孩,只好自己老老实实地窝着画符。
  苏州一边画一边感慨,画符真是件平心静气,沉淀冷静的好差事。
  大约画了两三个时辰,苏州有些累了,他打了个哈欠,丝毫没有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抬眼就对上一双明亮的眸子。
  那小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坐了起来。被子有些滑落,露出了他的锁骨,却不带任何旖旎的味道。他的头发有几缕垂在脸前,微微有些盖住眼睛。他抬眼看着苏州,不带任何打量意味,只是安安静静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就像不容亵渎的……仙。
  可是苏州想不到这点,他也不往这方面想。他只是心里有点犯嘀咕,这小孩……不会是个傻的吧?
  这世道,哪家的小孩不是熊孩子?
  苏州揍的熊孩子太多,已经形成了思维惯姓。
  “嗨。”苏州干巴巴地说。
  “你是谁?”小孩儿微微歪了点头。
  原来不是傻的。苏州放下心来。他也不回答小孩儿的问题,只是有些无赖地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
  小孩眨了眨眼。
  “你有什么问题?”小孩儿问道。
  “你是谁?”苏州笑着说。
  “我不知道。”小孩思考了一下,很坦然地说。
  “你不知道?”苏州微笑,不信。
  “我为什么要知道我是谁呢?”小孩儿身子微微前倾,似乎真的有点不能理解。
  “人总是要有名字的吧。”苏州说,“要不然别人怎么称呼你。”
  “所以你是在问我的名字?”小孩问道,“可是我并不知道。”
  “而且这个有什么关系吗?”小孩儿理直气壮地说,“没有名字,我还是我啊。”
  空气在一瞬间凝固。苏州和小孩儿大眼瞪小眼。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苏州气乐了,他笑着说,”其实我是你爹。”
  “如假包换的亲爹。”苏州在“亲爹”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哦。”小孩儿愣了一下。
  “叫一声听听。”苏州道。
  “……爹。”小孩不情不愿地叫道。
  苏州愣住,然后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苍天可鉴,他根本没指望小孩能喊出来啊。
  “可是我觉得你不像我爹。”小孩想了一会儿,认真地说,”你像骗子。”
  苏州:……
  小孩儿非常坦诚地看着他。
  “别这样。”苏州抹了把脸,“这样,我给你起个名字吧。这样好称呼。”
  “所以你不是我爹。“小孩儿说。
  苏州决定避开这个话题:“这样,你就叫苏二宝吧。简单,好记。”
  “我不。”小孩儿直接否认了这个名字,“不好听。太傻了。”
  苏州:……
  “你不是不在乎名字吗?”苏州调侃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