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虫族之他不是渣虫 作者:煌月(下)

字体:[ ]

 
  “是!”
 
 
第62章 订婚宴(上)
  几乎在同时, 正准备离开帝都星的临时官邸前往艾特维亚星参加帝林的订婚宴的小卑斯麦大公, 也被切尔·希塞因带领皇家骑士团和帝都护卫队团团包围。
  “怎么回事?”看着全副武装冲进府邸内的军雌们, 小卑斯麦大公停下正在戴手套的动作,傲慢的询问。
  “回报大公, 我们的官邸被帝国护卫队包围了, 皇家骑士团正……”
  “卑斯麦大公阁下,奉陛下手谕,请您配合调查。”切尔·希塞因打断了某位正在禀报的官邸侍从,带领着皇家骑士团将小卑斯麦大公及亲卫团团围住,然后将虫帝的权杖与手谕展示在小卑斯麦大公的面前。
  “哦?是有什么调查需要我配合?陛下完全可以召我进宫问话嘛, 何必要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冲进来?”
  “大公阁下如此通情达理, 那最好不过。”
  “那我换一身衣服, 这套可不适合见陛下。”小卑斯麦大公神色丝毫未见慌乱, 开始慢条斯理的解自己身上的外套, 骑士团的军雌为清一色的雌虫, 见此情景全部一致避嫌的低下了头。
  “这……”切尔·侯赛因见此情景微微皱眉,却又碍于小卑斯麦大公极度配合的语气而不知道怎么接口。
  “怎么?我身为帝国世袭大公爵,地位尊崇, 换一身衣服的时间也没有?”
  “大公阁下如果要换衣服, 那就不用走了。骑士团听令, 将除卑斯麦大公以外的所有随侍和亲卫全部压离现场,其余雌虫蹲守门口, 不要让任何一只虫离开!”收好手中的手谕, 切尔·希塞因高举权杖直接发令, 然后十分客气的回过头对卑斯麦大公躬身行礼,“大公阁下现在可以慢慢换了,属下在此等候。”
  “……”小卑斯麦微微眯起眼睛,他盯着切尔·希塞因的脸沉默半晌,最后却诡异的不怒反笑。他抬起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气轻缓的说,“那……你就慢慢等吧。”
  话音刚落,切尔·希塞因只觉得肩膀上一阵剧痛传来,几乎就在他警觉得不对的同时,他的身体就瞬间麻木的失去了知觉,然后僵化一般的倒了下去。糟糕!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莱克·冯·卑斯麦挂在脸上的笑容,奋力想张开嘴说些什么,无奈现在的他除了转动眼珠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赫……赫!”切尔·希塞因努力想发出声音示警,只是用尽力气却也不过只发出了几声喉咙口的气音。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个药剂是我自己研发的,可以让雄虫僵化上好几个星时,不过,因为来不及实验,我还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就勉为其难的用你试验一下了。”继续慢条斯理的解除着自己的衣物,莱克·冯·卑斯麦心情极好的不忘对着瘫在椅子上的切尔·希塞因解释了几句。
  “哦,对了,你一定在想现在官邸已经被卫队与骑士团层层包围,我就算放倒了你也出不去,对吗?”脱完自己的外套后,小卑斯麦大公从衣柜里找出一件轻便的日常服,换穿起来。穿完后,他又从切尔·希塞因手里拿过权杖和手谕,极为嚣张的轻拍着他僵化的脸颊,嘲笑道:“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在抓雄虫之前,你至少得先弄清楚他的能力。尤其是我这样拥有世袭高贵血统的S级雄虫……”
  “哦,当然,或许你以后也没什么机会抓雄虫了。那么,祝你好运。”
  说完这句话,小卑斯麦大公就催动了体内翠绿色的精神元力,在切尔·希塞因震惊的目光中,完全变成了切尔·希塞因的样子。无论是身高还是容貌,甚至连外部衣饰都完全一模一样,只除了小卑斯麦大公的眼瞳稍微的比他要深了一点。
  “真好,你也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外形后,小卑斯麦大公不忘丢下一句狂妄的赞美,然后就这样打开门正大光明的走了出去。切尔·希塞因甚至还听到对方用他的声音在门外吩咐了一句:“盯紧了,绝不能放跑任何一只虫。”
  “是!”
  抓捕过程中的这一则意外显然并没有能及时传回给虫帝,虫帝正和帝林还有凯恩一起坐在3号贵宾休息室内,简单的讨论并交换着先前获得的几个情报。就在云墨身影出现在走廊上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唱礼官远远便看到了雌虫身上的身份绶带,立即尽职的大声宣报:“塞维斯大公雌君阁下到!”
  帝林在房内听到后诧异的看了凯恩一眼,“雌君?凯恩,你不是已经和洛里安解除婚约了么?”
  “你怎么会想到他?我的身边难道除了他就没别的虫了?”听到了这个代表着他前世的愚蠢无知与这一世黑历史的名字,凯恩极为不满的回嘴道。
  “你的身边还有别的亚雌?”帝林更诧异了,冷漠的神情中甚至流露了一丝不可思议。
  “不是亚雌。”塞维斯大公愤愤的表态,然后便起身走向门口。他这个屈尊绛贵的迎接行为让帝林和虫帝都惊讶的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帝林惊讶于到底是哪只贵族雌虫竟然如此神速的就虏获了塞维斯大公的雄虫心,甚至还被册立为雌君。而虫帝则是惊讶于凯恩竟然真的对云墨如此上心,甚至会不顾身份的起身相迎。
  “雄主。”云墨走到门口的时候,同样也被塞维斯大公的迎接吓了一跳,但表情尚来不及呈现,就被雄虫牵住了手,拉着走入了门内。
  “云大校?!”帝林看清楚到底是哪一只雌虫后,内心虽然震惊却也对此有隐约的猜测。他对着凯恩挑眉,然后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云墨的腹部。凯恩点头回应,随后还得意的对他暗自比出了两根手指。
  帝林见此微眯起眼眸,黑紫色的双瞳内瞬间便燃起了斗志。
  虫帝完整旁观了这两个表弟用眼神进行的无聊攀比,顿时觉得自己已经老了,简直完全看不懂现在年轻雄虫的心理。他揉了揉眉心,只能插话打断道:“帝林,你的狄恩中将准备的怎样了?你最好去看一下。凯恩,既然开场舞的另外一位主角也到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准备开始领舞吧。”
  “好的,表哥。”凯恩搂住云墨朝帝林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牙。
  “嗯。”帝林神情冷漠的点头回应,却不忘用眼神对着凯恩落下厮杀的目光。
  “……”虫帝默默扶额,他忽然觉得今晚的这一场订婚宴很有一丝……嗯,幼稚的味道。
  当一切准备就绪,万众瞩目的帝国最年轻的大公帝林·安·奥古斯特公爵与军部“男神”狄恩中将的订婚宴便宣告开始。
  虫族帝国的订婚宴虽然仍然依照旧俗会有一系列既定的程序,但整体却并不复杂,更多时候它就类似一个大型的上流社会的社交舞会。其最大的意义也就是让某位举办舞会的贵族雄虫将他已经敲定的未来雌君人选正式而隆重的介绍给其他贵族。所以它一般都举办在缔结婚契之前,文定婚约之后。当然贵族的订婚舞会形式总会依照某些因素而有所更改,但有三个环节是约定俗成必不可少的:作为开场舞的祝福舞曲、订婚两位主角的爱情舞曲以及最后的举杯祝词和来宾自由邀舞。
  前者代表着血脉的延续与亲眷的祝福,后者则是爱情的歌颂与欢乐的高/氵朝。
  像帝林这样迫不及待在雌虫还只具备雌侍资格时就举办订婚舞会并意图模糊雌侍与雌君概念的,大概也真的能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所以虫帝在开场致词时也只是含糊的以狄恩的军部军衔作为代称,并没有明确宣称狄恩为雌君,但祝福这只雌虫和帝林的婚姻的言辞却十分真诚,甚至以虫帝的尊贵身份给予了狄恩中将高度的褒奖。
  在开场致词后,便是祝福舞曲。当衣着华丽的伴舞们开始随着音乐入场的时候,塞维斯大公极为绅士的用右手背腰摆出了一个挽手礼的姿势,并不是普通邀请舞伴时的伸手礼。这一个忽然的姿势,令现场的雌虫和亚雌们在看到后又几乎难以抑制的爆发了一阵整齐而明显的惊叹。因为挽手礼在贵族礼节上几乎等于该雄虫承认此生唯此一位舞伴,也基本代表着‘这一生的舞曲我只愿与你共舞’的隐藏含义。
  “雄主……”云墨站在原地,漂亮的黑瞳中闪烁着泪光。他在所有雌虫与亚雌嫉妒又羡慕的目光中缓缓伸出左手,又在塞维斯大公微笑而鼓励的眼神中慎重的将手腕挽入雄虫的臂弯。然后就在双双进入舞池的那一刻,云墨在大公的耳边轻轻的说出了当时在看到那一份雌君文件时就想说的一句话。
  “君若不弃,我必不离。”
 
 
第63章 订婚宴(中)
  塞维斯大公的这一个邀舞姿势, 让始终站在帷幕后面的洛里安狠狠的揪断了手中的折扇。也让站在黑木身旁的阿诺少将神色一震, 眼眸中闪现了几许震惊与迟疑。
  “怎么了, 你的脸色不太好。”黑木大公敏锐的觉察到了身边未婚妻的异常状态, 便放下酒杯,低下头语气轻柔的询问。
  “没什么……”借着整理鬓角的发丝, 阿诺抬手掩饰着自己苍白的脸色与心底的犹豫。他无法忽略通讯器内来自小卑斯麦与罗先生的胁迫指令, 但看着舞池中的那一对翩然起舞的亲密双虫, 又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昧着良心去做那样的事情。
  “你不必羡慕云墨, 他塞维斯大公能给出的承诺与荣耀,我黑木也一样可以给。”但显然,黑木凛错误的解读了他的神情,他柔情的搂过阿诺的肩膀,细长的红眸中盛满认真, “如果我们彼此签署了婚契,我就会只属于你, 只要你不同意, 我就不会再迎娶其他的雌虫与亚雌。”
  “雄主,您……”这样的承诺太动听,任何雌虫都会欣喜于即将成婚的雄虫给出的这一份情意。可是……,阿诺却是咬碎了牙才能压抑住自己内心此刻瞬间上涌的悲恸, 前几天噩梦一般的经历已经让他再也不敢奢望获得黑木的情意。他借着感动的假象将自己投入到黑木凛温暖的怀抱内, 任痛苦的神情在对方看不见的衣领深处流露。
  “我……”
  “嗯?”隐约似乎听到阿诺在说什么?只是现场的音乐声完全盖过了亚雌的低语。黑木只能微微偏了偏头, 示意阿诺再说一遍, 他准备凝神细听。
  “……没事。”
  迅速已经收拾好了心情的阿诺却闭了闭眼, 最终还是选择将所有的情绪压下。他状似柔顺的依偎在黑木凛的怀里,只是微微侧了侧头,用眼角暗地巡视着四周,却没有看到原本应该出席的某只雄虫。阿诺的心底微微浮现几许疑虑,照着小卑斯麦那种卑劣的姓格,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还不过来明嘲暗讽?甚至不来亲自盯着他催促计划的实行?而且……似乎对方今天根本就未曾到场?
  不敢置信的心态令他直接抬头彻底的再将到场的贵宾们一一扫视,等到这一首祝福舞曲结束时,阿诺少将终于确认小卑斯麦确实缺席了,同样无故缺席的还有南大公,和几位身份地位显赫的雄虫。这令阿诺惊疑中却也松懈了几分今天绷紧了一天的神经。他忍住反感与厌恶的直觉反应,回想了一下通讯器内接受到的指令,忽然觉得自己在没有盯梢者的情况下或许可以换一种方式去执行。比如说……阿诺的眼光瞥了一眼刚才发现的某个躲在帷幕后全程用妒恨的目光盯着舞池中心的身影,心中渐渐有了一个主意。
  “怎么了吗?你是在找谁吗?”阿诺长时间的巡视着场内,这令黑木凛颇为在意,他搂住阿诺的腰,忍不住咬了咬亚雌的耳朵。
  “雄主,我在找洛里安·贝赛宁。我有一位同事托我转交一瓶香水给他。我听说南大公这一次会带他出来。”
  “洛里安·贝赛宁?那边不是么?站在帷幕后面的那个。”熟悉的名字令黑木凛想到了那一场功亏一篑的意外,他的脸色略有些阴郁,连带着语气便也带上了几分不屑,“当初如果不是贝赛宁侯爵贪心不足,他自己又算计太多,或许也不会是如此的下场。你把东西交给他就回来,这样的亚雌不适宜深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