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派要做女装巨巨[穿书] 作者:姜富贵(下)

字体:[ ]

第51章 051
  迟城面上的表情并不热切, 也不是很冷淡, 他只是静静地凝视着闻人岸,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表演。
  闻人岸在有些激动地表达了“我们二人并非暧昧关系”的话语后,又沉默了片刻。
  就在迟城以为他要酝酿出一场大戏的时候,闻人岸终于淡淡开口:“师妹也同意了我的话, 那么……以后我们是否可以搭伴出去试炼或者做别的?”
  在闻人岸说这些话的时候, 迟城一直看着闻人岸。
  话落,迟城在对方忐忑的目光中点头:“好。”
  她以为自己做出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应答,却没想到闻人岸霎时间松了一口气。
  往日里,闻人岸展现给大家的都是一副冷肃面容,而这张过分严肃的脸, 却终于在迟城面前绽开了不一样的神采——他眯起眼睛, 笑得像一个真正的少年。
  “师妹, 谢谢你。”闻人岸微笑。
  既然已经解决了这件事,闻人岸心头的一块石头也被放下。
  他见迟城刚从主峰的府宅出来,手里还握着玉佩, 就想到了什么,试探着询问:“师妹, 你是要去兑换奖赏吗?”
  “是啊。”迟城点头。
  在了解了迟城的打算后, 闻人岸松了一口气, 忙不迭地毛遂自荐:“那我带你去吧,我对凌霄阁比较熟悉。”
  “也好。”对于主动要求领路的人, 迟城向来不会拒绝。
  于是闻人岸就这么带着迟城去了内门的俸禄发放处。
  路上他们要经过内门的坊市, 路上有许多凌霄阁的弟子注意到他们, 慌忙上前打招呼。
  闻人岸一个个回应,面上还带着过份灿烂的笑容。
  在他们两个走远后,坊市里的几个男女聚到一起,八卦地讨论着闻人岸的变化。
  “师兄平日里连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今日却怎么如此亲切?”有个女子好奇地发问。
  只是她这话刚说出口,就收到了旁边人的嘲笑:“一看你就满心满眼只有师兄,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师姐。”
  在这个人说完后,有人补充:“师兄带着师姐出来,心情当然好。”
  同时,不远处的几个男子也有些惋惜:“看起来迟师姐名花有主了。”
  “是啊,”他身边的兄弟感慨:“还是第一次看到闻人师兄这般作态……如果我是迟师姐,估计早就和闻人师兄在一起了吧。”
  “你以为人家迟师姐和你一样吗?”他的这句话果然收到了身旁几个男子的抨击。
  被说了一顿,这个男子却并未有过多的不悦情绪。
  甚至他自己也在思索了片刻后,有些惆怅地顿首:“不管怎么说,迟师姐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我的。”
  .
  身后这群人的仰慕和议论,迟城和闻人岸都不是很了解。
  不过他们两个就算知道了,估计也只会淡淡地瞥上一眼,随后立刻转身离开。
  闻人岸带着迟城很快找到了内门弟子的福利发放处。
  门口有两个弟子站着,一旦有内门的师兄师姐过来,就殷勤地打招呼,引着他们去做事情。
  就像现在,他们看到迟城和闻人岸并肩走过来,便先是对视了一眼,彼此生出了几分默契后,就毫不犹豫地快步小跑上前,热情地招呼他们两个:“闻人师兄,迟师姐,你们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迟城垂首,把腰上系着的玉佩拿下来。
  他还把玉佩握在手中,不知道应该如何措辞,就见闻人岸没眨眼地把玉佩拿了过去,递给过来的二人:“师妹过了试炼场,师傅给了她奖励,我们是过来领取份例的。”
  对于这种事情,两个守在门口的弟子早已驾轻就熟。
  为首的那个笑嘻嘻地接过玉佩,转身去找相关的人员兑换奖励,另外的一个弟子则扭转身体,领着迟城和闻人岸去旁边的座位暂时休息。
  闻人岸看着迟城坐下,旋即贴心地为他解释道:“师妹不用担心,他们常年在这里当值,很是清楚份例要如何领取,估计不要一刻钟,就能把东西都拿给你。”
  术业有专攻,这个道理迟城也知道,所以他并不如何惊慌,而是浅笑着向闻人岸点了点头,随后好奇地左右打量着事务房的装饰。
  事务房的装潢普普通通,没什么值得多瞧看的场景,不过迟城实在是坐着没事儿,便佯装有趣,仔细把附近观赏了一番。
  最后他倒还真的感觉到了古代建筑的玄妙。
  闻人岸的话说得不错,大概半刻钟,进了事务房的男子就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他信步行至迟城身前,先是礼貌地行了一礼,接着才抬起手,把手上拎着的储物袋递给迟城:“迟师姐,这是你这个月的份例。”
  “多谢。”迟城道谢,随后接过储物袋。
  储物袋长得很普通,迟城往里扫了一眼,见该给的修炼牌和聚灵阵都在,满意地颔首。
  迟城起身再次谢过弟子。
  就在他的心头升起离开想法的时候,闻人岸忽然比他更快地起身,走到弟子面前。
  他的手掌一翻,一颗质量不错的灵石就出现在他手上。
  看闻人岸的动作,迟城才反应过来,这个修□□,若是别人帮你做了事情,也是要给小费的。
  知晓了这件事,迟城就默默把这个发现记到心里。
  弟子在接下闻人岸给出的灵石后,面上的笑容更加真切和殷实:“多谢师兄!”
  这种小门派的弟子都有一直信息渠道,不过不会经常分享给别人。
  这次被迟城多次感谢,又被闻人岸送了一大块灵石,小弟子捏着手中的灵石,开始算计起了信息分享的问题。
  闻人岸一直都是凌霄阁里炙手可热的人物,而新来的这个迟师姐也是受尽宠爱。
  要是能和他们两个搞好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或许能用得上。
  弟子脑袋里还在想着利弊,双脚却不听使唤一般地上前,直直插在闻人岸和迟城面前。
  在二人疑惑的目光中,弟子总算缓过神来。
  既然身体已经帮助他做出了决定,弟子也就不再矫情,而是直接开口,把自己知道的情报告知他们:“我刚去领师姐的俸禄时,听传话的师傅说刘长老想让师姐参加门内大比……”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观察着迟城的每一点表情。
  确定迟城没有什么羞恼的情绪,而是一派坦然,弟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接下来的话都说给迟城:“师姐,我听说苏寤寐师姐一直想要打败你,更是扬言要在门派大比上把迟师姐彻底击败……师姐一定要小心。”
  小弟子的提醒话语很是诚恳,迟城挑了挑眉毛,接受了他善意的话:“多谢师弟了,我会注意的。”
  他还想效仿闻人岸之前的举动,给弟子几块灵石,可这个弟子却推拒着不要。
  最后他也只能作罢。
  走在路上,迟城没有对弟子的提醒报什么警惕心理,更多的是在赞赏这个女子的名字。
  苏寤寐,寤寐思服。
  不错不错。
  迟迟没有看到迟城面上的担忧或焦急,闻人岸忍不住反复观察了身边人的表情。
  最终他在拉扯战中认输,主动开口:“师妹,你就不担心那个苏寤寐吗?”
  他以为迟城会像正常的女子一般,忧心忡忡地打探苏寤寐的消息,却未想迟城不但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甚至还真心实意地夸赞起了对方的名字:“不得不说,苏寤寐这个名字很好听。”
  “……哦。”
  闻人岸犹疑着抿了抿嘴唇,把自己想说的话换了种方式表达出来:“师妹,你就不想知道苏寤寐是个什么样的人?”
  果然,这句话成功吸引了迟城的注意力,他好奇地把目光瞥过来,虽然一言不发,可眼底的好奇丝毫没有隐藏。
  闻人岸叹了一口气,认认真真回答道:“苏寤寐是凌霄阁第三大峰峰主的小弟子,因为她长得冰雪可爱,峰主又没有女儿,便自小把她当女儿养,从小到大都对她宠溺至极,她的天赋又好,很快成为凌霄阁知名的‘仙子’。”
  大肆夸赞了苏寤寐后,闻人岸停顿了片刻,在最后补充了两句:“对了,她喜欢我。”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观察着迟城的表情,发现他原本安稳的面庞出现了裂痕。
  迟城果然是喜欢我的。
  闻人岸有些激动地呼吸了几下。
  迟城的表情变化的确是与闻人岸有关,可却完全涉及不上情爱一类的字眼。
  他只是有些诧异……
  在原文中,一个妹子都没有的男主,怎么会有那么多爱慕者?
  这么想着,迟城也就自然地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她喜欢你?”
  “是啊。”闻人岸感受着迟城的在意,心中的喜悦满得要溢出来。
  可是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过份张扬,便在稍微摆正了姿态后,有些尴尬地把话语继续下去:“她曾经纠缠我好一阵子,我怎么躲都躲不掉,最后还是去出了个任务,才从凌霄阁离开。”
  “好吧。”迟城没想出那么多妹子喜欢闻人岸,却一个都把不到男主的理由,就干脆不再继续思考这个难题。
 
 
第52章 052
  闻人岸送迟城回到清灵峰。
  迟城在到了门口后, 回身和闻人岸打了个招呼, 就打算回身进到房间里。
  可闻人岸却又叫住了他。
  他们两个在清灵峰下深情凝望。
  就在迟城感觉眼睛睁得有些疼, 打算将这段没用的对望告一段落的时候, 闻人岸忽然开口:“迟师妹, 你打算去参加内门大比?”
  “是啊。”迟城理所当然地点头:“我当然要参加。”
  几乎所有有资格的人, 都会参加内门大比, 不仅是切磋技艺,也是一个结交更多朋友的机会。
  若是实力优秀或者运气不错, 得了一个名次, 自然是更好的一件事了。
  迟城以为闻人岸对这种事情应该很熟悉和理解, 却没想到在听到他的回答后,面前人的面色一变再变。
  最后,他的神色停在不赞同上。
  “你这是什么表情?”迟城不是瞎子, 当然看出了闻人岸□□裸展现在面上的心思。
  他皱紧眉头, 语气不怎么好地质问闻人岸。
  “我不是……”闻人岸很少见到迟城强势的模样, 自己又有些心虚,所以眼神有点躲闪:“只是刀剑无眼,你要是在大比的时候受了伤,我……”
  作为一个不冷血的男人,迟城嗤笑出声,语气尖锐地把闻人岸支支吾吾的话怼回去:“刀剑无眼又如何?既然我开始修炼,自然要面对这一切, 要是不敢和别人拼命, 我又为何要踏上修仙一途, 又如何逆天改命?”
  迟城的腰背笔直,因为胸大而微含的胸口也被他打开,整个人都摆脱了往日柔婉到有些畏缩的气质,锋利得好像一把出鞘的利刃。
  恍惚之中,闻人岸竟觉得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个温柔的师妹,而且一个和他同辈,可以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
  “况且我是否受伤,与你有何相干?我自己做的事,无论是非功过,都该我一人承担。”
  见闻人岸眼神飘忽,迟城微微软和了语气:“我知道师兄是关心我,只是我毕竟是大人了,不能永远在师门、在师傅、师兄的关爱下生活。”
  他的这段话仿若当头棒喝,直接把闻人岸自以为是的小心思打得荡然无存。
  “师妹……”他讷讷开口,却不知接下来应该说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