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咸鱼法师生存日志[穿书]+番外 作者:天宫惊蛰(上)

字体:[ ]

 
文案
 
穿越到这个魔法与斗技世界的文森特,为了可观的退休金成为了一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法师。但就在他以为可以享受悠闲生活时,没想到曾经被他呼来喝去的金发小子居然成了皇帝……真的不会给他穿小鞋吗?
凯撒莱恩:不会,反正你不是一向懒得穿鞋吗(笑)
 
野心勃勃小狼狗年下皇帝攻x穿越者万人迷苏受
慢热,请耐心观看QWQ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穿越时空 穿书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森特 ┃ 配角:凯撒莱恩 ┃ 其它:西幻,爽文
 
  ☆、第1章 咸鱼的第一天
 
  文森特在自己柔软的鸭绒大床上被使魔唤醒时,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双手向上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听着自己的骨头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文森特慢悠悠地说道:“才这个点,怎么就喊我起来了?我还没睡饱啊……”
  俊美的人形使魔为文森特送来衣物,尽管动作轻柔,但是口中吐出的话语却毫无身为一位法师使魔的毕恭毕敬:“您已经睡了十三个小时了,再睡下去,您是想成为睡美人等待王子吻醒吗?暂且不提有没有‘王子’可以进入您的塔里来吻醒您。就在阁下呼呼大睡时,首都罗兰的来使已经在法师塔外等候许久了。再不出去见他们,大名鼎鼎的法师‘海伯利安’又要被冠上傲慢和反骨的‘美名’了,首都罗兰的传闻估计也要添上一笔谈资了。”
  “什么谈资?我的谈资还不够多吗,他们怎么还没腻?”文森特撇了撇嘴,他重重叹了口气,从宽大的床铺上起身,站在了铺着柔软魔兽毛毯的地面上,接过自己的使魔——丹尼尔递过来的衣服,就开始慢腾腾地穿戴起来。
  文森特系好绣有符咒暗纹的深蓝色法师袍,将象征着被帝国赐予法师塔以及法师称号的、带着细长金色穗条的金色勋章别在胸前,最后再戴上象征着法师身份的魔法尖帽。
  “不想穿这一身衣服,也不想去见客……”文森特嘟囔着,使魔丹尼尔后退了一步,嘴中念出一句咒语,在文森特面前便出现了一张冰之镜,倒映着文森特此刻的模样。
  镜中的文森特黑色的刘海压在和法师袍同色系的深蓝色帽檐下,帽尖遥遥坠着一颗细小的星星,散发着淡淡的珍珠色光辉。
  黑色的瞳仁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全身,确认没有出现衣襟歪了或者下摆没有扎进去的窘况后,文森特怀着不情不愿的心情往前迈了一步。
  “阁下,请等等,您忘记穿鞋了。”使魔丹尼尔挥手让冰之镜消散后,见自己的主人一如既地迷糊,忍不住叹了口气,拦住了文森特。
  他单膝跪下,将文森特的一只脚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文森特的靴子被丹尼尔用漂浮咒唤了过来,丹尼尔一手握住靴子,一手轻轻握住文森特的脚踝,然后为自己的主人套上了这双由沙漠魔兽皮所制成的靴子。
  头脑还没完全清醒的文森特在感受到自己脚踝被使魔丹尼尔碰触时,睡意总算醒了大半:“好了丹尼尔,另外一只让我自己来穿。”文森特不自在地想要从丹尼尔手中抽出自己的脚踝,然而丹尼尔明明用的力道不大,文森特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文森特的脚掌干净而白皙,踩在丹尼尔深色的裤子上,圆润的脚趾往内收缩了下,看得丹尼尔眸色一深。
  白皙和黑色的对比,让这位尊贵的法师带上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姓感,但丹尼尔知道,就算文森特再怎么纵容自己的使魔,作为使魔的自己和作为法师的文森特,在身份上依然有着天堑之沟。
  丹尼尔垂下头颅,让亚麻色的发丝遮挡住了自己渴求的表情,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鼻腔充盈着文森特的气息,压下内心中汹涌的情绪,丹尼尔才轻声道:“然后让您因为平衡不当而跌倒在地毯上吗?恕我直言,阁下,您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了——新皇登基加冕典礼的邀请函正在楼下等您亲自接收呢。”丹尼尔一边实事求是地这么说着,一边动作迅速地为文森特穿好了另一只靴子。
  我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想去的。
  文森特在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穿越到这个奇幻的异世界也有数年之久了。作为一个胎穿的外来者,在好不容易按部就班从学徒升级为了法师,总算可以舒舒服服窝在法师塔,当一只每年领一份不菲薪水的咸鱼时,文森特才发现自己居然穿到了一本书里。
  本来文森特是不知道这个世界原来是一本书,但是当这本爽文里的主角在一个雨夜,带着一脸不满和愤怒敲开他的法师塔时,文森特就把从自己穿越以来,隐隐察觉到的不对劲,全部给对上了。
  难怪觉得遇到的人名字好像哪里听过啊。文森特忍不住腹诽道。
  但因为关键的主角没有出现,琐碎的线索没有串连到一起,所以文森特也只是将这份不对劲归结于自己的既视感。
  不过知晓自己穿到书里面对文森特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本书的开始还在很久之后,而文森特差不多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比起抱住主角这只金大腿,然后掺和到那一摊子让文森特想想就头大的麻烦事中,文森特宁愿窝在自己的法师塔里隔岸观火。
  当然了,现在这样,文森特想隔岸观火都做不到了。
  因为派来楼下那个送来名为邀请函、实则为强制命令的信使的,就是这本书的主角,帝国的新任皇帝、天选之子、未来整个大陆至高无上的掌权人——凯撒莱恩。
  好歹是主角,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啊。
  就算曾经被他呼来喝去,但都成为他的顶头上司了,应该也不会和他一个小小的法师计较的?
  思及此,文森特忍不住心虚起来。
  但就算是主角又怎么样呢,想要咸鱼抖盐是不可能的。
  不就是一个加冕典礼嘛,参加完了我就接着窝回来。
  文森特一边踏上房间尽头的电梯,一边自豪地心想着。
  毕竟众所周知,法师塔是一位法师的领地,数不清的魔咒和结界层层笼罩,妄想着突破法师塔的家伙们累累的白骨都可以堆得和法师塔一样高了。
  所以也有其他看不惯法师被帝国如此优待的人们在私底下戏称着:“法师塔是法师们的乌龟壳,一旦躲进去就别想让他们出来了。”
  如果说普通法师在战斗时的数值是10,那么在法师塔里的法师,可以将这10发挥到15甚至是18。
  至于文森特的法师塔,文森特就算不在里面,可以发挥出的威力也有18,更别提有他在的时候了。
  虽然文森特本人是个体力废战五渣,但是他在魔法和术式上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在曾经的魔法学院,文森特被誉为“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还没毕业,就被数个知名的法师抢着要收为弟子。
  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自己的法师塔里安装了上下出行的电梯,根本连瞬移魔法都懒得用的文森特,现在不过是一只洒满了盐的咸鱼而已。
  在法师塔外等候了许久的信使却是一句怨言也不敢说的,法师们有多么脾气古怪难伺候,早就是帝国,不、不对,是这整个大陆都公认的真理了。
  毕竟比起不小心踩到了法师塔外的野花结果被变成青蛙;或者是认为自己是皇家的来使,自认为高贵,结果言语冒犯到了法师,被直接用咒语轰出去全身烧得焦黑,他不过是在法师塔外等几个小时罢了,完全等得起。
  更何况他等待着的还是那个姓情阴沉,传闻喧嚣尘上的法师海伯利安,只希望这一趟能够平平安安的全身而退啊……
  信使咽了咽干渴的喉咙,小心地瞅了一眼眼前这座通体纯白的法师塔,然后又迅速恭谨地垂下了头颅,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就在信使以为自己要等到月上枝头时,这座法师塔终于有了动静。一道传送门忽然出现在信使的面前,从里面走出了一位有着亚麻色发丝的俊美男子。
  这位男子朝信使优雅的鞠了一躬,温和的声音悠悠地响起:“您就是首都罗兰的来使?请跟我进来。”
  信使在心底松了口气,不过内心的大石头还没有放下,毕竟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他跟在这个亚麻色发丝的男子身后,在看到这名男子走动时,发丝掩盖的脖子下露出的关节,眼中闪过了一丝明悟:不愧是被法师们忌惮为皇帝赏识的法师海伯利安,竟然连这种人造使魔都如此逼真鲜活。
  刚才他还以为这名亚麻色发丝的男子是法师的学徒,在看到人造的关节时才知道原来是使魔。
  在感慨的同时,信使对这名法师的敬畏和害怕又深了一层。
  单纯因为人形的使魔方便做饭的文森特,早就已经舒舒服服地坐在了会客厅的沙发椅上了。
  巨大的靠背和扶手里塞满了他领地种植出来的棉花,文森特就像是被云朵包围了,整个身体都陷下去的柔软触感,让文森特想要接着睡一场回笼觉。
  实际上他半阖着眼睛也的确快要睡着了,不过飘飞的意识被丹尼尔的声音给唤了回来:“文森特阁下,信使已经到达了。”
  信使在见到传闻中的海伯利安法师时,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黑发男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坐在像是云朵一样柔软巨大椅子上的黑发男子,有着柔和的脸部线条,那双纯黑的眼瞳平静而温和,嘴唇是诱人亲吻的淡粉色。
  法师的手指上带着一只镶嵌着深蓝色宝石的戒指,而他胸前那纯金散发着光芒的勋章,则让信使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恭谨地弯曲下了背脊。
  那是帝国的前任皇帝,已经逝去的、曾经的霸主生前所打造的唯一一枚勋章。
  而那枚让世人议论纷纷的勋章,正挂在文森特·海伯利安的胸前。
  这枚勋章所蕴含的代表,不仅仅是荣耀和光辉,还有数以万计的生命。
 
 
  ☆、第2章 被迫抖了抖盐的第二天
 
  “信函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文森特惫懒地闭上眼,挥了挥手示意丹尼尔将信使送走。
  “那您会来吗?”信使试探地发出疑问,在对上黑发法师冷淡望过来的眼神时打了个寒颤,迅速垂下头颅,额上不断冒出了冷汗,双脚都忍不住发抖起来。
  “十分抱歉!那么我这就告退了!!”信使不敢抬头,维持着鞠躬低头的姿势一路退了出去。
  丹尼尔也朝文森特行了一礼,便也退了出去。
  在感受不到那位神秘法师的目光后,信使才深深吐了口气,直起身体。丹尼尔安静地站在一边,直到这位信使神情恍惚地准备离去时,才动手打开了法师塔往外的传送门。
  还留在会客厅里的文森特抿着唇,将手上烫金的信封翻来覆去地捏着,就是没有打开。
  将信使送走重新踏进会客厅的丹尼尔看到了主人放空的表情,他上前走到文森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文森特将那个信函蹂躏得皱巴巴的。
  “唉……反正都要去的。”文森特发了会呆,最终叹息着地吐出了这么一句。他拨开红印,将里面的信函取了出来。
  羊皮纸上印着的花体字是文森特所熟悉的华丽飘逸:“居然还是手写吗……”
  文森特呢喃着,他一目十行地往下扫视,掠过那些公式化的问候,和在他名字前缀着的一连串所得到的称号,他的目光定在了最后的戏肉上:“——曾经的约定,请勿忘履行。”
  “这个较真的金发小子……居然还记得我开玩笑的那个约定啊。”文森特往旁边一倒,将自己的身体交给软绵绵的沙发,信函从文森特的指缝中落到地上。
  在不知从何处投射过来的淡淡光辉中,落款处以淡黑色的墨水印在落款处的字体,写着:“凯撒莱恩敬上”。
  文森特的太阳穴还在因为睡眠不足而突突地跳动着,他仰面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法师塔天花板上显露出来的星图,深深地叹了口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