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警告,含萌量过高![快穿]+番外 作者:甜画舫(下)

字体:[ ]

 
  ☆、第62章 变成人
 
  白棠换了四次水, 才把狐狸崽子洗干净,他用大毛巾包起这只香喷喷的丑狐狸……不,不应该说是丑狐狸了, 洗干净后的狐狸崽子像是一个小雪团,和丑搭不上边。
  白棠端详着怀里的狐狸崽子,寻思着洗经伐髓择日不如撞日, 趁现在浑身都没有擦干,直接把这只狐狸放在灵泉水中, 这样就省了一次吹干的时间。
  狐狸崽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正身心疲惫地瘫在白棠的怀里, 人姓化地吁了一口气, 洗澡是很耗费体力和精力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漂亮大妖怪,他才不要下水呢, 幸好现在终于逃脱苦海了。
  刚刚这么放松下来的狐狸崽子, 忽然感觉后颈被提住,爪子踩空,他看到原本空无一物的浴缸忽然装满了水,那些水灵气四溢, 让妖怪闻一下就要飘飘欲仙。
  狐狸崽子完全不抗拒洗澡了,他的双眸亮晶晶的,四只小爪子在空中不停旋转, 恨不得直接扑进浴缸里。
  白棠也如他所愿, 把这只白白净净的狐狸崽子丢进了浴缸里。
  那只小狐狸一边快乐扑腾, 一边咕噜咕噜喝自己的洗澡水。
  洗筋伐髓很简单,就是把小妖怪泡到灵泉水里,这个过程没有什么痛苦,反而舒服极了,像是在泡温泉,小狐狸一会儿仰泳一会儿潜泳,自己沉到水底吐泡泡,再忽然冒出水面,对着白棠傻笑。
  白棠用凝视傻子的目光看着他,小狐狸一只小妖怪笑得很开心,笑得前仰后附,以至于呛了几口灵泉水。
  啊,真是只蠢狐狸。
  白棠在心里这样想到,洗筋伐髓的时间要比较久,他觉得有些无趣,拿出杯子倒了灵泉水,一个人独酌。
  白棠这个人的喝灵泉量和他的心肠一样,一直都没有变过,最开始是一杯倒,现在也是一杯倒。
  喝得晕乎乎的白棠会很乖巧,以前苏思远就会骗白棠喝灵泉水,喝完了再哄白棠尝试一些他清醒时不肯尝试的姿势。
  晕圈的白棠两眼泪汪汪的,声音也是绵软得不得了,他就那样可怜巴巴地求饶道,“不行的……做不到的……”
  男人怜惜地摸摸他的头,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细密的吻,而后温柔地鼓励道:“我的糖糖最棒了。”
  在袅袅的灵气清香中,男人低沉沙哑的,因为兴奋而显得吐字不清的声音响在白棠的耳畔,那是一声喟叹:“棠棠,你好棒。”
  紧闭的浴室,蒸腾的水汽,属于灵泉水的清香袅袅散开,朦胧的雾气模糊了视线,白棠靠在浴室墙壁上,眼瞳有些失去焦距般看向不知名的地方,他灵泉水喝得越多,眼尾就越红,洇出一抹浓艳的桃花色,像是是酣睡方醒,又像是醉意正浓,墨绿色的眼眸装得不再是寒冰,而是暖洋洋的春水。
  耳边传来轻柔的水声,白棠将后脑勺贴在墙面上,脑海里是一片混沌,他有些困了,可是水声越来越大,淅淅沥沥的水声,还有细细弱弱的嗷嗷叫声。
  是什么声音?
  白棠吃力地睁开眼,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看到了纤细的身影,那是属于少年的体态,骨肉匀称,清瘦高挑。
  脚掌从水面抬出,晶莹的水珠滚落在地上。
  那个少年一头银发,发丝白像雪,柔软的细雪,垂到了腰间。白绸般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侧,雪白柔软的狐耳从发间冒了出来,耳廓是淡粉色的,像是初生的花苞。毛绒绒的狐尾在空中飞速抖动,把水花尽数甩了出去。
  少年刚刚学会直立行走,所以走路不稳,要双手扶着墙面,小心翼翼地挪动着。
  空中是浮动着的雾气,白棠看不清楚少年的面容,头脑是昏昏沉沉的,白棠就这样似醉非醉地望向面前的人。
  那个少年注意到白棠的视线,开心地发出撒娇一般的嗷嗷叫,声音是甜腻温柔的,像是粘稠的黄油。
  他是谁?
  白棠模模糊糊有了答案,还不等确认,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张放大的脸。
  那是一张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脸,眉骨偏高,眉眼深邃,鼻梁是高挑的,鼻尖翘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往下是上扬的嘴角,好似时刻都在噙着笑意。
  这是一张属于少年的脸,轮廓虽然柔和,却能隐隐窥见日后的棱角。这样的面容,如果没有什么表情时,是有些冷峻的,带着一点不近人情的漠然。
  可是如果笑起来,又是英俊得一塌糊涂的样子。
  “……苏先生。”白棠的声线隐隐颤抖,混沌的大脑无法思考太多问题,明明有很多的不同,如果他清醒时就会发现,面前人的眸色是不对的,面容更加年轻,还有着不容错认的狐耳。
  可是此刻他太累了,意识已经陷入无尽的漩涡中,什么理智都消失不见,只能内心失而复得的狂喜。他不顾一切地用力抱住了面前的人,抱得那样紧,像是怕对方随时会溜走一样。
  少年被抱住后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紧张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怀里的青年,黄褐色的眼眸里全是懵懂。
  他刚刚洗筋伐髓结束,虽然变成了人形,可是灵智还没有全部开启,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苏醒,也许过了今夜,他就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听到面前的青年在说些什么。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头雾水懵懵懂懂地听着“苏先生”这句话。
  什么是苏先生?哪个苏?哪个先?哪个生?
  面前的青年是桃花秋水的眉眼,当他抬眸专注地看着眼前人时,水盈盈的眼眸好像漾着让人微醺的酒液,把少年迷得晕头转向。
  淡粉色的唇一张一合,语调是缠绵柔和的,像是在说些什么情话,也确实是情话:“苏先生,我好想你,你真是一个大坏蛋,明明说好的,只要我吻你,你就会睁眼,可是那一天你睡过去了,我吻了你那么久,久到你的手脚都已经冰凉,你这个大坏蛋还是没有醒。”
  水汽越来越浓,凝结成滚烫的泪,顺着眼尾无声地流下。
  少年看到那道泪痕,慌了神,笨拙地伸出手,想要拭去泪痕,可是他的手才刚刚伸了出去,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白棠抓住了他的手腕,在少年茫然的目光中,白棠将脸慢慢凑了上去,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那是鼻尖相抵的距离,近到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可听闻。
  而后白棠的唇,轻轻碰了一下对方的唇瓣。
  黄褐色的眼眸一瞬间不可置信地睁大。
  白棠将脸贴在对方的胸膛,倾听着对方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砰,那是蓬勃的生机,而不是衰老身躯里传出来的微弱声响。
  多少次的夜里,他爬起声来,将耳朵贴在苏先生的胸膛,或者是将手指放在他的鼻下,仿佛不这样,他那颗悬空的心就不能放下。
  他很害怕入眠,很害怕苏先生有一天忽然就无声无息地躺在他的身旁,大梦不醒。
  这么想着,白棠就更加用力地抱住了怀中人,他的泪水不可遏制地夺眶而出,“苏先生,苏先生,苏先生……”
  “我知道这是一个梦。苏先生,你为什么这么坏,之前不肯醒来,睡着后,也不跑到我的梦里来找我。”
  “我真的好想你,我好怕会忘记你,没有你的日子,每一天都那么难捱,如果以后我记不得你了,那该怎么办?所以你一定来经常来梦里看我,好不好?”
  “你答应我,你答应我好不好?”白棠哭到全身颤抖起来,他哭到呼吸有些困难,双手微颤着环抱住怀中人,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漫长的沉默中,一声极轻的,音色微哑的男声传来:“……好。”
  那个“好”字被念得有些费力,听起来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然而对于一个第一次说人话的妖怪来说,发音已经十分标准。
  于是白棠就满足地,沉沉地睡去,只留少年静静坐在浴室的地上。
  灵智在飞速地开启着,所有接收到的复杂而断断续续的情感被整合到一起,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处理分析。
  少年沉寂了半晌,做的第一件事把浴巾披在了怀中人的身上。
  在他灵智渐开时,心中浮现的第一道情绪,是关心,关心那个人的身体,这好像也预示着,从今往后,他平生的所有欢愉和忧虑,都和那人紧密相连。
  墙面上的水雾汇成了水珠,一滴又一滴无声地流下,少年低下头,凝视着青年来着泪痕的面容,对方哭得眼尾泛红,鼻头也起了一点淡淡的粉红色,很好看的粉,像三月的桃花瓣落在鼻尖。
  他迟疑地伸出手指,用指腹轻柔地抹去脸颊上的泪痕,而后再低头看了看指尖,看着上面微微的氵朝意。
  很奇怪的是,他的心尖也被这种氵朝意挤满了,濡湿了,有点酸酸胀胀的,他现在并不明白这种情绪叫心疼,并不懂得自己现在在心疼,他只是呆愣地看着自己的指尖,黄褐色的眼眸浮现迷惘之意。
  所有的记忆如走马灯般飞速转过,成精前的记忆是枯燥乏味的,一下子就咻得过去了,也不会让人留念,而后是他不小心吃了灵草,被守护灵草的妖怪所伤,本来是必死的情况,然而头脑中一直有一道声音在指挥着他,于是他最后九死一生逃了出去。
  后来又遇到了雷劫,再后来是将死之际,碰到了……那个漂亮大妖怪。
  原本黯淡无光的记忆忽然就明亮起来,那个青年的存在,就像光之所在,让人目不转睛地追随着对方,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记忆最终停留在对方闭目吻来的模样,那样温柔的亲吻,深情而迷人。
  少年将指尖放在自己的唇上,想要回味当时的感觉,然而那是一个一触即离的吻,就像蝶一样忽然飞向一朵花,又忽然飞走,连留给人回味的时间都没有。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着,少年在黑暗中一直保持着最初的姿势,一动不动宛如雕塑,然而他的灵智却如飓风般飞速开启,当最后一小片水雾化为水滴流下时,黄褐色的眼眸猛然睁开——
  属于孩童般的懵懂悉数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澄澈的清明。
  我是狐妖。
  我喜欢我的救命恩人。
  但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苏先生是谁?
  少年低下头,静静地看着怀中熟睡的青年,他看了许久,怀里的人是熟睡的模样,当这个人闭上眼后,冷寂的气质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恬静。明明是对方挑起了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此刻却置身事外好不惬意。
  少年在寂静的黑夜中轻声问道:“苏先生是谁?”
  “你是谁?”
  少年怔怔地看着对方的眉眼,那是桃花秋水般的眉眼,倾倒众生的容貌,他和这个人离得那样近,却又离得那样远,一切都似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甚至于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可对方又知道什么,知道他不是苏先生吗?
  “我……”少年的声音带着变声期般的低哑,低哑中又有着缱绻的温柔,他眨了眨眼睛,黄褐色的双眸↓
 
 
  ☆、第63章 新名字
 
  喝灵泉水和借酒消愁最大的不同点, 就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神清气爽, 并且不会喝断片, 该记得的东西通通都记得。
  比如“苏先生”。
  白棠从床上醒来, 盯着天花板回忆昨晚的梦, 觉得自己哭成那个模样真的是丢脸极了,他这么想着,一转身就看到了身旁的少年。
  白棠“……”
  白棠“!!!”
  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啊!!!
  这是一张与苏思远极其相像的脸, 简直是复制粘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是轮廓有些柔和, 眉眼间带着一点稚气。
  苏爷爷曾经翻出相册,把苏思远少年时候的照片指给白棠看过,就是这样青涩而俊俏的样子,不知是多少女孩子的青春。
  白棠大脑一片空白, 有那么一瞬间, 他的脑子转不过弯来,直直得撞到了南墙上, 和南墙来了个头破血流。
  在白棠震惊的目光中, 身旁的少年睁开了眼, 露出黄褐色的眼眸,变成人形后,除非是情绪特别激动, 否则少年正常时候都是黄褐色的眼睛, 在日光的照耀下, 有那么一瞬间像极了琥珀般的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