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一只牡丹妖 作者:狐珠子

字体:[ ]

 
文案
  新生代人气偶像陆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穿成一只牡丹精!
  修为太浅,他不能说话不能走,只能扎根泥土中。
  修炼数年,他即将化形,不料一小屁孩来摘走了他一朵花……
  本体受损无法化形的陆黎:等我化形成功不打死你这个熊孩子。
  后来,陆黎终于化形成功,他找到了那个熊孩子……年轻的君王把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黎,慕容曜 ┃ 配角: ┃ 其它:
 
  ☆、1.第 1 章
 
  陆黎死了。
  死后他既没有像自然科学所言就此魂识消散,也没有如迷信中说的见到黑白无常勾魂小鬼,他成了一株植物——一株牡丹花,四大名品中的赵粉。
  他对自己的投胎技术无力吐槽,不过没投胎到猪狗鸡鸭身上,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因为比起被人当食物,他觉得还是当植物比较好,活得久,没体臭。
  一开始醒来的时候,他惊悚了很久,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花,连个人影都不见。风一吹,他纤细的花枝就跟着摇摆;雨一来,他冻成了一只落汤鸡;烈日一照,晒得他叶片全都耷拉着……
  那滋味简直酸爽。
  陆黎在心中暗骂了几年,终于认清了自己是一株牡丹花的事实。
  哪里也去不了的日子无聊又漫长,好在历经几番春秋后,他竟然能听懂周边的花花草草、以及天上飞禽走兽的谈话。
  但陆黎长得矮小,被别的植物挡去了视线,目及之处只能看到和自己差不多高矮的牡丹。
  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沉闷地过一辈子,没想后来又从身边飞禽口中得知这个世界的万物都可能修炼成精。
  但这种概率堪比中彩票,微乎其微。除了需要自身的努力,灵根和机缘也缺一不可。
  偌大的拾香园,已有两百年历史,但至今都未出过一只能幻化成人形的妖精。
  陆黎沮丧了很久,终于想通了,他现在反正是一株植物,也做不了别的,不如试着修炼。万一哪天真的能化形了呢?
  修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向别的花花草草飞禽走兽虚心讨教了修炼方法,撑过无数次风霜雨雪雷霆烈日的考验,终于小有修为,听觉灵敏不少。
  他这才渐渐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这里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地球,但起源却很类似,这边也有战国春秋,但两汉之后就出现了分歧。之后的朝代他一个都没听过,他现在扎根的地方是庆国的拾香园,这个皇家花园方圆有十来亩,很开阔。
  他这个位置应该在拾香园的中心区域,周围都是花海,他几乎没见过这个世界的人,倒是听到过一些人声,还好与他前世的语言是互通的,不难听懂。
  又过了数年,陆黎的修为大进,他感觉自己体内有东西在蠢蠢欲动,要撑破他的枝干花叶——这是要化形的前兆。
  雨过天晴的春日,天清气朗,万里无云。
  陆黎美滋滋地吐露着体内多余的水分,昨晚的春雷给了他充沛的营养和能量,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在他身上时,他惬意地舒展着花枝,接收到阳光的叶片源源不断地转化成能量,泥土中的养分涌入他的根系,被输送到每一根花枝上。
  这样的感觉通身舒爽,他兴奋地吐出露珠。阳光照在晶莹露水上,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他终于要化形了,在这个雨过天晴的美好春日。
  陆黎将所有的养分和能量集中到顶端的花苞处,这是他精心挑选的载体,他将从这朵花化形成人。
  温暖的阳光洒在花苞上,清风徐来,花香似海。陆黎尽情地舒展着每一片叶子和花苞,等待最激动花心的一刻到来。陆黎正聚精会神地化形,却没注意到不远处的花丛中有个熊孩子在朝他走来。
  “咦?为什么那朵花看上去与众不同?”小孩嘀咕着,朝陆黎走去。
  陆黎正卯足了劲化形,突然听到小孩的嘀咕,吓了一跳。等他发现小孩正朝他走来时,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哪里来的熊孩子!还不赶紧走开!小屁孩你要干嘛!!!”
  他已经施了法,现在收之不及,小孩已经走到他面前,踮着脚尖,攀着他的花鬮把整根枝条都往下拽。
  “臭小孩!我的腰~~~~不,我的枝条!!!”
  小孩长得不高,粉雕玉琢的脸,白胖胖的手,看上去很可爱。但是,陆黎想灭了他的心都有。
  小孩够不着,还踩着他的根部,死命地拽着他的枝干,陆黎也不知道这臭小孩看上去软糯糯的,怎么那么蛮力,痛得他浑身发麻。
  偏巧他却拿这个熊孩子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小孩拉下他最上头的花鬮,蛮横地一折,陆黎不仅肉疼,心也在滴血。小孩手上力气不够,摘不下那朵花,便埋下头用牙齿咬,陆黎看着他一口白净整齐的小牙,恨不能一颗颗敲碎。
  小孩的口牙好,在陆黎快要痛昏死过去的时候,终于把那朵花摘下来了。
  离了植株的载体花朵顿时现回原形,变成了一朵与普通牡丹无异的花苞。如果说与其他牡丹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它枯萎得更快,很快就变得恹耷耷的。
  小孩拧着眉毛评价道:“刚才看上去明明很漂亮,怎么摘下来就这么丑?还弄脏了本宫的新衣服。”
  又痛又怒的陆黎听了这番话,气得想拔根跳起来把这熊孩子打死做花肥。
  可惜那熊孩子感受不到陆黎的愤怒,嫌弃地把手上的牡丹花随手一扔,背着小手走出了花丛。
  陆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看着地上枯萎的花苞,他默默哭泣了很久很久,连照耀在它身上的柔和暖阳,都给不了他丝毫温暖。
  他像一个被无情□□的弱者,连个几岁的小孩都可以肆意欺负他。原本以为今天是个重获新生的好日子,没想却成了他的噩梦。他被人推入了无底的深渊,看不到光明,感受不到温暖,没有自由,连宣泄自己委屈的权利都没有。
  陆黎伤伤心心地哭着,这个春天对他来说,比最冷的寒冬还要冷。
  他用了足足三年的时间,才从这场噩梦中走出来,开始他漫漫的修妖之路。他暗自发誓,等他化形成功,一定要教那熊孩子做人!
  本体虽受损,但还好他修炼了那么多年,已经领悟出一套适合自己的修妖方法,这次他只花了七年时间,便长出了适合化形的花骨朵。
  吸取了上次的血泪教训,陆黎这次选择在夜深人静的子夜化形。
 
 
  ☆、2.第 2 章
 
  月色如水,静静地倾泻在拾香园中,给这片花海增加了几分朦胧和神秘。
  陆黎舒展枝条,吸收着月华中宝贵的灵气。
  他前世很怕黑,刚穿到这里来的时候,每个晚上都被吓得瑟瑟发抖。花了很多年的时间,他才克服了这种心理,毕竟他这一世只是一株植物,没什么可怕的。
  其实他更喜欢阳光灿烂的白天,有光合作用,他体内的能量充沛,可以少消耗一些灵力。只是一想着十年前的可怕经历,陆黎不敢以身犯险,他宁愿多损耗灵力,也不想再等第二个十年。
  陆黎吸收了月华,将灵力源源不断地注入顶端的花苞中。
  月色下,拾香园最中央的牡丹丛中,一朵粉色牡丹正悄然绽放。它周身流转着绚丽的光华,花苞不断地变大,在这静谧的夜显得尤为诡谲。
  痛!撕碎身体般的痛感自每根枝条传来!
  顶部的花苞渐渐绽放到极致,花形也越来越大,像把伞一样撑在牡丹丛上方,周围华光流转,绚丽夺目。
  须臾,一身着粉色衣裳的少年自流光中走出,赤脚站在月色下。瞬息间,牡丹丛中的光华退散殆尽,一切恢复如初。
  陆黎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粉色衣服,暗骂一句,还好两腿间的第三条腿尚在。他这身衣服和他本体那丛牡丹花一个色号,倒不难理解。现在也不是纠结衣服的时候,他得先趁着夜晚离开这里。今后天高海阔,任凭他浪。
  当植物的日子太他妈憋屈了。
  终于可以变成人形,陆黎欣喜不已。不过他修为太浅,不能为所欲为,本体和化形之间还无法自如转换,所以皇宫待不得,他目前不是禁卫兵的对手,被发现就惨了。
  陆黎也没纠结太多,迈步走出了花丛。
  做花妖和做人还是有很多不同,比如他现在赤脚走路,脚掌与泥土接触的时候,会觉得舒服柔软,而且不沾灰。如果他动一点灵力,还能从泥土里吸走一些矿物营养。
  但赤脚在泥地走路这种事情,放在前世他想都无法想象。
  他修炼了这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多少,但听力却练得十分灵敏,因为这样可以多听一些八卦,足见他这些年在拾香园过得有多无聊。
  好在今晚这点本领派上了用场,他凭着耳力,轻松地避开了不少巡夜的人。
  但再往前走,巡夜的人越来越密集,这么大剌剌的走着也不是办法。真要遇上带刀侍卫了,他目前这点能耐肯定不够对方砍。
  陆黎琢磨了下,觉得自己该先换一身衣服,不然身上这件gay里gay气的衣服太招摇,被人撞见形象全无。
  妖也是要脸的。
  正想着,忽听周围有脚步声朝这个院子走来,陆黎想往后退出院子,没想又来了几个太监堵住了他的退路。
  陆黎往花丛躲,可这花丛又矮又稀疏,他这招摇的衣服颜色太显眼。旁边的房间侧窗大开着,里面一片安静,昏暗的屋内人影都没一个,陆黎慌乱间忙从窗口爬进去。
  “哟,国舅爷这么晚还不睡觉,来宫里不知何事?”
  “我有事想找皇上,劳烦房公公通报一声。”
  “真不巧,皇上已经睡下了,不知国舅爷有何要事。不如明天早朝……”
  “房公公,老夫想见皇上有要事相商!”此人的语气已经明显不善,带着隐怒和威严。
  陆黎现在有点懵,他在找地方躲,他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走到了皇帝的寝宫。要是外面的人突然闯进来,他的行迹就暴露无遗。
  他今晚化形用了不少灵力,现在很多本领都无法施展,目前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为妙。
  但躲哪里……陆黎看了看宽大的龙床,床下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陆黎正要去钻床下,忽然被人从后面拉住,紧接着脸上贴来一只手,正正捂住他的唇。陆黎睁大眼,还来不及挣扎,就听对方压低声音道:“不想死,就乖乖配合。”
  男人是从后面将他抱住,捂着他的唇,陆黎无法看清对方的容貌和表情,但这满是胁迫的低沉嗓音足以让他毛骨悚然。
  他怎么就那么命途多舛,刚化形成功就遇上歹徒。
  陆黎发不出声,也怕男人真的杀了他,他的人生……不,妖生才刚刚开始,他修炼那么多年,为了化形吃了那么多苦,总不能这么窝囊地死在这里。
  见陆黎没有挣扎,男人迅速拉他到床边,把他压倒在床,将被子拉过来搭两人身上,一手伸到陆黎锁骨处。他的手掌温热宽大,因自小养尊处优,掌心并不粗糙,但虎口处有薄茧。
  只有墙角一盏油灯在跳跃,微弱的火光根本不足以照亮宽大的房间。借着幽暗的灯火,陆黎算是看清了男人的容貌。
  平心而论,男人长得很帅,年轻英俊,脸部轮廓有棱有角,薄唇高鼻。最慑人的还是那双幽深的黑眸,如深潭冷冰不见底。他的眸底似有暗光流转,却也只是一闪即逝,难以捕捉。
  即使是现在,对方的眉宇也是一片沉静稳重。
  但是,陆黎却没心情去欣赏一个男人,被人这样压制在床上的滋味可不好受。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事怎么回事,领口就被对方扯开,露出白皙莹润的香肩。
  MMP!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黎正要发火,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青年唇角微微一勾,细细抚摸着陆黎的肩膀开口说:“爱妃的身体真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