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唐第一厨》+番外 作者:浮云素(下)

字体:[ ]

 
第44章 
  等到莫文远正式动身时, 已近农历四月,他走出家门见院子两旁的月季正在怒放, 月季花是李三娘高价买来的, 特意栽种在院落中, 偶有闲情逸致,还会精心伺弄, 院中其他花也在盛开,姹紫嫣红, 春色满园。
  走之前他惯去大兴善寺道别,此去路途不算遥远,然洛阳城中事务繁多,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想到或有大半年不得回京城, 他心道定要与兴善寺的众人好好道别。
  中黑羊的身形又大了些,不知是不是最近涮羊肉吃多了,他被养得膘肥体壮, 稳稳地驼着莫文远,几乎成为了街上亮丽的风景线,寻常人便是找代步工具也是骡子马居多, 从没听说有骑山羊的。
  大兴善寺外扫地的小沙弥见到黑羊,就知是莫文远来了, 还有大段距离就往寺里通报:“莫小郎君来了!”
  喊一嗓子后可不得了,种田的僧人,做编制手艺的僧人, 打扫卫生的僧人,即便是外国来的翻译僧都不由停下手上的工作,到山门口看莫文远。
  “莫小郎君可来了?”
  “可是来辞别的?”
  便是莫文远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都受宠若惊,连忙从黑羊背上下来,走着进寺院。多年间他早就将寺庙内的僧人认遍了,就是不世出的高僧都见过几面,算点头之交,此番来看他的僧人年轻人居多,知晓莫文远未来半年可能都在洛阳,不回长安,皆面带悲戚之色,恨不得在水边来场折柳送别,方解他们心中的相思之情。
  还没有走,就很想念了。
  其中以不了的难过之色最为明显,他看着莫文远悲从中来:“往后一岁,再也吃不到莫小郎君亲手做得吃食了!”
  “不仅如此,若莫大研究出甚新菜,洛阳城中的人才是最先尝到的,而我等需等在洛阳城中风靡一圈,再由行商或行走两地之间的游僧将消息带回,哎,想到去岁洛阳僧得意洋洋的表情,我就……”
  说到这,他已悲伤得说不下去了,拳头握紧,几乎要落泪。
  莫文远见他伤感至斯,额头上挂黑线,哎,他做的食物如此招人待见,应该很高兴才是,然而见一大群僧人真情实感难过,他怎么就很想笑呢?
  “挺好的挺好的,不了法师几旬前不还说自己的肚皮略大,状似冬瓜,我不在半年间,方可克制饮食,很快就能恢复瘦削身材。”虽然他从没见不了和尚瘦削过。
  不了和尚出离得悲愤了,莫小郎君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
  暂别众僧人,他进入了禅室,慧远慧智两位法师在等他,中黑羊被莫文远自由放在禅室前的空地上,给他留了把糖果,让羊在没事干时吃了玩玩,以杀死时间。
  他先敲门,门内传来庄重严肃之声。
  “进来——”
  莫文远的心也揪起来,表情不负以往轻松,人在严肃时的声音与平日里的声音是不同的,他听见慧远师父的声音,知他怕是有什么重要事同自己说。
  他低头恭敬进门,一举一动间很有弟子的模样,跪坐在蒲团上,垂头对两位法师问安:“慧远师父,慧智师父。”
  在莫文远的印象中,慧远师父向来是慈祥的,温暖的,他近知天命之年,在唐代算是老人了,若瘦削点,脸颊额头上爬会有道道褶皱,但他脸颊比较丰满,不至于同不了般胖成发面馒头,却恰到好处地填平每道沟壑。
  胖乎乎的老人经常是慈祥的,惹小孩子喜爱的,他板着脸却有了怒目金刚之相。慧智法师则不同,静静坐在慧远师父身后,安静端丽,他长相平凡,一举一动见却有独特的潇洒韵味,莫文远很小时便猜此乃修行之人特有的味道。
  “莫大郎。”慧远师父把他当作晚辈,几乎每次都称呼他为莫小郎君,当正儿八经叫他莫大时总有要紧事发生。
  “是!慧远师父有何吩咐!”
  “我与慧智法师还有住持商量过后,决定将此物予你。”说着抬起被白布缠得严严实实的法器。
  此法器并不是很长,莫文远观莫约二十厘米长,因为缠得严实便是他也看不出为何物,他很有佛姓,一双眼睛能够看见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就比如兴善寺外的结界、幻术,他从小就知道,受人供奉多的佛像还有法器上会浮现淡淡的佛光。
  白布下的怕就是法器,还是历史比较悠久,受了很多香火的那种,能够比过它周身佛光的,只有那些大师所用的禅杖或者是供奉的舍利。
  “咕咚——”
  莫文远吞咽口口水,在得到了二人的目光允许后拆开了缠绕在法器上的白布,其真身显露在他眼前。
  他以双手将此法器慎重捧起,放在眼前打量,此物正是金刚降魔杵!
  ……
  金刚降魔杵,一端为金刚杵,另一端为铁制三棱杵,中段有三佛像,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在佛教典籍《诸部要目》中对此种法器就有记载,神佛用降魔杵杀死了八百多妖魔,此后僧人多用此物降伏魔怨。
  佛教十八班武器莫文远都曾经耍过,慧智法师不知是何方神圣,寻常僧人最多只善其中一到两种法器,他却是样样精通,就顺便在教导莫文远时传授了基本用法,当然了,相较于外物他更重修本身,身手好比法器用得好更重要。
  莫小远不知是真的有佛姓,还是在用法器上有独特的天赋,上手很快,而降魔杵是他用得最顺的武器,用他的说法,此物的长度最近菜刀,他耍菜刀已成了艺术,用CAO使菜刀的方法用降魔杵,方式与一般手法不同,却也是得心应手。
  “此物太过贵重,而我也不是寺中沙弥,轻易予我……”莫文远话没说完,意思却到了,送出的法器是不是太贵了?他承受不起师父的厚爱啊!
  慧远和尚慢条斯理道:“你若是愿意剃度入了本寺,是最好不过。”
  莫文远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愿意不愿意超级不愿意,他不想剃头当小和尚。
  慧智慧远看见他的表现都摇头笑,表情有些无奈,一直没有说话的慧智师父终于开口了,他道:“安心罢,既把此物给你,其余事我等都考虑好了,给你不过是因你最为合适,也能将此降魔杵使用得得心应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