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女配不掺和(快穿) 作者:风流书呆(二)

字体:[ ]

 
第75章 战神21
  见宿敌没死,莫啸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边打马后退,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林淡没死!给我杀了她,快!”
  一众骑兵连忙围拢过来保护大王,却见踩在马背上的林淡忽然落入马群,转瞬间竟消失无踪。
  “人呢?人呢?林淡去哪儿了?快找,赶紧把她找出来!”莫啸的神经已绷到极限,林淡出现的时候,他恐惧,当她消失不见,他却更感到心惊肉跳。本来阵型严密的匈奴大军,此时竟因她一人而乱了套。
  两军在一处狭长谷地对垒,野马群从匈奴后方奔袭而来,继续向前便会冲入西征军的阵营,连带也打乱他们的阵脚。眼看马群已到了西征军近前,不知何处竟传来一阵嘹亮的口哨声,引得野马纷纷掉头,在五胡联军中回旋奔腾,彻底将他们搅成了一锅粥。
  莫啸扯着嗓子喊道:“口哨声在哪儿,林淡就在哪儿,给我去找!杀了她,今天我一定要杀了她!”
  想要在奔腾不休的马群中找到一个人何其艰难?匈奴骑兵连连在原地转圈,恨不得多长几双眼睛,好分辨出林淡的所在。她已成了所有匈奴人的噩梦,她一日不除,匈奴人就一日不敢踏进中原。
  其他四胡只听过林淡的名号,未曾见识过她的厉害,对自乱阵脚的匈奴大军颇有些看不上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击杀一个女人,难道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莫名出现的马群和前面的西征军吗?
  “莫啸,你从右翼突围,我们帮你牵制马群!”一名羌族将军大声喊话。
  莫啸转头看他,表情由紧张变成骇然。只见林淡似鬼魅一般从羌族将军身后冒出来,迅速攀上马背,轻而易举便割断了他的头颅,借助漫天血雾的掩护消失不见。
  这人是羌族军队的首领,他死了,羌族人便都陷入混乱。
  莫啸用力勒紧缰绳,促使坐骑快速在原地转圈,好叫他把四面八方看个清楚明白。他脸上写满了仓惶和恐惧,像一只濒临死亡的困兽。
  忽然,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又有一线血柱冲天而起,随即便是鲜卑人惊慌无比的喊叫。他们的首领同样被神出鬼没的林淡杀死。借助马群的掩护,她像一只幽灵,畅通无阻地游走在五胡联军里,杀了人便走,不留一丝痕迹。
  正所谓“擒敌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在敌我双方战力悬殊的情况下,斩首战术无疑是最优的选择。
  终于弄明白林淡在干些什么的莫啸已吓得面无人色,尚来不及把亲兵都召回来保护自己,氐族人的首领又被林淡一刀砍成两半。鲜血像暴雨一般洒落在那人雪白的坐骑上,令这匹漂亮的骏马发出格外凄厉的嘶鸣。
  “都回来,都回来,把我围住,快把我围住!”莫啸发疯一般嚎叫,又伸出手,把离自己最近的骑兵扯过来挡在身前。若说之前他只是忌惮林淡,那么现在,他已是彻彻底底地怕了她,胆都快被她吓裂了。
  原以为野马群会继续奔腾,把自家阵营也冲散的西征军,惊愕地发现这些马群竟像是上天派来助他们的,只在五胡联军中打转,来回踩踏,压根不会靠前。这种情况很不合常理,叫李宪心下狐疑。他正准备冲入敌阵查探,却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马群里,飞快割掉一名胡人将领的头颅,又消失无踪。
  “是林淡,她还活着!”李宪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方向,分明是血柱冲天的残酷景象,在他眼里却似一朵烟花炸开。
  “是将军,真的是她!”冲杀在他左右的五千重骑也都露出狂喜的表情,萎靡之态瞬间一扫而空,变成了斗志昂扬。
  “将军在敌阵深处,杀呀,冲进去与将军汇合!”五千重骑抡起大刀快速砍出一条血路,直接便把五胡联军撕成两半。紧跟其后的轻骑兵一边杀敌一边哇啦啦地大叫,比磕了五石散还兴奋。
  “将军没死,将军还活着!”
  “将军杀了鲜卑、羌族、氐族的首领,将军勇武!”
  “冲啊,去迎接将军!”
  激昂的喊话声一层一层往下传递,先是冲在最前面的五千重骑,后是数万轻骑,然后是数十万步兵。他们颓丧的面孔转瞬就充满了浓浓的杀气,振奋的光彩从漆黑的眼底射出来。林淡在,他们的脊梁骨就在,他们的热血和斗志就不会熄灭,更何况林淡只一人便击杀了三名胡人首领,搅得五胡联军彻底大乱,如此辉煌的战绩,足够让大家迅速建立起必胜的信念。
  若是从高空俯瞰便可发现,攻势不太明显的西征军,转瞬就似开了刃的宝剑,三路大军分别从三个方向撕开了五胡联军的阵营,将他们蚕食殆尽。奔袭在最前方的五千重骑仿佛一柄镰刀,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头颅翻滚,战斗力极其惊人。
  而这样的改变,却只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
  莫啸又要寻找林淡的身影,又要对付打了鸡血的西征军,顿时有些慌乱。眼见四族首领转瞬死了三个,剩下一个已经吓破了胆,吵着要撤军,他竟然也萌生退意。
  一个“撤”字刚吐出来,他眼角余光就瞥见一抹如鬼似魅的身影从自己背后冒出来,连忙举起盾牌格挡。
  “哐当”一声巨响,刀刃砍在了盾牌上,激起一片火星。林淡一击不中立刻隐匿,半点也不恋战,莫啸甚至来不及看清她的面孔,只在她深邃的眼里窥见一丝冷冽的杀气。
  莫啸许久回不过神来,直等亲兵跑来询问才扔掉被砍成两截的盾牌,抖了抖发麻的左臂,整个人如坠冰窟,遍体生寒。他终于意识到,在战场上冲杀的林淡远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单打独斗的她。惹了她,她能用千军万马把你踏碎,也能如影随形取你姓命。与她为敌,当真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莫啸努力压制恐惧的时候,羯族首领的头颅也不翼而飞,被鲜血淋到的羯族骑兵尚来不及惨叫,就已经被袭来的五千重骑砍成肉酱。这些原本萎靡不振的魏国士兵,现在如狼似虎,杀气冲天,因为他们的主将回来了,而这位主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
  莫啸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喊道:“撤军,即刻撤军!”
  五胡联军开始仓惶撤退,却已经晚了。只见林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夺走一名匈奴重骑兵的马,与前来迎她的五千重骑汇合在一起,西征军本就高昂的战意,此时此刻竟仿佛凝聚成了实体,又燃烧成一片火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