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女配不掺和(快穿) 作者:风流书呆(五)

字体:[ ]

 
第329章 谁说我是拜金女29(完)
  林淡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入学没多久,她便向达伦博士提交了自己的研究报告。她一直想治好薛姨的病,但储存在她脑海中的名为“大造丸”和“补天丸”的药方,其中的很多药材都已绝迹,如此,即便她知道薛姨的病从理论上来说是有救的,但在现实中却没有希望。
  这两个药方对于治疗绝症和衰老症有奇效,如果研究出来,必然能为全世界的人类带来福祉。林淡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些已绝迹的药材的替代品,把药方还原出来。然而世界上的动植物有千千万万种,她必须一种一种去寻找,一种一种去检测,所耗费的时间将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她足够幸运,或许五六年就能得到成果,反之,她穷尽一生也没有办法达成目标。
  达伦博士对她的研究课题产生了很浓烈的兴趣,不但给她特批了一个实验室,还准备与她合作。但他们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不是科研项目的难度,而是没有科研经费。
  看着密密麻麻的预算表,再看看研究所的账户余额,达伦好笑道:“亲爱的,现在你后悔把自己的财产捐献出去了吗?我们现在已经是穷光蛋了。”
  林淡摇头道:“不后悔。”通过面试后,她就把自己余下的财产捐给了世界儿童保护组织,当真是分文未留。
  达伦料到她会这么说,心里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却是欣赏。
  林淡拿起预算表问道:“博士,现在研究什么来钱最快?”
  达伦沉吟道:“化妆品吧,它不像药品,需要经过反复的临床试验,只要不包含对人体有害的成分就能很快进入销售渠道。”
  “那我们就先做几样化妆品吧。”林淡拍板道。
  达伦对此不置可否。化妆品的入行门槛的确很低,但是要想达到极好的使用效果并在短时间内聚敛财富却很难,因为这一行的竞争太激烈了。不过算了,林的眼睛那么亮,他何必泼她冷水。
  然而当天下午,这个贫穷的研究所就收到了两份巨额资助,一份来自于曾镇渊,一份来自于韩旭。两人的代理人还表示,今后的每一年,只要他们的boss没破产,就会持续不断地资助林小姐的研究,而且完全不需要她提交科研报告。
  林淡相信自己的研究一定能为曾镇渊和韩旭带来庞大的商业利润,于是便接受了。当晚,她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才发现竟是薛姨给她原来的账户打了五百万,并叮嘱她在国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若在以前,薛姨拿出五百万真不算什么,但现在,这恐怕是汪家全部的流动资金,薛姨可能也得知了自己缺钱的消息,所以倾力相助。林淡盯着这条短信,心里暖极了。
  …………
  与此同时,汪骏正开车把汪兆坤送回疗养院,他们刚刚参加了一个商业酒会,打扮得都很正式,欧阳雪坐在后排,也穿着一件奢华的晚礼服。车子缓缓驶上山道,薛瑶在一名护士的陪同下站在门口等待。
  “我把账户里的钱都打给蛋蛋了,她在美国建立了一个研究所,现在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回到房间后,薛瑶对丈夫说道。
  汪兆坤连眼睛都没眨,沉吟道:“五百万人民币折合成美金不算多,小淡应该不够用吧?过几天我去找老朋友想想办法。”
  这笔钱是二老的棺材本,汪骏想借来周转一下他们都不答应,如今却想也不想就全给了林淡,还准备去外面借债。他们对林淡的关心也太超过了吧?欧阳雪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租来的礼服,心中一阵难言的滋味。
  汪骏连忙说道:“爸,我来想办法吧。”
  “小淡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去骚扰她。”汪兆坤毫不留情地骂了一句,随后叹息道:“哎,我真是后悔没把你教好。”
  汪骏垂下头不说话了,他何尝不后悔?
  欧阳雪尴尬得不得了,连忙站起来去厨房烧热水给二老泡茶,顺便削了一个果盘。
  汪兆坤继续道:“要不是小淡帮你在曾镇渊那边说和,美国子公司不会解禁得如此快。如今我们罚款也交了,后续要想把工厂做起来,还需要庞大的融资。前一阵你跑东跑西满世界拉投资,人家理都不理你,今天晚上却一连有三个投资人主动找你,你知道原因吗?”
  汪骏低声道:“因为淡淡把金鼎制造的股份卖给了我,他们知道我有资本,所以愿意跟我合作。”
  “这是其一,其二:淡淡临走的时候以你的名义把那三千万的工资还上了,人家冷眼看着,觉得你是个人品可靠,讲究信誉的人,所以才会主动找你。做生意什么最重要?信誉最重要。你看曾镇渊,他那么风光的一个人,谁愿意主动与他合作?他的所有项目都靠掠夺而来,因为他的信誉早就破产了。如果他有本事永远站在高位,那也罢了,一旦他失败,你看谁会愿意帮他。我就算是破产了也能借到几千万用以支持金鼎,靠的就是我的人品和信誉。小淡这是在帮你积德,也是在帮你树立信誉,你明白吗?论起做人,你不如她的地方太多了。”
  汪骏红着眼眶点头:“我明白。她也是怕你们过得不好,所以才以汪家的名义把工资还了。那些人敢来杀我,自然也敢来伤害你们,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们。”
  听到这里,薛瑶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巴哭起来。汪兆坤连忙把她抱进怀里拍抚,呢喃道:“别伤心,小淡无论去了哪里都能过得很好,我们远远看顾着她就行了,别拖累她,也别捆绑她。”
  “我太对不起她了,我心里有愧。”薛瑶哽咽道。
  汪骏深深埋下头,羞愧得无地自容。欧阳雪把热茶和水果盘摆放在桌上,温言软语地劝慰二老。但汪兆坤和薛瑶都没理她,汪骏直接站起来给父母另外倒了两杯水。
  欧阳雪盯着桌上的四杯水,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汪兆坤和薛瑶不会责骂她,却也从来不会搭理她。她送的礼物他们不收,做的饭菜他们不吃,简直把她当成了透明人,这种无视比起磋磨更令人窒息。但是她有什么办法?除了汪家,她已经没有地方可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