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豪门老男人[穿书]+番外 作者:裁影

字体:[ ]

 
文案:
杀伐果断纵横商场十几年,当惯了大佬的真·人生赢家·林总穿越了。
穿成了一本狗血耽美文里的炮灰,一个有钱有颜的豪门老男人。
面对上蹿下跳的主角攻受,林总表示:别说,还挺有意思的。  
不过林总很快就发现,比主角攻受更有意思的,是原主父亲收养的那个继子。  
原主的弟弟,一个看似乖巧,实则外白内黑,豆沙馅的小狼狗。
于是,林总的穿越日常就变成了,欣赏主角攻受虐恋,顺带逗逗小狼狗。  
没想到逗着逗着小狼狗居然对自己表了白,还一本正经的嚷嚷着要对他负责。  
林总痛心疾首的表示,自己叱咤风云了一辈子,居然也有翻车的一天。
翻车也就罢了,但书里可没写老男人还能怀孕啊!  
波澜不惊佛系老男人受x扮猪吃老虎小狼狗攻。
#
排雷
1.伪骨科,攻受没与任何血缘关系,完全没有
2.苏爽无虐小甜文,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思宁 ┃ 配角:各种 ┃ 其它:甜宠
==============
 
1.第一章
 
    林思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周围的空气都带着一种刺鼻的酒精味,这种感觉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疯狂的宿醉,而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他不大喜欢酒精的味道,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碰过酒精了。
    倒是记忆里年轻的时候为了应酬喝了不少,不过应酬这种事情,在他二十八岁的时候就不需要做了,一般需要喝酒的酒席都有人会为他挡酒,他不说喝,谁也不敢去劝他的酒。
    坐到他那个位置,只有别人讨好奉承他的份,早就已经无需他讨好别人了。
    养尊处优惯了,林思宁已经很久没有过宿醉的感觉了,他伸出手揉了揉眉心,适应了一段时间后,睁开了眼睛。
    久居高位养成的习惯,林思宁下意识开始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
    入目的便是一个华丽到有些刺眼的水晶灯,林思宁不适的眯了下眼睛,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经过一番简短的观察,林思宁猜测这里应该是一家高端酒店的总统套房,周围的装修非常高档,以藏蓝色与白色为主色调,面积很大,但房间里却没什么生活气息,家具虽然昂贵,整体却非常简单商务,和他经常住的酒店差不多。
    只不过,如果林思宁没有记错的话,他昨天晚上并没有喝酒,更没有去什么酒店,而是难得抽出时间悠闲地窝在看书吧,怎么一觉醒来就换了地方。
    难道是,竞争对手做的?
    对方要是真有那么大本事,也不会被林思宁的华晟一直压的抬不起头了。
    那么,会是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想了许久没有得到什么结果,林思宁慢吞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身形有些摇晃,刚才躺着尚不明显,这么一站起来,才发现骨头像是错了位一般,尤其是脖子和腰简直酸疼的厉害。
    林思宁扶着墙缓了一会儿这才总算将这股酸疼给缓过来,他本想打电话给下属,但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手机。
    他能够一手将华晟发展成华夏首屈一指的娱乐公司,并且始终拿捏着话语权这么多年,岁月的沉淀使得他早就已经变得不似年轻人那般浮躁冲动。
    内敛与沉稳早就随着时间的沉淀一同融进了他的骨子里,使他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能够保持冷静,波澜不惊。
    在确认了目前并没有什么威胁后,林思宁朝着洗手间走去。
    他贯来不会委屈自己,虽然没有非常严重的洁癖,但身上这浓重的酒精味道依旧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既然条件允许,就先去洗漱一番。
    只是,在看清楚洗手间镜子里那人的面容时,林思宁却难得的有些惊讶。
    镜子里这人面容清隽,大约是因为宿醉的缘故,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眼角的位置有些微微泛红,睫毛长且浓密,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没什么血色的薄唇。
    唇形很是好看。
    若是换做平时,在遇到这样的美人时,林思宁向来是很乐意欣赏一二的,但今天却不同。
    几乎是在看到镜子里这张脸的第一时间,林思宁就发觉,这不是自己的脸。
    且不说五官样貌,单说他都已经奔五的人了,就算保养的再好,岁月留下的纹路却也不是轻易能够被抹平的,可镜子里的这张脸,除了眼角有着些许细微到不仔细看都很难看出的细纹以外,再无其他。
    要说有什么是苍老的,恐怕唯有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带着千帆过尽的内敛与暮气,像是一汪死海,无波无澜。
    没有什么人和事情能够重新点亮这双眼睛,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让这双眼睛重新焕发生机。
    林思宁缓缓地伸出手,抚上了这双眼睛,良久后,忽然低低的笑了出来。
    就在林思宁正在思考这具身体由来的时候,原本好不容易舒缓的疼痛再次袭上脑海,剧烈的疼痛与他刚刚醒来时有着些许的不同,此时的疼痛就像是被切开大脑强行往里面塞进了什么东西一般,胀痛难耐。
    林思宁好不容易舒展开的眉再次紧紧地皱了起来,他的手从眼睛上移到了头上,另一只手撑在洗手池上,不让自己因为疼痛而摔倒。
    这样剧烈的疼痛一直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才总算偃旗息鼓,几乎是在疼痛停歇的同一时间,原本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忽然间多出了一段陌生的记忆。
    待到将脑内忽然出现的记忆接收完毕后,联想到自己刚醒来时的环境,林思宁总算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