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种田的跟爷过吧[穿越] 作者:廿廿呀(48)

字体:[ ]

  沉默了一路,见这屋子破的实在不行,到时候翻修还得花一笔大价钱,便拽着他的手臂走到了走廊,指着护栏道:“仔细看一看,酒楼到底有甚么价值,买下来不就是浪费钱吗?再说说你自己会做饭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并没有把薛铭难住,他语气轻松地说:“正好手头有空闲的钱子,干嘛不花掉?难道留着带进棺材吗?”
  宋平安握着拳头,在他面前踱了两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像你这样的少爷,就是没有过过苦日子,你就不能攒一笔钱,好好过日子嘛?”
  他对薛铭的印象有了一个逆转,这会儿见他一点也不心疼钱,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去,让他清醒清醒,“你卖冰能赚多少钱,等下个九月一过,你看看到底还有多少人愿意买你的冰!”
  用异能赚钱也不是长久之计,薛铭自然有其他的打算,想要挣到大钱,当然不可能只顾及到一方面,也不可能只看到眼前的小利。不过让他感动的是,宋平安居然替他想得这么周到。
  更加让他坚信了,宋平安就是他这辈子不能放弃的人。
  薛铭目光突然变得温柔起来,看不到任何反思的迹象。
  宋平安一脚扫了过去,却没有伤到他分毫,“他娘的,还以为你是在薛家过得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吗?你真的以为薛有财会给你半份的家产吗啊?你脑子里面装的甚么?”
  薛铭认真的点头:“装的你!”
  “娘的!”宋平安冲上去抓着他的领子,恨铁不成钢的将他抵在墙上,“你他娘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薛铭伸手摸着他的腰,懒散地说:“唉,我说的都是实话,可是也从来没有一次信过我。”
  宋平安从来没有想过,以后过什么大富大贵的日子,就想着守着自己的田,不偷不抢,过过自己的小日子。
  宋平安心里突然觉得很是委屈,一巴掌挥了上去,“你就不能跟老子正经点吗?你就不能好好过日子吗?嘴上说喜欢老子,你他娘的为老子想过吗?”
  话未说完便嘎然而止,两个人同时都愣住了,宋平安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烦心什么,这会倒是理解个透彻了,抓着他领子的手突然像火烧一般,他慌忙地松开手,忙不迭地往楼下跑去。
  薛铭盯着空荡的走廊,捂着脸笑出了声,“我这是……被表白了?”
  虽然是变相的,也够他满足了。
  宋平安踉跄地冲出了酒楼,可是心里的委屈却未消减多少,一向骨气的他突然有一种要落泪的冲动。
  他一路跑了许久,直到把身上的力气全部用完,这才扶着一棵树喘气,耳边又回荡着他刚刚所说的那句话,着魔了一般对着树干狂打。
  直到手指上皮肉绽开,流出鲜红的血液,他才虚虚地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上,捂着脸无声流出二十多年出现过的眼泪。
  几片树叶落在了他的脚边,蜷缩着。宋平安哽咽低喃:“阿母,儿子不孝。”
 
 
第32章 别扭分房 .
  酒楼还是被薛铭谈了下来, 一百六十两的价格,加上地契。
  这个价位已经算是最优惠了,薛铭把地契收好,扯了一丈四的青色好料子, 买了些荤菜, 就坐着牛车回家。
  宋平安是徒步走回去的,在他前面半个时辰到家。
  薛铭到家的时候, 他正在院子里锯木头,宋母也在旁边帮忙压着木板。
  “婶子你这是在做什么?”薛铭心中觉得不妙, 把手里的东西搁在石磨上就疾步走了过去。
  宋母把锯木头放在地上摆好,又往他身上比了比,说:“平安那屋里的床小了点, 这会天气也不凉快,方才平安就去后山砍了树,加上屋里之前有木板子, 就寻思着给你弄张新床。”
  这无疑就是给了一颗枣子又在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薛铭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了, 而方才还给他“告白”过的人, 已经冷着脸要把他赶出房了。
  若不是知道他的姓格, 薛铭就要被他眼睛里的冷漠给欺骗了。他捉着宋平安的手, 露出一个苦涩地笑容,轻声说:“我来。”
  宋平安愣住了,很快又恢复自然,松开手把锯子让给他。
  薛铭没用过这个东西, 两下就偏斜了路线,锯不动了。让宋平安吃惊的是,他居然没有耍滑自己把锯子拔了出来又开始动了起来。
  明明是自己要求的,可是心里却不争气的难受起来。宋平安背了过去,从宋母手里把锤子和木钉接了过来,蹲在地上开始砸。
  锯子声和锤子声交叠在一起,一声盖过一声。两人都在较劲,维持这场拉锯战。宋平安耐心没有薛铭好,拉了两下就被弄的心烦意燥,恨不得上去给他几巴掌。
  薛铭着实被他气得不轻,故意同他作对,见他动作轻了一些,自己也放慢动作,他怎么样薛铭就怎么样。
  虽然气氛不对,但宋母也习惯了他们两人的这种相处模式,便去把石磨上的菜提到了厨房,由着他们两人闹去了。
  薛铭买出来的料子很柔软,摸着很舒服。宋母拿去在宋平安身上比了比,颜色也正好衬他的皮肤,道:“这料子不错,多少钱一尺?”
  薛铭没作声,可是镇上最好的料子,一丈四的料子就用去了接近二两银子。
  “阿母,我不穿。”宋平安不去看那料子,铁了心要薛铭划清界限。
  宋母对着他的脑门敲了一下,“你这个不长脑子的东西,过两天甚么日子你知道吗?”
  宋平安想了一下,这才记起来是七夕要到了,喉咙里顿时涌上一阵苦味,叫他吐不出咽不下。
  也就是说他买料子,是……
  他抄起锯子,埋头猛锯。
  宋母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轻轻骂他不开窍,还是把料子拿回去。这两天赶工做一下,正好可以赶到七夕时穿上。
  薛铭把木板定好,也不同他说话,兀自进了里屋,一会走了出来,去找宋母问之后自己住在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