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种田的跟爷过吧[穿越] 作者:廿廿呀(81)

字体:[ ]

  不过那也只是宋平安生得杨刚,脾气暴躁,不爱捯饬自己,这才比他逊色。
  杜子荣咬着牙给自己鼓劲,暗示自己薛铭和宋平安在一起很不开心,是被宋平安强迫的,自己一定要救他于水火之中。
  这样可苦了张书文,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弄的他的目光越来越坚定。
  他赶紧亡羊补牢:“杜兄弟,不瞒你说,其实是夫人追求的咱们老板,你看看我们老板是那种会谈情说爱的人吗?”
  杜子荣只当他是在骗自己,还把他看成一个助纣为虐的小人,义愤填膺地说:“他是你老板你自然是帮着他说话,若是他不付给你工钱,你自然帮着薛铭。”
  他这话说的真叫张书文冤枉,“你这人怎么好说歹说你都不听?你这样只会惹怒我们老板,合计着你觉得我们夫人会喜欢你?”
  在他们交流中,薛铭已然走到宋平安那边坐好了,直接拿起勺子在他碗里舀了一口汤水,道:“怎么生气了?”
  气的杜子荣只咬牙,指着他俩道:“你看看他居然这么强迫薛铭,这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在张书文眼里这自然是没有什么,再说还是薛铭主动去吃的又不是宋平安强迫的,也不知道他怎么眼瘸到这种程度,居然认为是宋平安逼迫的。要说逼迫那也只能是薛铭死皮赖脸的逼迫宋平安。
  意识到这人没法说通,张书文也不同他细说,要了饼和汤坐在薛铭对面,绞尽脑汁地想该怎么同他解释。
  薛铭把宋平安的汤喝了一半,又把他的饼子拿了过来自己掰着吃,一块没饱,便说:“前面有一家买小吃的,待会回来咱们再去尝一尝。”
  宋平安嗯了一声,在心里精打细算把他剩下的钱都算了一遍,这统计就花去了一千多两,要是回去靠着这些钱过日子也得他们过个十几年了。
  不过男儿志在远方,薛铭有那么远大的报复,他没有理由不支持,想着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把酒楼给做起来,免得到时候拖他后腿。
  杜子荣也挤到他们中间要了吃的,反正不管怎么他这个电灯泡是当定了,宋平安有心无视他也没有办法,他这人不仅自以为是还十分聒噪。
  一听说他们要去看店铺连忙就说:“我会写字画画,我可以帮你们写牌匾,记账。”
  他一说这些张书文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也就是之前陶知行和邢昭和打赌的那个哥儿,斯斯文文,也不会说大话,还会脸红就是许久没见到,忍不住问了一句:“上次来卖字画的那个哥儿怎么没看到?”
  见有人搭理自己,杜子荣连忙接话,“那个文哥儿?”
  “怎么你认得?长的确实俊,也难怪陶公子和知府大人的儿子会看。”
  杜子荣连忙露出满脸的嫌弃,眼里皆是鄙夷,道:“那是我一个堂兄弟,也不知道他做甚么有那个脸,一个哥儿总是抛头露面,还要学人去进京赶考。”
  那个文哥儿在张书文心中是天仙的存在,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就不开心了,道:“你怎么这么说话,谁说哥儿不能抛头露面?你瞅瞅我们老板……咳,老板夫人就是个哥儿,他都能做生意,那你堂弟怎么画不得。”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杜子荣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替自己辩解:“你们不知道文哥儿,他家里本来给他定了亲,你说这亲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可到好非要说以后自己做主,一把大年纪到到现在都没嫁出去。”
  “他愿意嫁谁就嫁谁,和你有甚么关系。我们夫人就是还没结婚就住在了老板家里,两人同枕而眠,一样过的快活。”张书文就这么的和他杠了起来,把杜子荣说的脸红不已。
  宋平安本来不屑和他们斗嘴,张书文的话一入耳,就被呛了一下,咳嗽了一声,想为自己辩解两声,却见一旁薛铭听得很认真,还赞同地说:“他说的没错,自己过的快活就行,你管那么宽做什么?”
  被他们这么一将军,杜子荣脸上就挂不住了,道:“上次出了那种事他没什么脸来街上画画了,被他阿爹阿母锁在家里了。”
  “可惜了!”张书文叹了一口气,这会也想通了为什么自己在街上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他,原来是来不了,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烦人精。
  杜子荣小声地嘀咕着:“有什么好可惜的,他一个哥儿去参加考试,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张书文没有读过什么书,一向都崇拜那些读书人,否则也不会把薛铭的广告费给了他,道:“他能选择读书就已经很厉害了,像我们这样的读了两天私塾就往家里跑的,都不如他。”
  杜子荣也觉得自己读过书比宋平安这种莽夫高尚多了,道:“待我高中回来,就……”
  宋平安刷地一记刀眼就过去了,吓的他顿时说不出话。
  被他这么一吓唬,杜子荣当即不敢出声只好看着薛铭,朝他挤眉弄眼。
  薛铭直接无视了他射过来的目光,从袖兜里掏出一方丝娟,冲着宋平安嫣然一笑,媚的宋平安嘴角只抽抽。
  “相公,”他挑着眉,把丝娟放在他的嘴唇上,“让为夫替你擦擦嘴。”
  “老子自己来。”宋平安脸色都青了,不过心里软绵绵地,像是被人用羽毛扫了一下。
  而在一旁杜子荣刷的一下就气炸了,道:“俗人!”
  宋平安忍无可忍地拍着桌子,道:“老子是不屑和你这种人说话。”
  就是因为宋平安不搭理他,所以他才敢蹬鼻子上脸,这下可把宋平安给气到了,指着他鼻子又说:“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老子撕了你。”
  这还是杜子荣第一次看他发脾气,顿时就怂了,瘪嘴哼了一声。
  薛铭本就是一个护夫狂魔,瞧着自己夫人生气了,当然也会生气,道:“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很有脸,你我本来就是生意关系,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