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渣男宠妻日常+番外 作者:茶蔻(下)

字体:[ ]

 
第134章 
  宁安公主回想起上辈子的记忆。
  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前世,她嫁给了黎郎,夫妻恩爱,夫唱妇随,两情相悦。
  她也知道黎郎还有一个妾室,不过谁叫她喜欢黎郎,也就忍了。结果后来又得知那个妾室原先不是妾室而是正妻,她心有不甘,逼着黎郎斩草除根。
  皇室的公主,视人命如儿戏惯了,哪里知道这个妾室竟然才是真正的皇室公主,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
  事情真相揭露,皇帝首先发怒,在猎场逼死了黎郎,之后又降罪于她,撤去了她的公主府,收回了她的公主玉牌,逼她即刻搬去谢家,宣布从此皇室再无她这个公主。
  谢家身处遥远的广阳府,她若是真的回去,一个人还有什么活路?而且,黎郎的母亲并不待见她。
  基于这个原因,宁安多次求情,请皇帝收回成命,皇帝不肯相见,她又托人求见太子,太子拒绝出宫见他……只有皇后命人送来了千两黄金,并几十个宫女侍卫。
  想到这里,宁安望着太子身影的眼神,更加怨恨——
  为什么,你们往日那么宠爱我,事情真相揭开后,却只有母后肯毫无芥蒂地照拂我,为什么你和父皇不可以也假装无事发生过,我们依旧还是一家人?
  若不是母后援手,她失去了黎郎,早就上吊随他去了。
  不就是害死了陈絮儿吗?又不是她亲手杀的,凭什么要夺去她的公主之位,将她赶回穷困潦倒的谢家!
  后来她回谢家,和谢王氏那个死老太婆两看生厌,郁郁而终,皇帝太子甚至没有派人来吊唁。她的灵魂飘在空中,看着皇帝和太子追封陈絮儿为圣德公主,却忽视她的存在,气得眼前一黑。
  醒来之后,她回到了自己十一岁那年。
  原来是上天也看不过去,让她重生弥补这个遗憾。
  这一世,她不但要抢先定下黎郎,还要杀了陈絮儿和这件事相关的所有人,让她的身世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
  ……
  “皇妹,你在看什么?”
  突兀的一声关心在耳边响起,宁安回过神,这才发现她的眼神太过放肆,吸引了太子的注意力,队伍停下来,太子骑着马回到马车边,低头问了她一句。
  她心里生出一股被打扰的恼怒,噌地一声放下车帘,拒绝理会这个惺惺作态、叫人厌恶的男人。
  太子:“……”
  太子抿唇,回首看了眼周无良。
  周无良挤眉弄眼,示意道:我说的没错,宁安公主是个假货,而且已经知道真相,这次出去就是要斩草除根的,你跟来碍了她的眼,她心里怨恨你,巴不得你死呢。
  太子垂眸,忍不住回想起刚刚一回头,皇妹那满怀恨意的眼神,心里浮现难受和委屈。
  如果你真的不是我皇妹……我也还是把你当成妹妹看待啊,为什么要拒我于千里之外?
  从第一次听周无良说起这个可能姓的不相信,到现在的半信半疑,太子也越来越多地发现了宁安公主的不对劲。
  尤其是宁安公主越来越浓烈的敌意,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让他想要假装不知情都不行。
  这一次,宁安要去湾头村,又是为了什么呢?
  太子看了眼暗沉下来的天色,闭眼平复呼吸,吩咐车队继续赶路。
  一行人很快到了湾头村村口。
  村子里大部分居民都去参加谢黎成亲的流水席,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只有两条大黄狗在村口溜达,好奇地盯着这群陌生的客人。
  太子摆手示意队伍停下,调转马头,向马车靠近,高声叫道:“皇妹,你让宫女看看,我们走的路对了吗?”
  马车里伸出一只手,是宁安公主身边的宫女,紧张地低着头道:“奴婢不记得了,只知道叫湾头村。”
  太子盯着她看,见状皱了皱眉:“罢了,孤派人去问问。”
  宁安公主到了广阳府之后提出,她身边的大宫女五岁入宫,十几年没有见过亲人,想要回乡访亲,她既然来广阳府游玩,便打算送宫女回去一趟——周无良说这是宁安公主想的借口,因为那个和他长得相像的小姑娘就是长今县湾头村人,公主去湾头村,一定不怀好意,让他们加紧跟上,千万别疏忽,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现在小宫女这么紧张,一点路不认识,他可不可以认为周无良说的是对的?
  太子心里叹气,既不安又恐惧地发现,周无良说的话正在一步步成真。
  ……
  另一边,谢家。
  酒过三巡,天色暗了下来,酒席上越发热闹。
  谢黎被人灌了不少酒,神智有些迷糊,揉着太阳穴,索姓趴在酒桌上装睡。
  一群人大失所望,放过谢黎,继续你来我往地敬酒。
  谢黎趁势脱离了酒席,往后院去。
  宴席里来帮忙的姑娘们已经撤了,喜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后院静悄悄的。谢黎推开新房的门,微醺地走进去,发现絮儿果然没有听他的话老实床睡,而是一边打着瞌睡一边等他,红盖头还没揭开,靠坐在架子床的床头支柱上,脑袋小鸡啄米般一下一下往下坠。
  谢黎轻笑一声,掀开她的盖头。
  突如其来的光源让絮儿有些不适应,眨了眨眼,一副睡懵的模样,看向谢黎,呢喃道:“少爷……”
  “叫什么少爷,叫夫君!”谢黎捏了絮儿的耳垂一下。
  絮儿吓了一跳,看着谢黎,耳垂悄悄地红了,低声道:“夫君。”
  谢黎满意地嗯了一声,就势坐在絮儿身边,抬手将她搂进怀里:“夫人真乖。”
  他抬起絮儿的下巴,笑着浅浅地吻了絮儿唇角一下:“差点被他们灌晕了,幸好我机智装醉。为了见夫人,我好不容易才回来的。”
  絮儿一笑,靠在谢黎的肩上,促狭道:“怪不得有些熏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