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七十年代喜当妈[穿书]+番外 作者:海棠无眠(上)

字体:[ ]

 
文案
青年教师赵丽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大反派的前妻。前妻在大反派“牺牲”期间抛下三个孩子改嫁,大反派回来后发现三个孩子一死一失踪一自闭,就把前妻弄得身败名裂,家庭破碎,前妻最后走投无路,跳水而死。
为了避免这样的悲惨命运,赵丽芳咬着牙抚养孩子奉养老人,一直等到大反派回来,好得到自由去考大学,过自己的小日子。
谁知道大反派对原著里他死心塌地的女主不屑一顾,却夜夜缠着她不放!
“我就想让你当我媳妇儿,一辈子都是我媳妇儿。”
“谁他妈敢欺负你,我就弄死谁。”
当她终于回应他的吻时,经过无数次残酷考验的大反派竟然全身颤抖,捧着她的模样,就像是捧着稀世珍宝。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丽芳 ┃ 配角:殷秀成 
 
作品简评
赵丽芳穿越成了年代文中大反派的前妻,为了避免注定的悲惨命运,她不得不辛苦小心地照顾着大反派的父母儿女,期望有一天大反派回来爱上女主后和她离婚,让她去过自己的幸福小日子。然而大反派后来之后,目光却紧紧锁在她的身上,再不肯看其他女人一眼!作者用耐心细致的笔触,将一个善良柔韧富有情怀的女主和一个斯文狡诈黑狐狸的男主形象生动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随着剧情的发展,女主一点点发现,男主并不是“大反派”三个字能够概括的纸片人,两个人的感情也渐入佳境,水到渠成。这是一篇有点特别的穿书年代文,文笔流畅,感情动人,带给读者轻松愉悦的阅读体验。
 
 
 
第1章 
  鸡叫第二遍时,天上还残留着两颗星星,赵丽芳就一边编着辫子一边走出了东屋。
  这是一个四面都是土坯墙的农家院子,堂屋三间,东屋三间,靠西墙搭了个草棚就是厨房,院门在东南角。
  厨房靠着西墙的位置,垒着半人高的灶台。
  赵丽芳提起斜倚在墙角的铁钎,干脆利落地对着灶口封着的煤块中心深深扎下去,幽蓝的火苗立刻带着点点金色火星冒了出来。她并不闪躲,而是熟练地左右摇晃了几下铁钎,感觉到灶台内下方已经燃烧完全的煤灰哗啦啦落下,灶口的煤块也跟着下降了小半尺,才将铁钎抽出放在一边。
  亏得这里盛产煤炭,家家户户都烧煤,烧火做饭程序简单得多,要是土灶烧柴火,她恐怕得学好久才行。
  这边村里垒的灶台,都习惯在灶眼旁边弄一个水罐嵌在灶台里面,罐口比灶台台面高出几厘米。平时罐子里装满水,盖上盖子,只要灶膛里的火不灭,罐子里的水就永远是温热的。
  这一晚上虽然用湿煤封了灶口,但是里面的火并没有熄灭,所以早上起来时,罐子里的水正好用来洗脸。
  赵丽芳弄好了洗脸水,双手放在水中,感觉到右手食指指尖冒出一滴水珠,才开始不急不慢地洗脸洗手。
  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有什么庆幸的话,那也只有这一点了。
  她上辈子就拥有一种能力,能够制造出一种特殊的液体,看起来和水没有什么区别,却可以去除身体毒素,美容养颜,增强身体素质,如果加在饭菜里,还能让饭菜都变的美味不少。
  赵丽芳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个能力。她称这种特殊的水为“灵水”,小心保守着这个秘密。
  上辈子因为灵水,她从小到大皮肤都白净如雪,嫩滑如玉,哪怕是后来研究生毕业去高校教书,已经二十五六岁了,还经常被人当成刚报到的大一新生。
  上辈子……明明只有三年的时间,却仿佛已经遥远得不可触及。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赵丽芳经常会偷偷思念父母,晚上抱着孩子无声流泪。可是三年的时间过去,她却已经开始接受这个世界的生活,每天都忙碌不停,根本没有空余时间再去伤感。
  赵丽芳洗了脸,指尖冒出两滴水仔细拍脸,这比什么美容产品都管用。
  铲了一小把炭块倒在灶眼里,坐上锅,用葫芦瓢从缸里舀了水倒进锅里,顺手往锅里滴了几滴灵水,赵丽芳开始洗手收拾红薯。
  红薯是自家种的,黄皮红心,最是香甜,而且没有硬丝,炖粥好吃得很。
  后山村地方偏僻,知青不多,受各种活动影响也比较少,社员们大部分都能踏踏实实干活,去年年底收成还不错。赵丽芳和殷家老两口的工分,加上烈士家属的补贴,年前分了八百多斤红薯,二百四十斤玉米,八十斤麦子,还有一百多块钱,全家人心里都踏实了。
  赵丽芳熟练地刮皮,切块,将红薯块倒进凉水锅里。
  堂屋有了动静,赵丽芳转头,看见糊着报纸的窗户被油灯照亮,就知道殷老太,也就是她的婆婆起身了。
  唉,她一个二十六岁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大姑娘,来到这个世界,有了公公婆婆,还有了三个孩子!不过是备完课睡了一觉,醒来就换了世界!去哪儿说理去?
  赵丽芳装了半罐温水,提到堂屋门前:“爹,娘,洗脸吧?”
  破旧的木门打开,殷老太站在门口,一头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梳在脑后,缝着补丁的衣服洗得发白,黑色的宽腿裤裤脚被收束得紧紧的,枯瘦的脸上带着一缕笑容。
  赵丽芳进了屋,把罐子里的水倒进半旧的搪瓷盆,用手试了试水温,确定没有问题,才退了出去。
  殷老太弄湿了毛巾,拧干后走到床前,给躺在床上的殷老头擦脸擦手。一边擦还一边念叨:“你个死老头子,就是怕人过得安生了。这好不容易有几天好日子过,你就给人找事……”
  殷青山叹了口气:“我这不是瞅着三个孩子可怜,想给他们弄点肉尝尝吗?”谁知道一辈子的老猎人,临老丢了这么大脸,不但没有打到猎物,还把自己给摔断了腿。
  殷老太用力给他擦着手指缝:“可怜啥?丽芳把三个孩子拾掇得干干净净,教得乖巧聪明,我看这村里没哪家孩子能跟咱家这仨比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