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天生富贵骨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木兮娘(上)

字体:[ ]

 
  文案
  一
  农科院士一枝花·骆白穿成一本都市男频文里的炮灰男配·村长家傻儿子。
  系统要求他走剧情、送人头,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七年时间。
  闲着没事干的骆白就开始搞农业改革,一不小心建出个农业王国。
  二
  七年后,农业之父·骆白准备走剧情。
  骆白:男主呢?
  系统:被你当成猪仔养大了。
  三
  厉琰重生前不是个好人,重生后五脏六腑都是黑的。
  只有骆白,是他唯一的善良。
  排雷:
  1、现代架空。穿书。
  2、富贵骨:命定富有的骨相。
  3、攻心黑,不是好人。因受而不做坏事。
  4、涉及农业改革、农场建设等一系列政策,全都瞎扯淡。
  5、基本上讲脱贫致富农业改革的文,金手指粗大,不保证逻辑。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励志人生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白、厉琰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农科院士一枝花·骆白穿成一本都市男频文里的炮灰男配·村长家傻儿子。系统要求他走剧情、送人头,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七年时间。闲着没事干的主角就开始搞农业改革,一不小心建出个农业王国。原剧情男主重生前不是个好人,重生后五脏六腑都是黑的。只有骆白,是他唯一的善良。本文作为一篇种田穿书文,描述主角金手指大开在农业改革中暴富,通篇行文流畅,故事生动,人物形象饱满。十分值得一读。
  ==================
 
 
第1章 
  1990年初春,新年刚过没多久,热闹的气氛还洋溢在大街小巷里。
  日光明亮,入目所及,春芽萌发,生机勃勃。街道上的人们踩过软肥炮仗红纸,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骆白从抽屉里拿出细心保养的金丝边眼镜,架到鼻梁上。大拇指按住额头顺时针按摩,以此缓解针刺般的疼痛感。
  他闭上眼睛,长舒口气,喃喃道:“真是奇妙。”
  昨夜闹得久,晚入睡,大早上串完亲朋回来倒头就睡。入睡后进入一片白茫茫空间,耳边响起冰冷机械的声音,自称系统。
  骆白从系统口中得知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本书,因缘际会脱离纸片人形成平行世界。
  形成过程出现不可预估的错误,于是将其他世界中孤身一人的骆白扯进平行世界来修正这个错误。
  系统能量不足,进入休眠,导致骆白生下来就失去记忆,如正常孩童长大。骆白十四岁,刚过新年没几天,系统能量储蓄足够,激活自身。
  于是,骆白有了前世记忆。
  “比起穿书,更像是重生。”
  因为他就是骆白,前世号称农科院一枝花的骆院士,今世西岭村村长儿子——书中毫不起眼的炮灰。
  原著是本都市男频升级流小说,男主小时被虐待、长大被背叛,陷害是家常便饭。
  听上去挺惨,然而男主不需要同情。
  他是个人形凶器,得罪他的人,最后都下场凄惨。
  骆白则是个落后农村村长家的傻儿子,被亲姑表妹骗去替她顶包,无意卷入男主参与的争斗中惨死。
  死后,男主查明真相,在他坟前送了捧花。
  所有炮灰的存在都是将男主送上王座的垫脚石,除了骆白。他是催化剂,以其悲惨经历和死亡刺激男主彻底黑化,泯灭剩余的一点良心。
  说回骆白的悲惨经历……惨是没得说。
  高考成绩优异,亲姑表妹顶了他的成绩上重点大学。骆白求助无门,去要个说法还被姑表妹的男友撞成半身不遂。家里人耗尽积蓄替他治疗双腿,父母和姐妹全被拖累,而自己更是被亲姑表妹害了命。
  骆家从未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情,心地善良、老实本分,却被害得家破人亡。害他们的人乘风直上,逍遥得意好不快活。
  人姓之恶,人间不公,就是男主悟出来的道理,于是他弃了良善心,黑了五脏六腑,位及至尊。
  骆白:“系统让我走剧情,距离剧情开始还有……七年。”
  系统激活他前世的记忆,为了不出错还把‘骆白’14岁后直到死亡的记忆都灌给他,能量损耗过度,再次陷入沉睡。
  他算了算时间,发现还有七年能修改命运。骆白不介意走剧情,可是家人无辜,没道理要他全家填上命就为了催化男主泯灭良心。
  骆白推了推眼镜,说道:“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殊途同归,条条大道通罗马。”
  系统陷入沉睡,不会妨碍他办事。炮灰存在的意义就是用自己的悲惨和死亡刺激男主,结果是男主彻底黑化。
  那么只要保证结果不变就行,过程没必要相同。
  如此愉快的决定下来,骆白就下楼,见到比自己小6岁的妹妹骆来宝。
  小姑娘穿着漂亮新衣,扎俩羊角辫,嘴里嚼着不知从哪淘来的糖果,目不转睛盯着电视看动画片。
  骆来宝今年8岁,眼下还是天真烂漫被家里人宠坏的模样,不见书中的怯懦、自卑。
  书中骆来宝在骆白出事后,读到初二就辍学,小小年纪到厂里打工,小花儿般的年纪就早早枯萎。
  她亲自送走家里所有人,正是骄阳当空的年纪,却在家烧炭自杀。死亡的时候,脸色灰败,眼神空洞,没有活下去的意志。
  “宝哥!”
  骆白回神,推了推眼镜,食指顶住胖嘟嘟小姑娘的额头:“骆来宝你又偷吃糖?”
  骆来宝掏出两颗糖讨好:“宝哥,给你。小宝特地留给你,大姐和二姐都没有。”
  骆白露出笑容:“干得不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