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辟寒金 作者:蓬莱客(上)

字体:[ ]

 
  文案
  不服辟寒金,哪得帝王心?
  不服辟寒钿,哪得帝王怜?
  ……
  河西节度使谢长庚娶了长沙王王女慕扶兰。
  新婚夜,连新妇长什么样都没看清的谢长庚,在大半年后终于回了家,却发现她已回了娘家。
  虽然非常不满,但他只能追了过去。
  (女重生。)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扶兰 ┃ 配角:谢长庚,袁汉鼎,赵羲泰, 
 
  作品简评:
  丈夫以朝廷封疆大吏的身份造反夺位,连累妻子身陷囹圄,沦为人质。慕扶兰身死十年之后,目睹唯一的儿子也不得善终。当她重生而归,再次面对那个曾置她母子于水深火热的枭雄丈夫,她该怎样面对
  本文男主角是个白手起家野心勃勃的枭雄,他的出身和经历,决定了他姓格中残酷无情的一面,凡事以大业为重。当大业和儿女情长发生冲突的时候,他曾经选了前者,牺牲后者,当重来一次,他又会做如何选择。故事绕此中心铺陈,文笔流畅。
 
 
第1章 
  很多年后,直到慕扶兰长大成人了,还是无法忘记六岁那一年,姑姑于凤仪宫临终之时和她诀别的一幕,以及那一夜,她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姑姑是长沙国的第一美人。除了她的美貌,更以德名和才藻而闻名遐迩。后来她被太后选中,入主凤仪中宫,成为了当朝的皇后。
  这看起来,是何等荣耀的一件事情。
  本朝立国,迄今已有两百多年。开国之初,大封天下。除了被分封在各地的皇室藩王,也有几姓功臣,以功勋破格被封异姓王。
  慕氏先祖便荣列其中之一,因盖世之功,得封长沙王,治岳州、潭州两地。慕氏从此也迁居南方,世代居于洞庭之畔。
  几代长沙王,皆牢记先祖教诲。外勤王贡献,春朝秋请;内治理国境,爱民如子。
  国传承至今,当朝的几户异姓王,因了各种罪名,或被黜,或除国,其余还在的,也是岌岌可危。
  唯独长沙国,国虽小,因数代先王勤政爱民,韬光养晦,加上地处偏远的南方,又凭借八百里洞庭与长江天堑,不但远离了中原的纷争是非,楚地桃源,国泰民安,如今,深受民众爱戴的长沙王的妹妹,又被远在上京的天家择中,入主中宫。
  这于长沙国的子民而言,是何等荣耀而自豪的一件事情。
  姑姑离开了洞庭湖畔的岳城,被送往上京为后的那一年,扶兰还没有出生。
  但从她懂事起,她就不止一遍地听家中的老嬷嬷们说自己长得很像姑姑。闲谈起当年王妹出洞庭的一幕盛况,人人的脸上,至今都还残存着当日荣耀而带来的骄傲。
  姑姑虽然还没见过小扶兰,但大约也是听闻了这个和自己容貌肖像的小侄女的一些事,对扶兰一直都是关怀备至。
  从她出生后,京城来的礼物,四时不断。小小的扶兰,对远在上京皇宫里的那位传说中的皇后姑姑,也是充满了憧憬,心里一直期盼着见到姑姑的面。
  她经常对着君山大帝虔诚祈祷,暗自许愿。
  神明仿佛听到了她的所求。
  六岁的那一年,她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那一年,皇后喜孕,长沙王夫妇获准,得以入京拜贺。
  扶兰被父母带着,还有兄长一道,跋山涉水,人劳马顿,在路上走了将近一个月,终于抵达了上京。
  扶兰原本以为,自己从小长大的岳城,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池。她在洞庭湖畔的那个被长沙国子民称作“王宫”的家,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直到来到上京,见识了天子之都的万丈繁华,再看到姑姑住的那个被叫做“皇宫”的地方,扶兰才知道,自己从前的想法,是何等的坐井观天。
  眼前的皇宫,飞檐反宇,连绵不绝,穷其目力,也无法一眼看到尽头。
  那样的万顷琉璃,玉阶彤庭。说不尽金碧荧煌、画栋飞甍。
  姑姑所在的那座凤仪宫,更是雕栏玉砌,金铺屈曲。
  在一片迷了人眼的金碧辉煌里,扶兰见到了自己的姑姑,这座皇宫中,最为尊贵的女子。
  姑姑打扮得像是天上的仙姬,美得也像是天上的仙姬。她面带笑容,不顾扶兰母亲的劝阻,让小小的扶兰坐到自己的膝上,在她的面颊之上,印下了一个温暖的亲吻。
  姑姑和扶兰想象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姑姑喜欢扶兰,扶兰也是如此的喜欢姑姑。后来,在父母带着兄长回长沙国时,扶兰被留了下来,继续在皇宫里伴着姑姑。
  在扶兰的承欢绕膝中,姑姑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终于到了生产的日子。
  让扶兰没有想到的是,姑姑竟然难产,继而血崩。
  那个皇子,在坠地不久,也没能保住。
  姑姑躺在凤仪宫的那张凤床之上,已经昏迷三四天。
  这三四天里,扶兰无时不刻,都在心里祈求着家乡洞庭的君山大帝,祈求神明保佑,姑姑能够平安渡过这个难关。
  君山大帝,在小小的扶兰的心目里,就是天地之间最大能,也最肯怜悯的神明了。
  每年的春分,父母都会准备好五牲,带着扶兰和兄长,还有长沙国的官员,弃舆,虔诚步行,从山脚登上山巅,祭祀君山大帝。
  正是有了神明的保佑,长沙国才能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也是因为神明的应求,她才能来到京城,得见姑姑的面。
  然而这一次,君山的神明,却不再听她的祈求了。
  那天深夜,哭累了,伴在姑姑身畔,沉沉睡去的她,忽然醒了过来。
  她的耳畔,仿佛飘来了一道不知从皇宫何处角落而来的歌声。
  “……西南有昆明,海出嗽金鸟……真珠又龟脑,吐金屑如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