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笙歌·下部 作者:连城雪(下)

字体:[ ]

 
 
  
 
  还有极其压抑的空气。
 
  李白写下过句绝美诗,叫做烟花三月下扬州。
 
  其实扬州不仅在初春时美景无限,秋风泛起了,也能带起满地风姿。
 
  到了这个离秦城极近的地方,莫初见落落寡欢已久的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肯出门走动了。
 
  自从蓝澈撕毁《战水志》之后,他把自己闷了许久,每日都在书房里去拼凑那些复杂的碎烂的纸,累了便拎着剑到院子里一言不发的练到脱力。
 
  被肖巍正大光明的承认了,他的反应还真是平静甚至痛苦的让人惊讶。
 
  唯独肖巍自己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温和而忠诚的对待莫初见,一如当初。
 
  那书里多是精巧的造船图样,半窍不通的人想把它恢复原貌简直是天方夜谈。
 
  忙碌了很久,也只是有个四五页完整的而已。
 
  这日很不容易的把初见叫出了扬州的衙门,两个人骑着高头大马,朝着海边进发。
 
  离城里倒也是段不近的路途。
 
  初见手里握着缰绳,干净的脸上没挂着从前那股灵动的孩子气,看着也微微的成熟了起来。
 
  修长而笔直的身子,长发用白色缎带整齐的梳好,和衣襟都在风中优雅的散开。
 
  陌生人见到了决不会相信这是个迷恋过赌博与喝酒的人。
 
  自从那件事情起,初见就再也不赌了。
 
  他有些害怕自己在赌坊里想起初次见到蓝澈的情景。
 
  想到因为年少的没心没肺而伤害了他。
 
  肖巍在初见身边安静的走着,心有灵犀的知道他在想什么,忽然说道:“不要再记挂他了,那不是你的错误。”
 
  初见扭头微笑,转移话题:“我们这是去干吗?”
 
  肖巍回答:“你不是一直想看军舰吗,我带你去看朝廷办的造船厂。”
 
  初见感觉惊奇:“那不合适吧。”
 
  肖巍摇摇头笑道:“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小狐狸闻言展露了欢快的表情,驾起马来朝东边飞奔,嘴里喊着:“那还不快点!走啦!”
 
  尽管坐了心理准备,但跟着带路的官员到了搁置成品的海滩。
 
  战舰的宏伟还是让初见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了。
 
  仰着头几乎看到脖子酸痛的程度,他想想着白矾挂起,乘着它们在碧蓝的海上遨游的景象,忍不住热血沸腾。
 
  听说从前青萍谷还在的时候,师父家也有很多大型的商船,但后来性子淡了渐渐从生意中抽身,从前的店铺家当也几乎都散给了属下和奴仆,只留了些宅院供自己歇脚用。
 
  穆子夜啊穆子夜,富可敌国也是他,两袖清风也是他。
 
  真是千金散去还复来的潇洒做派。
 
  初见想到这个不禁心中横生了些感慨。
 
  肖巍在旁边站了会儿,打发官员道:“你下去吧,我们随意看看。”
 
  因为不是朝廷正式的审查,下属也知道给上级留个方便,就痛痛快快的坏了规矩抽身走了。
 
  这样初见便自在了起来,指着战舰问道:“我能上去看看吗?”
 
  征得肖巍的同意,他就哒哒哒的顺着梯子跑到了高高的甲板上。
 
  视野一下子变得极广阔,原处无垠的海水似乎铺面而来,白云和海鸟是那片湛蓝中最灵动的装饰。
 
  深深地吸了口带着咸涩的海风,初见闭上眼睛,嘴角情不自禁的挂起了笑意。
 
  肖巍走到他身后温柔的抱住了心爱的人,轻说道:你喜欢的话,哪天出海和我来就好。”
 
  没想到初见靠在他的怀里沉默半晌,竟然摇了摇头。
 
  他说:“不了,我的身份不合适。”
 
  肖巍劝慰:“没关系。”
 
  初见淡笑着脱开了他的禁锢,转身坐到了护栏上,任风吹乱自己的长发,他弯起眼眸:“过两日就返京了,你还要带我回去吗?”
 
  英俊的脸闪过丝诧异,肖巍疑惑:“当然了。”
 
  低下脑袋想了想,初见说:“好吧,我还是上京好了,不过——”
 
  拖长了声音,似乎留有下文。
 
  肖巍觉得好笑,便道:“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
 
  初见很认真的回答:“第一,我不和你住在一起,你也不要管我住在哪里,第二,我不过问你的政事,你也不过问我的私事,第三,借我十万两白银,一年便还给你。”
 
  肖巍被他最新的鬼主意弄得惊愕片刻,愣愣的看着莫大爷没说话。
 
  初见追问:“好吗,好吗?”
 
  带了些犹豫,肖巍道:“借钱可以,但是……”
 
  故意搂住他的脖颈,初见小动物似的亲了亲他,笑着装狐狸精:“好啦,好啦。”
 
  肖巍无奈的点头:“但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初见松开他,说道:“因为——我不想让他们都觉得我是靠你混饭吃的,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业,我要做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比我爹娘比我师父都厉害,那样我喜欢谁和谁在一起就是我的自由,用不着他人置喙。”
 
  安静的看着眼前年轻的怀着雄心壮志的男孩子,肖巍目光宠溺:“那你喜欢谁?”
 
  初见轻声道:“你啊。”
 
  情不自禁的又要接吻的时刻,小狐狸忽然又说:等下,既然答应我就画押吧!”
 
  说着从怀里拿出张字体龙飞凤舞的纸和一盒印泥。
 
  上面赫然写着。
 
  “肖巍借给莫初见十万两纹银,借期一年,利息无,抵押品莫初见本人。”
 
  抖了抖手里的纸,肖巍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狐狸在一旁笔墨伺候,摇着尾巴举着印泥道:“快点。”
 
  无奈之下肖巍只好郑重其事的在上面按下指印。
 
  初见兴冲冲的收好,立刻往后跳了两步,大声说:“肖巍你果然是个贪官,竟然有这么多钱借给我。”
 
  肖巍半笑不笑的瞅着他。
 
  初见扯着脖子喊道:“肖——巍——是——个——贪——官——!”
 
  大将军实在忍无可忍的朝他走去:“看来有些人又欠收拾了。”
 
  初见忙不迭的往船下跑,边跑边骂:“朝廷命官要殴打良家少年,有没有人管啊——”
 
  四周无人,两位闹得不可开交。
 
  实在逗的累了,便双双倒在沙滩上成个大字型晒太阳。
 
  莫初见闭着眼睛气喘吁吁的笑了笑,说道:“这些战舰什么时候可以用到呢?”
 
  肖巍抓他的小尾巴:“好像某人刚说不问政事了吧?”
 
  初见立即没言语。
 
  肖巍便正经起来叹气:“但愿永远都用不到。”
 
  初见摸摸索索的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叠,周身暖洋洋的心的阴雨也跟着晴朗了起来。
 
  他嘟囔道:“你要多努力啊,我可是为了你失去了那么大那么大的一个大美人。”
 
  肖巍拉起初见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没有回答。
 
  他有时候是太男人了些,坦诚相待惜字如金。
 
  不浪漫,但绝对值得你永远信赖。
 
  初见摸着怀里那几页《战水志》的残骸,终于把最后的那份患得患失变成了应该有的坚定。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离师父们的期望又近了些。
 
  但他第一次感觉到勇敢这个词,到底是什么分量。
 
  就在那年的冬天,江湖上新教崛起,址于秦城。
 
  虽是新教,名号却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古老——红月。
 
  人们都相传教主就是那个神秘桃花岛的主人,武功绝世,花容仙姿,琴棋书画奇门五行无一不通。
 
  就连性情也如世外高人,年轻轻的就从不动声色。
 
  谁也见到到他高兴了还是生气了,总是温文儒雅的像朵初春的桃花,美丽但微凉。
 
  只有身在京城的莫大爷听说这个消息没有惊奇。
 
  他于自己神秘的院落正拼了命的在练不如不遇,闻言只是停下动作哼道:“死变态。”
 
  而后又身形顿起,积雪在长剑中纷扬如雾。
 
  第二十五章
 
  两年后
 
  京城的秋最有味道,朗朗的天湛蓝到了无暇的地步,似乎比其他时候都来得高原,云淡风气,走在院子里踩上那些金色红色的落叶,簌簌作响的声音也很好听。
 
  从山上远眺过去,是皇城整齐的街道,灰色的瓦片在枫叶的掩映下惹人心醉。
 
  不管远方的战乱烟火,还是武林中的暗涛汹涌,老百姓的温和日子还是照样过的。
 
  刚是蒙蒙亮的时候,便挨家挨户的升起了袅袅炊烟,临街的小铺子也逐渐开起了门。
 
  所以急促的马蹄飞驰过街道时,便显得很是响亮而招摇,不少主妇孩童都探头观望来者,想看看到底是谁敢在天子脚下如此肆意。
 
  纯白的衣衫,柔亮黑发长过腰际,随着风优美的散开。
 
  尖俏的脸,妖娆的眼,薄薄的红唇微抿着露出些神秘笑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