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是南山一少僧+番外 作者:小楼(上)

字体:[ ]

  《我是南山一少僧》第一部 BY 小楼
  戒痴 
  我叫戒痴,是南山寺的一名僧人。虽然我觉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南山的寺庙出不出名完全看我们念经念的好不好。但我们那时就是觉得这个名字不好,不够响亮不够威武,所以就给改了,改名叫嵩山少林寺。你看你看,一不高兴把山的名字都改了,这个决心下的真是蛮大的。但我还是喜欢管我们这座山叫南山,管我们的小庙叫南山寺。 
  南山多好听啊,首先一听就知道这座山在中原的什么位置,而且古人有一句话:“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多有意境多唯美啊!我书读的少,读了一点也都是金刚经般若经什么的,知道的诗词也就那么几句,所以我超喜欢上面的这句,并且以身作则,坚决将这句诗理论联系实际,贯彻到我的生活中。所以我在南山生活的那二十年,我都是懒懒散散的,颇有后晋人物的风骨。 
  我常常爬山爬到南山的山顶,对着一片山色低声长吟:“我是南山一少僧,我是南山一少僧,我是南山一少僧……”诶~~~都怪我书读得少,念来念去也就这一句,死乞白赖的想不出下一句像那个古人怎么有意境的诗句来,所以……后来我的武功变得很好了,我还是经常在山顶上这么低吟,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接下一句诗句,但我的哪些崇拜者们纷纷仔细的聆听我的教诲,听来听去变成了“我是南山一根葱”,遂成就古今,其风行的程度胜过陶渊明的名句,这就是我始料不及的。 
  我的名字叫戒痴,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我的法号叫戒痴。我没有名字,我生下来就在寺庙里面,所以我只有法号没有名字。据说师父当年很想给我取名叫“八戒”,他觉得我不仅应该戒痴,还应该都戒戒,但我师祖说要求太高可能会适得其反,要抓住重点突出中心,戒痴还是最重要的。结果呢——我师父悔不当初啊,虽然我戒痴戒的比较好,但还是六根不尽堕入红尘,看来当初还是应该叫“八戒”。这件事师父一直记挂在心里久久不能忘怀,只要碰到他的好朋友唐玄奘就说这事,给他醍醐灌顶的出门立马儿把自己的一个不听话的徒弟改名叫了“八戒”,结果也出了名。没办法,凡是跟我相关的好像都比较容易出名,我其实真的没有做什么,真的没什么。 
  好了,现在介绍完我的出生地和姓名,我可以比较系统地介绍我自己了。我是一个弃儿,从一生下来就被抛弃在了南山寺又名少林寺上,我师父怜我孤苦遂收养在身边。其实后来我知道我不是被抛弃在山上的而是另有隐情,我师父也认识我的父母,所以觉得我应该样样都戒,但我的师祖更认识我的父母,他觉得我应该首先戒痴——唉,有那么出名的父母真是不好,连名字都没选择,当然这件事我在很后面很后面才知道的了,当时我还是以为自己是一个可怜的孤儿,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师父,他是我的再造父母,我敬他如父。 
  因为从小就出生在寺庙里面,所以我的知识真的是非常的有限,其具体表现在后来我行走江湖的时候经常被人耍。没办法,谁叫我只能看一点经书而且我还不怎么喜欢看经书呢?我没有什么善恶是非观,因为看得书很有限所以只有善的观念,没有恶作为参照物进行比较,所以我觉得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善的。后来我认识的很多朋友都说我很没良心,做事情乱没原则的。我觉得很委屈,就每每拿自己书读得少做借口,气的我的朋友都很能吐血……其实真的不是我的错啦,你们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唉,又说的没边没谱的了,都怪我从小认识唐玄奘,跟着学的很没品。长话短说吧。我叫戒痴,从小在南山寺长大,没什么文化,没什么见识,没见过什么人。经读得一般,武功更是很差,为人天真性格懒散,长得嘛——对不起我没有什么美丑观,你能告诉我“色相本是臭皮囊”这句话里面到底是说长得好是对的还是长得不好是对的呢? 
  我真的弄不明白,事实上我越活越觉得胡涂,那时候没有辨证唯物主义理论,所以我的人生充满着矛盾性。唉,其实这也不是我的错。 
  就比如说吧,关于我的美丑问题——我应该是丑的,有实例为证。按理说少林寺是不能有女眷进寺的,但不是南山上的所有寺庙都不能进女眷,比如半山腰的普法寺。我10岁的时候普法寺搞大型活动,人手不够向我们少林寺借人,说老的不用怕不中用,少的不用怕太中用,所以只好借小的。我就作为中间中用的一类在普法寺呆了一个月。本来我很兴奋的,因为我没见过什么红尘中人;那些女眷也很兴奋的,因为没有见过真正的少林僧人。她们一般对少林僧人有奇妙的幻想,觉得他们长得很帅身材很棒,结果看见我以后从此跟这种理想南辕北辙,并顺便用言行举止来表达了她们的情绪。我觉得非常的委屈,长得丑并不是我的错,再说我看大家都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有什么美啊丑的,我真的很想不通。 
  后来我回少林寺后闷闷不乐,后遗症是常常盯着师兄们的长相看。大师兄知道这件事后非常生气,说下次普法寺再搞活动他就去。这么说来他算长得好的?我仔细的看他,不也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嘛……没觉得有什么特色啊。 
  事情就是这么具有矛盾性,你说我长得丑吧这是事实,而且有基因基础作证。但为什么后来又有那么多喜欢我的人呢?而且喜欢我的人都是白道、黑道、甚至黄(皇)道的头面人物,只要我愿意绝对可以制造江湖乃至全国的腥风血雨,比那个“倾国倾城”的古美人可厉害多了。每念及此我就问大师兄我到底美到什么程度,我师兄看我半天就跑到一旁去生气,他一直觉得自己长的比我好,但没有人抢他,所以非常郁闷。我觉得非常委屈,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抢手,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啦。 
  我遇到的矛盾问题绝对不止这么一点啦。从20岁以后,我的整个人生都几乎颠覆了一次,其壮烈的程度不亚于彗星撞地球。我突然有了父母(虽然已死),有了名字(名字比我出名而且我还不知道),大家都觉得我很有内涵(没文化哪来得内涵?),武功很高(乱吃东西的 习惯就是不好),长得……很有特色(这个问题不要问我比较好),甚至,连我从小叫惯的南山寺也变成了嵩山少林寺——天啊!!!!!!!!!!!!!!!! 
  真的,这都不是我的错!!!!!!!!!!!!! 
  孟湘臣
  孟湘臣以前不叫孟湘臣,叫戒嗔。你一定觉得我们的名字很像。当然像了,因为他就是我的大师兄。师父取每个名字都有目的,他觉得大师兄血气方刚的容易动怒,所以要叫戒嗔。其实师父这个名字还是很成功的,后来大师兄玉树临风人见人爱都要拜师父教导有方。但是师父还是很伤心,因为大师兄还是还俗了。放走了这么好的一个徒弟让师父非常后悔,所以他晚年致力于姓名学的研究,其研究的结果就是他觉得大师兄的名字有问题,不应该叫戒嗔,应该叫“悟空”,取四大皆空之意,这样就不会还俗了。后来师父把自己的这套理论又告诉唐玄奘了,他现炒现卖,把自己另一个不听话的徒弟改名叫了“悟空”,所以他后来走了三次都没有走成。唉,我都说唐玄奘没品了。 
  大师兄虽然叫戒嗔,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大我15岁,跟我青梅竹马——当然角度是从我这边说起的。大师兄总是说,当和尚很累,当少林和尚更累。所以他很羡慕我,因为我很懒,懒到经书啊武功啊都学的狗模狗样的居然还很快乐。他不行,他是大弟子,据说师父要传衣钵给他,所以有什么事他都是头一份。因为这样他活的很累,所以就尤其的羡慕我,其反映到行为上就是纵容着让我懒,并创造机会给我懒。他总是说像我这样很难得,对什么功成名就没什么欲望,很容易满足,所以应该好好发扬下去。既然有人给我机会让我懒,却之不恭好像很不讲义气,所以我就加倍的懒给他看让他开心,至于没文化武功烂那都是他害的。所以他后来经常被我气的吐血也是应该的了。 
  那时候师父经常下山去办事,说好听点是主持公道,说难听点就是当打架的袖手旁观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项工作乐此不疲,打架有什么好看的山上的猴儿野鸡天天打架用下山跑老远的看??大师兄偷偷告诉我要当这个“袖手旁观者”是很不容易的,首先你要武功好威望高有地位别人才会找你去看热闹,师父混了很多年才混成这样的所以要努力工作。原来看热闹也是要挑人的,我恍然大悟。其实我对看热闹没什么兴趣,主要是佛祖教导我们“谁不入地狱我入地狱”,我思想境界不高对“入地狱”这一项很是耿耿于怀,反映到行动上是看见打架的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打的越热闹我躲的越远。反映到理论上是我没那么高的觉悟继承不了师父的衣钵,打死也不上。 
  因为师父的业务很忙所以我的武功大部分都是大师兄教的——这样你也就明白为什么我的武功那么差了。大师兄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但对我练功就两只眼睛全闭上了。他在我的功课日带着我满后山的玩,给我做蝈蝈笼,吹草叶歌。还拿闲书给我看,我看的那点闲书都是大师兄偷偷给的。要读诗读得高兴了他就开始打拳,一边打拳一边背诗,诗背的很好拳也打的很棒。大师兄总是说将来自己要自创一门“百诗拳”,我没听清楚听成了“白痴拳”,而且后来逢人便说我大师兄多么多么厉害你看他现在打的是“白痴拳”……而且屡教不改,所以那个“白痴拳”不知道怎么回事打着打着就打到我的头上来了,让我非常的郁闷。我说这个“白痴拳”的目的是为了说明我的大师兄是个好人,而且是一个喜欢附庸风雅的好人,这可以解释他后来为什么在江湖里如此的受欢迎。 
  他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他长得很好看,属于女眷们想象的那种相貌很好身材很棒的那种。不过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穿着土布衣服满脸菜色,所以我没觉出他好来。大师兄也很苦恼自己长得好,因为少林寺不看皮相吃饭。所以师父教他七十二绝技的时候他坚决不学“般若指”“般若掌”等姿势比较好看的武功,偏偏去选“龙虎爪”、“千手千叶拳”那些乱没形象的武功。我非常不以为然,我觉得人有没有品不是看武功的“性别”,而是你的人好不好,我觉得像大师兄这么好的人当人有人样,当佛有佛像,完全不必拘泥于形式。但大师兄不这么认为,他苦练那些刚猛威武的武功,一直到他下山。 
  在我还没到20岁,没有文化没有武功没有见过什么人的时候,大师兄就决定还俗了。那天晚上他和师父聊了很久,而且内容不让我听见。出来的时候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疲倦,但也许是他故意淋了雨给我造成这种错觉。我问他为什么还俗,他久久的看着我,说自己不能达到“风不止而心止”的境界,我很奇怪的看着他,说你不把它当风看不见不就得了。大师兄狠狠的叹了口气,说我的经读的很好。那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经读得好,也是第一次有人夸我。但我还是不高兴,因为大师兄还是在第二天就下山了。 
  之后我难过了好长时间,因为大师兄对我很好,我的第一次行走江湖就是他带着我去的,虽然出了点事他把我当炮弹打了一次但我还是不恨他。当然,我想他的原因还在于师父——自从大师兄下山以后,师父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天天没事就压迫我练功练功练功,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尤为的想念师兄,想念他纵容我犯懒的日子,想念他什么时候再回来接替我的位子继续给师父压迫。唉,我真的好委屈哦。 
  后来就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莫名其妙的就还了俗,莫名其妙的加入了一个奇怪的组织,遇到一群莫名其妙的人。说真的我挺害怕的,这个时候我很想念大师兄,因为他江湖阅历比我广得多,如果有他在身边,我做事就不会这么没谱了,也就不会把身边得人气的一次一次的吐血…… 
  等到我再见到大师兄的时候,我已经20多岁了,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叫孟湘臣,我吓了一大跳,我知道孟湘臣很长时间了,但我没想到他是我的大师兄。 
  孟湘臣是武林盟主,他续了长发,顾盼翩然。
  赵麟君
  我刚认识赵麟君的时候他也不叫赵麟君(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身边的人物都这样变来变去的真让人惊讶),他叫魔头。虽然一开始我就怀疑这不是他的真名字但大家都这么叫我也没怀疑过什么。从我有记忆开始,他就被关在后山了,那个大大的山洞里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