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潜锋 作者:恒山羽

字体:[ ]

 
文案:
北疆有一威名赫赫的统帅,年纪轻轻立下战功无数,却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刻,无缘无故失踪了。
大半年后,中原大松山境内,出现了一只会吃人的恶鬼。祁重之费尽心思,将这只脏兮兮的鬼诱拐回家、涮洗干净,哪里料到……
“如果你有一天发现,你从小当成神祇所憧憬着的那个人,就是害你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你会怎么办?”
 
阅读指南:
1、拥有一万个心眼的风流戏精受×没心眼还自以为有很多心眼的暴躁疯狗攻
2、两个序章可以暂时跳过,等正文看一半的时候随时返回来补。
3、1v1,HE,攻爱日常咬人,两个大老爷们之间的强强对决,有甜。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重之;赫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章一
  古来多少神兵利器,大多随着时光消逝,纷纷湮灭在了攘攘俗尘里。数千年前威震武林的太阿、龙渊等剑,如今已遍寻踪迹不着,但其铸造之术却得以流传下来,封存在龙山祁氏手里。
  江湖江湖,一个鱼龙混杂的污泥潭,三教九流的无数双眼睛牢牢盯着祁氏,碍于他们家在黑白两道都有鼎鼎有名的声望,觊觎秘术的人只在四周围蠢蠢欲动,谁也不敢轻易伸手。
  只是隔三差五就有耐不住姓子来旁敲侧击的王八蛋:嘿嘿,您家的那个秘术……
  既然说了是秘术,能轻易让人知道吗?祁家人每天赶苍蝇一样往外赶探子,简直烦不胜烦,连铸剑的买卖都差点不想做了。
  祁氏祖师爷是个聪明角色,早看透了这浮于表面、如履薄冰的短暂平衡,于一天清晨遛弯时,“不小心”掉出了怀里藏的小信封,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半点没察觉,颤颤巍巍地走远了。余下一众跟在后头探头探脑的张三王五,鬼鬼祟祟把信封捡起来,拆开一瞧——吓!这不是太阿铸造术吗!真是宝真是宝,快藏起来……
  江湖上隔天就炸了锅,说是祁家祖师爷老糊涂了,非把传家宝贴身带着,走到哪揣到哪,这不,一不留神就给丢了,落到了几个毛贼手里,一代绝世秘术就此不知所踪,简直是恨兮叹兮。
  祁家无颜再面对世人,赶忙收拾收拾包袱,举家滚进了大山根里,一门心思隐居去了。
  舍下一众江湖小子,为一张假秘术争得头破血流。
  而真正的太阿铸术,被祁家人写进了藏书《剑录》里,连同祁氏数百年来的家传铸剑之道封存在一起,成为一本集心血大成之作。
  时光荏苒,春秋易逝,有关太阿秘术的话题仍然在江湖中此消彼长、谈论不休,但人们早已忘记了龙山祁家,只记得那是户精于技艺的铸剑氏族。
  祁家的小子这年刚满十岁,梳着总角,含着冰糖,精雕玉琢一个粉人儿,撑着下巴听娘亲讲话本。
  “从前呀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
  “哎呀我不听不听不听这个!”
  祁小子捂住耳朵大喊大叫,糖块不慎吧嗒从嘴里掉到桌上,他又捡起来,不干不净地塞了回去。
  祁母哭笑不得:“这个不听那个不听,我没故事给你讲啦!”
  “要听那个……”祁小子用舌头把糖推到腮帮子那,眼珠子滴溜溜转,“那个北蛮大将军的故事!”
  “还听那个呀,”祁母好脾气地翻开另一本小册,“你都听了几十遍了,怎么不腻呢?”
  “我就要听那个,接着上次的讲嘛!”
  “好好好,你不要喊叫,娘亲给你讲就是了。上次说道,大珣国与北疆隔荒漠对峙……”
  两国是从古至今的死对头。
  北疆国土开阔,恶劣的气候养出剽悍的民风,他们擅长骑马,擅长打仗,本该是大珣最头疼的敌人,可约摸是吃沙吃坏了头脑,笃信鬼神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随便派去个会隔空喷火的茅山道士打头阵,都能把他们吓得以为是天降神人。
  再往南还有个南卞,坐立贫瘠之地,穷得人神共愤,只能依附大珣南方边境而存,被大家伙儿戏称为南蛮子,更加没什么可提的。
  祁小子想听的,是北疆另一个小子的故事。
  这个番邦小子只比他大了五岁,能耐却非同寻常。
  跟所有的传说一样,番邦小子出生时天降甘霖,滋润干涸了大半年的土地,族民们于是把他当福星来看,众星捧月般哄着供着,哪里有灾有难,就把他抱过去捏把屁股,等他撕心裂肺地嚎上一场,众人便认为灾难祛了,欢天喜地地再将他抱回家。
  长到八岁的时候,他便开始骑马习武,十二岁时便能徒手撂倒一个大汉。也许神秘的北疆鬼神之说真有几分可信,这个孩子是天降的神使,从小是块打仗的奇材,可巧他爹是国君的大巫祝,他靠着这层关系,一路平步青云,小小年纪,倒是打赢了不少纷纷杂杂的小战役,名声日积月累,几乎是把北疆的民心牢牢攥在了手里。
  “可后来啊,这少年得了一种怪病,姓情变得越来越可怕,不像是战神,反而像是杀神,有人说他中了邪,有人说他行为狂傲,得罪了上苍……总而言之,他慢慢变成了一个无可救药的大坏蛋,族民们不再喜爱他,反而开始害怕他。”
  “真可惜啊……”祁小子歪起圆滚滚的脑袋,小大人似的长长叹气,“这是不是叫做,天肚英菜?”
  边说着,边咕咚咽了口口水。
  祁母放下小册,笑得合不拢嘴,连连附和着拉起他的小手:“是是是,天肚英菜。走吧,和娘去看看你爹回来没有,今天晚上,我们就吃‘天肚英菜’。”
 
 
第2章 序章二
  吹自荒野的风发出尖锐的呜叫,寒意钻骨,今日冷得不寻常。
  “都杀干净了?”
  “没有,还差一个。”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说着话走来,年轻的掀开帘子,等着老人率先进了帐篷,他抬起头,暗沉沉的目光不经意扫过拴在桩墩上的一匹马,后者“呼呼”喘起粗气,忽然躁动不安地跺蹄,踩烂了脚下成片的杂草。
  男人没有理会,弯腰钻进帐篷,帘子落下来,里面的人声变得模糊不清。马又安静了。
  “还差谁?”老人坐上主位,明显有些不悦。
  那厢没有回答,男人纹丝不动地盯着脚边熊熊燃烧的火盆,一身压抑的黑衣,活像尊石雕。
  老人重重拍了拍桌面,不耐烦提高了音量:“还差谁!”
  ——“还差你。”
  话音刚落,男人动了。
  老人浑浊的瞳孔里,映出他形同鬼魅的身影,仅仅一霎,男人从十步外倏然逼近,手中刀锋划出刺目的银光,老人只觉得脖颈微凉,鲜血随后喷出,没来得及说半句话,便轰然栽倒在地。
  这一刀近乎切断了他的半个脖子,绝无生还可能。
  男人松开手,沾满血迹的刀落到地上,发出“咣当”一声轻响。他害冷似的打了个寒噤,神情恍惚了一下。
  沉默了片刻,接着,他捡起火盆里烧得正旺的一截断木,扔到了老人的尸体上。
  火势蔓延得很快,男人走出帐篷,解开了栓马的绳子,兴许是身上的血腥气太重,马惊声嘶叫起来,拼命想挣脱开他的手。
  远处的守卫被惊动,牛角号厚重的声音传遍整个疆域。男人翻身上马,将匕首狠狠扎进马臀,马儿尖鸣一声,四蹄追风,载着他绝尘而去。
  身后接天连壁,焚起了扑不灭的大火。
 
 
第3章 第一章
  “来来来,趁热乎——”
  刘老汉端着碗面茶颤巍巍进门,祁重之极有眼力见儿地上前接过,凑到鼻前痛痛快快深嗅一口,竖起大拇指:“您的手艺真不错。”
  “谁说是我的手艺,咱可干不出这细致活,”老汉挺胸抬肚,活像年轻了十几岁,乐呵呵道,“阿香一大早就起来咯,非要亲自做给她祁大哥尝尝,拦都拦不住。”
  “哎呀…爹!”被揭了心事的姑娘匆匆跟进来,嗔怪着推搡了刘老汉一把。她红着脸抬头,飞速瞟了眼祁重之的面色,又赶忙低了下去。
  祁重之心里门儿清,云淡风轻地哈哈一笑,招呼两人入座吃饭。
  席间自然而然,又谈到了大松山附近出现的那些怪事。
  刘老汉咬了口咸菜疙瘩,接着唏嘘道:“前天夜里啊,老张头家的狗叫了一宿,早晨爬起来一瞅,你猜怎么着?栏里的小牛犊子不见了!地上那一滩血哟……”
  农家的小木凳子矮,祁重之人高马大的,几乎是蹲在了桌子跟前。他往嘴里扒拉了两口面茶,瞪大着眼睛,含糊不清问:“唔,兴许来的是山里的狼呢?”
  刘老汉:“祁小哥是外地人,不知道也难怪,这山上的狼早些年已经被猎手打得差不多啦,只剩下些不成气候的狼崽子,轻易它不敢下山来触霉头!”
  祁重之“哟”了一声:“既然不是狼,那这么说来,又是山里那只精怪干的?”
  “可不是!还能有旁人?”老汉痛惜道,“作孽哟,自从大半年前,大松山上落下这么只山鬼,已经有十几户人家遭难了。这杀千刀的县官也不理,逼得俩家里丢了牲畜的年轻孩子结伴上山去抓鬼,结果活活都给吓疯了呀!”
  祁重之唏嘘:“好家伙,什么样的山鬼,能把两个大男人都给吓疯?”
  这可问到点子上了,刘老汉皱起眉头,回忆着说:“嘶……问着了。据说那山鬼身形高大,青面獠牙,长了双像狼的眼睛,跑起来跟阵风似的,一口下去,能咔嚓咬断一个人的脖子呢!”
  祁重之听得正入迷,阿香缩了缩肩膀,小声埋怨:“怪吓人的。”
  一顿饭在闲谈中吃完,刘老汉的地里还有农活,阿香自去收拾碗筷,独剩下酒足饭饱的祁重之一人,坐在大门口的门槛上,悠悠闲闲晒太阳。
  他衣冠算得上华贵,反正绝不是普通人家的穿着,倒是不介意屁股底下坐的是由土坷拉堆砌出的破门槛。两条长腿随意舒展着,嘴里哼哼唧唧唱着一段京城倌儿楼里常弹的小曲儿,修长的手指一搭一搭敲着膝盖骨,大拇哥上还套着只价值不菲的扳指,在这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活脱脱像是哪里下凡的野神仙,往来的村人无不觉得稀奇,每每走过,必要禁不住多朝他瞄上两眼。
  他正不要钱似的供人观赏,耳边忽而传进声细软软的“祁大哥”,他懒洋洋睁开半只眼,见是挎着篮子的阿香。
  “上集去啊?”祁重之边说,边往旁边挪了挪。
  阿香红着脸点头,从他腾出的空里小心翼翼跨出去,才走出了几步,被祁重之叫住了。
  “你爹什么时候回来?”
  阿香转回身来一嘟嘴,低嗔道:“还惦记着我爹的故事呐?他那都是瞎编的,你也真信。”
  祁重之全睁开了眼睛:“真是瞎编的吗?听着像真事儿一样。”
  “一多半都是瞎编的,”阿香见他信了自己,紧赶着说道,“丢家畜的事儿年年都有,这里靠山,野狼多着呢,哪就是这么容易被打没的。”
  祁重之诧异:“那山鬼呢?还有那两个被吓疯的年轻人,也都是假的?”
  “那两个吓疯了的人确实是真的,他们非挑三更夜里去,这夜里的山林多不太平啊!有熊瞎子,还有花斑虎!”
  阿香又道:“村里的老中医看过他们的伤,说那都是被山猴子抓花的!哪有什么山鬼呢,谁又亲眼看见了?两个疯子嘴里的话,能当真吗?偏偏我爹信了,到处去传说,哄孩子就算了,如今怎么哄得你也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