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长恨刀 作者:梁白开(上)

字体:[ ]

 
文案
“你是谁?”
“我姓方,叫传志。我爷爷是落梅山庄的老爷方携泰,爹爹是落梅山庄的二少爷方剑阁,我娘是天下第一美人江汀兰。我是方家唯一活着的人。因为方家已经不在了,所以我要好好练武,长大后杀掉所有谋害方家的人。只有这样,我才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爹娘。”
十岁的传志抓紧衣角,低声道。
报仇,是他唯一要做的事。
很久之后,当他拔出刀,准备迎接最后一战时,身边轮椅上的少年忽然问:“等你报完仇,要做什么?”
传志一愣,呆呆看着他,忽的红了脸,低下头去。
 
预警:虽然清水,但设定是互攻,阿笙可能攻的比例略高。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传志,阿笙 ┃ 配角:付九,郑清欢,秦 筝 ┃ 其它:
==================
 
  ☆、北风卷地白草折
 
  雪已下了三日,没有风,没有鸟兽,斗大的雪花飘下,山间苍茫一片,万籁俱寂。
  不同于江南秀岭,这是塞外的山,极高,又极寒。
  樵夫呆立在山道口,仰头看着眼前陌生的异乡人,满脸惊诧。这人兴许不太正常,这样冷的天,这样可怕的山,鸟不拉屎的地方,过来作甚?他骑着马倏然而至,一下子便到了眼前,马鼻子里喷出的热气吓得人腿都软了。半晌,樵夫才哆嗦着好心劝道:“雪下得这样大,上去会死人的!我在这儿住了一辈子,这种天,也只敢在山脚砍砍柴。大爷你要上山,可不是闹着玩的!”
  来人裹在黑色的披风里,斗笠下露出半张虬髯丛生的脸,他踢踢□□不安的高头大马,抬手一指前方,冷哼道:“我只问你,是不是这条路?”
  樵夫看不清他的脸,却被冷冽的声音震住了,俯身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尚未说话,便听那马儿一声长啸,待他抬起头来,一人一马已然远去,道上空留两排长长的蹄印。
  “怪人,真怪。”樵夫啧啧两声,往山下走去,“山里有啥啊?神仙?神仙是咱这种人见的!”
  除了雪,山里什么都没有。没膝的积雪掩埋了本就曲折逼仄的山道,稍不留神便会一脚踩空。行了二里路,马就停下了,呼哧呼哧喘着气,马蹄在原地乱踏,任主人怎样挥鞭子,都不肯再向前一步。这汉子只好翻身下马,扯着缰绳骂道:“娘的,再耽搁下去,怎么赶得回去?怕死的畜生!”他将马拴在道边树上,拍拍腰间裹在布巾里的刀,大步向前迈去。
  然而他低估了眼前银装素裹,看似毫无凶险的雪域。樵夫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不会骗他。
  他直走了两个多时辰,前头早没了路。雪落在身上,化成水,渗进披风里;一路小心谨慎,时时留意脚下,身上又不知生了几层汗水:衣服已经湿透了。饶是他内力不浅,也有些受不住,牙齿一个劲地打颤。仰头一看,前头依旧只有茫茫的雪。他咬牙,将沉重的腿从雪地里□□,继续走。谁都知道,在这样的地方,一旦停下来,就再也走不动了,走不动,就是死。他并不怕死,人在江湖,哪天不是在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眼前一阵发白,他捂着脑袋,一手探进怀里,摸到那只薄薄的油纸包,心道:哪能为了这死在这种地方?
  耳边只有落雪簌簌作响的声音,夹着他粗重的喘息。
  连攀带爬,又走了半个时辰,前头的高地上,忽探出一片屋檐来。
  他心中一喜,提力向上奔去——不过三步,便听头顶一道漠然之声:“吵死了!”那人话音未落,汉子便觉一道凛冽寒气直逼面门,不容犹豫,他当即弯腰后仰,身体贴紧地面,避开来物,不想又闻“铮”的一声,腰间横刀随声而落,没在雪中。汉子直起身来,只见雪上伫着两把一寸来长的冰棱,不禁陡然变色:这人以冰棱为暗器,来势汹汹,落地却如此轻巧,竟不至完全钻入雪中,这手收发自如的功夫,怕是老爷都不如吧?他心中一喜,想是找对了人,然再想以自己微末道行,能躲过一枚,又不禁汗如雨下,当即拜倒在地,高声道:“谢前辈手下留情。”
  那人又道:“留情个屁!要不是怕你流血,弄脏了这雪,老子早把你踹下山去了。咋咋呼呼那么大声,没听见正落雪吗?”
  汉子一愣,知道高人总是有些脾气,不以为意,从怀中纸包里拆出请柬,捧在手上,恭敬道:“陈老爷子,是小人唐突了,还请您原谅。小人姓付名九,是奉落梅山庄方老爷、二少爷之命,来请您屈尊下山的。二少爷年后喜添一子,老爷广发请柬,邀请天下英雄到我落梅庄中,您是武林巨擘,本不必……”这话尚未讲完,那老头便嚷嚷道:“不去不去!姓方的这两年越来越糊涂了。添个孙子有什么了不起,还要全天下人都去喝酒?该不会这么多年家里没个娃娃,一时高兴傻了吧?嘿嘿,也难怪,他都半截身子入土了,才有个孙娃娃,也不容易。你去跟他说,我很为他高兴啊!就是喝酒嘛,这点屁事,值得我下山?”
  他一开口,付九脸上肌肉便僵了大半,初时知他是得道高人,又记得老爷一再嘱咐不可冲撞,生生忍着,哪道他满口无礼之辞,越说越放肆,当即勃然变色,额上青筋暴起,几要发作,又想到有命在身,只得强忍屈辱,拱手道:“陈老爷子,我家老爷说,自太湖一别,已二十余年不曾见过您老,此番聚会,虽说是庆祝孙少爷出生满月,更多是想同故交老友借此一聚,话些家常。他当您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又是至交,孙少爷一出生,就要小人自苏州落梅庄一路赶来,特意请你下山,不知老爷哪里得罪了陈先生你,小人给赔个不是,还请随我下山。”
  老头冷笑道:“他姓方的家大业大,是天下第一大善人、大高手,这两年家业只怕更大了吧?有半个苏州城没有?这样的人,姓陈的高攀不起,跟他有什么狗屁家常要说?要走快走,省得一会老子不高兴,赶你走!”
  付九一张黝黑面堂胀成红色,自雪中抓刀起身,怒道:“你不肯下山就罢了,为什么还骂我家老爷?未免欺人太甚!”
  那人又笑:“我说他是天下第一大善人,大高手,是骂他?这可是大大的好话,你这小子太不识好歹。”
  付九冷哼一声,拔刀出鞘。天下谁人不知,落梅山庄庄主方携泰,是做无本买卖起家的,二十岁便有万夫之勇,赤手空拳挑了太湖第一匪帮的总舵,而后生意更是越做越大,炙手可热,长江自汉口而东的漕运商帮无一不知其赫赫大名,称其江左一霸。不想这位大豪杰年过不惑却宣布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在苏州购地置屋,建山庄一座,请秀才取了“落梅”二字以示风雅。因着方老爷子年轻时劫富济贫,为人仗义,到老激流勇退,淡泊名利,为年轻人留了片天下,便有江湖人称“仁义无双”。那人称他天下第一大善人,自是嘲讽这雅号了。付九自幼被老爷抚养长大,视他如再生父母,此时哪里还忍得住,早忘了老爷嘱咐,一声断喝,冲上前去。
  高处那人呵呵一笑,并未现身,悠然道:“你家老爷就是这么请人的?”
  付九本已力竭,此时怒极攻心,心力暴涨,直往那高地冲去,但见身前一块裸石,弓起身子,脚下借力一跃,高高跳起,方看清那片空地上一桌一椅,正坐个灰衣人在喝茶,便是那不知好歹的陈老头子了。付九举起刀来,对着他劈头砍下,骂道:“谁跟你罗唣!”他这把刀刀身狭直,本不利于劈砍,然而一则刀刃锋利,吹发立断,可弥补一二,二则两人功夫悬殊,倘若不能先声夺人,只怕再无机会近身,只得如此。
  付九本以为这一劈不说削掉他半边脑袋,便是卸下一条胳膊也足够,不想这人白发苍苍,看似老迈,动作却迅捷无比,他一刀未到,那人倏忽一动,便连人带椅跃到了身后竹屋前。付九还未落地,当即变招,横刀拦腰削去,那人一手捏着杯子,一手背后,起身跳开,又避过一招。付九大喝一声,接连挥刀都被他一一避开,不免焦躁,又一刀至他当胸刺去,但听那人笑道:“习武之人,切忌心浮气躁,章法大乱,你前两招还有点样子,这招就是小孩子玩闹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悠悠然喝了口茶,尔后话音遂落,竟不再避让,迎上他刀尖疾步冲来。付九打得姓起,早忘了此人身份,这时见他不躲不避,胸口已近在刀前,忽想到老爷嘱托,又不及收手,当即横过刀刃,避开他来势,向右挥去。
  “哈哈!多大点道行,还怕伤了我?”老头子高声长笑,伸出一指在刀身上轻轻一点,翻身跃起,自他头顶跳过,不等动作,抬手便捏住了他后颈,笑声方止。
  付九颈部受辖,知道实不是对手,若非对方有意避让,早已命丧于此,便不再反抗,咬牙道:“陈老爷子,你当真不肯下山?”
  老头一手拍拍他头顶,像是逗孩子一般,笑道:“老陈我发过誓,此生绝不下山,管它外头天崩地裂呢!下雪天我不杀人,你自己下去吧!”他话虽如此,却并不松手,纹丝不动。
  付九道:“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故作惊讶:“我都让你走了,你干嘛不走?”付九怒极,正欲抬肘向后袭去,忽听这人恍然大悟道:“你上山花了那么久,没力气了,是不是?唉,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不比一个。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就送你下去吧!”
  付九疑惑,正想这老头说什么胡话,不料这人一把提起他后颈衣领,将这七尺大汉像抓鸡仔似的提了起来。他尚未反应过来,便觉身子似御风而行,两旁树木山石忽忽而过,竟是身后这老头使轻功,一路提着他狂奔而下。不晓得过了多大功夫,已到了付九下马之处,那马儿早已不知去向。老头将他扔在地下,笑道:“你这匹马可不大听话啊!”
  他随手一扔,力道极大,付九狼狈落地,就势一滚方才站起,满目怒火地瞪着他。陈老头视若无睹,拍拍两手,扭身便走。付九见他脚下生风,身法极快,飘然而去,这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的山。
  雪还在下,山间很快便重归寂静。
  付九立在雪中,狠狠啐了一口,转身下山。这一路日夜兼程,累死了三匹好马,方才赶来,哪知道不仅没完成老爷嘱咐,还跟姓陈的打了一架,竟给人当鸡仔一样提了下来,眼下又丢了马,回去只怕赶不上孙少爷的满月宴了。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积雪下山,越想越恼,口中咒骂不歇,血气上来,恨不得冲上山去跟那老头再打一场,大不了死他手中,也好过忍受今日屈辱而活。然而临行前老爷特意叮嘱过:“你姓子耿直,恐怕要冲撞他老人家,本不该让你去;但这些徒儿、家仆中,只有你功夫最好,办事最尽心,我才放心的。我落梅庄邀请天下豪杰,不请他云上客陈叔平,未免杀他面子,至于他肯不肯来,倒也罢了,所以你量力而行,消息到了就好,切不可出事。”付九对老爷言听计从,想到此处,生生将怒火压下,走下山去。
  这里荒山野岭,山下零零落落住着几家农户,此时天色已暗,家家户门紧闭,只听见几声犬吠。他本想找家住户歇息一晚再行赶路,哪知道敲了三家,都不肯开门,不是怕他口气凶狠,随身带刀,便是托辞地方不够。村尾那家院子里有只狼犬,不等他靠近,便呲牙喘气地低鸣示威,气势汹汹。
  付九暗骂一声畜生,不肯再去求宿。据此最近的镇子,少说百里山路,夜间又刮起寒风,他拉低斗笠,坐在路旁,将内力在体内运转数周,方感暖和,起身继续走,直到子时找到一处破庙,将就对付了一夜。翌日吃过干粮再度赶路,到达镇上已疲惫不堪。好在这小镇上还有家客栈,不甚干净,此刻也顾不上了。跑堂的是个黑瘦伙计,付九要了酒肉,吃完了一抹嘴,问他哪里可以买马。
  伙计眨眨眼睛,随即弓着腰陪笑道:“这位爷,咱们这地方,哪有卖马的啊,来来往往的商客又不多,都是歇歇脚就走,没人买马。”
  付九扫他一眼,沉声道:“你是怕爷爷没钱?给个地方就行。” 他满面虬髯,本就是凶悍面相,这话阴森森地说出来,直吓得伙计退后两步,脸色苍白,哆嗦道:“没,真没,爷,小的哪敢骗您?别说卖马的,就是养着自家用的,都,都没有啊……”
  “当真?”付九蹙眉,有些急躁。塞外荒僻,村镇本就不多,到下一个镇子,怕还得走上两日。身体也就罢了,只怕要错过日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