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本王身娇 作者:喜糖123

字体:[ ]

 
文案
CP:病美人王爷攻VS正经老实人宠妻狂魔将军受
 
四年前,叶翀从关外的黑狼口中,救下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小娇花人美心善,温柔体贴。
叶翀暗暗握拳:我一定要把这个小姐姐娶回家当媳妇!
从此,叶翀过上了白天被媳妇疼、晚上被媳妇抱的潇洒生活。
 
直到有一天……媳妇被家人接走了……QAQ
 
四年后,叶翀看着如画仙姿的七殿下,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说好的媳妇呢?为什么会变成满肚子坏水的京城第一纨绔?
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觉得殿下好像更好看了……要命。
 
好看的不得了·嘴贱手欠·满肚子坏水·第一纨绔似笑非笑:“相公,你什么时候履行当年的诺言娶我?要不我们先把房洞了如何?”
叶翀欲哭无泪:“……我觉得不如何,你快从我身上下来啊。”
 
铁血黄沙,枯骨明堂,都不能阻止攻受黏糊、腻歪、不要脸的谈恋爱!
温馨提示:1VS1,没有白月光,没有前任,没有暧昧对象,铁打天生的一对,不作、互宠。
本文架空,参考明清,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检、叶翀 ┃ 配角:陆泽、沈九娘、胡未迟、仰阿莎 ┃ 其它:互宠
 
 
 
 
第1章 造反
  祁连镇外有一座夯土废台,是这片川地的最高点,据说是镇西大将军夫人西征时的点将台。镇西大将军夫人是果部公主,麾下有八千神骑,能夜奔千里,突袭屡建奇功,是西北草原最神勇的军队。
  如今这座土台被风沙磨砺的有些残破不堪,几个西戎打扮的客商,借着地势向远处瞭望……夕阳的余晖撒在川上,关隘层叠像巨型动物的爪牙,一路向西排开,川的尽头是看不到的长宁和巴燕,加上这里——祁连,并称西海三卫,是大启王朝叛军大本营。
  永宁二十八年宁王谋反,西海三卫举旗跟随,西北兵祸四起,可到了永宁二十九年,宁王坟头草都八丈高了,西海三卫还活蹦乱跳的。非是不能打,实则代价太过巨大。西海三卫呈倒品字结构,相互拱卫,通路狭窄,关隘封锁,又是砖包城墙坚固无比,神仙撞上去都得掉几颗门牙。如此天时地利,就是放三队大王八都守得住,何况几万大活人。
  西海三卫还有个奇人,祁连卫的陆泽,此人将打家劫舍干得是相当别具一格,给钱放人绝不撕票,没钱也不会虐待,劫匪肉票有来有往。落草为寇,不是莽夫就是暴民,陆泽不是,他是个酸儒,永宁二十八年登科,年十七点翰林,馆选庶吉士,专业誊写皇帝圣旨。人怕出名猪怕壮,陆泽当时少年进榜,名声之大,大到宁王造反前上京,没劫皇上,没劫娘娘,把他劫到西宁卫给儿子当压寨西席。
  宁王举事,陆泽乘乱向东北逃窜,本是奔着嘉峪关去的,结果一头撞进了祁连卫。想来也是他命硬,进来当天,祁连卫指挥、同知、佥事统统跑光了,连个蛋都不剩。镇内军户、药农、客商上万人,门口是磨刀霍霍的造反邻居,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漠。这回不反都得反,陆泽在书表上签名,加盖祁连卫指挥使大印,正式宣告自己从翰林庶吉士改行造反头目。
  祁连卫由于在西海三卫的最东边,有着广袤的水泽川地,物产相对丰沃些,又是重要的药材产地和西戎商道关隘,人口也是最多的。于是西海三卫日常分工就成了,长宁、巴燕负责恶心对面西宁驻军,陆泽负责当老妈子养家糊口,无外乎打劫、跑商、种地。
  直到有一天,他劫到一只大肥羊,不,大麻烦——荣康侯世子叶翀,这小王八蛋,爹是侯爷,姑母是皇后,三叔是镇西大将军,对,就是对面西宁卫天天磨刀的那位。
  那日荣康侯世子吃光了他整盘儿咸豆子,说道:“元南兄,西海三卫离了这王八壳子,说实在的还不够我驻军一顿下酒菜,现在围而不战的确是因代价重大,倘若三卫纵容西戎南下,你觉得我西北十五卫会不会不惜代价荡平这天下第一防?”
  陆泽心中怎会不知,现在他还能说自己为救一方百姓,被裹挟造反,等西戎八部南下撒欢,那叫通敌叛国,只能求坟头草长慢点了。于是陆大人的才艺表单里又多了一项——卧底,真真是把多才多艺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
  叶翀从点将台回来,天色麻黑。陆泽的匪帐已掌灯,他穿了身糙米色半旧袍子,就算是在看南北杂货清单,也像是读圣贤文章,端正个了得。陆泽的匪帐,穷酸的和他本身也是相得益彰,怎么看都像是遭了灾的落魄秀才家。
  叶翀虽没过过京城锦衣玉食的生活,但平素也干净齐整惯了,见不得他这乱七八糟的样子,皱眉道:“陆元南啊,你也是一方匪首,不说藏金万两,怎么能过得如此寒酸?”
  “你回家养两只貔貅试试。”陆大人笔杆指向西方,正是长宁、巴燕卫的方向。
  “世子爷啊,你送来的火器总量,已经够把我们炸得飞升位列仙班了。”懒得理他的陆大人一边交代禁火事项,一边抱怨。
  叶翀坐在榻上表情模糊,把玩着小巧的臂上连弩,匣内有十二只巴掌长的铁矢,“通路的关隘没了它们不行。”西海三卫除了祁连在川上,较为开阔,其余二卫均被重山包围,通络狭窄,只要放下关门就烦人的很,除了内应就也就是统统炸掉来的快些。
  他顿了顿抬头又道,“我看药商回来了,那事还有音信吗?”
  “世子,我总觉得你这位阿越姑娘是做梦发出来的?”陆泽头也不抬,压根不想搭理,“四年了,别说临江城,整个江南都翻个底儿掉,说句你不爱听的……”他搁下笔,“黄花菜都凉了,二十岁啊,哪儿是姑娘啊,都孩儿他娘了!”
  叶翀:“……”
  陆泽比叶翀将将大一年,许是陆大人经历太过奇葩,明明青年人的样子,长得也算清逸俊朗,却满脸人间疾苦,坐在那儿不动,就是一团愁云惨淡。而叶翀锋利的眉眼自带退人万里的气质,仿佛每个眼神和表情都带着令行禁止,生气起来瞪人都带着罡风。但陆泽知道,他的铜墙铁壁下,藏着个柔软异常的故事。
  如果说初识叶翀,阿越是他的心病,那现在简直就是心魔,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阿越是叶翀六年前从“鬼戈壁”黑狼嘴里救出来,后来她和商队就在西宁卫的边镇上住下来。阿越是个哑巴,却不聋,世子手语、唇语精通,想来必是朝夕相处过。
  叶翀说,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女娃娃,陆泽觉得未必,世子爷从小在卫所长大,方圆五百里连头母骆驼都没有,他的话鬼信。
  不过,世子亲卫也说过,阿越很漂亮,连宫里犯了事被发配的老太监都说,阿越跟琼华宫里的阿热娘娘一样漂亮。
  二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张炕上,从半大不小,混到老大不小。边镇清苦,吃块酥糖都不容易,每有京城的驿马来了,叶翀都赶紧把糖揣进荷包里,跑到阿越家,酥糖被捂的微化,两人就着吃一块。
  阿越的母亲是西戎巴部人,父亲是汉人,四年前,西北战火四起,她的父亲从南方寻来,带走了她,说是去临江,从此或是缘悭分浅,或是阴错阳差,咫尺天涯杳无音讯。
  小世子一直觉得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从此开始长达四年的守寡生活。
  陆泽捏了捏眉心,将誉好的清单仔细收到簿籍里,自言自语道:“我这个万年老光棍,还得CAO心你个小光棍,我说世子爷,想开点,大好年华,遍地风花雪月,何必守寡。”
  叶翀被他说得脑仁疼,苦笑道:“你就大我一岁。”
  “大人,邹同知来信。”亲兵呈上信件。
  陆泽一目十行而过,冷哼:“这个邹平还真敢啊!”
  长宁卫是西海三卫里,唯一一个兵权二分的,指挥使贺同、同知邹平,各领一半兵力,二人多有摩擦,貌合神离。长宁处于西海三卫最前线,只能屯兵,不事生产,这两年打秋风、吃老本,过得是黄鼠狼下耗崽子,一年不如一年,粮钱成了二人争夺焦点。
  贺同与巴燕交好,适逢巴燕卫勾结西戎八部南下,这一寸一寸割下来的肥肉,好处全给了贺同,邹平一个大子儿都没捞着。邹平郁闷中经常来找陆泽喝酒,陆泽时常这么半软不硬地挑唆一番,此人将反未反,游移不定。
  陆泽提笔,叶翀正好在他身后,只见陆翰林用一手端正、润秀的台阁体写道:“宇霖兄,真他娘的痛快,不能叫贺同与巴燕成天在咱头上拉屎拉尿!”
  叶翀差点被一口茶水噎死,叹为观止地说道:“陆元南啊,你的翰林是在大街上捡的吧!”
  “长宁要乱!” 陆泽在封泥上盖了私印,交予亲卫,“我猜也就这一二日,世子该做准备了。”
  叶翀:“叫内应准备,不可掉以轻心”跳动的烛火映在他脸上,温暖晦暗中沉着杀气。
  “明日我叫人把酒给他们送过去。”陆泽背着手原地转了圈,“外围接应之事,世子可准备妥当?”他言语若不带戏谑,倒是生出几分家国天下的味道。
  “放心。”叶翀话不多。
  这夜有多少人未眠,是在给战马蹄裹上棉布,还是反复擦拭随身兵刃,亦或是在寒风中的岗哨全神贯注……
  ***
  冬日的西北萧瑟一片,卫所间的通道上,装满酒桶的大车,吱吱呀呀的走着,沉重的仿佛要将路旁枯枝干叶都碾成齑粉,再化进黄沙滚滚中。
  木桶是特质的,只有上边一半的位置装的是真酒水,下边全部用细口黑陶坛盛了火油,蜡和麻布扎的密实,没有一星半点呛鼻的味道。满满当当九大车,若是老天爷给脸,足够把长宁卫烧成锅底。
  陆泽站在离长宁镇十丈开外的暗堡上,看着九辆大车连成串,毫无阻碍的进了城门,他与邹平相约一起给贺同这王八羔子放血,东边的隘口皆被让出来与他呼应。
  陆泽这个人素来低调平和,跟谁都混得开,祁连卫驻军不到长宁一半,几个沙匪多半也是唬人的,遇上厉害点的商队也被打的屁滚尿流,在长宁、巴燕眼里他大约等于半个废物点心。但大家都忘了,两年前这百无一用的倒霉书生,是如何扛起反旗,以一己之力周旋四野,护卫百姓,安抚居民的。
  陆泽拍拍袍子上的浮灰,“一会给你们大人带句话,叫他沉住气,按计划走。”他叮嘱邹平的属下,四平八稳传道授业的语气。
  小兵领了命,一溜烟跑没影了。
  陆泽脸上没有多余的颜色,心里其实千军万马排着队骂娘。计划周全、天衣无缝?自古兵戎相见,本就凶险万分,谁许你金刚不坏、刀枪不入?半截身子躺棺材里的活计,别人几辈子都碰不到,他能一年干一回。
  作者有话要说:
  对手指,给大家表演360°托马斯前旋 转体720°脸着地,下本新文求个收藏,轻松种田升级文,鞠躬!
  《我在古代开食堂》
  又名《贼能赚钱的两口子》
  现代餐饮连锁业小霸王方宇穿成架空朝代的一名带球小哥儿。
  一觉起来有了人命不说,小哥儿的婚期还马上就到了。
  家人一通CAO作猛如虎,方宇火线带球嫁人!?
  跋山涉水远嫁京城,却被夫家扔在别院,相公的人影都没见着。
  方宇翻开嫁妆清单发现家里给他陪了一间京城的响糖铺子。
  方宇站在生意惨淡的铺子里,摸了摸肚子:“虽然你那王八蛋爹不知道是谁,但爸爸不会亏待你,爸爸让你做富二代!”
  站在暗处的何家二少黑着脸问随从:“富二代是什么?他是不是有个姓富的姘头!?”
  CP:乐观豁达恋爱臆想症受VS蛇精病偏执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