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天师的正确打开方式 作者:莫吾文

字体:[ ]

 
文案
 
地宫中心,那个穿着天师道袍的人已经守了整整三千年,直到最后一个僵尸王的意识也归于虚无。那人起身,曾经鲜艳的道袍已经布满尘土,他的面容却仍是青年模样,只是身后发如白雪。这三千年已他为镇压僵尸耗尽最后一丝灵力,一向爱洁,此刻却连一个简单的净身符咒都画不出了。带着一丝解脱的笑意,他走出地宫,外面正是冬天,大雪覆盖的原野上,一片白色的苍茫。没有力气再走了,他趟进雪中,闭上了眼睛。身上却透出耀眼的金光。
“卫修,大乘期修士,化解僵尸灭世危机,守护大陆三千年,功德圆满,可以飞升。”一道威严的声音在青年脑海中响起。
 
青年眯着眼睛看了看天空:“飞升呀。”忽然他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怅然:“活了三千三百年,前面忙于修道,后面忙着救人,说我救了这凡世,我却没有好好看过这红尘。”
“如你所愿。”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好感受这三千红尘吧,你的记忆和修为我帮你封印起来,等缘分到了,自会解开。”
金光骤然增强将卫修包裹住,等金光散去时,哪里有什么青年,只有一个刚出世的奶娃娃,躺在雪里嗷嗷大哭,手里还拿着一张玉牌,上面刻着卫修二字。
 
心狠手辣魔尊攻X大智若愚预言帝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升级流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修 ┃ 配角:华昱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太阳张牙舞爪地在天空挂着,将山路上既不会御空飞行,也不会缩地成寸的四个少年烤的奄奄一息。
 
  “念念,清风符还有没有,我快热死了,流水符也要,渴死了。”卫修靠着路旁的石头,磕鞋里进的沙子。
 
  “没大没小,叫师兄。”顾念捏了捏卫修那张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娃娃脸,拿出几张清风符和流水符塞给他。
 
  “谢谢师兄~”拿到符箓的卫修喜笑颜开,甜甜的喊了一声师兄,美滋滋的燃了一张清风符给自己降温。
 
 顾念是观星楼主穆寒的三徒弟,是镇北军顾家的嫡子。父亲顾北战死前,向老友穆寒托孤,将年仅七岁的顾念送到观星楼里。顾念没有辱没顾家英名,比他前面的两位师兄更为出众,十六岁就已经达到引气后期,二十岁前有望筑基,算得上五百年来天赋最佳的一位了。
 
  天师门分阵、符、卦、丹四道。尤以符、阵两道攻击姓更强一些。而顾念在四道之中,尤其擅长画符,在摘星楼中三十岁以下能画符,就称得上天赋尚佳,而顾念十五岁时已经熟练掌握了初级五行符。
 
  卫修与顾念同岁,却与他是两个极端。卫修是被楼主捡回来的弃婴,被捡到时,只身躺着冰天雪地里,连张布都没裹,全身家当只有脖子上挂的一块暖玉,玉上刻着卫修两字,后来就成了他的名字。卫修自小就养在摘星楼里,但是每天东瞅瞅西看看,上树抓鸟,下河捞鱼,就是不肯安心修道。
 
  十二岁那年,楼主穆寒看不惯他天天无所事事,将他收为亲传,强塞进闻道楼,跟着一群刚进楼的新弟子一起背挂书,看阵图。摘星楼一群内外门弟子,包括一些执事长老都觉得若不是楼主疯了,便是这卫修是他的私生子,不然为什么收这个连进外门的资质都没有的小屁孩,做亲传弟子。
 
  对于被强行收做徒弟,卫修的反应是该睡睡,该吃吃。上课是不可能去上课的,修行也是绝对不会修行的。他可以对着昆玉山的瀑布看一天也不觉得枯燥,但是看见卦书他看不了一炷香就能睡着。
 
  若说还有谁对他被楼主收做亲传是喜闻乐见的,那也就只有这个与他同岁却早五年入门的三师兄了。顾念入门时就认识了同岁的卫修,在还在每夜为战死的亲人伤心落泪的时候,这个混世魔王总有一万种捉弄他的方法,让他气的连伤心都忘了,又弄来各种各样稀奇有趣的小玩意哄他消气。卫修会满身泥巴地捧着烤的香喷喷的鸟蛋给他吃,会跟他分享从师父灵植园里偷来的果子。那时候卫修总是一副拽拽的模样扬着下巴跟他说,没事,爹娘不在了你还有哥哥我,有哥哥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所以在卫修入门以后,翻身做师兄的顾念最大的乐趣就是逗着卫修叫师兄了。
 
  “顾师弟,还有五十里就是剑阁所在的凌云山了,我们走快些,傍晚就能到。”说话的是大长老的弟子穆野,也是宁远候的长子。今年已经二十二岁,是一行四人里最年长的一个。
 
  穆姓是皇族姓氏,摘星楼是皇族扶持建立起来的,历代楼主都姓穆,但又相对独立于皇权之外,彼此是合作关系。每年接受皇族提供的大量修炼资源,有危难时也会派兵支援,摘星楼则为皇族提供符箓,丹药,布置阵法,勘探风水,祭天拜神。皇族每代都会选出几个资质好的苗子,送到摘星楼培养,但是但凡皇族拜入摘星楼,也就意味着放弃了皇族身份,和继承权。这一代里天赋最出众的穆氏子弟是穆楼主的二弟子穆玥,当今国君最小的弟弟,穆玥当年便是为了躲避皇权争夺才主动拜入摘星楼。三十七岁筑基中期,擅长卜算,三年前一场昆仑论道,以锻体修身入道的武极门徒嘲说摘星楼是皇氏走狗,奴颜媚骨,自诩正道魁首,兼济苍生,却自始至终只为皇氏卖命。身为皇族的穆玥和颜悦色地笑着跟对方辩了三天三夜,最后以对方道心不稳,吐血败退告终。后来笑面书生穆玥威名远播,坐稳摘星楼少楼主的身份。
 
  “前面就是凤鸣山峡谷,从皇城到凌云山的必经之路,常年有山匪出没,大家提高警惕。”穆野提醒道。“攻击符都拿到手里,防御符贴身放好。”
 
  听到凤鸣山峡谷,几人都露出戒备之色,最近这附近出了好几起失踪事件,都是一些小门派的修士。但若不走这条路,绕路还要多行三天路程。
 
  “祁越,我还是有点不安,你先卜一下凶吉吧。”穆野又说。
 
  祁越是三长老的弟子,这次行动本来与他无关,但因为擅长卜算的穆玥最近在闭关,而观星楼有规定所有外出历练的队伍里至少安排一名善卜算的弟子,所有他才被安排到这次队伍中。
 
  祁越不爱说话,低着头掏出挂盘,嘴唇嗡动,念了几句,咬破指尖,将血滴在挂盘上。挂盘飞转,祁越猛地呕出一口血,对着穆野摇头道:“算不出。”然后面无表情地收起阵盘。
 
  穆野神色难看起来。祁越在年轻一辈的卦师里,水平仅次于穆玥。简单的凶吉竟然无法算出,要么是因为有修为远高于他们的人在前方干涉因果,要么是前方会发生对他们命数影响极大的事。
 
  “别紧张,别紧张,算不出来很正常,我天生就克所有的卦师,你师傅都没给我算成过一卦。”卫修笑嘻嘻地拿着一瓶丹药塞进祁越手里,拍着他肩膀安慰道。
 
  “这倒是。”顾念看到穆野惊讶的神色,开口解释道:“因为卫修是师傅捡来的,没有生辰八字,师傅就拜托最善卜算的三长老帮忙算算,谁知三长老的法器九星逐月卦盘都碎了,也没能算出。”
 
  “然后三长老气得一脚踢翻了师傅门前的石桌,后来师傅去宫里求了藏宝阁里的乾坤四象卦盘赔给他,这事才算作罢”卫修幸灾乐祸地补充道。
 
  身为观星楼亲传弟子,身上自然有些压箱底的厉害符箓阵盘,加上若是绕路,担心赶不上剑阁主人的生日宴,所以几人还是大胆的选择了凤鸣山峡谷。
 
  穿越凤鸣山峡谷途中,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凝重。卫修突然开口道“不过呀,卦算不出来也不一定是我的原因呀,不是有人怀疑最近几起失踪跟星坠组织有关吗,他们那个尊主要是过来,那所有的卦盘都失灵也是正常情况呀。”
 
  闻言,其他三人脚步皆是一顿。说起这位魔道尊主姓余名华,也是个传奇之人,他二十年前扬名星海时看模样还是个少年,但已有了金丹期的修为,这二十年他扩张势力的速度和他提升境界的速度一样可怕,听说他统一虚妄海,举办大典时已经是小乘期了。这么恐怖的修炼速度让众人怀疑他可能不知从哪寻得了失传已久的苍绝残页。那本一旦开始修行,就半只脚卖进棺材的□□。
 
  苍绝残页之所以叫残页,便是因为它功法有缺,最高只能修炼到小乘期。一旦心法开始运转,即使不去修炼,修为也会不断增长,最迟百余年修为便会达到小乘,然后再过几十年若是不能突破,便只有魂飞魄散,身死道消。而华昱年尚不过半百,明显是自己加快了修炼速度,照这样下去,恐怕一百岁都活不到。且苍绝残页对灵魂负担极大,修为每进一层,灵魂损伤就重一分,修炼者不仅时时刻刻都要受灵魂撕裂的痛苦,也绝了投胎转世的可能。
 
  只是这位尊主一直在虚妄海活动,尚未踏足过陆上。应该不会这么巧合吧?众人心怀侥幸地想着,然后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小乘期威压。来人一袭黑色锦袍,银质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一对黑眸和消瘦的下颚。薄唇微微勾起,并不是笑,反而带着一种冷厉的残忍。
 
  “乌鸦嘴。”穆野恨恨地瞪了卫修一眼。
 
  卫修没空理他,眼睛黏在对方身上已经看直了。虽然半张脸都被遮住了,但他就是觉得眼前的人好好看。明明拖着伤痕累累的灵魂,身体仿佛也即将耗尽最后一丝气力,但他步态从容,带着掌控一切的气势,眼神里透着漫不经心,却在深处藏起了不惜一切的疯狂。
 
  “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人,”卫修捂着心口想。“太好看了,像尸山血海里开出的曼殊沙华”。
 
  黑袍人身后还跟了四个属下,四人皆是金丹实力,一袭黑衣。不等黑袍人吩咐,便默契地分四个方向站定,将卫修一行围住。强大的威压下,修为最高的顾念面前还站着,但嘴角已经溢出鲜血。修为稍弱的穆野和祁越已经经不住单膝着地。至于完全没有修炼过的卫修这会倒是全无所觉似的,还眼巴巴的盯着黑袍人脸上的面具发呆。
 
  “晚辈顾念,观星楼穆楼主座下三弟子,不知前辈可是虚妄海余尊主?”
 
  被称为余尊主的黑袍人看了看顾念,眯了眯眼:“哪个穆楼主?”声音轻且慢,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又像是压抑着什么情绪。
 
  “声音也这么好听!”卫修在一旁眨了眨眼,颇没出息地咽下一口口水。
 
  顾念感觉周身被冰冷的杀意包围,冷的像被扔进冰水里,强做镇定答道“家师是摘星楼楼主穆寒。师祖穆归年三十年前已经仙逝了。”
 
  杀意消退,余华吩咐道:“都带走,我有话要问。”
 
  几人被带到山谷附近一处毫不起眼的小院。远离有三间茅草屋,院中有一口深井。黑衣人没有进屋,而是带他们跃入深井内,井并非普通水井,往里走豁然开朗,竟是一间宽阔的大堂,大堂内守着几个同样穿黑衣的人,见到黑袍人躬身问好,口称尊主。周围还有几间石室,似乎是他们休息的地方。过了大堂又走了一段,路过几间牢房,关的正是前些日子失踪的人,再往前血腥味扑鼻而来,是一间刑堂,似乎刚用过不久,还有两个黑衣人在打扫屋里的血迹。
 
  “带进去。”余华朝身旁的人吩咐道。几个黑衣人上前准备将四人拖走。
 
  “等等。”顾念开口拦道。心想小师弟没有修为,这群人万一下手重点,说不定就一命呜呼了。祁越又是个打死不开口的闷葫芦,穆野倒是能说,但依照他那个爆裂脾气,怕是开口没一句好话,只会被打得更惨……叹了口气道:“我这几个师兄弟,都是耿直姓子,用刑的话,只怕打死也不会问出什么,不如这样,尊主想问什么,在下知无不言,只求尊主放在下师兄弟一条活路,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