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听君令+番外 作者:兔八啃(上)

字体:[ ]

 
文案
 
一场世家灭门案,在平静多年的中原武林掀起腥风血雨。
 
请命符被盗,藏在其中的无上绝学【大乘功法】为人觊觎。
 
神秘诡谲的影子杀手身世存疑、腿不能行的废柴家主竟然战斗力爆表,还有已经被剿灭的邪教卷土重来。
 
陆鸣:你欺我、骗我,利用我?
 
江其琛:是。
 
陆鸣:好,十二年养育之恩,我今日一并还与你。
 
而后他割袍断义,挥剑断情。
 
陆鸣本以为自己的心思到这里就算是死了,可没想到等着他的是被放在心尖上那人,亲手废去武功、断了筋脉。
 
江其琛:“陆鸣武功尽废,筋脉俱断。以后便是废人一个,想如常人般行走尚且困难。如此,你们该放心了?”
 
*高冷迟钝腹黑攻X冷漠无情痴心受 1V1 HE 中间各种狗血情节 武林世家、恩怨情仇 准备好避雷针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其琛陆鸣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     章
深夜,坐落在陈国以东桃林里的辛家大院,一个少年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落在屋顶上。
 
他全身包裹在玄色的外袍下,脸上带着黑甲面具,如墨般的长发用一根金色的发带高高的束在头顶,手上一把清月弯刀,正借着天边的月光审视着这所异常安静的宅子。
 
来人面具下的脸上,微蹙起了眉。此间正当三月中旬,桃花盛开的日头。这隐秘在桃林中的当今武林第二大家辛宅却死一般的沉寂。和着淡幽的桃花香,是一股血气的腥味。
 
脚尖轻点,少年从屋顶飞身落下,毫不意外的看到满院尸首。似是十分厌恶这股血腥之气,他隔着面具,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掩了掩鼻子,随即迈开脚步,朝内宅走去。
 
少年轻车熟路的用清月弯刀顶开一扇又一扇门,终于在辛家家主辛致远的书房停下。辛致远的尸首还伏在桌案上,他脖颈上一道腕大的刀口,只剩丝毫血肉那仍睁着不可置信眼神的头颅就要从脖颈上掉下。
 
少年毫不避讳的向辛致远那可怖的脖子上探出手,眉宇间的褶皱更深。
热的。
 
他抬脚走到书架旁,微微转动墙上的灯盏,书架应声一分为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曲径通幽的密道。少年快步走了进去,密道建在桃林中,两旁的桃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为这静谧又血腥的夜晚平添了几分诡异的色彩。
 
很快,周围的桃树越来越少,密道的尽头连着的是一间小屋,没人会想到辛家家主的书房竟别有洞天。
 
少年一推开房门便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那人似乎还有声息,嘴里“呜呜”的哼着。少年蹲下一看,那濒死的人赫然是方才在书房里已经死透了的辛致远。
 
看来辛致远早料到今夜会有暗杀,一早便叫人易容成自己的模样坐在书房里李代桃僵。不料来人也知道其内府中仍有密道,硬是追杀了过来。辛致远眼下脖子上一个刀口正簌簌的往外渗血,看到少年的身影似是忽然有了依托。
 
“辛家主。”少年的嗓音低沉,带着礼节的疏离。
 
辛致远一手无力的按着脖子上的伤口,一手颤颤巍巍的指向少年身后空无一物的盒子,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请……请命……”然后再说不出一个字,满是鲜血的手陡然落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铸剑大家辛致远就这样断了气。
 
少年瞥了一眼地上的盒子,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影闪过。
 
“谁?”与声音一同出现的还有少年鬼魅般的身影,他脚下生风,很快便追上了方才一闪而过的人影。
 
来人足下一用力便飞上了桃树,少年一个纵身便在他对面的树枝上站住。
 
“这小小桃枝竟能招架的住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阁下足上功夫了得。”来人一身黑衣刺客的打扮,脸上蒙了一块黑色三角巾只一双清亮的眼睛露在外面,看不出面容,言语间尽是玩世不恭,手上拿着一柄长剑还往下滴着血:“我道是谁,金发带的影子杀手,什么时候你们也开始插手江湖事了?”
 
影子杀手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一支神秘组织,他们常着一身黑衣,脸带黑甲面具,因其隐没无形,行踪不定,故被江湖人称作“影子”,其内部人员按照金、银、黑,三种颜色分成三个等级。他们行事诡秘,下手狠辣,只要是影子杀手的猎物从来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他们所到之处无不掀起腥风血雨,却鲜少插手江湖恩怨。
 
被唤作影子杀手的少年似乎并不打算回话,他冷哼一声:“交出请命符,我留你一条全尸。”少年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杀意,听的人心底发寒。
 
“怎么,影子杀手也想要这请命符称霸武林么?那我今日便会一会你这清月弯刀!”黑衣人毫不在意的扯了扯嘴角,话音刚落便举着染了血的长剑向少年挥去。
 
少年手持清月弯刀岿然不动的立在树枝上,待长剑劈头盖脸的冲他挥来之时抬手轻轻一挡,随后足下轻点,一道凌厉的掌风划破夜空,而黑衣人身形一闪竟躲开了他这致命的一掌。
 
传言,最顶级的影子杀手,便是当今江湖上的第一高手来也只能和他平分秋色,而且并不占什么上风。一般的人物,也不过能在影子杀手的掌下招架三招。
 
眼前的少年身轻如燕,雁过无痕,说他的轻功当世第一也不为过,很少有人能如此轻快的便避开他的掌风。
 
少年的目光不自觉深邃起来,下一刻,黑衣人的长剑携着一股劲风向他扫来。少年踏着一片桃叶灵巧躲过,一个闪身在黑衣人身后落下,毫不迟疑的从剑鞘中拔出弯刀,朝黑衣人头顶挥去。
 
黑衣人似乎是料到少年的招数一般,凌空劈了个叉,手中长剑往下一挥,林中无数的桃花桃叶竟向上朝少年砸去。
 
少年的剑气当空,已经来不及收回,只得从万般花叶中劈过。那向上飞来的花叶顿时四散而飞,有几片桃叶落到少年身上,竟生生划开他的衣服,割破他的血肉。
 
待少年躲过这漫天花叶,那黑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片刻后,夜空中回荡起那人依旧玩世不恭的声音:“请命符我送它去该去的地方了,再会,影子。”
 
千里传音。少年似是感到威胁般眯着眼睛,手上拿捏着方才落在肩头的一朵桃花,轻轻地放到鼻子下嗅了一嗅:“花无道。”少年呢喃着,旋即一个纵身朝夜空中飞去:“要变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古耽~脑洞不大,漏洞很多,轻拍~
 
 
 
 
 
第2章 第一章 事起(1)
月照西楼,南陈江府的别院里灯火通明。
 
别院四处种着兰草,青绿的颜色丝毫不像刚刚挺过严冬的样子。
 
院子的尽头,一间屋子半掩着门,暖黄色的烛光虚散着从门缝里溜出来,像是在和春风捉迷藏。
 沉水香透过精致的小香炉氤氲着在房中升起,刻着劲竹的木制屏风将房间隔成两半。
 
一侧摆着书案,案上一副字帖似是刚刚完成还透着微光。另一侧是一座小榻,榻上整齐的铺着厚厚的一层白色鎏金软垫。
 
小榻旁的窗边停着一辆檀木制的四轮车,此时,车上正坐着一个雪衣男子。
 
男人二十八九岁的模样,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束着,懒散的垂在肩背上。他生的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的模样好看的紧。除去那略带病色的苍白面容和没几分血色的薄唇,整个人像是玉雕的一般,温润中透着一股慵懒的味道。
 
此人正是当世陈国三大世家之一的江家家主江其琛。
 
江其琛那双修着整齐指甲的富贵手正捏着一把精巧的小剪子,慢条斯理的修剪着窗边的一株兰草,一副十足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家公子模样。
 
“景行,什么时辰了?”江其琛剪下一枝枯叶,手一松便洋洋洒洒的落在脚下。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在这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动人。
 
景行身子微躬,附在江其琛耳边恭敬的道:“爷,丑时了。”
 
被唤作景行的男子是江其琛的贴身侍卫,他年纪很轻,相貌端方标志,腰间挂着一柄墨色长剑,名唤“上玄”。
 
夜已深,南陈境内万籁静寂。
 
问过时辰之后,屋里的人便不再多言,若不是那门缝间不时颤动的烛火,似乎一切都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直到门外落下一道微不可闻的脚步声。
 
江其琛好看的桃花眼瞥了一下景行,将手中的剪子递到他手里。景行刚双手接过,那边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江其琛道:“进来吧。”
 
余音方落,虚掩的房门便被轻轻推开。
 
虽是阳春三月,夜晚的风仍旧夹着丝丝凉意,卷着门边便吹进来,打歪了桌上颤巍巍的烛火,拂起了江其琛脚边落下的兰草,顺便带起了他纹着白金色牡丹的衣角。
 
景行一见来人,端方的脸上挂足了微笑。他立时迎了上去,喜道:“陆鸣哥,你可回来了!”
 
被唤作“陆鸣”的男子一身玄色长衫,外面还披了一件同色的外袍。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大半面容,若仔细探看,依稀可见那人脸上覆着一张黑甲面具。
 
陆鸣侧身进了屋,将房门严严实实的关好,撩开帽檐,只见他头发高高的束起,上面还绑着一根金色纹流云发带。
 
“回来了。”江其琛转着脚下的四轮车一点一点的往外挪着,苍白的脸在瞅见陆鸣破裂的衣衫时泛起点点寒意,他眉角轻挑:“受伤了?”
 
陆鸣迈向江其琛的步子在听到这一句话后,有半刻的停顿,随即轻轻点了头,大步走到江其琛的身后,推着四轮车来到桌边。
 
“受伤?”景行这才看见陆鸣的黑衣上有了几处裂口,几乎是不可置信的说道:“陆鸣哥,谁人能伤得了你?”
 
陆鸣放下四轮车的把手,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掀下来放到桌上。只见那面具下的脸棱角分明,俊朗非常。尤其是一双眼睛,漆黑如墨,深邃如星。
 
他半跪在江其琛面前,低下头沉声道:“爷,我晚了一步。”
 
江其琛沉默半晌,将目光从陆鸣那刀削般冷峻的脸上移到他的肩上,被桃叶破开的伤口明目张胆的绽在那里,似乎是在叫嚣着陆鸣的失败。脸上的寒霜一点一点的敛去了。
 
“是花无道。”江其琛盯着陆鸣的伤口,念出一个名字。后者无声的点了点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