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骗人的谢远树 作者:Your唯

字体:[ ]

 
文案
 
成归面恶,但很疼小结巴。
不料小结巴却长成了大尾巴狼。
 
貌纯心机攻x面恶温柔受,年下,狗血酸爽风(大概)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远树x成归 ┃ 配角:林助理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成归知道自己在做梦,又在做梦。
 
梦里他忍不住地回头去看,看见谢远树紧皱着眉头,居然流露出几分凶狠的模样。
 
是十分陌生的谢远树。
 
谢远树注意到了成归的目光,黑漆漆的眼眸就盯着他看,往日的明亮澄澈都被搅得浑浊。汗顺着那还没完全脱去少年气的脸颊滑落下来,仿佛烫到了成归的心窝里,他便忍不住收回了目光。
 
谢远树却忽然道:“你让我看着你。”
 
成归一时没有听到,就被谢远树扳着肩膀,以一种并不太舒服的方式,被迫扭过头去与谢远树接吻。
 
谢远树低声说着话,像在催眠,还有些委屈:“成哥,你最听我的话了,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我让你看着我,我求你看着我。”
 
成归受不了谢远树委屈。
 
谢远树较多地承袭了他母亲的相貌,对女性而言是很合宜的,对于男孩儿来说,却过于秀气了。十八岁的年纪,脸还有点儿没来得及散去的稚气与婴儿肥,眼睛里面总是闪亮亮的,只有一米七五因此还在坚持喝牛奶往上努力蹿的身高,看在成归的眼中,还是个孩子。
 
说是成归一手养大的孩子,或许有那么些不恰当,却又可以这样说。成归比谢远树大十岁,出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从十七岁的时候帮忙照顾七岁的谢远树,一直到了如今自己二十八岁。
 
成归曾经以为自己很了解这个惯爱赖着自己撒娇的小孩儿,结果却并非如此。
 
“成哥,”谢远树摸了摸他满额头的汗,温柔地说,“你叫一叫我的名字。”
 
……
 
X社区是个旧小区,几十年的老厂宿舍,厂子都倒了,如今住着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社区里有个小超市,超市老板楼小高特别崩溃。小本经营,平日里一群熟人不熟人强行赊账就算了,昨晚店还又被偷了。这是被偷第三回了,安装监控也没用,那些无业小青年很轻易就能摸准点,蒙着面、戴着手套,特别轻车熟路。
 
再这样下去,还不如关门大吉。
 
闲着没事儿的居民们三三两两地围观警察记录情况。
 
等警察走了,有位大婶热心地批评楼小高:“小楼,早跟你说了,你晚上睡店里算了,你不听啊。”
 
一个大爷也附和:“是啊,我女儿家那里也有个超市,人家一家三口都住店里,就弄个阁楼,你这不也有个放货的阁楼吗,凑合着睡就行了。”
 
楼小高耷拉着眉眼,垂头丧气地说:“也不是我不想啊,你们也知道,我妈要人照顾,我白天都不能常在家里了,晚上要还不回去,她又乱想。”
 
众人一想,这倒也是。
 
楼小高也很不容易,从小丧父,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了,刚工作几年攒了点钱,生活眼看要走上正轨,老娘又因为常年操劳过度,瘫痪了。
 
所幸楼小高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发誓要好好照顾他妈。请不起保姆,干脆把工作辞了,就近在家门口开了个小超市,方便没事儿就回家看看。
 
一个人又建议:“那你干脆请个人算了,也轻松点,工资少点,包吃包住。”
 
楼小高苦笑。这他也考虑过,毕竟他两边跑,回家了就得暂时关店,就算只耽误半个小时,也惹顾客不高兴。
 
只是这年头,工资少了,年轻人哪里愿意干啊?工资高了,他又亏本。请老人家?那等于贴钱请了个祖宗回来,什么都干不了不说,万一来贼了,把人给伤着了,工伤医药费都赔不起。
 
大家又怂恿起来,说来说去,楼小高也没别的办法,暂且扯了张本子纸,不抱任何希望地写上:本店诚招店员一名,包吃包住,月薪1800,限年轻力壮,踏实肯干。
 
把招聘启事贴到门口后,楼小高盯着看了一会儿,自己都觉得“诚招”二字很心虚,这一看就很不“诚”。
 
围观群众也隐约有点这感觉,只是不便说,议论着都散了。
 
楼小高叹了声气,回店里收拾残骸。
 
谁料,傍晚时分,应聘者就出现了。
 
楼小高正在账台后面算账,听到门口的电子音迎客小玩偶说:欢迎光临~
 
他也没在意,继续埋头算账,等着顾客买好了东西来结账。
 
可那“顾客”却直奔账台而来,声音有点低沉,很有磁性,听起来让人耳朵痒痒的,说:“我来应聘。”
 
楼小高抬眼看去,吓了一跳,手上的计算机按出一串归零归零归零的音效。
 
眼前的男人倒是很年轻力壮,比楼小高高出俩头不止了,估摸着得不止一米八,头发很短,反而因此很好地把立体的五官和鲜明的轮廓凸显了出来,说英俊是非常英俊的,只是……只是……凶了点。
 
比一点点更多一点点。
 
或者,再多一点点。
 
好吧,很凶了!
 
眼前这男人长得很有种楼小高反射性就想叫“大哥”的那种凶。长成这样,说没砍过人都不会有人信的!
 
男人见楼小高不说话,紧抿的嘴角又往下弯了一度,重复了一遍:“我来应聘。”
 
楼小高这才回过神来,内心极慌,疯狂判断这是来应聘的还是来收保护费的。听说现在地痞们也很聪明了,知道店里装了监控,不会直接说来收保护费的,用别的理由来敲诈。
 
他壮着胆子又看了看这男人和男人的身形,咽了口口水,颤抖着从柜台里摸出一包最贵的烟,扯开了,递过去:“抽根?”
 
男人的目光默然地落在了烟上面,又看向他,说:“我不抽烟。”
 
那你想收多少钱?收了钱能让你的小弟别再偷我的小超市了吗?楼小高慌乱地在内心措辞,忽然又听见一道脆生生的声音:“我们不是来抢劫的。”
 
“……”
“……”
 
两个成年男人都很无语。
 
楼小高这才意识到还有个人的存在,探出头去,看见账台外面站着一个小豆芽。是个小女孩儿,穿的衣服有点不合身,却很整洁,背着个很旧的小书包,扎着蜈蚣辫,拉着男人的手,仰着头,笑眯眯地朝楼小高说:“我爸爸长得有点凶,但他是个好人哦。”
 
楼小高这才安心了一点。毕竟抢劫也不会带着女儿来。这世界上吧,也确实很多看起来就很凶的人,电视剧里好多演员不就是嘛。
 
他又咽了口唾沫,重新看向男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来应聘的?”
 
男人点了点头。
 
如果他真不是坏人,那楼小高其实很满意了。不说别的,这形象往门口一杵,那些小地痞们肯定直接滚蛋。只是——
 
楼小高好奇地问:“你看起来条件不错啊,还真愿意月薪就1800?”
 
男人点了点头。
 
楼小高追问:“为什么?”这年头,搬砖也不止这个价了。
 
男人言简意赅:“暂时没钱,需要歇脚的地方,这里离小孩上学近。”
 
“哦。”这就想得通了。这边房租不低,如果这男人去工地打工,倒是能住在临时搭建的工地宿舍里面,但那都是一群男人们,带着一个小女生不方便吧。
 
楼小高随口问:“听你口音像本地的啊,怎么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男人沉声说:“刚从牢里面出来。”
 
楼小高:“……”
 
“所以别的地方找不到工作。”
 
楼小高:“……”果然还是砍过人的对吧?!虽然浪子回头了,但回头之前还是砍过的吧?!
 
男人将他惊疑的神色看在眼里,心下明了,朝他略微颔首示意,便牵着小女孩预备离开。
 
楼小高犹豫地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涌上来一些心酸的情绪。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跟着母亲到处碰壁的样子。
 
一时间千头万绪,楼小高猛地叫道:“等等!”
 
男人停下来,回头看着他。
 
楼小高犹豫着问:“我能不能问一下,你是什么事儿进去的?”
 
男人面无表情地说:“我是被冤枉的。”
 
这种话,楼小高其实是不相信的。但他也没说出来,又犹豫了一阵子:“你带着个小姑娘,也不容易。要不然,这样,你先试用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先吃住着,也看看能不能上手,实在不行,算五百块,好吗?”
 
男人点了点头:“谢谢。”
 
楼小高摆了摆手,说:“那、那身份证我登记一下可以吗?”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递给他。
 
楼小高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名字是:成归。
 
作者有话要说:
稍微换一下新格式,每段空个行看起来会不会比较好看hhhhhh
 
 
 
 
 
 
第2章 第 2 章
楼小高观察了三天,觉得自己那一时之间的心软还真是没软错。成归干活踏实勤快,还有头脑,想来还真可能是坐过牢的黑历史(和太黑的脸)才让他找不到其他工作吧。
 
成归当天把阁楼清理出来了不说,货物另外放到店里面,本以为会堆得满满当当,却没有,还分门别类得特别清楚。接着,成归把快到期的货物挪到店门口的小坪里,搞促销。他让楼小高带着小女孩——叫蓓蓓——在店外做促销,他则趁这机会,把店里再简单地粉刷了一遍,坏掉两个月的灯也修好了,货架擦得噌亮。傍晚时候,成归再把货架挪回去,又换了些更好的规划摆放,再将商品摆上,整个小超市焕然一新,精神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