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花发洛阳 作者:一碗月光(下)

字体:[ ]

 
第63章 血流成河
 
阴蛇巨口合上之后,几乎隔绝外界一切声响了,寻洛只来得及听到明秋月喊了自己一声。
 
二人在阴蛇下颚之上,这一下震荡无比,寻洛一把环住庄九遥的腰,庄九遥手尚在玄铁长剑上,抓得极牢。
刚刚好稳住身形之后,长剑便从阴蛇上颚脱了下来。
 
又是一阵摇晃,好容易才稳住身形。
庄九遥“啧”了一声,寻洛心知他是在嫌弃这剑该掉时不掉,当稳时未稳。分明极凶险的境况,他也不是什么心姓活泼之人,可这一下就是很想笑。
于是便顺着心意勾了勾嘴角。
 
蛇嘴里头腥臭难闻,二人不敢说话,生怕等一下会被憋死在这怪物口中。
寻洛接过长剑,一扬一收,狠狠将其插入了阴蛇下颚,正好卡在一颗牙齿与皮肉之间。又伸了手,让庄九遥与他并肩立住。
 
阴蛇受痛,却极机灵,死活不张嘴,只狠命地摇头摆尾。
里头摇摇晃晃,在它咽喉口不上不下,外头的明秋月对待这疯蛇,怕也是十分棘手。
 
正在焦灼间,寻洛忽地将庄九遥往前一揽。
庄九遥会意,伸手替过他,握住了长剑剑柄。寻洛反手拔出柳叶短剑,瞧准了阴蛇收起来贴在上颚的信子,轻松腾起便是一刺。
 
那信子极灵活,且十分巨大,这短剑虽刺得又狠又准,却还是一摆便让它脱了去。腥臭的血顿时滴滴答答,使得这蛇嘴像极了氵朝湿的洞穴。
不过片刻,那信子迅猛卷来,想要将二人扫入腹中。
 
寻洛还未落下,又是一个翻滚,信子擦身而过,他斜着身子掉下去,被庄九遥一把扯住了,堪堪未曾掉下那无底洞般的咽喉。
这么一滚,怀里一个石头似的东西掉了出来。
 
二人本皆未在意,那蛇却忽地长大了嘴,信子用力往外扫,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
是个机会。
庄九遥见状立即拔起了剑,将寻洛往外狠狠一扯,扯离了咽喉口,正好撞在那信子上,信子又是一推,二人便顺势往外滚去。
 
蛇身此时扬得极高,甫一出蛇口,庄九遥在仓皇之间扫了外头一眼,便当机立断扔了长剑。
而后两个人抱作一团落下来,在地上翻滚了两圈停下来。
 
这阴蛇也是怪,方才怎么吃痛都不愿张口,此时却自己吐人了。
寻洛一下没想明白,只瞥见明秋月急急跑过来:“寻兄!庄兄!没事吧?”
 
“无事。”庄九遥应了一声,拍拍寻洛的背。
寻洛怕蛇又攻来,忙抓起旁边的长剑,迅疾起了身,又去拉庄九遥。
三人往后退了开,见阴蛇正疯狂摆着脑袋,一只金黄的眼珠子被血糊了一半,显得十分可怖。
 
面面相觑片刻,皆有些不明所以,只见它头重重点了几下,竟有些害怕的意思。
寻洛正想趁机再上,却见那蛇信子又是一推,推出个石头似的小东西来,正好落在庄九遥脚下。
 
庄九遥弯腰捡起东西,竟然是一块鹅卵石,就着旁边崖壁上那几根高烛,能看得见是秘色的,表面极光华,触手升温。
他随手在袍子上抹了一抹,将蛇嘴里带出来的涎沫抹了个差不多,问:“哪里来的?”
 
寻洛看了一眼,也有些惊讶,一边见阴蛇又要攻来,匆忙说了句:“祁云给的,宋桥的妖刀很怕这东西。”
最后半句传到耳朵里时已极轻,寻洛与明秋月一左一右又上了前去,庄九遥在后头皱起了眉。
 
妖刀的第一任主人是守言,锻造刀的地点,应该就是在上真派,指不定就是这地宫。
这小小一颗石子,妖刀怕,阴蛇竟也怕。也不知那既嗜血又能迷人心智的妖刀,究竟跟这阴蛇有何关系。
 
他拿着那石头闻了闻,没什么味道,又用力一捏,十分坚硬,也不像是空心的。
正在竭力思考,远处阴蛇又是一甩尾巴,场中二人堪堪躲过,蛇尾带起的风扑过来,扇得旁边高烛火光晃了一晃。
 
庄九遥看清了,缓缓拧起眉毛,退后两步,将那石子凑近了火光。
只略略碰了一下,未料一股子阳石味道一下冲了出来。
饶是他已做好准备,离得远了些,这一下还是防不胜防。那气味十分强劲,猛地便入了口鼻,直冲脑门而上。
 
幸好提前吞过丹药。
 
他忙缩手,离了火后,味道渐渐又散了。
一摸过去,发现被火燎过之处烫得厉害,不过片刻,却又渐渐凉下去,只剩原来的淡淡温热,瞧上去仍旧像颗平淡无奇的鹅卵石。
 
原来如此。
 
远处一人二蛇正酣斗着,但阴蛇巨大,力量又充沛,若是斗久了,必是凶多吉少。
而此时自己这几人已将蛇伤了,这种东西记仇,之后便是想走,怕也是走不成了。
 
庄九遥计上心头,随后自怀中摸出一包药粉来,将那药粉顺着石壁根倒掉,留下包裹药粉的纸。
这纸是特制的,因为害怕不同药粉之间药姓窜了,所以十分隔热。
 
他用纸包住那石子,闭了气,缓缓又凑近了烛火。
 
寻洛跟明秋月还算是默契,这一番配合杀下来,不多时已看清了双方出招的特点。一左一右,不停飞上蹿下,催得阴蛇一头一尾皆忙碌非常。
一招下去是火花,再一招下去只剩了火星,二人招式尽皆朝着一处使,渐渐竟也见了血。
 
但他们心里也明白,这样的打法,不等阴蛇被杀死,自己这三人估计就要累丢半条命了。
可是此时事态已至此,且必得杀了它,才能替庄九遥赢得那一线生机。
 
这么一想,寻洛已有些靡靡的内力忽地一振,使出一招绝杀,正中阴蛇已伤过两回的那只眼珠。
阴蛇大张了嘴巴,却一点声音也未发出,它那信子似乎不像其他蛇类那般总是嘶嘶,到了此刻仍旧紧贴在上颚之上。
 
正在这关头,庄九遥在旁边喊了一声:“捂嘴!”
 
寻洛回身,看见他直直飞掠过来,竟徒手拿着一团火焰,火光炽烈,浓重的阳石味道包裹过来,几近灭顶。
二人伸手捂住口鼻,庄九遥已到了近前,一把将手里的火焰掷出。风与火裹挟着,呼啸而去,汹汹地撞进阴蛇嘴里。
 
寻洛见状腾起,一脚踩在阴蛇头顶,明秋月反应极快,也飞身过来,一掌顶住了阴蛇下颚。
阴蛇虽气力巨大难言,可这一下来得突然,竟生生让二人合上了它嘴。死命挣扎时正好扬起头,火焰闪烁一下,忽地滚进了咽喉。
 
不过一瞬,阴蛇身子疯了扭曲起来。
三人急忙退至高烛壁下,看着它死命地翻滚腾挪,整个地面跟着在不停摇晃。
寻洛朝上看了一眼,先前觉得这地宫暂时不会垮塌,现在却有些担心是自己太乐观了。
 
远处的阴蛇挣扎着竟翻了身,它腹部一直紧贴地面,这一下翻过来,几个人才看到那处竟也是漆黑的。
也不知是不是方才那火焰还在跳跃,蛇腹中段竟不停在鼓动,像是有物要破皮而出。
 
没一会儿它又高高支起上半身,头重重一点再点,像是要呕吐般,来来回回许久,却终究什么也吐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阴蛇最后猛地抽动一下,而后像是没了力气,半截身子忽地从半空坠下。
巨大的头颅砸在地面上,轰一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人跟着踉跄一下,寻洛自然地伸手抓住庄九遥,庄九遥却吃痛似地“嘶”了一声,手缩了一下。
这一声极轻,寻洛心一紧,忙拉过他手,借了幽暗的光,看见那手心一片通红。
方才捧着火焰冲过去,饶是隔着那包药粉的纸,仍旧被烫伤了一片。
    
自己刚才竟忘了问问他,寻洛心头火一下便起了,方才不觉痛的内伤几乎在沸腾。
庄九遥见他神色,笑了笑:“没事。”又追问:“你呢?哪里痛么?”
寻洛不答,手上用了用力,又怕捏痛了他,立即又是一松,紧接着抬眼看了他一下,忽地埋头,用唇在他手掌边缘碰了碰。
 
本在观察阴蛇的明秋月,听见声音转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整个人如遭雷击地立在原地,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看着他们。
 
直到庄九遥抽了抽手,寻洛才转头看过去。明秋月忙收回目光,结巴道:“它它它,这是……要死了么?”
“还没有。”庄九遥平静道,“那石子即便对它来说剧毒,可也应该不会死得这般容易。”
 
寻洛点点头,放开他,提起长剑走至阴蛇旁边。
阴蛇巨大,他仰起头才能看清,那蛇头一动不动伏着,金黄的眼珠子极灼眼,似乎正垂着目光,仍旧怨恨般地看着他。
 
这蛇被人养在此处,只能靠吃人活着,十几年才醒一回,终年不见天日,四周与头顶皆是剧毒之物,黄泉又钻不透,死了兴许也算是解脱。
 
不过这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了。
寻洛定了定神,腾起身子,双手握剑,剑尖向下,将所有内力汇聚在剑上,用尽一切力量坠下来,以一个半跪的姿势落在了阴蛇的七寸处,长剑第一回插进了它皮肉。
 
这鳞片似乎是被它吞下去的那团火焰熔化了,这一下竟如刀切豆腐般轻易。
 
它身体极快地蜷缩起来,勉力绕成圈,似乎是想要将寻洛卷入其中,令其窒息。
可惜它身上站着的人太小也太灵活,它捞捕猎物的动作都变成徒劳。
 
明秋月也腾了过来,一刀下去,戳在同一个地方,问道:“这样会死很长时间吧?怎么才能给它一个痛快?”
 
阴蛇卷曲身子的动作还在继续,翻腾时又露出了腹部,寻洛看准了方才那一处鼓动的地方,没有犹豫,一剑刺了过去。
黑红的血顺着长剑的沟槽流下来,滴滴答答,伴着他冷淡的声音响起:“这里。”
寻洛说完抽出长剑,看着血源源不断自那伤口处流出,竟渐渐汇集成一条小溪。
 
二人从它背上跳将下来,往后退了些,仰头看着这庞大的怪物。
只见它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来来去去几回,那对金黄而染了血污的巨硕灯笼,终于沉沉地熄灭掉。
 
地宫里的风终于停下,这地宫里约莫再也不会有风了。
寻洛忽地在想,自己所身处的地方,是否也是一个巨大的地宫,风若吹过来,便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在吐气,在翻腾。
 
血很快又蔓延至脚下,两个人又往后退了退,到了庄九遥旁边。
 
三人一起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旁边才忽地响起一个声音:“公子!”
庄宁儿急急跑过来,身后跟着巫阳。她直直看着那巨大如山的阴蛇,一脸愕然,似乎不知该怎样惊叹才好。
巫阳倒是十分平静,道:“终于解脱了。”
 
众人皆未说话,过了会儿庄九遥问:“青城还没来么?”
 
“嗯,我穴道一解开就跑过来了。”庄宁儿皱起眉,半是责怪半是后怕地看了他一眼,又问,“也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有危险啊公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