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同谋 作者:羡宇幸

字体:[ ]

 
文案
 
灵魂穿越,卷入宫廷斗争
 
面冷深沉的墨佳说他值黄金三千两
 
温文腹黑的李熹很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
 
霸道邪魅的仲晟总逼着他要他把人交出来
 
尔虞我诈,真真假假
 
他就不懂了
 
这九死一生的背后,被精心隐瞒的秘密是真的吗?
 
 
【占有欲超强霸道攻、温文尔雅腹黑攻、冷酷深沉忠犬攻 和 不知道是什么受(狡猾属姓)】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宫斗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霁、墨佳、李熹、仲晟、厉珝、酌醉 ┃ 配角:各种炮灰来一打 ┃ 其它:穿越、重生、宫斗、强强、相爱相杀
 
 
第1章 第一回
意识渐渐恢复了。
 
良久,他睁开双眼,眼前粉色的纱帐非常陌生。
 
……这里是哪里?
 
身体麻痹,四肢痛得几乎动不了,喘了很久,他狼狈爬起来打量四周,所有的摆设皆细致典雅、古色古香,找不到一丝熟悉的生活气息。
 
他正发怔,门“吱”地一声被人推开,来人的脚步非常轻,走到里面来看到坐在床上的他,先是一愣,很快,喜悦布满了整张小脸。
 
“您醒了!”
 
“你……”他困惑打量对方。
 
面前是个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气质干干净净的,眸子有神,皮肤清透。
 
看对方的装束,他有点懵。
 
摸不清状况,他低头看看自己,看自己穿的跟对方的貌似差不多,他苍白的唇颤抖着,很是惊异。
 
“……我……”
 
难道是穿越了?!
 
这不可能啊。
 
这情节在书上看多了。
 
可,都是编的啊。
 
他难以置信,很惊诧。
 
“……我……”他想问,可是嗓子几乎挤不出声音来。
 
他摸摸自己的喉咙,着急开口,可是使劲嚷嚷两声,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是吃了什么东西伤了嗓子么?
 
他着急,要对小姑娘做手势,这时,一个穿着美艳的男子踱进来打断了他们。
 
这人进来见他便是一愣。
 
那眼睛,瞪得老大,像见了鬼似的。
 
对方眼中的不明情绪一闪而过,他没来得及捕捉,只见这人手里的纶扇一拨,惊喜对他说:“哎呀~醒了?醒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我的宝贝,我的左霁宝贝哟~你这睡了一天一夜,可把我给急死了呀!”
 
左霁?
 
谁?
 
我么?!
 
他眉头紧皱,摆手否认,可对方没给他细说的机会,一转脸,抬眉便是:“绿帘?”
 
“是!”
 
小姑娘机灵,马上跑到里面开木柜拿衣服。
 
他目光跟随,不想,下巴被捏,脸被扳了过来,眼前的人盯着他瞧了又瞧,抱怨:“哎哟,讨厌啦,怎么休息了这么久还是这副憔悴样子,这可怎么卖哦!”
 
卖?
 
他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看对方打扮妖娆,动作娘娘腔得很,怎么看都像个妈妈桑,他忽然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我……”
 
“绿帘!”
 
“是!”
 
话又被打断了。
 
只见,绿帘跑出来,把挑选好的衣服和佩饰小心放到床边,然后对这人:“酌醉哥哥,都在这了。”
 
“那水呢?梳洗用的东西呢?”
 
“是!”绿帘头一点,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酌醉转过脸来,瞧他一直盯着自己,纶扇掩脸,娇俏一笑。
 
这,令他略微尴尬。
 
都是男人啊。
 
这秋波他没法接啊。
 
酌醉见他往后缩,一把抓上了他的手。
 
他吃一惊,只见酌醉凑近来:“你还不换衣服,磨蹭什么呢?”
 
这语调平和的一句话,配合着酌醉的眼神,不知怎么的,竟让他背脊发凉。
 
酌醉放开他,他赶紧自觉拿过绿帘放在一旁的衣裳。
 
酌醉见他这么听话,背过了身去,来到妆台前,悠闲地扇着手中的纶扇,开始打量台面上的东西。
 
左霁觉得他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只听,他说:“今儿个是你的大喜日子,你可得上点心。”
 
“大爷们听说你肯出来接客,都早早在下面等着了,你啊,新晋的头牌,今天晚上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说罢,听到声响,酌醉回过头来,看衣裳佩饰掉一地,而左霁则完全愣在那。
 
他顿时很不解。
 
“……我……”
 
有没有听错?
 
“……大爷?!”
 
破嗓子挤出来的声音有八调子高。
 
左霁的震惊难以复加。
 
所以,他是一个鸭子,而且服侍的还是……
 
“……大爷?!”
 
沙哑的嗓子嚷嚷起来难受,让他咳得够呛。
 
酌醉见他这般,赶紧过来给他顺个气,却被他粗鲁推开。
 
酌醉差点摔地上。
 
眼中的愠气一闪而过,末了,酌醉又笑。
 
走过来掏出一小包东西递给他,让他一愣。
 
他抬眸,酌醉对他:“之前说好的,放酒里,还记得吧?”
 
什么?
 
“等客人晕倒了你回我屋里来。”酌醉把东西塞他掌心里,然后把掉在一边的衣裳捡起来,催促:“赶紧的,换吧。”
 
……这?
 
左霁看看自己手里的东西,抬头看看酌醉,好像明白了。
 
这是要他假卖春骗钱?
 
这地方经常这么干么?
 
他想要问详细点,嘴巴一张,看到绿帘提着桶热水风风火火跑进来。
 
这一晃神,酌醉忽然一把扒了他衣衫,他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往自己胸前一护,绿帘在一旁倒水,看着蹙眉:“左霁哥哥这是怎么了?醒来一直奇奇怪怪的。”
 
光着膀子挺尴尬,左霁扒拉来那套干净的衣服要穿,可是这衣服也是怪,他手忙脚乱找不着北,绿帘看他笨手笨脚的,放下水桶,把帕巾浸水里,湿手往自己身上擦擦,过来帮忙。
 
一件件套上去,这一身是套淡竹绿的衣裳,素且得体,并没有酌醉那一身红色这么妖冶突兀。
 
衣带系好,绿帘把凳子放他面前,然后把水盘端来,把准备好的漱口的给他,又去搬铜镜。
 
他想说不必这么麻烦,可是摆手没绿帘动作快,小妮子力气大,铜镜往他面前一立,他定睛一看,怔住了。
 
镜中的这张好脸面容俊美。
 
挺鼻梁,菱角唇,下颌线完美,偏阴柔却不女气的五官精致得简直过份。
 
这是他本人?
 
完全呆愕住的他被人抓手,回神转眸,对上酌醉不耐烦的眼神,顿是失措。
 
他立刻抽回手。
 
他回忆了一下。
 
他好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了。
 
他只记得自己是不属于这里的。
 
但是在穿越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印象。
 
“……酌……”
 
他想告诉他,却说不出话来,着急指指自己,想要比划,可酌醉没给他机会。
 
酌醉很着急,打断他,连哄带催:“宝贝啊,行行好,行行好,别磨蹭了好吗?没时间,我们没时间了!”
 
“可……”
 
一听他还要废话,酌醉一把把他的脸扳正去,盯着镜中他那张脸:“有什么我们今晚完事了再说,完事了一五一十地说,好吗?”
 
完事了再说?
 
毕竟他现在说话困难,做手势打比划要人懂也得要点时间,他看酌醉和绿帘是真的很急的样子,只好先答应了。
 
梳洗收拾了一番,他被推出了自己的房间。
 
随他们步出到阁楼走廊,站出来的那一刻,他呆住了。
 
阁楼上,高高站着往下看,下面座无虚席。
 
所有的人都在等他。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阵仗。
 
这些人看他的眼神热辣辣的,令人极其不舒服,面对这种饱含太多内容的轻佻打量,他心里发毛,怂了。
 
“我……”
 
脸他已经露过了。
 
他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
 
想跟酌醉说他不想留在这,可刚一开口,就听酌醉媚声媚色地介绍:“各位大爷们久等了。为了今天晚上,我们左霁可是好好地打扮了一番哦,看看这倾国倾城的脸蛋儿,美得跟天仙似的,今天晚上谁会有幸成为他的第一位入幕之宾呢?”
 
这话一出,楼下是一呼百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