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往事不可鉴 作者:十月又十三

字体:[ ]

 
简介
主受,强强,互宠偏受宠攻,前世今生梗,对外高冷对攻温柔宠溺受,大美人温柔端方攻。
这文后面会有虐攻身虐受心的情节,不喜慎入啊亲。
这文前十章都挺啰嗦的,我发现了这个问题,后面会改进的,小可爱们斟酌着看,第一次写文难免会不尽如人意,希望后面越来越好。
此文互宠偏攻,互宠偏攻,受控慎入,极度攻控也慎入,因为两人彼此付出。攻前期会有些小白,是真的小白,不喜勿入哦。
 
第一章 
 
安阳市是北方一个二线城市,虽说只是二线城市,但在这个房价一日千里的时代,这里的地皮也算得上是寸土寸金了。
 
而就是这样高楼林立,发展颇为跟得上时代步伐的安阳市市中心的某条街道中心处却存在着一处与周围环境极不搭调的小院。
 
这小院处在这繁华所在,怎么看怎么像一堆金凤凰里混进了一只野山鸡,还是秃毛的。
 
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这小院外观实在有碍观瞻,乍一看这小院,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自己活在几百年前呢,破破烂烂的外观可不是与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吗?
 
小院约有一层楼高,肉眼目测约一百平米,处在两栋二十楼高的楼房中间。说来也奇怪,这样的年代久远又是独栋的小院按理来说早该在十多年前的城市规划或者近年来得房屋建设中彻底不复存在才是。
 
可是这小院倒好,堪堪处在安阳市最繁华的所在,几经飘摇,除了时光刻下的痕迹,竟始终屹立不倒。不仅如此,明明小院门外行人络绎不绝,可似乎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地方还有一个格格不入的院子,人们似乎对这个地方刻意忽略了。
 
而此刻,这破败小院门外的石狮子上,斜倚着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这青年生得颇为俊俏,一米八几的个子,一头柔软的栗色短发,白皙的皮肤,一双眼似天上星辰,直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唇色绯然的嘴唇,身着白色衬衣,黑色牛仔裤,右肩上单肩挎着一个黑色背包,长身鹤立。
 
此刻青年正微蹙着好看的眉毛,右手拿着手机,手指飞快的敲打着手机屏幕。半饷,青年收了手机,开始靠在石狮上发呆。
 
“请问,元虚真人可住在此处?”一道带着些不可置信的声音在青年背后响起。夏言回过头,微微皱了皱眉,眼里的错愕一闪即逝。
 
只见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这高温下穿着长袖衬衫,整个手臂都笼在袖子里,衬衫扣子扣到最高一扣,也不知道这么热的天他怎么受得了,而且他双眼青黑,整个脸上笼罩着一层死气。
 
中年男人显然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夏言的惊讶,于是他朝夏言微微一笑,又尝试着问了句:“小哥可也是来找元虚真人的?”
 
听到这话,夏言回了回神,开口道:“元虚是我师傅,我也正在等他回来,你是如何知道这地方的?”
 
不怪夏言错愕,他八岁被师傅从孤儿院领养回来,即使是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师傅在这地方还有一处小院。且他自小同师傅修习道法,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地儿有师傅设下的阵法,寻常人是不可能随意进来的,故而有此一问。
 
听到他问,中年男人立刻回答到:“原来是真人高徒,我叫赵赢,是新科房地产公司的经理。”
 
说完不等夏言细问,他又自顾自说道:“我也是听一个网友说的,说此处有一个元虚真人,是有真本事的人,近日我家出了一些邪门的事,想来找真人帮忙看看。说实话,我在安阳市多年,也曾从此处路过无数次,知道这附近都是十五层以上的高楼,从不曾听说此处还有一个叫缘见的小院,我原以为是那个网友唬我,但看他说得笃定无比,而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此处碰碰运气,想着莫不是哪位高人近日新开的店铺。不曾想,嘿,还真让我找着了,可这小院怎么看也像是年代久远了,怎么我以前对此地毫无印象呢?”
 
夏言听他说完,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朝他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赵赢见此,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烟来,抽出一根双手递给夏言,夏言摆摆手,示意他不抽烟。赵赢便又把烟放回盒里了。
 
赵赢看着眼前的破落小院,心想:这元虚真人恐怕真是有几分本事的,住的地方都同他前面找的江湖骗子不一样,此处看来年代久远,颇有几分古代高人隐居之处的神秘感,思及此,他对解决自己遇到的事又有了几分信心。
 
夏言此时倒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虽然八岁开始修习道法,且多次与师傅一起捉鬼除妖,但他们平时都是住在离市中心二三十里的一处楼房里,他姓格内敛,又喜安静,所以除了同师傅一起捉鬼和上学的时候,他平时多半是不轻易出门的,他一直不知道这地方,看到这地方设了阵法,便想当然的以为师傅肯定是不想让外人进来的。
 
当然,其实也确实可以说是为了防止普通的外人进来,但却不是让所有人都进不来,至于哪些人可以进来。看着小院名字就知道了。缘见,缘见,有缘者可得见。
 
想来这就是师傅所说的雇主了,他知道师傅偶尔会接受某些人所托,做些安宅除邪的事情。师傅称这些委托人雇主,他们驱鬼除妖时都会让那些雇主暂时另找地方住,以免驱鬼时误伤凡人。夏言因此从未见过这些人,现在想来,这些雇主同师傅都是在缘见会面的。
 
今天早上,师傅打电话给他,让他下课后到这里来。他当时还有些疑惑,从来不曾听过师傅说起这地方。怕是有什么事,因此,他一下课就匆匆赶到这里来了。哪知师傅还未到,他刚刚就是在给他师傅发信息。
 
赵赢见夏言不说话,也不敢随意插话,只敢偷偷打量他,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帅气干净的青年竟然是真人的徒弟,看起来同那些大学生也没什么区别。
 
他不知道的是,事实上,夏言确实还是一个学生,他虽说从八岁开始修习道法,但是他师傅也要求夏言同同龄孩子一起上学,如今他已经大三,在安阳大学念书。虽然夏言还很年轻,但是莫名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感觉来,赵赢想:大概是高人徒弟的原因。常言不是道:“名师出高徒”嘛。
 
因此,即使很年轻,赵赢也不敢看轻夏言,连打量的目光也变得比较小心翼翼。许是感受到旁边人的视线,夏言微微侧过头看了赵赢一眼,赵赢讪讪一笑,转过了视线。他们站的地方可以看到外面的车辆行人,外面依然是那个他们所熟悉的喧嚣的世界,可是这里面却好像自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赵赢心里其实是有几分害怕的,生怕自己进入了什么妖魔鬼怪的巢穴。但他看夏言确实不像是坏人,不仅不像坏人,好像还颇有几分浩然正气的感觉。也正因如此,他才放了几分心。可对此地又存有几分好奇,有心想问问夏言,但看对方并没有搭话的意思,也就不好自找无趣了。
 
第二章 
 
赵赢百无聊赖的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其实也没什么看头,这小院着实与周围太不搭调。
 
赵赢现在能看见的就是一扇朱红色的大门,这大门看起来很是有几分古典韵味,但到底颇有些年头了,门上已爬满了裂痕,门的颜色也不在鲜艳。门中间两个圆形铜扣,想是叩门用的。门楣处横挂一块木匾,上书缘见二字。赵赢不懂书法,却也觉得这两字写得颇有几分灵气。小院围墙以青砖铺就,在外面还可以看见几株桃树的枝条。
 
赵赢兀自出神,突然“叮”的一声,打断了赵赢的神游天外。夏言掏出手机看了看,随后偏向赵赢说:“我师傅说他还有十分钟就回来了。”赵赢连忙回到:“多谢小师傅。”
 
夏言觉得这个称呼听起来颇有些别扭,因此他对赵赢说:“你就叫我夏言就好。”赵赢点点头,开口道:“谢谢夏言小师傅。”
 
夏言:······
 
夏言有些无语,他向来姓格内敛,除了对他熟悉的人会多说几句话之外,他对外人一向是比较清冷的。从小到大追求夏言的女生数不胜数,情书收到手软,他也曾经和某个追求他的女生在一起过,可是后来女生因为他清冷的姓子说了分手。
 
他给外人的感觉总是冷冷淡淡的,那女生曾经对他说过,和他在一起,他会陪你看电影,会陪你吃饭逛街,会送你回家,可是你就是感觉不到他爱你,好像他同你做这些事仅仅因为他在尽力扮演男友这个角色,而你要求了他这么做,所以他做了。而不是因为他爱你,他愿意陪你做这些。
 
而夏言在同当初那女生分手之后,似乎也觉得这样的情侣关系让他很是疲累,所以尽管现在依然有许多女生不管不顾的追求他,但他一个也没再答应。
 
然而学校里面的女生似乎以为他是因为放不下初恋,所以拒人于千里之外。就更认为他是一朵清冷痴情的高岭之花,于是引得更多的女生前仆后继,想要摘下这一朵高岭之花,可惜,到目前为止,一个也没有成功。
 
正因为夏言这样的姓子,所以在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之后二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二人身后响起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哎呦,我的宝贝徒弟,等急了吧,为师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过来了,半年不见,可想死为师了,来抱一个。”
 
说着一个头发花白,身穿道袍,满面红光,留着山羊胡子的人就从后面窜了出来,一把把赵赢抱了个满怀,嘴里还嘟囔着:“徒儿,你似乎圆润了不少啊。”
 
赵赢:·······
 
夏言:·······
 
夏言很想装作不认识这老不正经的老头。
 
“真,真人。”赵赢僵硬着身子,弱弱的开口唤道。元虚这才看到,原来赵赢前面还有一个人,而那身姿挺拔的青年才是自己的宝贝徒儿。
 
于是他默默收回手,掩饰姓的轻咳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然后一本正经道:“原来是有雇主来访,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他这话到说得客客气气,好似他是一个正经老头,而不是一见面就把别人抱了个满怀的老不正经似得。
 
这老不正经的走到夏言面前,又想要伸出手给夏言来个熊抱,结果被夏言避开了。于是这老头颇为幽怨得给了夏言一个白眼,好似被抛弃了似的,对此,该配合他演出的夏言视而不见。
 
身后的赵赢这时适时发出了一声嚎叫:“真人,救命啊。”
 
元虚这才回头看了看赵赢,说道:“赵赢,新科房地产的总经理是吧。”
 
听闻此话,赵赢一个激动上前一步,抓住元虚的手就一阵晃动:“不愧是高人呐,这您都算出来啦?”赵赢内心十分激动,认为自己一定是遇到真正的高人了,所以他的动作显得愈发的恭敬起来。于是他又开口道:“请真人帮帮忙,我最近遇到·····。”
 
还没说完就被元虚开口打断了:“你回去吧,你的事我帮不了。”
 
“可是······”赵赢正要再说些什么,这时,夏言过来对赵赢颔首说道:“稍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