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摄政王 作者:蝎子兰(二)

字体:[ ]

 
第45章 
  诏狱不见光,只有火把。火把的火颤动一下,端坐在牢房后面的男子嘟囔一句:“又下雪了。”
  能进诏狱的都是人臣,看守诏狱的自然也起码是锦衣卫千户。火光下的飞鱼服华贵得狰狞,走路时绣春刀轻轻叩击玉带,发出悦耳的微音。
  “先生又听对了。”郑千户回答。
  那男子笑一声:“新的飞鱼服,罗纱玉带都是新的。外面没变天吧。”
  郑千户没回答。
  这些高官显贵们的气度已经被烙进骨血,进了不见天日的诏狱还是得端着架子。可是和锦衣卫这样面对面不得见,居然也能处出友情。牢里这位爷被成庙关进来,没说用刑,也没说特别关照。指挥使怕他死了,叮嘱其他人不许为难。这位爷在绝对寂静里自言自语,隔着没有窗的墙壁谛听外面的天气。
  从没出过错。
  郑千户觉得遗憾,这位爷就是进来那天好好打过照面,长相让他有点惊为天人。看守诏狱的人,一表人才的达官显贵实在是见多了,这位爷着实不同寻常。英俊且不说,两个眼睛颜色还不一样,琉璃珠子似的。
  诏狱牢房里没有光,就再也没看清这位爷的长相。
  郑千户按着绣春刀站在走廊火把下,对着虚无的黑暗里苦笑:“先生,不要问了,我什么都不能说。”
  长久的沉默。
  男子低沉柔和的嗓音在黑暗中长长一叹:“圣上……是不是不在了。”
  郑千户腿一软,圣上好着呢您咒谁呢!忽又一惊,这位爷说的圣上,是成庙。成庙不在了。
  郑千户沉默。
  黑暗中再无声音。
  下了朝,奶皇帝坐在龙椅里,冲李奉恕一伸手。李奉恕抱起他,溜着几十号人绕着皇极殿转圈。转着转着下了雪,李奉恕抱着小皇帝进入皇极殿,在正殿里来回溜达,小皇帝在他怀里睡得呼呼的。
  李奉恕突发奇想,把皇极殿的金砖全都撬了种葱会怎么样。宫门口的砖也撬。小皇帝打着小呼噜,摄政王心里盘算撬皇极殿地砖。今天当值的不是富太监,一共三个提督太监,秉笔掌印随堂,今天当值的是柳随堂。柳随堂长得笑模笑样,比富秉笔要喜庆,好在一样安静。
  小皇帝在摄政王怀里抽搐一下,摄政王停下脚步,小皇帝攥着他胸前的衣服小声抽泣,哭声越来越大。李奉恕捏他的脸:“陛下?”
  小皇帝眼珠子转,醒不过来。
  柳随堂有经验:“圣人这时候都要叫醒陛下。”
  李奉恕蹙眉:“皇帝经常这样?”
  柳随堂眼圈一红:“最近……圣人不睡觉陪着,宫中夜里也点灯,可是陛下还是害怕。”
  李奉恕微微一眯眼,并没有真叫醒皇帝。他换个抱皇帝的姿势,凑近皇帝的耳朵,压低嗓音,空气被他的声音挤压,也开始震颤:“陛下,你是大晏的皇帝,是九州四海之主,没什么能害你。不用害怕,大晏朱旗所拂,九土披攘……”
  眼看小皇帝表情松开,不再皱着小眉头。
  小皇帝梦见一只巨虎杀过尸山血海冲向自己。巨虎一身鲜血淋漓,可是他不怕,他爬上巨虎的背,巨虎是来救他的。
  他微微睁开眼,看到摄政王朝服胸前的补子。
  一只正在咆哮的神异巨虎……
  小皇帝嘟囔:“六叔……”
  李奉恕听小皇帝叫他,却一愣,原来皇帝是怕他?
  太祖祖训,兄终弟及。太后和皇帝的确应该怕他。李奉恪把他从山东稀里糊涂弄回来,倒是不怕!
  柳随堂观察摄政王抱着皇帝脸色阴晴不定,心里颤抖。他还真不知道皇帝做恶梦都是梦见摄政王啊。梦见摄政王杀他?杀了他之后夺位?柳随堂越想越害怕,跟着冒冷汗。
  王修曾经问李奉恕,为什么不干脆亲自教养皇帝。
  摄政王抱着皇帝站在皇极殿正殿下,观察这座帝国最辉煌庞大的,象征着鼎盛皇权的宫殿。他抱着帝国年幼的主宰,对着九龙金漆宝座,看了很久。
  柳随堂咬着牙,坚决不露出一丝战栗的声音。皇极殿外狂风飞雪,殿内赫赫权力叱咤浩荡。这声音盘旋数百年,从大晏诞生的那一刻起,杳杳地用无上的威严诱惑着,血液与生命,对权力顶礼膜拜的祭品,在九龙宝座下汨汨流淌。
  摄政王钢铸铁打的身形森森而立。柳随堂几乎要昏过去,他站在一头凶兽身边。
  “殿下……”
  摄政王抱着皇帝转身,走出皇极殿。柳随堂追上去,摄政王没看他:“皇帝总是窝在宫里不精神,到孤那儿看看。你知会后宫一声。就说寿阳大长公主会把皇帝送回来。”
  柳随堂眼前一黑,他不敢反驳摄政王,更不敢就这么应下了,太后知道了要杀人的。
  李奉恕不管他死活,把皇帝四边裹紧了,直接坐马车回鲁王府。
  王修今天不当值,落衙早,先到家,对着家里的一狗一马犯愁。街面上又开始传了,摄政王得了一匹龙马。上回老李一枪砸下黑鬼来,说黑鬼是龙子。侥幸未被飞玄光这匹疯马摔死,飞玄光又成龙马了。真不愧是老李,狗要超大的狗,马也要超大的马,还都是黑的。老李自己也是超大的人,平时一身儿耐脏的黑,这下仨真像兄弟了。反正龙姓本- yín -也不是不可能……
  王修正瞎想呢,门口有马车声,他迎出去:“回来这么早?我正想要不要去皇极门……这啥?”
  李奉恕跳下马车把皇帝的脸从斗篷里扒拉出来亮给王修看:“皇帝。”
  王修差点昏倒:“你就这么抱回来了?”
  李奉恕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是他说要亲自教养皇帝么。
  王修压低嗓子怒骂:“也不能直接抱回家啊!人家娘不抽你!”
  李奉恕最近天天抱着皇帝绕着皇极殿溜达,拉拉杂杂几十号人跟着,快成皇宫一景,太后要抽他早抽他了。李奉恕也觉得奇怪,皇帝在他怀里睡得格外沉,上车下车这么折腾,愣是没醒。
  皇帝在李奉恕怀里蹭脸。黑鬼没见过小孩子,特别好奇蹭过来。王修怕黑鬼吓坏皇帝,把它往边上牵:“老李你快把陛下抱进卧房,这大冷天的你也不怕他着凉!”
  大奉承迎出来,一看李奉恕把皇帝抱回来了,脚一软,许久不见CAO练的鲁王府一阵忙乱。李奉恕倒挺不以为意,一只小兔崽子而已。
  王修用汤婆子烫被窝,仔仔细细烫半天。李奉恕抱着小胖子在屋里溜达:“差不多行了。晚上我睡哪儿。”
  王修心急火燎:“宫里怎么没人跟着出来?你睡哪儿不行,皇帝还在咱们家过夜?”
  “我不让宫里的人出来。我睡你那里吧。”
  王修烫好被窝,李奉恕把皇帝放在床上,王修小心翼翼地把皇帝的外衣和鞋子都脱了,掖好被子。大概都是摄政王的气息,让小皇帝很舒适,团在被子下面继续呼呼大睡。
  刚把小皇帝安顿好,富太监心急火燎地就来了。大概不想太明显,只领了几个人:“圣人要接皇帝回去……”
  李奉恕一偏脸:“睡着呢。”
  富太监进李奉恕的卧房,第一眼看见皇帝搭在被子上的小手。他眼睛一热,多久没看见皇帝睡这么安稳了?小脸红扑扑的。富太监小心翼翼地把皇帝小手塞进被子,实在舍不得叫醒他,只好打发人回宫:“回禀圣人,就说老奴在这里伺候陛下醒来,万无一失。”
  鲁王府在准备晚膳。鲁王一向吃得简单,用料实在即可,不需要花头。说实在的,刁钻的做饭工艺鲁王他也吃不出来,因此鲁王府菜是菜香,肉是肉香,大米熬粥的香味在浸染的夜色里慢慢氤氲。富太监领着几个内侍不吃不喝在卧房里盯着皇帝,皇帝砸吧小嘴醒来。饿了。
  王修袖手走进卧房,笑眯眯:“晚膳准备好了。吃过再走?”
  富太监着急回宫,皇帝陛下自己坐起来,非常迷茫地拥着被子:“六叔呢?”
  王修还是笑眯眯:“陛下,鲁王在书房。”
  皇帝吧唧跳下地:“我要去书房。”
  富太监连忙给皇帝穿衣服:“陛下当心着凉!”
  皇帝陛下要去书房找摄政王,富太监立刻跟着。王修往前一站:“内官别忙,要不要一起用晚膳?”
  富太监顾不上了,紧着要去追颠颠跑的小皇帝。王修伸手抓住富太监的胳膊,脸上还是笑的:“内官,在这鲁王府里,您有什么不放心的?”
  富太监怔怔,王修逼近:“嗯?”
  富太监终于想起自己是内官总领,脸色终于要变,王修低声道:“内官不想想,也许皇帝陛下在鲁王府,才是最安全的呢。”
  鲁王府格局简单乏味,小皇帝自己找到书房。他推开门,看到六叔正站在一幅巨大无比的地图前面。李奉恕手里举着烛台,转身看见皇帝,微微一笑:“陛下醒了。”
  皇帝很久没睡得这么踏实,两只眼睛晶晶亮:“六叔在看什么?”
  李奉恕举高烛台,照亮占了一整面墙的地图:“坤舆万国全图。”
  小皇帝仰着头垫着脚竭尽全力看,太大的图,可他又太小。
  摄政王放下烛台,在皇帝面前半跪下:“上来。”
  摄政王举着皇帝把他架到自己肩上。皇帝骑着摄政王的肩,摄政王擎起烛台,烛火在皇帝面前瞬间照亮了整个世界——所有的国家。
  “好大。”小皇帝说。
  “很大。”摄政王回答。
  小皇帝的眼睛里跳跃着火光,摄政王的烛台在他的眼睛里驱散黑暗,披荆斩棘。
  “天以日月为纲,地以四海为纪。九土星分,万国错跱。崤函有帝皇之宅,河洛为王者之里……”
  小皇帝轻轻跟着摄政王背诵,声音稚气又洪亮。李奉恕微笑:“背得好。”
  小皇帝很努力地认真观察地图。他已经骑在摄政王肩上,他足够高度平视这副宏伟的描绘世界的图画。
  “宫中也有海图。我回去就叫人找出来。”小皇帝很兴奋,“咦,泰西诸国名字有趣,居然有叫葡萄牙的!六叔你见过那里的人吗?”
  “见过,在登州有葡萄牙教官队。”
  小皇帝很高兴:“他们长什么样?”
  “不似中原人。”
  小皇帝很认真地想:“京城也有很多异国人,只是我没有见过。世界这么大,所以六叔你才要出海吗?出海以后呢?对这些国家怎么办?”
  摄政王一只手攥着皇帝小胖腿:“太宗说过啦。”
  小皇帝疑惑:“太宗说什么了?哦!我知道我知道!”
  摄政王微笑:“说什么?”
  “朕奉命为天子,天之所覆,地之所载,皆朕赤子!”
  小皇帝一只小手按在坤舆万国全图上。
  富太监悄无声息地伺候在门口。他隔着槅扇,听到低沉的男声,和童稚的幼儿声音慢悠悠地对话。小皇帝骑在摄政王肩上,摄政王托着小皇帝。
  他们面前,是四海河山。
 
 
第46章 
  李奉恕把烛台放回书案,小皇帝忽然很惊奇:“我好像在飞。”李奉恕转身,灯影将他高大的身形和小皇帝圆圆的影子投映在坤舆万国全图上。小皇帝骑在他肩上,伸开小手,兴奋地比划:“六叔你动一动。”
  李奉恕慢慢踱步。胖胖的小皇帝的影子仿佛笨拙的雏鸟,扑腾着小翅膀在万国大洋上方飞翔。
  “对,在飞。”
  小皇帝伸直胳膊,模仿鹰迎风盘旋。摄政王缓缓走动,灯影与小皇帝嬉戏,无意间描绘一个遥不可及的谶言。小小的雏鹰俯视着乾坤经纬,自由翱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