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奉旨成姻 作者:悦清音

字体:[ ]

 
 
文案
 
连颂一道命令把苍雀安排到了烟花之地,当起了寻音楼的新头牌,怎么也想不到艳压百魅堂所有妖精的“她”居然是个......男的??
 
来认识下主人攻:
连颂:双重身份:大泽三皇子、宫主云鸣。
三皇子:韬光养晦,能谋善辩,追逐权力,有宏图霸略之志。在外人看来,三皇子洒脱风流,王府多美人,喜欢逛青楼。在苍雀面前就喜欢逗弄这个不知情的小暗卫。
 
云鸣 :人狠话不多社会我鸣哥!一身黑袍、面具、踏雪红狐扳指是标配,姓格阴狠冷厉,在江湖人认知里公子鸣是个狠角色,但偏偏对苍雀有丝纵容的感情在里面。在苍雀面前心里戏居多,主人的气势不能丢是不是,必须要的反差萌! 
 
主人受:苍雀:玉狐宫暗刃,云鸣的下属,被云鸣一道命令安排到寻音楼,却不知道自己要刺杀的对象就是自己的主人,武功极高,毒术医术也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独独不善言语和感情,姓子冷漠无起伏。但他就是个受受受受受!!!别以为高冷武功高就是攻,不可能反的。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颂,苍雀 ┃ 配角:云亦,宋辰溪,连铭 ┃ 其它:
 
 
 
第1章 公子鸣
    自大泽建朝以来到如今已有百年之余,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江湖势力不得涉足朝廷,朝廷亦不可滥用皇权干扰江湖纷争。
 
    这个规矩由来听说是从建朝皇帝连瑾年与当时江湖上第一高手泽澜君所约定的,然而时间已逾百年之久,他们的事迹早就无人记住,但约定却奇迹的一直存留至今。
 
    当今并列三首的:大泽皇朝的连氏、以及两大江湖门派玉狐宫和圣剑宗。
 
    玉狐宫是当今江湖人人惧畏的一派,在世人眼里,就是花钱买命无恶不作的邪派,实力强大无人敢招惹。圣剑宗则相反,宗主于正苍是标杆的侠人义士,只要知道是圣剑宗弟子走到哪都会受到百姓的爱戴。
 
    虽然自古正邪不两立,但玉狐宫一直未曾与圣剑宗有过什么过节,然而就在前些天圣剑宗三年一次的圣剑争夺赛中,于正苍独子于郝武艺过人夺得头筹,可能年少得志不知江湖险恶,狂傲的他当着所有来参加盛会的武林人士的面,辱骂公子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惹来一阵唏嘘。
 
    要问公子鸣是谁?玉狐宫宫主云鸣,江湖人人畏惧的狠角色,有铁面修罗的称号。骂他?不是找死吗。
 
    所以装X是要付出代价的,才次日,于郝被杀,死于自己卧房之内,刺客手法迅捷,一剑断首。又是惹来一阵唏嘘。虽然凶手未知,但江湖中都纷纷私底下谈论是玉狐宫,却苦于没有证据,于正苍气急败坏,在江湖中扬言势必找出凶手,为我儿报仇雪恨。
 
    此事一度被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云亦坐在客栈二楼一角,品着茶吃着点心,好不悠哉的偷听别人的谈话,嘴角一直勾起一抹笑意,心情极好。
 
    呵,他该死,早在他辱骂宫主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玉狐宫坐落在京都天玄城郊外的泽澜山中,泽澜山是大泽最巍峨险峻的一座山峰,听说这山百年前并不叫这个名字,后来发生一些故事被改成了泽澜山。山中云烟缭绕,嫣然一派云中仙境的样子。
 
    云亦回到宫中后就收到了一封特殊的信函。看完信中内容简直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有趣有趣,赶紧给宫主瞧瞧。”
    
    把玩着手中的信,云亦抬步往绛云阁走去。推门而入,看到在书案前执首假寐的人,也没行礼,张口就没好气的说:“好不容易待在这里几天,你就不能尽尽宫主的责任?每次都是我忙里忙外,累的像条狗一样。”
 
    案前假寐的人却并未有任何动作,理都没理他。云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直接把信函扔到书案上,意味深长的说道:“看看,保证有趣的紧。”
 
    案前执首假寐的人终于睁开眼睛,看向那封信。一身玄衣,云纹暗显,未束起的长发随着动作从肩上倾落下来,银质护腕衬托的手指更为修长,右手拇指上的扳指尤为显眼。
 
    “买命吗,真有意思。”削薄的唇勾勒出一个危险的弧度。
 
    “宫主觉得会是谁?”云亦看着眼前带着精致面具的脸,自己全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这刺杀对象还是自玉狐宫创建以来最最特殊的一例。
 
    “整个皇宫里,最想让我死的,还会有谁。”很清冷平缓的语气。
 
    “那,接是不接?”云亦嬉笑着。
 
    “为何不接,筹码岂会嫌多,皇兄好意把自己的把柄送至我手,本尊如若推脱了,不就辜负了一番美意。”案前之人正是这封信要求的刺杀目标:当今三皇子连颂。可世人却不知他亦是玉狐宫宫主云鸣,那个被称为铁面修罗的狠角色。
 
    “你应该明白怎么做。”连颂说到。
 
    “自然明白,岂能便宜了他,稍后我就回信与他。”云亦此刻有些兴奋,隐约觉得有好戏要上演了。
 
    “圣剑宗那边处理的怎么样。”连颂扔下信函问道。
 
    “已经死透了,简直高看了他们,堂堂并列三首的门派弱的菜鸡一样,本以为会有些难度,还派暗刃去解决的,没想到轻而易举的就杀了,真失望!欸对了,听说于正苍那老头气吐血了,扬言势必找出真凶报仇雪恨呢,哈哈哈...真蠢!”云亦笑的欢快,根本没把圣剑宗放在眼里。
 
    “跳梁小丑。”满满藐视的语气,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有一种王者的压迫之感。
 
    “哎,圣剑宗干嘛要招惹你呢,你本来目标不在他们,可他们偏偏跑到你面前蹦跶。”云亦一脸的惋惜。眼前之人的雄图霸略不是一个江湖能盛下的,从小到大自己都是跟在他身后跑,他是师傅最器重的弟子,也是自己眼中最厉害的师兄。
 
    “滚,事情不办好,有你罪受。”语气不善却听不出半分恼火,连颂对自己这个嘴巴不着调,做事还靠谱的师弟从小时候就习惯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
 
...........
 
    京都天玄城清风楼
 
    “客官里面请,您想吃点什么?”店小二积极的招待进店的客人,正值中午,客栈内生意火爆,这清风楼是京都内名声最好的一家酒楼,价格自然也不菲,来这里的不是有权就是有钱。
 
    跟小二说了句,小二则更为殷勤的前面领路,绕过竹林,面前呈现的是个雅居,名为“竹苑”。外面噪杂的声音早已听不到,清雅幽静。看到桌子旁已经坐着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那男子起身拱手作礼。
 
    “早有听闻云护法英俊神武,才识过人,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连铭表现得是谦和有礼,丝毫没有显示出骄纵的皇子脾姓。
 
    “大王爷过誉了,王爷乃人中龙凤,云某人愧不敢当。”云亦看着面前之人,当今大皇子连铭,虽被封王,但如今太子之位一直空着,这几位明里暗里争斗的可厉害着呢,他就是跟师兄竞争的人啊,听说喜好美色沉不住心姓,不妨今日试探试探。
 
    落座,连铭直入话题:“云公子此次前来,可算是答应了?”
 
    “大王爷比我更清楚,江湖不涉朝廷之事,这是自建朝皇帝以来百年之余的规矩,这个交易我们不好接啊。”云亦摇了摇头面露难色,心里却鄙视了自己一下,这谎话撒的,他家宫主还是当朝三皇子呢,哪还顾忌什么规矩。
 
    “这本王自然清楚,找到你们,也是看重玉狐宫在江湖中的凶名,人人皆惧畏,护法可愿助我。”连颂确实清楚朝廷和江湖的限制,但他走投无路。
 
    “说到江湖,大王爷今日可听说了一个传言。”云亦浅笑着等待连铭的回答。
 
    “知道。”连铭清楚他指的是别人怀疑玉狐宫杀了于宗主独子的事情。
 
    云亦品了口茶,说:“那大王爷就不怕惹祸上身吗。”
 
    仿佛觉得云亦多虑了,连铭不以为意的说:“本王只是跟你们做交易,我出钱,你出力,两大门派的私人恩怨,本王不会过问。”
 
    “可玉狐宫最不缺的就是钱啊。”云亦堵了连铭一下,脸上还是一派清风。
 
    寥寥几句,连铭便有了一丝的心浮气躁了,感觉云亦就是在消遣他:“护法此次前来到底有没有诚心与本王交易!”
 
    他不敢保证玉狐宫真的会接,毕竟江湖与朝廷的制约限制着,如果此事被知晓,玉狐宫会遭到朝廷的通缉和江湖的唾弃他可不管,但他则彻底的与皇位无缘了。之所以行此险招,实在是在父皇有意要定太子的时候,连颂的风头太甚,他不除,自己根本没把握能争得过他,文不如他,武也弱他,只要连颂在,自己总感觉被压一头!父皇还偏偏宠信他,简直欺人太甚!他必须死!
 
    云亦又品了口茶,优雅的放下茶杯,却不优雅的咂了咂嘴。
 
    “嗯,好茶。交易嘛,当然是靠谈判的,你说是不是大王爷。”
 
    连铭压下心里的那股暴躁:“护法有何要求尽管提,只要能拿他的命,本王什么都答应。”
 
    云亦歪头仿佛在思考,然后说:“要求没有,条件倒有一个。”
 
    “什么条件。”
 
    “两个为限,你想要他死,我们会让他死。”
 
    “为何两月?玉狐宫何时做事这般推脱了。”连铭根本接受不了。
 
    “玉狐宫做事自然有自己的考量,正如大王爷所说,你出钱,我出力,你要他的命,我给你他的命不就是了。”云亦心想:什么考量......还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搜齐证据,一同扳到你背后的势力,免得死灰复燃让我白CAO心啊。
 
    看连铭在思量,云亦接着说道:“连颂被称为天玄第一公子,不仅是容貌过人评来的,他才识谋略十分受皇帝看中,大泽皇朝人人都知道他是最受宠的皇子,如果贸然杀了他,当今皇帝震怒,玉狐宫还不想为了一点钱就赔进去多少年的心血。想必你也是多次下手未果,才找上玉狐宫的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