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之一无二+番外 作者:山青月不明

字体:[ ]

 
文案
 
 
见你前我一腔孤勇,只觉去日苦多;见你后我常觉荒废光阴,却偶尔希望长命百岁。
——文之一
文之一是文余的主子,是文余的天,是文余的命。
文之一嘴硬可是心里软,文余最清楚,因为文余是把文之一救起来的人。
 
少爷vs影卫,强攻强受,受宠攻,第一人称主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之一,文余 ┃ 配角:张长友,文以安,文清漪 ┃ 其它:忠犬受,受宠攻,影卫受,痴情受
 
 
第1章 第一章:初见
人生当真无趣,我时时刻刻如此想到。世人大多觉得人生难过该是炼狱折磨,削肉剔骨,其实不然,人生难过该是有一把小小的匕首,在一刀刀凌迟你的心脏。
 
陌上阁有一规矩,凡嫡子满十六周岁,便可挑选专属影卫,其余子女随嫡子择选之日而选之。也就是说若嫡子未满十六岁,那哪怕你早已过了十六岁的年纪,也无权挑选影卫,因为最出众的影卫,必然一定要留给嫡子。而陌上阁嫡子,也就是我的兄长文以安,今年刚满十六岁。
 
今日对陌上阁来说十分重要,影卫大选之日是早早定下的,嫡子选择影卫的仪式亦是对其身份的肯定与认可。但今日对专门培养暗影宗来说似乎有些如临大敌。
 
我看戏般的看着暗影宗的影卫长汗如雨下的跪在父亲的的脚边,迅速的说道:“阁主,影一前些时日接手家族任务外出,至今未回”。
 
“居然至今未回,我记得交给你们的任务并不难办啊”我那位高高在上的阁主父亲缓缓道。
 
并不难办?我简直要笑出了声,不难办影卫长如何会在如此紧要关头还让影一过去,难道是为了拿命同你玩笑么?
 
我拿起手旁的茶具,倒了杯茶,刚想喝口茶压压嗓子的不适感,便看到一群黑压压的影卫中,有一人在偷偷的瞧我。
我觉得有趣,没有正眼看他,只余光扫过去,他似是看到我发现了他在看我,迅速低下了头,而后犹豫了一下复又重新抬起,冲我微微一笑,眼睛也亮的发光,像条看见了主人的狗。
 
我呲笑一声,半闭着双眼不去看他,手指一遍遍的摩挲着杯壁顺便想着这个影卫敢如此大胆的原因。他想我注意他,我自然知道,可说实话与留在暗影宗做家族影卫相比,被选出来做少爷小姐们的贴身影卫,并不见得是好事。
 
以前你只需听命影卫长,执行任务,然后活下来。但若被选上你还须得会权衡关系,会察言观色,会讨好主上,如此,下场也不见得会更好。虽然陌上阁风气待人一向宽厚,但每个主子却不一定,比如我,是出了名的古怪、孤僻、刻薄、难讨好、所以这个小影卫有趣的很,而且胆子简直大得不得了。
 
我抿了抿唇,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就看到影卫长已经领了罚跪着退了了下去,我本以为今日则选会就此取消,刚要替那个自作聪明的小影卫惋惜两下,就看到我那兄长已经快速的选了影二为贴身影卫,这于规矩不符所有人都知道,周围一度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听得到,但我们的阁主父亲没说什么,只皱了皱眉,把他叫过去问了两句话,便状似轻巧的同意了这样的选择。你看,这人与人之间差距多么有趣啊。
 
陌上阁阁主一共三子女,嫡女文清漪,嫡子文以安,还有我,庶子文之一。啧,我大概是父亲无聊的产物,我一直这么觉得。不然我甚至无法解释我这让人发笑的名字,文之一,文之一,文家人中的一个,可有可无的其中之一,文之一。
 
我闭了闭眼,忽然想起以前,我的亲生母亲在我五岁时便过世,直到她过世我才被接来陌上阁。我的母亲很美,很善良,她眼睛里有岁月的星辰与光,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眼睛,她并不娇贵。却端的是婉约精致,布衣红薯和锦缎盛宴大概对她来说区别并不大,她很好,就是命短,我猜大概老天爷嫉妒我,所以将才她带走,甚至没让我见到她最后一面。
 
陌上阁锦衣玉食的日子并不好过,至少对与当时年纪小小的我来说的确如此。文家唯一的庶子,连名字都像是被阁主随意一眼而后随口改的名字,不受重视,不被疼宠,那么便是谁都可以欺负的了。
 
我叹了口气,从小我便了解我的哥哥姐姐们有多受关注,在我在厨房偷东西吃时我便知道。仆人们谈论着他们,赞美着他们,他们一生下来便是身娇体贵,备受呵护,旁人倒还好,但祖父母们却是把他们捧到了心尖上。
 
当然看着他们我觉得他们也值得,他们多好啊,英俊漂亮、善良聪明,哪像我,像条肮脏的虫子披上了伪装的人皮。我仰起头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看着他们想着。
 
可我也是真讨厌他们啊,那他们有什么错呢?他们没有,他们只是太美好了,好到把我的丑陋映照的无处隐藏,分毫毕现,所以我就是讨厌他们,谁让他们是我的兄弟姐妹呢。我挨饿的时候讨厌他们,被打的时候讨厌他们,收到欺负、辱骂、责备的时候讨厌他们,他们是天地日月,我就是粗鄙陋石,他们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啊,凭什么呢。嗯?
 
在我这充满恶意的想法里,安清漪也选择结束,我甚至都不必看就知道她选择了影三。影卫们没有名字,他们的名字是跟着他们的能力来更改,所以影三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与文以安随姓安稳姓格不同,她是聪颖要强且事事想做最好,我看她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甘心的执起亲印按在了影三的手背。我的好姐姐,不甘心也没有办法,谁让你是女子呢。
 
文清漪选择刚结束我便听到我的阁主父亲有些许不耐的声音传来:之一,你的兄长姐姐都已经选择结束,你就赶紧随便选一个吧。
 
话音未落,我就觉得周围似乎所有的眼睛都落在了我的身上,大家都是人精修行,我是什么地位简直一目了然,但如此堂而皇之简直如脱衣示众,我面色不改,有些自嘲的轻笑了一声,然后抖了抖衣袖,果不其然又听到堂中隐约传来:尊卑不分,庶子难教等言论,我也不恼,只当他们放屁,不然怎么办呢?你看我的阁主父亲不是一样默许了么?
 
我站起身,踱着步看着跪在地上那一圈黑压压的影卫,我想不如便随了他们的意愿吧,随便选一个,毕竟他们一定是不愿我选择高等影卫浪费阁中人力的。
 
啧,我还真是好话说,我毫不犹豫的夸奖着自己。我点了点脚尖,抬眼扫视了一圈,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个胆大妄为的影卫正直勾勾的且毫不避讳的看着我,真有意思,我状似不经意的路过他旁边,他迅速的低下头然后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衣角,我握紧拳头挡住了咧开的嘴角,充满怜悯的看着跪在我身旁的他,我可怜的小影卫,无论你是想做什么,但我都要告诉你,选了我,你还真的是不知死活呢。
 
 
 
作者有话要说:
请耐心看完前5章,日更。小攻是个不完美的人,小受也是不完美的人,他们碰到一起才是完整的
 
 
 
 
 
第2章 第二章:儿时
我一向知晓自己是什么人,故而我也一向不吝啬自己或旁人用最歹毒的话来描述我,至少我是习以为常,但是我却是第一次遇到现在这般的情况。
 
昨日我将那名影卫领回我的院落后,便把他丢在院子里的,什么也没说便让他跪了一夜。是的,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是一名好主子,我十分恶劣,且脾气古怪,我十分了解自己且不会为自己开脱。可是如今的状况却让我措手不及。
 
春寒露重,我一早起来在侍女的服侍下用过早餐后,方才出了卧房,我远远的看着那名小影卫依旧直挺挺的跪在昨日我让他跪的那个地方,面色发白。我含着笑,缓缓的的向他走去,心中盘算着无数种让他说出为何要选我的方式,结果我刚到他面前,还未站稳,便被跪着的人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在了原地。
 
他抱着我的大腿,轻轻的用脸颊磨蹭着我,口中不厌其烦的一次次的重复着,主子,主子,主子,然后还低低的笑出了声。我瞪大了眼睛盯着跪在我脚边的人,一时被噎住了口舌,待我回过神时,脚边那人,已经跪好并且在整理我的衣角,我下意识挥手将他的手打开,口气中清脆的巴掌声,一下惊醒了我,我极速的倒退两步,而后看着被我挥开手后有些怔愣复又迅速抬起头继续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的那个人,一步步的跪至我身前唤道:主子。
 
我不傻,甚至旁人多形容我狡诈无比。我看的出反常,亦看得出这人百转千回的感情,我眯了眯眼,细细思索着何时曾帮过什么人?
 
只一瞬我便放弃了,我这般冷心、冷血、冷肠的人怎么可能帮过谁?那这是什么情况?我轻轻的吸了口气,弯腰看向他,压着声音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他似乎有些惊喜又有些惶恐,下意识和昨日一般死死的抓着我的衣摆,然后突然就红了眼眶。我咽了咽口水,着实不知而今的状况该如何处理,从我到这陌上阁后,学的都是如何反击自保,感受到的都是漠视嘲讽,眼前这人的样子的确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闭了闭眼,刚想让他先站起身,冷静一下,便听到跪在地上的那人,有些沙哑声音:您五岁时的生活可还记得?
 
我眯了眯眼,一瞬间心思百转,我状似笑着,问道:你认得我?
 
话音还未落下,他眼神发着光,又向快速前膝行两步,我一时不查,下意识要后退,结果被石头绊住向后倒去,结果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沉闷的闷哼,他被我压在地上,将我紧紧的护在怀中,苍白着脸色慌张的问我有没有事,我盯着他不答,他似是被吓坏了,一边快速的摸着我的各处骨头,一边又憋红了眼眶,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他是谁了。
 
儿时我还年幼,不曾见过世间险恶,人情冷暖,故而随了我当时还未故去的母亲,人傻心善。
 
有一日我偷溜出门游玩,看见常经过的小巷子里有人被一群人欺负,许是话本看的太多,小时总想做个惩恶扬善的英雄,那时的我便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边大喊着住手,边冲着那些人丢石头,恰好打中了两个人的头,我看着那两人骂骂咧咧的朝我跑来,吓得当时幼小的我转头就跑,我仗着自己对地形熟悉和个头小,七拐八拐也就甩掉了他们。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当时我在甩掉了那群人后,又回到了那个小巷子,被打的那个人还蜷缩在那里,小小的一只,只怕还没当时不足五岁的我高,我戳了戳那人,冲他笑得没心没肺,还把怀中的酥油糖塞到了他的嘴里。
 
我看他瘦弱,就觉他年纪比我小,便软软的对着还躺在地上的他说:呐,我救了你,你要知恩图报,以后我就是你主人了,你要听话,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人再欺负你还会给你酥油糖吃,对了,我阿娘的熬的糖可好吃了。
 
话音未落,当时我的便生平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突然红了眼眶后的歇斯底里。幼小的我十分不安,以为做错了什么以至慌了手脚,便只能学着母亲安慰我时的手法,轻轻拍着他,一遍遍的说,你别哭了,你还痛么,我不当你主人了,你别哭了,然后我看着那个人蜷缩在地上边哭边死死抓住了我的衣摆。
 
年幼的我不知天高地厚,月寒日暖煎人寿,就这般轻巧的得了一份厚重的礼物。
 
之后他经常找我玩耍,我做大英雄,他就做被英雄打败的反派,我做大将军,他就当陪着将军冲锋陷阵的士兵,他总是喜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再一遍遍的叫:主子,主子,我的小主子,然后痴痴的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