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大将军和他的小进士 作者:羽一一

字体:[ ]

 
文案
 
廖明司初见江童,就将他深深地刻在心中。廖明司小心地呵护着这个罪臣之子,用稚嫩的羽翼为他遮风挡雨。
再见,廖明司已经是战功卓著的少将军,江童则是万人瞩目的年少进士。宫廷夜宴,廖明司救下被昭王调戏的江童,江童醉眼迷离地望着廖明司: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
廖明司星眸闪烁,清冷的声音撩人心弦:我不记得有你这个弟弟,但我记得要护你一生。
江童得寸进尺地窝进廖明司宽厚的胸膛:那就一生一世,一天不能少。
廖明司霸道地紧紧臂弯:不止一生一世,要生生世世。
 
架空历史,天马行空,一切为攻受感情线服务,谢绝考据。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明司,江童 ┃ 配角:宋元昊 ┃ 其它:
 
 
第1章 初见
深夜,京城,大将军廖山府上,一个年纪不大的仆从匆匆忙忙跑进后院的一处居所。
 
“长公子,将军回来了。”仆从满脸欣喜地对屋子里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公子说道。
 
屋内灯光明亮,少年公子一双炯炯的乌黑眸子,映出星星般的光芒。充满稚气的面孔上,两道剑眉直插鬓角,紧紧抿住的嘴唇,带着一股天生的不怒自威。
 
一身翠青的劲装,将小小的身板衬托的愈加挺拔。虽说年纪尚小,却已经自带英姿飒爽的模样。这少年公子,正是廖山的嫡长子——廖明司。
 
“回来了?太好啦。”廖明司一甩袍服下端,登登登地跑出屋子,对早就候在檐下的两个家丁挥挥手。两个家丁慌忙拿起立在旁边的箭靶,跟上廖明司的脚步。
 
“父亲在哪儿?”
 
“在夫人那里。”
 
廖明司熟门熟路地穿过大院小路,来到一处精致优雅的院落。门口的小厮见廖明司跑来,却一反往常地伸手拦住他的去路。
 
“长公子,对不住,将军和夫人在里面有重要话说,吩咐了任何人不能打扰。”
 
廖明司皱皱眉头,狐疑地往院子里伸头看去。正是八月暑热之时,母亲何青房间的窗户敞开着,能看到客厅的一隅。
 
廖家家规甚严,既然廖山说不允许打扰,廖明司也不敢硬闯进去。但就在他一脸沮丧,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窗户边上却闪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
 
只不过一瞥,廖明司没看清那孩子的面孔,只觉得很小,很陌生。
 
正纳闷的时候,那孩子却再次出现在窗户边上,扒着窗户沿向外望,看见了门口伸头伸脑的廖明司。
 
四目相对,廖明司只觉得心里咯噔一声。
 
廖家的男丁在京城已经是出了名的好看,廖山年轻的时候就有“武潘安”的美称。廖明司自己,甚至家里那个不成器的庶出弟弟廖明礼,虽然年纪尚小,帅气英俊的外貌也已经誉满京城。
 
因此在廖明司眼里,很少会觉得谁更好看。
 
但是,此刻看见这个趴在窗户上的男孩,廖明司却不禁惊讶到要倒吸一口冷气。
 
男孩看上去年纪比较小,至少比廖明司小两三岁,因此还是满脸稚气。面颊丰腴的仿佛一个充满蜜汁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那“水蜜桃”上面,镶嵌着一双墨玉般乌黑却又似水晶般明亮的眸子。眸子在夜晚灯光下胡胡闪闪,仿佛能将人魂魄吸进去似的。
 
男孩看着廖明司,丰润的淡红色嘴唇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冲他笑了笑。这一笑,让廖明司的三魂七魄都仿佛飞离了身体,一时愣在那里,忘了身处何地。
 
“明司,你在此作甚?”突如其来父亲的质问将廖明司从失神的状态中拉回来。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看一个男孩子看入了迷,一时间面色涨红,吞吞吐吐地道:“父亲,孩儿……孩儿是……”
 
廖山看看跟在廖明司身后的家丁,严肃的神情缓和下来:“这是你今天的骑射成绩?”
 
家丁手里的箭靶上,红心处整齐地扎着十支箭。廖山点点头,赞赏道:“不错,你很用功,若是在家塾也如此,为父就不用CAO心了。”
 
“是,父亲。”廖明司应答着,却心不在焉起来。
 
等了好几个时辰,本来就是想向父亲炫耀一下这个十箭连中红心的成绩,但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竟然没了那种兴奋劲。只是一双眼睛,忍不住往那扇敞开的窗户里瞥。
 
廖山见状,轻叹了口气,道:“原本打算明日再带他见过家里人,既然你今晚过来,那就先见一见吧。”
 
廖明司一听,心竟然没来由地狂跳起来,赶忙整理下衣衫,恭敬地跟在廖山身后,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明司,听说你今日骑射成绩很好。”何青一见到廖明司立刻迎上来,亲热地拉住儿子的手,不忘了在廖山面前夸夸儿子。
 
廖明司却完全没有精神回答母亲的话,眼睛只一个劲地瞟向被一个奶嬷嬷拉着手,走过来的男孩。
 
“来,明司,见过你的远房表弟——江童。”廖山指着男孩子对廖明司说。
 
江童走到廖明司面前,仰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多的廖明司,粉雕玉琢的面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小手握在一处,恭敬地行了个礼道:“江童见过哥哥。”
 
可爱的动作和酥甜的奶音将廖明司心中最后一块坚硬都融化的不见了踪影。他几乎是手足无措地回礼道:“哦,见……见过……不对……江童是吗?”
 
近在咫尺看着那双宝石般的眸子,廖明司觉得自己的心都几乎不跳了。就仿佛连整个人都扑进那眸子的潭水里,完全被淹没。
 
此时,廖山的声音再次将失神的廖明司拉回来。
 
“明司,若有人问起,你就说江童是你母亲远房表亲的孩子,记下了吗?”
 
廖山语气很严肃,廖明司不敢怠慢,急忙收回心神,恭敬地道:“是,父亲,记下了。”
 
他抬眼看向何青,却发现母亲的眼神居然似乎躲避着自己。廖明司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是母亲的哪房亲戚?滨州的那个没见过面的表舅么?”
 
“哦,不是,是另外的……你并没听说过。”何青敷衍着,又对跟着廖明司的仆从道:“兴安,天色已晚,你赶紧服侍着长公子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不还要上课么?”
 
兴安急忙应允一声,廖明司也不好再说什么。看了一眼江童,问道:“江童住在哪儿?”
 
“今晚先跟我住着,明日再将后面的院子收拾出来。”何青一边回答,一边又催促廖明司赶紧回去休息。
 
廖明司看看江童,江童半藏在奶嬷嬷身后,目光闪闪地望着他。
 
“明天你也去家塾吧。”廖明司问道。
 
江童乖乖地点点头:“去的,哥哥明日见。”
 
第二日,辰时三刻。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留着讲究胡子的老先生,慢慢地踱进大将军府的家塾中。
 
“赵先生。”书童紧张地迎上来,压低声音对赵先生道:“长公子已经来了。”
 
“什么?!”赵先生显然十分意外。要知道廖明司平日里出了名的只爱骑射,不爱读书,来家塾迟到半个时辰是常有的事情。若是廖山不在家中,旷课不来也是有的。
 
象今日这般准时到来,赵先生从没见过。他万分惊讶地赶紧加快脚步走到讲台,这才发现,下面除了廖明司,居然还坐着一个精雕玉琢般的小公子。
 
廖明司差不多是全身对着那小公子坐着,见赵先生进来,才转过身道:“先生,这是我的表弟,名叫江童。从今日起,和我一同住在府上,一同上课。”
 
赵先生看看江童,只见他年纪很轻,却十分规矩。不似将军府上的廖明司和廖明礼一般,一个是张扬不爱读书,一个是根本就不务正业。
 
赵先生心中就喜欢起江童来,忍不住问道:“表公子以前可曾读过书?”
 
江童恭敬地答道:“回先生的话,弟子在家时,母亲教过《三字经》和《千字文》,也读过几章论语,但未能深究。”
 
赵先生和廖明司都显出非常惊讶的神色,赵先生继续问道:“表公子年方几何?”
 
“回先生的话,弟子属羊,今年七岁。”
 
赵先生忍不住看了一眼廖明司:“长公子,你看看表公子,你虚长三岁,却……唉!”
 
廖明司有些尴尬地挠挠头发:“先生,也不能这么说,江童的骑射一定没我好。我将来是要做大将军的,江童可以考科举,您呐,好好教教他吧。”
 
话音没落,廖明司的面色突然一沉,冲着江童身后道:“廖家男儿,就算迟来了,也要堂堂正正从正门走进。先生要罚就罚要打就打,却做小贼一般,从旁门溜进来,成何体统!”
 
江童吃了一惊,转头看向身后,只见一个年龄跟廖明司差不多的男孩子,正缩头缩脑地从小门溜到座位上。
 
被廖明司一说,便僵在那里,也不敢坐下,也不敢吭声。只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在江童身上转了几圈。
 
“明礼,这是远房表弟,名叫江童。”廖明司沉声道:“还不过来见礼。”
 
又对江童说:“他是廖家次子,你的二哥。”
 
江童急忙站起来,恭敬地行礼道:“江童见过二哥。”
 
廖明礼也尴尬地回了礼,眼珠子打量着江童:“远房表弟?就是早上说的夫人亲戚么?仿佛并没听说过呢。”
 
“你听说过的本也没什么。”廖明司冷声回道。廖明礼敢怒不敢言,只得悻悻地坐回座位上去。
 
与此同时,何青院中,妾室朱姨娘扭着腰肢走进来,行礼道:“夫人的外甥来了,也没别的,送些丝绸,给孩子做件衣裳。”说罢让丫环腊梅将手中的托盘递过去。
 
何青笑笑道:“不过是个远房亲戚,倒叫妹妹破费了。”
 
那朱姨娘细长眼睛弯成月亮似的:“哪里,原本应该的。”说着话锋一转:“只是进门这么多年,姐姐家的亲戚中,没听过有个姓江的。这突然间就把孩子送了来,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吧。”
 
何青知道朱姨娘的秉姓,她这话中定是有话。便不想接下去,想岔开话题。却又听朱姨娘快言快语地压低声音:“姐姐,咱们也不是外人。你就告诉妹妹实话,这孩子是不是将军在外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