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冰河入梦 作者:游目

字体:[ ]

  简介
  攻:秦冰河
  受:秦钟
  故事梗概:秦冰河自小是乞丐,代嫁入了秦钟府上。秦钟把这个小乞丐养成野狼,一步步被他吃干抹净。
  属姓:秦冰河前期较弱,后期忠犬+腹黑;秦钟温文儒雅受,内心护犊子。
  雷点:我想了一会儿好像没什么雷点......
  都是小甜饼
  没有虐
 
 
第一章 
  “小二,来壶茶!”
  “诶来了!”
  秀才手里拿着把折扇,小声说:“诶,你们听说了吗?”
  旁边把着刀的壮年男子看着秀才这吊胃口的样子,就不爽快,粗着嗓子吼道:“有事儿就说,藏着掖着像什么样子。”
  听了这话秀才也不恼,压低声音说:“西门那秦家大户要结亲了。”
  “结亲?谁啊,秦老爷五十有六了吧,这还想发展第二春?”壮年男子问。
  秀才呸了一句,说:“不是老子,是那小子。”
  这会儿壮年男子才来了兴趣,说:“你是说那秦老爷的儿子?那小残废?”
  “嘘——小点声,谁不知道秦家最忌讳这么说,当心被听到!”
  “我还怕这?那秦家少爷不就是一残废吗?他……”
  两人的话被小二的声音打断,茶壶端上来,配着两叠白白胖胖的糯米茶点,他收了钱便弓着腰下去,刚合上门就瞥见旁边那小乞丐饿得直抖的样子。
  “诶,你去后门呆着,我闲了给你捎个馍馍过来。一会儿被掌柜的发现了,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小二像是认识这小乞丐,刚说完后边账房先生就瞅见了,大吼:“哪儿来的乞丐搁这儿要饭呢!”
  说着像是要放下算盘过来赶人,小二连忙一把将小乞丐踹到门外,说:“去去去!要饭的还敢进客栈要来了!当心爷踢碎你的骨头!”
  说完转头讨好的对着账房先生说:“您别累着,我赶他出去了。”
  账房先生轻哼一声,说:“刚有人住店,你赶紧给人家房间收拾一下。”
  小二连忙点头哈腰的应付着,把抹布往肩上一甩,上楼前余光瞥了眼门外。刚刚被踹倒的小乞丐正往后门爬着,外头下着大雪,进门一客人觉得见到乞丐晦气,还往他后背上踢了一脚。
  收回眼神的小二抿着唇,加快速度收拾房间。
  这远城临近边界,虽然离皇城太远,不过这里却是一顶一的富饶。倒不是说江南小城一样鱼米丰富,而是这是几国链接之处,来来往往尽是商人,有商人在的地方总不会贫瘠,任何东西都能变废为宝。在这城中有一户人家也是这商人里头最为富贵的,姓秦。
  这秦家是几年前才搬到远城的,不过这吃穿用度皆是不俗,后来才知道这秦家出了个女儿是皇上最宠幸的妃子,刚入宫就得到赏识,连带着秦家也飞黄腾达。不过这秦老爷却对做官没什么兴趣,看女儿受宠便放心的带着妻儿到远城定居。
  都说这远城处处都是商机,秦老爷也想看看到底这远城有哪儿值得这么多商人趋之若鹜的来。定居没一个月,秦老爷便敲定了买卖,做香料生意,还把边境几国出了名的香料往皇宫引。
  皇宫用的东西,能不红火才奇了怪了。
  远城的人是佩服秦老爷眼光独到,可也传了不少秦家的听闻。
  说是那秦家唯一的儿子秦钟,是个残废。
  一开始说出来还没什么人信,都觉得是传谣言的人是瞎说,这指定酸人家秦老爷呢。
  谁知道后来瞥见秦家少爷被人推着个轮椅出来逛花灯。
  这秦家少爷是残废的传闻才坐实。
  不过这一切都跟小乞丐没关系,他虽然听说过秦家的事情,不过作为一个有了上顿没下顿的人来说,哪还会分心在意这些。
  “给你偷偷拿了俩,赶紧吃完回家,一会儿哥结了工钱就给咱娘买药回去。”
  小乞丐看着小二点头,刚刚还被他踹了一脚现在还疼,不过却一点都不生气。
  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个馍馍后,小乞丐把另一个塞进衣服,拍拍身上的雪后从后门溜走。
  家里头有五个小孩儿,小乞丐是排老二,大哥寻了个客栈小二的活儿做,一天工钱就够给家里老娘买药的。小乞丐心想自己和弟弟妹妹岁数还小,做不了活计,干脆就上街讨几个钱,也能给那几个小娃买些饼啥的。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捂紧腰带里的几文钱。小乞丐买了俩饼,捂在衣服里烫得他一哆嗦,怕饼凉了赶紧往家里跑。
  这会儿雪停了,篱笆外边都是雪,茅草屋屋顶也是一样,堆满了雪,白花花一片。怕是被什么诗人看到了都值得赋诗一首,不过肚皮填不饱的人可不想去思考什么“未若柳絮因风起”的诗情画意。
  小乞丐回了屋,鼻子冻得通红,把兜里还热乎着的馍馍和饼递给三个小娃,说:“大哥晚上才回来,你们吃完随我去屋外把雪翻翻,行吗?”
  见小娃们忙着吃喝,小乞丐也不强求,回里屋看看娘亲正躺在床上还在坚持着缝手帕赚些小钱,便有些气的走过去,说:“娘,别绣了,当心着凉。”
  女人气息微弱,却还说:“我不赚些钱你那几个弟弟怎么办?”
  “我明天再去多讨些钱,你这样绣帕子别把眼睛弄坏了。”而且你的帕子绣了卖出去的钱还抵不过你用的煤油钱。
  不过这话小乞丐没敢说,只当自己是关心。
  女人坐起身揪了小乞丐一把,原本就冻得通红的手立刻陷下去一块,想来已经是冻肿了。
  还想说什么,门口几个吃完饼的娃说:“二哥我们吃好了。”
  小乞丐应声,也懒得跟她纠缠,出门带上三个小娃去篱笆那儿清雪。
 
 
第二章 
  都说瑞雪兆丰年,看今年这雪下的,明年应该有很好的收成,只要熬过这个冬天就好了,明年自己就可以跟着大哥去做活计,再不然就把这地理理,种点药材晒干拿去药店卖。开春之后娘的病或许也能好点……
  一想到那个女人,小乞丐又是一阵头疼。赶紧快速收拾着雪,撒上盐雪会化得更快,不过家里这锅都揭不开了,哪儿还舍得用盐,只能手动拿着小铲子把雪铲出去。三个小娃动作还不大利索,不过也撅着屁股努力干活。小乞丐看得心里舒服了些,便回头拿了个梯子撑着,自己爬到茅草屋上边清雪,免得这晚上雪化了往里边渗水。
  刚清一半,大哥就从外边回来,手里还提着两个药包。
  “你干啥玩意儿你!快下来!”大哥看得心里颤了一下,那梯子本就滑,自己这二弟人不大竟然爬上去清雪,要是脚一滑摔下来可还得了……
  见大哥生气了,小乞丐才小心翼翼的移动步子下来,果然被大哥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在客栈大哥是点头哈腰谁都能欺负一下,不过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自然有他的地位在,被数落了一通,也只能认了。
  晚上伺候三个小娃睡了,大哥才端着热水进屋跟小乞丐一起洗脚,说:“刚刚哥骂了你,可别往心里去。”
  “不会的,哥。我知道你为我好。”
  大哥叹气,说:“这冬天也不知道为啥这么长……”
  “咱们欠那鲁老二的钱还差多少啊?”
  “还有三两呢。”
  “三两啊。”
  明明只借了一两钱,谁知道利滚利这会儿欠了三两之多。娘生了病,有四个孩子要养活,还得还钱。大哥怎么撑得住呢。
  小乞丐闷声说:“大哥要不把我卖了吧……”
  “说什么胡话!!”
  大哥气得不轻,赤脚走了几步之后没说啥端着洗脚水就拿出去倒。
  小乞丐叹气,拿着帕子擦擦脚,脱了衣服缩进被窝里,就这还冻得不行。
  自己是捡的,爹说是喝完花酒在后门听见小孩儿哭就捡了回来,应该是哪位窑姐生了孩子不想要便扔了。找那鲁老二借了一两,把这濒死的小娃给救了回来,原本有爹在还能勉勉强强养家,谁知病来如山倒,没半个月爹就去了,还欠上这么多钱。
  要不是爹临死前让娘好好照料自己,只怕这会儿早就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第二天清晨,鸡窝里的鸡开始打鸣。
  小乞丐爬起床发现大哥已经去客栈了,屋子里只有那几个小孩儿的梦呓声。
  脱了干净袍子,换上衣不蔽体的破烂衣服,小乞丐便出门讨钱去了。
  昨天有个抱着孩子的乞丐跟他说了一个好地方,那里人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家里还有些闲钱的,小乞丐心想试试又不会少块肉,便直奔城西去。
  好像是个水上小筑,这会儿湖里的水都结了冰,亭子里的人有的在下棋有的拿着书对吟。小乞丐便拿着自己的破碗坐在桥下边等着别人给钱。
  这西北边上,虽然雪大,这太阳更大,只不过光线冷冰冰的,照也照得人不舒服。小乞丐打了个哈欠,已经有七八个人路过了。
  没见给些钱什么的,倒是听了一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酸诗。小乞丐有些后悔了,抿着唇准备拿上碗去寺庙转悠转悠,一块银锭子就扔进了自己的破碗里。
  抬头看,没见着人脸,倒是看到了那椅子。
  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个门都坐椅子上。还没等小乞丐道谢,那人便自己推着那轮椅走,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劲装的仆人。
  亭子里的人见到他都赶紧放下棋子放下书,一个个拱手喊着“秦兄”。
  小乞丐收了钱四处看看,生怕那人回头再找自己把钱要回去,跑到桥对面才气喘吁吁的回头看,只看到那少爷的侧脸,倒不是那么凶恶。
  柳叶弯眉桃花眼,嘴唇浅红色,那薄唇上的唇珠,看着就让人觉得心喜,偏偏又是个不苟言笑的表情。身着雪貂毛领的长袍,手里头还握着一个汤婆子。纵使残废也有这气度,接受着别人的殷勤,却又不高傲摆态。
  这才是所谓的大家公子吧。
  小乞丐收回心思,这银锭子可够还那鲁老二的钱了,大哥知道这事儿铁定高兴。
  难掩心中快意的小乞丐笑着往家里赶,却不知刚刚那位还受着奉承的大家公子哥却看见了他那副模样,差身后的仆从几句话,那人立刻卑躬屈膝的离开了。
  穿着破破烂烂的布鞋,小乞丐也跑得飞快,到了家门却看到三个小娃难得一见的没有出去玩,而是抱着几个热乎乎的馍馍吃,说明大哥提前回来了。
  凑到里屋还没开门进去,就听女人哭得岔气的声音。
  “那小犊子克死了我男人,现在又来克我了啊!现在家里揭不开锅,三个娃子也到了入学的年纪,你想他们跟你一样做个厅堂小二吗??”
  “娘……二弟他……”
  “什么二弟?他就是你爹在外面捡的野种!是别人的孩子!在那种脏地方捡到说不定身上还有什么脏病呢!呸!晦气!”
  “我今儿回来得早,买了些面条,给弟弟妹妹煮着吃。您就别说这些了,一会儿二弟该回来了。”
  女人啜泣声只大不小,说:“回来又怎么了?还不让我说了!你看看你这伤的,那鲁老二也是心狠,当初就借了一两银子,要不是为了治那小野种,现在我们一家合乐多好!”
  大哥安慰娘的声音越来越小,小乞丐抽了抽鼻子,腰带里夹着的那银锭子硌着他疼得不行。
 
 
第三章 
  大哥劝完娘亲出来已经接近傍晚了,清汤挂面煮了几碗喂饱那三个小孩儿,却不见老二的人。平时这会儿早就应该回来的,怕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正巧这会儿雪也下大了,大哥心里开始急了,拿上蓑衣准备出门找人,却见外头篱笆且开,小乞丐冻得摔在门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