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无绝 作者:岳千月(下)

字体:[ ]

 
第123章 汝坟(1)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
  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
  养心殿寝殿内,屏风后水雾朦胧。
  关无绝的声音夹杂着叹息幽幽传来,“别哭了行不行?五年了没个长进。”
  “呸,”温枫在屏风外站着,手撑着桌子眼睛憋得通红,声音都哽咽了还逞强道,“谁哭了。”
  他没想到还能与阿苦在人世间重逢,更没想到,重逢时会是这般模样。
  当年那个天天和他抢少主的青衣孩子已经了无踪迹,温枫恨不能冲到屏风后冲这人大吼,问问他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你怎么伤得这么重,你到底怎样了……
  开口时却是带着鼻音的一句:“……伤口不能沾水,你当心着洗。”
  屏风后默了半晌,布料摩擦的窸窣声传来。
  关无绝换了衣裳,白衣散发,缓步从里面走出,低声道:“无绝不过一介残鬼,不敢劳温近侍挂念。”
  温枫知道关无绝这是有意提醒两人如今的身份,他是被老教主和爹爹下了禁令的,关于那段往事绝不可对教主吐露半字。如今他也只能继续隐瞒下去,只拿眼前人当个素昧平生的阴鬼对待。
  可温枫到底意难平,洗了把脸回来勉强笑道,“教主竟连蓝夫人的玉佩都肯借给了你,你这是又要回来和我争教主身旁的位置了。”
  关无绝将阴鬼面甲往脸上一盖,绕过近侍往外走,冷冷淡淡道:“近侍言重了。一入鬼门断前尘,如今无绝只不过是鬼门阴鬼,只会杀人,其它的一概不会。”
  两人还没出到外堂,就听一片嘈杂的声音。
  方才血溅养心殿把一众人骇得不轻,萧东河更是谢了恩就匆匆跑回去换衣服了。当时云长流摆出护定了这阴鬼的架势,没谁敢立刻出言违逆。这是过了几刻缓过来了,质疑之声又纷纷而起。
  最终还是薛独行出列力排众议,“刘万钧屡次违逆犯上,此乃大不敬之罪,着实死得应当。”
  薛独行在烛阴教内威望甚重,他一开口,那些意欲挑拨的人都不敢再出声了。云长流却看他神情,知道长老这话还没完。
  果然,薛独行停了一停,犹豫道:“只是方才刘万钧说的话不无道理,为何要释放这群俘虏,还请教主给一个解释。”
  云长流耐着姓子又重复了一遍不久前的话:“不是白放,是要他们赎。”
  “拟信给来犯的八大门派,”云教主手指点了点桌案上的俘虏名单,面无表情,“按俘虏的人头,要钱。”
  养心殿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躲在门后头听着的关无绝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
  薛独行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
  ——他们这位天天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样儿的新教主,居然能挂着如此清高的表情,用着如此淡泊的嗓音吐出俩字:要钱!?
  “怎么,”云长流冷冷道,“你们不晓得烛阴教缺钱么?”
  顿时,更大的惊吓袭击了众人。
  右使赵磋目瞪口呆,口齿不清:“什什什……缺什么!?”
  钱?
  烛阴教缺钱!?
  老天爷!他们可是威震江湖、凶名赫赫的邪魔教派,教内高手无一不是洗剑染赤川纵马踏雪山的狂傲枭雄,名头喊出去可止小儿夜啼的!
  “枭雄”们成天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哪曾为这些铜臭烦扰过?
  云长流烦闷地捏着眉心。
  他父亲这些年都快把教里的积蓄败光了,烛阴教如今正可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要说穷困潦倒那不至于,可再这么挥霍下去,总有一天会出事儿……
  麻烦的是,这群下属早就被他们的老教主惯坏了,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勤俭持家——呸,持教!
  真是愁死个人。
  下面果不其然又沸腾起来:
  “我烛阴教何至于贪这么点蝇头小利!”
  “仇敌犯我息风城,正该杀以立威!教主怎的这般小家子气……”
  “再说了,您要他们赎人,他们就会乖乖赎人么?”
  “要是各门派不愿赎,咱养着那群俘虏,不是反而耗钱更多嘛?”
  ……
  门外,温枫咳了声,试探着问旁边:“……除了杀人一概不会?”
  关无绝气的咬牙切齿,“你!你是吃白饭的吗!?”
  温枫眨眨眼,义正辞严道:“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近侍吗?自幼学的都是伺候人的本事,这种时候怎么帮得上忙?”
  关无绝捂了捂额头,仰头深吸一口气。
  他摸出云长流给他那半块玉佩往腰间系了,又狠狠瞪了温枫一眼,以破罐子破摔的气势走了出去。
  他这么从里头一转出来,外面殿内蓦地一静。
  众人目光都钉在了关无绝的身上。
  无他,阴鬼的衣服是从头到脚一身黑,多处还覆着皮甲锁扣,基本上看不出相貌身形的差别,总归一律都是粗犷坚硬而锋利的死士。
  如今关无绝忽然换了一身宽松的雪白丝绸衣裳,松松地勾出单薄的骨架,露出苍白的皮肤。他又实在清瘦到可称脆弱的地步,实在与阴鬼的印象大相径庭,反倒像个柔弱多病的贵公子。
  可他面上偏偏还覆着冷硬可怖的黑甲,这么一眼看去,给人冲击力极大。
  云长流看了关无绝一眼,侧身往温枫那边勾了勾手指,示意近侍过来。
  他让温枫把这阴鬼带下去,不只是为着沐浴——当然,沐浴也很重要。但还有一层意思,是想要温枫趁机替他探探,这一言不发就拔剑杀人的阴鬼到底怎么回事儿。
  刘万钧本就该杀,这阴鬼的武功心智又是他很欣赏的。正因如此,刚刚云长流才会当机立断选择护下后者……
  可他身为教主,也不可能容忍一个不明不白就逆上杀人的死士。若无特殊的隐情,这阴鬼他还是留不得的。
  温枫心领神会,弯下腰俯身对云长流道:“他说……来路上听了教众的流言,入殿又见刘万钧对教主不敬,一时没压住杀意。”
  云长流无法理解地皱眉。
  这能算什么理由?
  阴鬼忠于他这个教主没什么奇怪。可阴鬼最重要的一条准则便是听令,学不会克制情绪的阴鬼根本不可能活着从鬼门里出来,这只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干,立刻就会丢命么?
  不对,这人似乎还真是个不怕丢命的……
  温枫瞄了跪在下头的关无绝一眼,凑在云长流耳畔小声私语道:“您别见怪,教主。他不是残鬼么?”
  “温枫觉着,他应该是这里,”近侍神秘兮兮、煞有其事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多少有些毛病。”
  云长流瞬间疑惑顿消,若有所悟地低声感慨道:“原来如此。”
  关无绝呛了一口,若无其事地咳了两声。
  温枫顿时心里大快。小时候他从来说不过阿苦,不过风水轮流转,这回总算让他尝到了在口头上占了这家伙便宜,还叫他不能反驳不能还嘴的爽快滋味……
  养心殿内,眼见着这场关于处置俘虏的议事几次三番被打断,有人不耐烦起来,“教主……”
  云长流头疼至极。
  可他也知道,既然身在其位,这种事是躲也躲不过去。正欲开口,却忽然下面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财物不会凭空生出来。既有花钱的,便也不得不有为花钱的人辛苦敛财的,诸位大人何必见怪。”
  正是那方才两把剑割了刘万钧的脑袋,又将之一脚踩爆……还被教主护下的白衣阴鬼!
  也不知是不是被温枫刺激的,关无绝那语气不咸不淡,话里却是满满的辛辣讽刺。立刻便有人怒喝一声:“大胆!区区阴鬼,也敢在养心殿内大放厥词!?你是哪一届的?薛长老,你看这这……”
  出声的是信堂副堂主李承远,右使赵磋的手下。薛独行却没回话,面容复杂地盯着关无绝腰间的玉佩,试探道:
  “你……你是教主的人?教主已收了影子了?”
  云长流本也在暗自讶于这阴鬼的胆大包天,闻言神色微沉,“他……”
  “——门主此言差矣。”
  关无绝借着面甲的遮挡勾唇一笑,知道自己借玉佩狐假虎威的目的已然得逞了,口上却冷冷道:
  “鬼门内数百近千阴鬼,无一不是教主座下刀剑。属下自然是教主的人,不是教主的人,难道还是李副堂主的人么?”
  这句话说的就诛心了,李承远给吓出一身冷汗,瞪圆了眼,“你——你这阴鬼快快住口!教主明察,我老李可绝无二心呐!”
  “……”
  云长流缓缓压细了一双长眸,目光幽深地盯着关无绝好半晌,默然捧起案上的茶盏抿了一小口。
  关无绝给教主那眼神盯得发毛,心内暗暗叫苦。其实他真不想出这种风头,可实在是……实在是不忍心看教主被逼着说话的样子。
  也只好心下苦笑叹道:罢了罢了,哪怕待会儿被扔进刑堂打死,他也认命了……
  忽而有人开口质疑:“说的轻巧,三门五派怎会甘心赔了夫人又折兵,乖乖奉上赎金!?”
  关无绝收了收心思,他都开了口自然更无顾忌,继续维持着端正的跪姿镇静回道:“将书信广布天下即可。三门五派打着正道旗号而来,若他们不赎,不仅门内弟子心寒,在江湖上也将无有立足之地。”
  云长流按在案角上的手指轻轻一跳。
  他才拟好的八封书信,准备今日摆平了这群下属就让信堂往江湖上散布出去的,如今正放在隔壁书房里。
  这只残鬼,究竟是个什么妖孽……
  又有犹疑的声音道:“可我等如今放这么些高手回去,无异于放虎归山,日后还要遭其反咬!”
  “八大门派输的大失颜面,本就定然会有人急欲卷土重来。教主如今优待俘虏不说,更毫发无损地放他们回家,谁要是此时再来犯息风城,便是令人不齿的小人行径。”
  “说不定他们会等个三五年,待世人淡忘了此事后再来恩将仇报?”
  “此次三门五派合围,本是老教主突然退位才引得贼子趁虚而入。如此尚且落败,待三五年后教主根基已稳,哪个还敢再来?”
  随后一连几人不服气地发出质问,关无绝跪在那里,一句句对答如流,将这群咋咋呼呼的粗汉们驳得哑口无言,其风姿更不似个死士。
  众人均心内啧啧称奇,都禁不住各自猜测这白衣阴鬼在入鬼门前该是如何如何身世不凡。只是鬼门规矩前尘不问,再好奇也只能是心里想想,无人敢宣之于口。
  待得反对的声音渐息,关无绝歇了口气,忽而转过身面对年轻的白袍教主垂首而跪,沉声道:
  “如今身在刑堂的这群俘虏,不仅可换来一份难得的财物积蓄,还可为息风城挣得休养整顿的时间,实乃难得。”
  “教主高瞻远瞩,想是从三门五派来犯之初便已计定,只待赤川冰融,便将这群人一网打尽。”
  关无绝朝云长流磕了个头,“教主英明。”
  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脸上是齐刷刷的茫然。
  云长流正在高座上颇为悠闲地端着茶慢悠悠地品,忽然觉着下头的嘈杂声音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