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娘子,为夫夜盲 作者:荒人说梦

字体:[ ]

 
文案:
【超级正经文案】正文已完结
宇唐只是偶尔在勾栏院里睡个觉,只是这个偶尔一次,竟然大半夜的被人给偷走了?
醒来这是哪里?
呸呸呸,竟然还有老鼠,还有可恶的乌鸦?
他的软踏踏的床呢?他的漂亮姑娘呢?他的洋河蓝色小曲呢?
……
 
焱接了个悬赏,去勾栏院偷个人,结果偷到手的一刻,才发觉,自己竟然偷错了人……
 
第一次。
宇唐:你是神经病吗?看不见老子有鸟是个男的吗?
焱:不好意思,真的看不到,我有夜盲症。
宇唐:我……大哥你赢了!给你跪下了!
第二次。
宇唐:大哥,你又把我偷错了,求求你看清楚好吗?
焱:我知道,我这次看清楚了是你,我偷的就是你。
宇唐:啥?莫名碰到个神经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江湖神偷攻×浪荡不羁流连花丛公子爷受
主受文,焱是攻,宇唐是受,甜文纯甜不甜不要钱(*^▽^*)
欢迎小可爱入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焱,宇唐 ┃ 配角:萧琉轩,许峪,幽 ┃ 其它:轻松甜文,神偷,浪荡不羁
==================
 
  ☆、偷错了人
 
  宇唐此时此刻特别的害怕,他坐在地上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全身止不住的发抖连牙齿也咬的咯咯作响。
  周围一片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照进来,连个窗户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一阵又一阵的酸臭味恶心的他想吐,不时还伴随着老鼠,乌鸦的怪叫声,听的他头皮愣生生发麻。
  他妈的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老子的漂亮姑娘呢?老子的软床呢?洋河蓝色小曲呢?
  他不是在勾栏院里搂着漂亮姑娘睡觉吗?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个烂地方?
  宇唐觉得自己一定是出门踩狗屎了!
  以前也经常跟他们去勾栏院,也都没出过事情,就这么偶尔一次睡在那,还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么个鬼地方!
  求求您了老鼠大哥您别咯吱咯吱的吃东西咬东西了好吗?小弟真的怂了,这声音真的浑身起鸡皮疙瘩啊。
  还有那个乌鸦大哥,您行行好别叫了好吗?小弟出去一定给您准备许多的肉吃,求求您别叫了小弟真的害怕了,乌鸦叫不是意味着要死人吗?小弟真的还不想死啊。
  宇唐在心里默默祷告,求了各路神仙,求几位大哥,这老鼠的声音稍微停了一下,宇唐刚要开心,一阵尖叫传来,吓得他心脏都快要骤停了。
  我的妈呀,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还有人的声音,真的是要把老子给搞死吗?
  宇唐在心里默默地掉眼泪,爹呀,儿子不孝啊,儿子不能给您老养老送终了啊,儿子快要死了,爹啊,您快来救救儿子啊。
  宇唐想着想着,内心惶恐加害怕,竟然在这格外诡异的环境中睡了过去。
  他困得不行闭上眼睛的一瞬间,他想,大概是要挂了,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
  焱最近比较缺钱。他已经好久没接悬赏了,还买了些房产跟商铺,本意是想改邪归正,岂料自己还是穷的很,吃不起饭了。
  于是,私下里一有人找他,他一口答应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匿名雇主说去偷一个女人,偷到送到一个地方。赏银:一千两银子。
  偷人?有趣的很。他什么都偷过,就是没偷过人,也不知是何种感觉,这次可以体验一下子了。
  而且金额比较大,刚好能够满足他最近的需求,便接了下来,也没看看雇主有何要求。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焱拿着那一千两银子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于是装了几张票子就去了勾栏院。
  可是他打开这个悬赏要求就愣住了,地点在勾栏院,他是可以去的,但是为什么非得是在晚上才可以?
  他焱这盗□□字是以白天偷盗著称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十分严重的……夜盲症,一到晚上什么都看不到,完全无法出行。
  接晚上的单子,他怕不是疯了。
  ……
  他确实疯了。当他摸着黑穿过一堆莺莺燕燕的还不时被那些女子贴在身上的时候,他就想这辈子再也不接这种晚上的单子了。
  幸好还有点子直觉,屋子也找到了,看不清人脸,不过错不了,一刀把人砍晕了,被子一卷扛着人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扛着人的时候,焱心想这女人可真重,都赶上个男人重了。
  顺手摸了摸这人也结实的很。也不知是个什么人物,值得花这么大的价钱来偷,直接捉了去不是更好吗?
  不过谁知道有钱人是咋想的呢?也许是重口味,焱想了想那个画面,浑身一个激灵差点把扛着的这人给扔了。
  他一路想一路摸着黑走,走到半路差点掉入坑里,无奈之下只好打开了火折子,这才不至于走错了路。
  哎呦真的是要累死了,这女人这般重,还送到这么远的个破地方,阴森森的。等送到了指定地点,也没等着有人来跟他接头,就把人给放下离开了。
  接头什么的他才不干呢,简直侮辱了他盗□□号,他盗神能偷错了?可笑。
  要保持神秘感。
  ……
  结果为了保持神秘的焱第二天就被人找上了门,被告知偷错了人!
  偷错了?把人给偷错了?真的偷错了吗?
  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那表情可想而知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自己堂堂个盗神,竟然还给偷错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焱只好将自己热乎了没多久的一千两银子给还了回去,让他另寻高明重新偷吧。
  如果是个其他的物什,偷错了就偷错了吧,还能给放回去,当做若无其事,可是……这人怎么给放回去呢?
  焱蹲下身子看了看被子里卷着的人,猛的拍了自己一下脑袋,原来不是自己觉得这女人太重了,这他妈的就是个男人?!
  老子竟然真的偷了个男人!
  偷女人结果偷了个男人回来,焱都想把自己给掐死了,这钱没挣着,还落得个烂摊子。
  要不再偷偷把人给送回去?焱想的很美好,可是现实并不怎么好。
  因为,被子里的宇唐醒了。
  浑浑噩噩还做了一晚上噩梦的宇唐一睁眼看到一个男人正盯着他,还露出一副特别猥琐的笑容!
  妈妈咪呀!鬼呀!自己不会是进了地狱了吧?啊啊啊——吓得宇唐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不像是地狱倒像是在别人的家里。
  “你、你别过来啊,你千万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我就、”宇唐哆哆嗦嗦的拖着身上的被子往后退。
  这到底是什么鬼?不是昨晚还在个臭烘烘的地方,今天怎么就躺在地下了还到了人家家里。
  “你就如何?”焱往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宇唐,他没想着自己会把人给吓着了,不过看着这人害怕极了的样子,有些想笑还想调侃他。
  “我就、我就,你别过来你千万别过来啊!”宇唐看着焱离自己越来越近,心里越来越害怕,这人不会杀了他吧,他使劲蹭着地往后退,退退退快点退。
  就在宇唐退到了墙角,退无可退生无可恋的时候,听到焱发话了:“起来吧,进屋换身衣服,没人要害你。”
  嗯?宇唐猛的抬起头,看着焱已经转身进了屋子,没有再继续看着他,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满脑子的惊恐一点点的散去了。
  还好还好,还好自己没被杀了,自己还活着。
  看着阳光慢慢炽热,暖洋洋的洒在自己的身上,舒服的很,虽说昨夜经历了不小的惊恐,但是重新见到太阳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就是自己身上这味道,宇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乌漆嘛黑的,还散发着怪味,嫌弃的扔掉了手里脏兮兮的被子,起身小心翼翼的往焱进去的屋子里走去。
  这人是谁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啊?
  宇唐使劲拽着自己的衣服,磨磨蹭蹭的在门口,看着正里面坐着喝水的焱。
  “我……你……”宇唐有些难为情,身上的味道确实难闻的很。
  何时他宇唐公子这么落魄过?简直令人羞愧难当,该死的!要是知道谁恶作剧老子,老子一定要打爆他的头!
  “诺,那里有身我的衣服,并未穿过,你试一下应该稍大一些,不过不碍事的,阿嚏——。”焱喝了口水,猛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心想谁在骂自己。
  他疑惑着,也没多想,擦着宇唐的身子从门口出去了,让他去里面换衣服。
  “谢、谢谢。”宇唐虽说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但是这人应该是个好人,忙关上了门,把自己身上臭烘烘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换上了那身新衣服,味道还挺好闻的,应该是洗过了的。
  “不谢。”焱心里有些许的心虚。
  好人?也不知宇唐知道自己是被他偷出来的,还会觉得焱是个好人吗……
  穿上新衣服又洗了把脸的宇唐神清气爽的,忙打开门把自己的脏衣服拖了出去,快扔了可别让人看到了。
  只见焱正撸起袖子在打水,还把自己那床被子给晒上了,上面的土也被弄干净了。
  “谢谢你的衣服了,我叫宇唐。”宇唐脸上带着笑,倚在门边又恢复了那浪荡公子的模样。
  宇唐?名字有些熟悉,但不记得在哪里听到过了。
  “不谢,我单名一个焱字。”焱抹了把汗,扭头看了宇唐一眼,这梳洗过了模样还挺俊俏的。
  “谢谢你救了我啊,真不知昨晚是谁把我丢到了那么恶心的地方,真是倒霉催的,以后再不去那余琴坊了,晦气的很。”宇唐骂骂咧咧的也是生气的紧,料谁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也不会有很好的脾气了。
  “咳咳咳,你怎的会在勾栏院这种地方。”焱咳嗽了声,他不知如果说出是自己把他扔那的,会不会被宇唐给掐死。
  宇唐撩了撩自己的衣衫,换了个姿势继续倚靠着,说了句:“嗨呀!还不是我那几个哥们啊,整天要着看姑娘,跟姑娘们玩,我也就跟着去听听小曲。”
  “哦!”焱心里想,这些个哥们也不太靠谱,以后少玩的好,这人都丢了一个晚上了,也不知报没报官。
  ……
  宇唐的几个哥们早上发现人没了吓得已经报了官,现在全京城都在寻找宇家的大公子,他爹都快把整个京城掀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宇唐如果知道是被焱偷来的,会不会掐死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新书求收藏求评论感谢各位小可爱么么么么么
 
  ☆、灵魂出窍
 
  焱在自己被官府衙门抓之前,把宇唐偷偷送回了宇家。
  宇唐其实是觉得无需这么在意的,他说清楚就好了,想留他吃个饭,却被拒绝了。
  焱想,澄清不了的,本来就是他偷的人,再说多了,怕是宇唐知道了真相就不是被官府抓这么简单了。
  焱这一单子没了钱只能去接其他的单子,谁知接下来还是偷人的单子。
  他就纳了闷了,现在流行偷人了,还找别人偷?
  无奈之下,他又接了,还是晚上,乌漆嘛黑的实在是令他心慌,这次好歹的不是勾栏院了,不过,作死的是——是皇宫的某位娘娘……
  焱觉得自己还没到了皇宫,半路就能嗝屁了,这皇宫的人也是能随便偷的?
  结果终于在金钱的怂恿下,他还是去了,跌跌撞撞的,“砰!”一不小心从墙上跌了下来,被城门口的侍卫发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