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风华 作者:苏未寒(下)

字体:[ ]

 
第115章 尽释
  哥舒似情虚弱地说:“我、我真的觉得很好, 不用你多此一举, 你先解开我再说。”
  谢天枢答非所问:“这次花费的时辰会比较久,因为要解掉你体内所有的毒, 最少也需要几个时辰,你忍耐些。”
  哥舒似情越来越不安了,他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像濒死一样:“没有用的。我的毒即便是你的春风渡也解不了。你别异想天开了。”
  谢天枢的手从他鬓发滑到脸颊, 再是脖子,最后抵在他后背。
  春风渡开始灌送进他体内,这春风渡强大到不对劲, 哥舒似情剧烈地挣扎起来,即便是被点了穴,身体却在他强烈的精神意识下微微动了几下。
  他死死盯着谢天枢露出来的一阙衣角,却无法回头去看一看他的脸, 只能不停地低吼,让他放了自己。
  看谢天枢没有反应,他干脆骂了起来, 怎样难听他就怎样骂,可是那双抵住他的手纹丝不动, 丝毫不受他干扰,就好像下定了某种决心, 并非他骂两句就会放弃的。
  终于,他无力地垂下头,声音都低了下去。
  哥舒似情拼命掐着自己的掌心, 企图把穴道冲开。他眼睛里是满目的恐惧,眼眶殷红地说了一句:“我不要你死。”
  谢天枢听到了,也许他心中极为震动,但哥舒似情无法看到。
  这么多年了,从哥舒似情的嘴巴里说出来的,都是要他死,要他难堪,现在,他说他不想他死。
  哥舒似情从七岁开始练毒,剧毒之物,伤人七分,自毁三分,何况哥舒轻眉只教他如何练毒,却从来没有好好教过他如何自我保护。
  他九岁那年被毒-药毒坏了嗓子,十一岁时便发觉体内残留的毒-素无法排除,经年累月,十几年来,沾染了各种毒-物的身体逐渐被摧毁,十七岁起,他便开始往脸上施了厚厚的白-粉,绝不叫人看出他那张可怖的脸。
  像哥舒似情这样不惜命的练毒者,是不会长命的,他必定短寿而死。即便是春风渡,也解不了这样沉重的毒。除非那个修炼春风渡者,愿意拼劲一身功力,将他所有的毒素尽数消解。但如此做,也会耗掉那名修炼者的生命。
  哥舒似情觉得身体愈发软了下去,春风渡游走在经脉各处,所过如席过一小阵轻柔的微风。
  他还在不死心地喃喃,不要他救,不需要他装好人,他不会原谅他的,也不会原谅他对娘的所作所为。一边说,一边怔怔地瞪大了眼睛。
  不知过去多久,哥舒似情陷入了无意识中,把头垂了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第三天的时候,晨曦的阳光射出云端。
  对哥舒似情来说,像做了一场梦。
  晌午,他从床上醒过来,轻轻抬手,挡了挡窗户纸上晕成一团的光芒。
  他直起身子,迷茫了半刻,清醒之后,他赫然跳了起来,因为脚底虚浮,才起来,人又轻轻摔了下去。
  门外两个看守他的小沙弥听到声响,连忙冲了进来,看到他醒了,欣喜地上前把他扶起,乱哄哄地说了些什么,哥舒似情一句都没听清,他推开了两人,步履跄踉地走出去。
  哥舒似情扶着墙走,加上心绪激动,气息不太稳。路过一个和尚时,险些泼翻了那人手里的铜盆。
  他转过身,掐住了那和尚的手,对方被他惊了一惊,他低下头,从铜盆的水里看到自己可怕的脸。
  那张脸还是遍布青紫毒痕,他却从未有过地在看到这张脸时松了口气。
  这说明他的毒还在他的身体里,谢天枢没有解了他的毒,不管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他失败了。
  哥舒似情心里一遍遍地念,没错,一定是这样,他一定是失败了。
  他脑袋里嗡嗡地响,又稀里糊涂地觉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许是不存在的,是他做了个梦而已,他伤得太重了,把脑袋都给伤糊涂了。
  走了很久,他也不知该往哪里走,抓住一个和尚问他谢天枢在哪儿,那人摇头。
  他在寺里乱走了一阵,逢人便问谢天枢在哪里,有些人说不知道,有些人沉默地看着他,那沉默的眼神叫他胆战心惊。
  终于,他看见了周梨,周梨快步走过来扶住他:“你怎么起来了,你不能起来的。”
  他问:“谢天枢呢?”
  周梨张了张口:“你先回房躺着去,我扶你回去。”
  哥舒似情表情空白,低声问:“谢天枢呢。”
  周梨欲言又止,“你才刚好,不要……”
  “刚好?”哥舒似情微微偏过头,像听不懂她的话,“什么意思。”
  周梨道:“你不记得谢前辈为你解毒的事了?”
  哥舒似情胸口被大石堵住了,“可是没有成功,不是吗?”
  周梨看着他,沉默下来。
  她慢慢从怀里掏出一张药方,说:“谢前辈为你运功运了整整两天,前天夜里才总算结束,之后你又昏睡了一整天。他要我们好好照顾你,他说你沉毒才清,身体一时半会儿会比较虚弱,所以不能起来。这张药方是谢前辈写的,他说按方吃药,半个月内,你体内还存留的余毒便可完全清除了,到时候你脸上的毒痕也会消下去的。他还有几桩事要我嘱咐你,他……”
  周梨不再说下去了,哥舒似情用手抵着额头,眼睛里茫然而不知所措。
  良久,他哈哈笑起来:“他这是在交代遗言吗?”
  周梨不说话,哥舒似情把手放了下来,轻声道:“他已经死了?”
  周梨摇头。哥舒似情的眼睛又微微亮了。
  谢天枢前天夜里结束运功后走出屋子,除了面色不大好之外,看不出任何异样。他把哥舒似情交给周梨照顾,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至今未出。
  三天前他与江重雪和周梨深谈的那个晚上,正式把浮生阁托付给了江重雪,再把所有的后事都安排妥当。
  他淡然地告诉他们,用春风渡为哥舒似情解毒,必定会内功耗尽元气大伤,恐难以痊愈,能否保住一条姓命都是未知,说完这一切,便不顾江重雪的反对,去给哥舒似情解毒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