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抠门夫夫种田记+番外 作者:蔻红(上)

字体:[ ]

 
    文案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父亲去世,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小哥儿当机立断决定趁着热孝给自己招上一个倒插门夫婿来保住家业。而这个大山里捡来的失忆的男人,无疑成了最好的人选……
  男人高高大大,身体壮实,不说别的,下地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又什么都不记得了,沈慕心思一动,便骗这人是自己是他的夫郎……
  于是 过上了自以为奴役男人的幸福生活…家产算是保住了,但这便宜丈夫为什么老往他床上爬??QAQ
  宋·打小抠门从不吃亏·柏:(脱衣服)成亲可不只是过个户而已
  -------
  圆房后的第二天早上。
  沈慕向宋柏摊开小爪子。宋柏立刻上交全部身家。
  沈慕:(^.^)y太棒了,他的钱都是我的了!
  宋柏:(^.^)y太棒了,钱和人都是我的了!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慕,宋柏 ┃ 配角:刘氏 ┃ 其它:
 
  ===========
作品简评:
沈家屯的小哥儿沈慕在父亲被二叔害死后,面对虎视眈眈想谋夺他家产的二叔一家独当一面,并决定趁着热孝给自己招一个上门夫婿来保住家业。而这个大山里捡来的英俊男人,无疑成了最好的人选……男人磕了脑袋,什么都不记得了,沈慕心思一动,便骗这人是自己是他的夫郎……自此,展开了一段天作的姻缘。文是一篇架空古代农村背景的典型种田文。风格诙谐幽默,主角姓格鲜明有趣。作者文笔朴实,行文流畅,平铺直叙出一副鸡犬相闻、沃野千里的乡村绘卷。攻受的感情也在这平淡温馨的乡村生活中逐渐升温。此外,攻的“见钱眼开”与受“抠门”的姓格,更使得人物形象丰满立体,惹人喜爱。
 
第1章 沈老大出殡
  沈家老大今日出殡。
  沈老大的丧事办得很是风光,可再风光,不到四十的汉子也是说没就没了,留下孤儿寡母任人欺负。这村里头的人提起了,谁不叹一声可怜?
  而现在,灵堂上还在上演一出“热闹”的事儿。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谁对谁错村里人不好说,但大家看着沈老大唯一的哥儿沈慕,那眼神多半都是同情的。不为别的,沈老大刚死、出殡前村里就传出了不少风言风语,说沈慕的二叔要趁着热孝把沈慕嫁出去,为的就是沈家的房子、地,和沈老大用命换来的三十两银子!
  这得多狠的心啊。村里年老的婆婆、么么们都不禁感叹,这哪里是亲叔叔做得出来的?老爷子们也无不背着手摇头叹气的。可唏嘘归唏嘘,谁也不会上赶着去管别人家的闲事讨人嫌,顶多叫自家孩子去沈家吊唁的时候,多多劝慰劝慰沈慕母子就是了。
  而现在,灵堂里正乱作一团。沈老大的爹娘,也就是沈慕的爷爷奶奶,带着沈老二和沈老二生的二小子沈二狗,正跟沈慕对峙着。灵堂外头还站着沈老二的媳妇,和沈老二剩下的几个孩子,把门口挡得严严实实的,惹得来的吊唁的宾客们垫着脚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屋里瞧热闹。
  几个抬棺的汉子都是沈慕特意从镇上请来的专业丧葬班子,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摸着脑袋问沈慕:“沈家小哥儿,这是起灵还是不起啊?”
  沈慕还没说话,沈老二就色厉内荏的叫道:“我看谁敢起灵!”
  为首的汉子就有些不高兴了,他们收谁的钱为谁办事,这是谁啊,又没给他们钱,凭什么跟他们嚷嚷?
  要不是怕主家不高兴,这几个汉子当时就能教沈老二重新做人。
  沈慕站在灵堂中央。他过了年才十七岁,因为是个哥儿,个子长得并不高,低他爷爷小半个头。可输人却不能输了阵,此刻披麻戴孝站在灵堂前,面色冷峻,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也冷的惊人。嘴角却勾起一个恶劣的弧度,对着来人恶狠狠道:“真是可惜,你们来晚了。”他往旁边让了两步,露出身后当着的,地上摔碎的吉祥盆。
  沈老夫妇的面色微变,还未开口,沈老二最沉不住气,几乎是气愤地指着沈慕的鼻子:“你怎么敢?你凭什么摔盆?”沈老娘嘴角往下撇了撇,很是赞同自己小儿子的话,沈老汉也背着手铁青着脸,一副指责的样子。
  这村中摔盆是有讲究的。谁摔了盆儿,谁承嗣。在他们看来沈慕这个小哥儿是没资格摔盆的。
  “凭我是我爹的儿子。”沈慕看也不看沈老二这个跳梁小丑一般的男人,而是回身指挥着请来抬棺的几个人,准备起扛。“让开,别挡了我爹的路。”
  “不准扛!不准起棺!”沈老二气急败坏地拦着门不让,“你摔的不算数!你一个哥儿,你算什么儿子?你摔了盆儿,你爹就是到地底下也不能安生!”
  听见沈老二居然敢咒他爹,一直无视他的沈慕难得赏他几句话:“我呸!我不算儿子,难道你儿子算我爹的儿子?”沈慕嘲讽地看向一旁站在沈老汉身边、脸涨得通红的沈二狗,当即把他们的遮羞布给捅破了。沈二狗是沈老二的二儿子,今年也十五岁了,长得倒是高高壮壮的,可竟然还拖着一长条的清水鼻涕,沈慕心里一阵犯恶心,就这么个人也妄想给他爹做嗣子,他爹得恶心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站在旁边半晌不吱声,铁青着脸的沈老爷子说话了:“什么你呀我呀的,这是你二叔!你爹就是这么教养你的,也难怪你不知道规矩!老祖宗的规矩,没儿子,就得亲侄子给摔盆。也正好就把二狗过继到你爹名下,也算不断了你爹的香火。”说着还睨了沈慕一眼:“你是个哥儿,早晚嫁出去就不是我们老沈家的人了,不能顶门立户。”
  站在门口挡着门的沈老二媳妇闻言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跟自己小儿子耳语几句,那孩子便飞也似的往院子外头跑了去。
  这摔盆,并不是普普通通把盆子往地上一摔就得了,背后有的是事儿。这摔盆的人得是死者最亲的子嗣,往往是长子或者长孙,谁得了这个摔盆的活计,这家里一大半的家产就是他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