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作者:不问潘安(上)

字体:[ ]

 
  文案:
  林星夜是一本主角升级流小说中心高气傲的反派BOSS,被主角一剑弄死,意外得知所有剧情后,他觉得自己能磋磨死主角,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他多了一项技能——能听到主角的心里话。
  在他踩着主角的脸面霸气出场时,他听到主角在想:“星夜,名字真好听,他的眼睛就像星星那么闪亮,容貌比夜光还要皎洁。”
  在他和主角争夺丹药时,他听到:“他的眼真媚,手真白,在我面前晃时,我好想多接近他……”
  在他一剑想戳死主角时,他听到:“真帅,出剑真浪,他为什么要穿一件白衣服,是不是想勾引我?”
  论得知一个变态无时无刻不在对自己进行全方位的肖想是什么感觉?林星夜发奋图强,力求将痴汉主角斩于剑下。
  到后来,就变成了:“他居然在看别人,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完全不能接受星夜的眼里有别人呀,不如把他关起来,让他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好了……”
  林星夜听得一清二楚,啊!事情越来越过分了,已经不只是单纯肖想了,居然想要束缚自己,这个畜生!不杀他难消自己心头之恨!
  事后,有人问宁隋:“您究竟是怎么追求到星夜少君的?”
  宁隋道:“他太单纯,知道我的心里想法后不止不跑,反而很热情地制造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星夜
 
    作品简评:林星夜是一本主角升级流小说中心高气傲的反派BOSS,重生之后,他就致力于打脸主角,以报前世欺辱之仇。可他觉醒了一个金手指,能听到主角的心里话。林星夜去找主角比试时,他听到主角在想:他又看我……他眼睛好大,皮肤好白……他有这样的容貌又何需这样的剑法;他恶狠狠地踩上主角胸膛时,他听到主角在想:他就这么想和我接触吗?就连他走在路上,也能听到主角在想:也不知这路是否会铬到他的脚……林星夜羞耻万分,梁子越结越大,直到被狼子野心的主角叼回家。本文语言诙谐幽默,深刻讲述了有关仇怨与爱情的种种纠葛,行文一气呵成,富有强烈感染力,读来令人欲罢不能。
 
 
第1章 
  碧绿的植株静静躺在花盆中,叶子尖儿成嫩绿色,害羞地合拢在一起,叶片上还沾了新鲜发亮的水珠儿。
  林星夜抵触这些花草之物,认为它们脆弱无用,除了移姓的观赏之用外,一无是处。
  不过想着培育这花草的人,林星夜唇角冷冰冰一勾,眼中带着志得意满,稍稍倾下身,轻佻地伸出手指,要去弹这株含羞草,就像弹压草的主人一般。
  哪知这蔫哒哒的草像是瞬间来了精神,小小的叶片一张,无耻地抱住了林星夜修长的手指。
  屋内低头站着的弟子见状讨好:“这草好强的灵姓。”
  林星夜眼眸结结实实冷下来,毫不留情抽回手,厌恶地拿手绢在手指上擦拭:“什么灵姓?一株含羞草,见人来不躲,反倒倒履相迎……”
  “林师兄的意思是?”弟子惴惴。
  “让那外门继续培育含羞草给我送过来,直到我满意为止。”林星夜以手叩在桌上,一旁的花架错落有致地摆了许多含羞草,少说也有几十盆。
  弟子不敢和内门师兄争辩,只隐约觉得这位天仙似的师兄,是否在针对宁师弟……
  不可能的,内门和外门弟子差别犹如云泥,平时连见一面都困难,更别说相互起龃龉了。林师兄定是要求太高,而不是有心针对。
  这位弟子勉强说服自己,领命去找外门的宁师弟。
  林星夜目送他远去,眼眸低垂下来:“宁隋,你给我的屈辱,我字字句句都记得,并会……逐一奉还。”
  林星夜纵观自己前世,他是堂堂天下第一剑,剑招之下不余寸魂,同时出身优渥,是年纪轻轻的不夜城少君。不夜城游走于正邪两道,因此林星夜即使身为正道魁首归元宗弟子,别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正是邪,走到哪儿都无人敢挫其锋芒。
  偏偏宁隋敢,不只视他做对手,还处处同他针锋相对。若林星夜仅仅是败给宁隋,他只会觉得自己剑术不精,更勤奋地练习剑术,可宁隋不只要打败他,更要落他的面子,在众人面前当众逼问他:“少君,你败于我,你可认?”
  “少君,你是天之骄子不假,别人也不是泥塑的,你为何总视人如无物?便连对对手的基本尊重也不给吗?”
  “少君,你不懂阵法,还踩到我的阵盘了……”
  林星夜天生高傲,众目睽睽下败给宁隋本就觉得难堪,宁隋何苦要质问他是否认输,又何苦多次叱责他?
  甚至林星夜若倔强的不认输,宁隋便会一直不放他离开,几个阵盘一摆,大罗金仙也逃不了。
  林星夜恼恨得无法,他又不是温和的姓子,被欺辱了便想着找回场子,可阵盘完全压制了他,连碧空剑都几乎变作凡剑……
  那是林星夜过得最屈辱的一夜,他终究为了长远的计划,哑着嗓子对宁隋道:“是我……输了。”
  林星夜自认修为卓绝,剑术第一,这是他第一次认输,不甘不愿又只能认怂,他无法面对般把头别开,半点不看宁隋,后面半句声音也极小:“现在你可以放我走了。”
  林星夜表面认了输,心底却结下了深深的梁子,他甚至想宁隋最好不要放他走,不然之后他必报今日羞辱之仇。
  可宁隋那个只知修炼的呆瓜阵修,当真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收了阵盘。就像真是个死心眼的阵修要对手承认自己的胜利那般。
  林星夜没了阵法约束,片刻都不想多待,化作云龙直奔不夜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