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作者:不问潘安(下)

字体:[ ]

 
第64章 
  林星夜看着镜子脸色有些不好。
  他现在的身体受了幻象中的宁隋许多折磨, 哪怕是再被补了些灵力,看着也清瘦不堪。
  林星夜有个习惯,他越弱时,脸色便越冷,刻意放出更强的剑气, 不教人轻视。
  他已将碧空剑召了回来, 剑身挂在腰间,看见满室的镜子时才想起他之前是怎么想的。林星夜冷冷道:“宁师弟, 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出去看其他地方。”
  宁隋环顾四周,镜子将二人身上的神态衣着都照得纤毫毕现,就像无数个师兄站在自己的面前。
  尤其是师兄一说话,满耳都只能听到师兄清冽的嗓音,【他真好看, 声音真好听, 持剑的样子最为强大动人,真让人想事事顺着他。】
  林星夜听得真切,脸色更差, 他在和宁隋说正事,宁隋在想些什么?
  这种轻浮的、每天就知道情情爱爱的变态,即使是在他们龙族, 也是被压的。
  林星夜越发觉得自己破幻的契机就在宁隋身上, 却听得宁隋正色且清醒道:“师兄, 现在不能离开。你的住处最为清晰, 说明在此地一定经历了较为重要的事。师兄可否直言?”
  林星夜道:“此地是我的住处,我当然印象最深刻,多余的事情并没发生。快出去,看别的地方。”
  【师兄说了好长的一句话……他一直看着我……】宁隋心慌神乱,却仍是尽职想将林星夜带出去,头脑万分清醒:“师兄不可。若是你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能投射于幻象,那幻象中的一切都该极为清晰。师兄是剑修,一直长于归元宗,不管是论作为剑修敏锐的观察力还是习惯,都该记得归元宗的一草一木,可我之前观察了幻象,幻象里的草木,风动而不动。”
  “……你想说什么?”林星夜语气不怎么好,颇有种被宁隋揭穿的恼怒。
  宁隋这个畜生,一边在心里肖想他,一边还那么反驳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星夜真难相信有人能分裂至此。
  他一条正常龙,面对宁隋时确实有很大压力。
  “师兄的幻象里,只要是清晰的地方都发生了些重大的事。师兄,为了我们能成功破幻,还请师兄不要隐瞒,比如……”宁隋顿了一下,“这么多镜子是做什么的?”
  这种幻象里的镜子,能是做什么的?
  林星夜瞬间扎心,他要是说出来,岂不显得他思想龌龊?可那些都是龙族的传承,并不是他刻意想的。
  林星夜冷着脸,一时进退维谷。
  宁隋看他师兄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在犹豫,猜测道:“是幻象中的我给师兄的房间安上的?”
  林星夜高冷地瞥了眼宁隋:“是。”
  “用途是?”
  “为了羞辱我。”林星夜想想幻象里的场景,都无法接受。
  “镜子如何能做到?”宁隋费解,他为了得知真相,不由再次保证道:“师兄,这幻象本就不是全准,师兄直言便是,我绝不会多说。”
  镜子怎么做到的?当时宁隋为了打压他,折辱他,把他关在简陋的屋子,又觉得他总想着回来,便想彻底摧毁他的希望,让他牵挂的地方也充满痛苦的回忆。
  宁隋在他房里安置了无数面镜子,再抱着他……让所有的镜子清晰展现那场景,无论林星夜失神地望着哪儿,都逃不开那折磨。
  即便是闭着眼睛,镜子处回声起伏,也足以羞辱他。
  “师兄,只有你全告诉了我,我才能助你。”
  林星夜没那么经不住事儿,即使羞耻已经溢开,他发了些不合作的脾气后,还是不情不愿低声告诉了宁隋。
  宁隋的耳朵悄悄红了,【这……这……师兄……他怎么想得那么刺激?我从来不知道还能那么做。师兄看着高冷矜持,原来懂那么多,比我优秀多了。】
  林星夜觉得宁隋是在嘲笑他,懂这些事能算是优秀?瞎吹也要有个度,他冷了脸:“你在想什么?我说了这只是幻象,并不全是我想的。”
  宁隋赶紧安抚马上要闹别扭的师兄,“师兄,我并未想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绝不会那么对你。”
  【若我能和师兄在一起,已经足够,又怎么会折辱他?我只会嫌自己的房间鄙陋,拿不出手,又怎么会将他关在屋里?】
  呵,林星夜完全不信。
  宁隋真的不会把他关在屋里吗?他变态到晚上觉都不睡来偷窥他。
  他道:“你想那么做也没办法成功。”
  林星夜身上剑意昭昭:“宁师弟,你别忘了,我好歹也是个剑修,你若想关我,也得先拿出半条命和我作赌。”
  师兄还是不信他,故意警告他。宁隋无声叹了口气,抬手将房间里的镜子打碎,林星夜早就想毁了这镜子,但他不敢再胡乱动手,怕幻象再增加难度。
  见宁隋动手后也没事发生,他便欲抽出碧空剑,将镜子全都毁了。
  宁隋阻止他:“师兄别动手。我打碎镜子是因镜子是我放的,我做出改变照心壁只会判断是我在反省,师兄若动手,照心壁会判断破幻失败,就像你之前尝试的那次一样。”
  林星夜只能收剑,心中的恨意还是没办法磨平。
  宁隋见状,将灵力控制到最小,击向镜面,又以灵气阻挡破碎的镜面落到地上,一时之间,破碎的镜片飘在空中。
  宁隋紧张地看向林星夜:“师兄,现在你可以动手。”
  动什么手?镜子都碎了,宁隋根本就是故意在哄他!
  林星夜心中既羞且恼,但又深恨这些镜片,碧空剑似游龙而出,仅仅一朝,剑气便披荆斩棘,镜片连碎渣都没留下,彻底消散于空中。
  林星夜冷冷地为自己解释,表明他不是受了宁隋的哄:“我不喜欢碎片。”
  【师兄又在傲娇了。】宁隋默默想,面上也特别配合:“是我没考虑周到,累得师兄亲自动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