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花云侯+番外 作者:白刃里

字体:[ ]

 
  文案
  栽到沈庭央手里的人,死前才知他佛面蛇心,是个漂亮的恶鬼,
  沈庭央也以为,这辈子只能虚情假意不择手段,为仇恨而活,
  可后来,花重找到他,偏偏用温柔宠爱,把他宠回天真矜贵的模样,
  于是沈庭央做不成女干佞恶鬼了,
  而是在花重身边,做了一辈子恣意无忧的小少年
  ----------------------------------------------
  说到当初相遇,
  沈庭央出于睡过就要负责的心态,收留了一名容色绝艳的罪臣之后,
  谁知这人很黏他,连他流放都要跟来,
  花重:我来做你护卫
  沈庭央:说实话
  花重好:我来做你相公
  ---------------------
  1.架空勿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庭央,花重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庭央
  光熹二十三年,西域十三国犯燕,北方辽、钦亦举兵南侵,史称“长阳之乱”。北乱平定,各路大将率兵马折返,崇宁王沈逐泓班师定驻大良城,奉命北镇国疆。
  春寒料峭,大良城外的征北营,一轮晨鼓响,便是军中点卯的时辰。
  沈庭央抓起鞍侧挂着的长弓和佩刀,跳下马背。
  他戴着一张薄而精巧的面具,一身银色轻甲,漫不经心地磕着靴子尖儿,倚在树下等着什么人。
  时有路过的士兵向他打招呼,唤他“小世子”,也有开玩笑称他“小将军”的。沈庭央便微微欠身,以示礼貌。
  一声高昂的鹰唳划破长空。沈庭央抬眼看去,惊喜地道:“问羽!”
  空中,翼展雄阔的海东青不断盘旋,赤羽金边,颈前一点雪白,正是他父亲崇宁王的鹰,名唤“问羽”。
  侍卫青涯驱马奔来:“小庭央,王爷回来了!在十七军部。”
  沈庭央眼里骤然一亮,上马策尘而去。
  一入崇宁营十七军部,他立刻摘下面具,一身银甲鳞光,沿马道疾驰如飞。
  到了主帐附近,却见军中副将们陆续至此。人来人往,他止了步。父亲一定正忙着,来了也见不到的。
  于是空落落站在一间大帐后头,低头靴尖踢了会儿石子,牵着马转身,打算悄悄离开。
  “瞧瞧,谁欺负我们小王爷了?”
  低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铁甲风尘仆仆的气息随即将他包裹。
  “爹!”
  沈庭央阴霾一扫而空,扑上去拥抱沈逐泓。
  沈逐泓一身铠甲如镀暗霜,肩头玄铁铸冶的虎啸扣,胸前衣甲暗纹河山图,正是崇宁军制式“啸霜铠,山河甲”。
  他久经沙场,五官俊美刚毅,目蕴寒水刀锋,笑起来又潇洒不羁,令人移不开眼。
  “开春事情多,耽搁了数日,这才回来。”沈逐泓揽着儿子穿过军营, “方才小王爷一脸愁云惨淡,看得我简直揪心。”
  “刚才还以为你没空见我。”沈庭央故意又摆出了愁云惨淡的神情。
  沈逐泓大笑,示意他上马,两人控马并肩而行:“从前你跟云家、裴家那几个小子倒是投缘,要么去金陵玩儿一阵子?”
  先前金陵几个世家少爷来过,沈庭央与他们很合得来,但他更想在父亲身边,于是毫不犹豫摇摇头。
  沈逐泓坐在战马上,一名军师来到近前。于是沈庭央先到一旁等候。
  军师眉头微蹙禀报:“朝廷几员大将之中,吕不临、封良佐仍在京中,灜西王身边的侯玄演,一直没有动作……”
  沈逐泓沉吟片刻,道:“须得留意侯玄演。不止凤翔府,但凡过了桑干河,一切动向都不可轻忽。”
  军师颔首:“遵命。”
  沈庭央小腿在马侧晃啊晃,思忖着要么先回去,不打搅父亲办正事,可又舍不得走,于是一脸纠结。
  沈逐泓偏过头看着儿子。
  沈庭央回过神,茫然道:“怎么了?”
  沈逐泓看出他想什么,于是一笑,突然打了个呼哨,继而调转马头飒踏而去。
  沈庭央骑的是父亲的战马“西风”,西风一听主人哨令,昂首嘶鸣,立即撒蹄追去。
  沈庭央冷不防被身下的马儿拐跑,俯身在马背上哭笑不得:“爹,去哪儿?”
  副将符烈经过,也问沈逐泓:“王爷要离营?”
  沈逐泓:“小王爷不高兴,陪他散散心去。”果真抛下一切,一骑绝尘带着儿子离开了。
  沈逐泓骑的那匹照夜白同样是良骏,但西风到底脚程更快,一离营就追了上去。
  耳边风过猎猎,衣袍在马侧翻飞,沈庭央心情顿时豁亮,纵缰追随在父亲身边。
  他们飞驰在天高云阔的广袤原野上,春日万物方苏,亘古大地新绿绵延,鹿群立于水边好奇地张望着他们,迁徙的野马成群飞奔,远处传来游牧人悠远沧桑的长调。
  沈庭央在马背上打了个响亮的呼哨,海东青的身影循声盘旋在高空,惊起大片如云霞般的椋鸟振翅。
  他雪白的衣袍银铠仿佛群峰之巅的积雪,映着万里长空的自由无垠。
  沈逐泓放慢马速,眼含笑意地看着儿子:“有什么愿望没有?”
  沈庭央笑着道:“想一辈子这样,永远陪着父王。”
  骏马跃过一道河流,沈逐泓挥鞭卷起一朵水边盛开的飞燕花,抛到沈庭央身上:“知道小王爷嘴甜,说点实在的!”
  沈庭央接住那花,随手缀在鞍侧,笑嘻嘻道:“父王带我去了许多地方,却还没去过燕云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