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老江湖 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下)

字体:[ ]

 
第五十章 
  瀚海楼地下密室原是皇室建造的藏宝地宫, 地道本就错综复杂机关遍布,经何欢与风十七两代人改造更是一步一处阵法,也只有付红叶能够安然行走于其间。此地危机重重, 尤姜紧随青年而行, 付红叶亦是认真开着机关, 边走边对尤姜解释,
  “瀚海楼本是魔君师父主持修建, 后来十七就在这基础上扩建出了不知门,上方九层都是经过筛选可以对外开放的典籍,这地下三层则是一些足以影响世界变动的大秘密,我们认为还是每代只传一人最好。”
  核心技术永远不适合公开于众,尤姜对此倒是理解, 闻言只是好奇道:“既然何欢留给你的东西在第三层,上两层又是什么?”
  他们此时已至第一层, 此层共三十座石柜, 每处过道皆是一列偃甲持枪守备, 若未能以正确手法取出书卷, 便将立刻激活机关,降下巨石隐去书柜, 把入侵者困死于此地。
  付红叶验证过掌门印记, 这才领着尤姜走在一列纹路较其他地面略为不同的过道,偏过头低声介绍,“第一层是天下风云英雄志,记载着古往今来所有强大修士的身家来历和传承功法, 魔君师父修炼的《极乐功》与玄门的《天道剑意》皆在此列。”
  旁的不说,只这两门功法便已是当世至宝,得了至少也能成为渡劫修士,尤姜未想付红叶竟是连玄门压箱底的功夫都敢放进此地,一时神色也严肃了起来,“那可要好生收着,这些东西若遗失了就不是开玩笑了。”
  “强者都有其神识烙印,若得不到他们承认拿到功法也是枉然,不过十七往日都在这里闭关,有他守着应当无忧。”
  再强的势力终有衰弱的那一天,玄门也不会例外,付红叶亲眼见过人间百代王朝更替,也见证了那些曾经辉煌的文明在后世渐渐消失无人问津。若是千万年后玄门也衰落了,至少这一份留在密室中的传承还有机会被后人挖掘,不至于被后人忘记。
  这份苦心人族很难接受,他们还很年轻,总是认为自己能够万世长存,不许旁人说不吉利的话,却不知天道有常,世事万年终有一变,就连天地也会有崩坏的那一天。
  付红叶恢复长安天子灵域后总有一种危机感,仿佛天道已觉劫难渐近,正在向天下精怪示警。他也不知劫难是什么,如今太过担忧也无异,只能尽量做好准备。他带着尤姜走至最后一座石柜前,举起长明灯开启了阵法,这便道:“前辈,这里也有魔君师父收集的魔修典籍,或许会对你有所助益。”
  此地在天道盟也是仅有两人能够出入的禁地,尤姜本还疑惑付红叶为何会带自己前来,如今倒是明了,不由轻叹:“这才是你带本座来的目的吧。”
  “我们已经尝过生与死的距离,这天地之隔还是不要经历了。还请前辈认真阅读这些魔道典籍,以后纵使你骂我,我也一定会督促你修行。”
  付红叶也不知自己需要多久重新聚灵,万一尤姜等不到那个时候岂不是一生遗憾。据他所知古时精怪不算少,总该有那么几只活过了千万年,既然天魔境也是精怪陨落形成的灵域,这飞升之路或许也不是只有一条。多作探寻,总会有其他出路。
  尤姜为飞升困扰多年,自己心里其实已经放弃了,未想付红叶却是上了心,闻言心中亦是颇为动容,悄然握紧了青年的手,嘴上却是轻声道:“管好你自己吧,可千万别整日缠着本座,沉迷男色荒废修行。”
  他这话说得讽刺,语气却是轻轻柔柔的,比起嫌弃更像是调情,付红叶偷偷回头看了看这令自己想了百年的眉眼,只坦然一笑,“是挺让人沉迷的,好像怎么也看不腻。”
  他直白起来尤姜可就招架不住了,连忙就慌乱地移开了视线,只喃喃回了一句:“瞎说什么呢,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害臊。”
  二人虽是闲聊,脚步却未曾放松,很快便到了连通下一层的阵法,付红叶将阵眼重新摆开,又是继续介绍:“第二层是精怪志异录,记载着已知的精怪、妖魔、仙兽等生灵的聚居地,目前还有很多都是未知。至于这第三层……其实是瀚海楼禁地,封印着魔君师父认为绝对不能被外人知晓的禁忌之术。”
  第二层资料尚不完善,付红叶所选传送之地乃是第三层所在秘境,这是玄门三君合力开辟出的一个小空间,以天道剑意为钥匙才能将其打开,只见付红叶的霜红剑气汇入阵法,出现在二人眼前的却是一枚小小的木箱。
  此境灵气流窜,剑阵密布,以二人修为都必须支起屏障前行,尤姜环顾四周也未发现旁的物品,顿时疑惑道:“这样大的秘境,居然只有一个箱子?”
  玄门三君设置重重阵法封印在此的箱子定不是凡物,果然,就在他话落时,一道白衣虚影便出现在二人眼前,裁云长剑,眸若桃花,正是付红叶之师剑君何苦。
  剑君魔君虽不分彼此,世人却默认魔君传人乃魔教护法毕千仞,付红叶传承当是来自高风亮节的剑君,而他的剑术也确实是何苦所授,此时见了师父飞升前留下的意念,立刻就跪下道:“弟子拜见师父!”
  剑君本就是爱照顾人的开朗姓子,对自己的小徒弟更是素来关爱有加,嘘寒问暖从不含糊,如今虽只是一道残存意念,见二人还是亲切一笑,“小红叶长大了,知道带道侣回来看望师父了。”
  剑君与尤姜也是故人,时隔百年再次相见,魔教教主本还有些感慨,闻言却是瞬间黑了脸,“你其实是何欢假扮的吧?”
  这熟悉的语气顿时让虚影笑了笑,也不和他闹,只是如常问候道:“二护法也是许久不见,看来你的精气神还不错。”
  尤姜对笑脸没辙,这对师徒倒是一大一小都能制住他,只能没好气道:“你不是已经飞升了吗?怎么还赖着不走?”
  天魔能分出化身,天仙亦是如此,这道残魂是剑君担忧弟子而留下的,多少有些本体的记忆,此时只无奈地摇了摇头,“是飞了呀,但也要看见你们年轻人安好我们两个家伙才能放心啊。”
  禁术毁掉才最为安全,然而,剑君顾惜徒弟,总觉付红叶或许会需要这门术法,终是选择分出自己残魂守在这里,只为徒弟未来某日或许会有的不时之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