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盲眼画师 作者:鸠枝(下)

字体:[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军营里的冬天总是特别难熬的,小北风一吹,不管是士兵还是战马都得抖三抖,张梓淇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江湖骗子,抖得尤其厉害,且后方的粮草供应目前已经无力跟上,以至于目前整支大军都过得分外紧巴巴。
  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吗?张梓淇抬头望着雁门关灰蒙蒙的天空,来到这里已经近一年了,有不少人掰着手指数马上就要来临的春节,到那时,有多少人能顺利活过这一年呢?
 
  两军对峙,大洛这边山雨欲来风满楼,铁真这边的气氛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铁真的冬天是最为难熬的,铁真是草原上的民族,靠放牧为生,在一片白茫茫的冬天,年年都会有被冻死的人民,而今年被冻死的人尤其多。
 
  铁真的克扎尔将军是个糙汉子,同大洛打了二十多年,又袭了家里的爵位,在军中资历很老,本来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但这次不同的是,铁真的王子殿下亲自披挂上阵,王子殿下身材魁梧,性格如同他的长相一般非常刚,下了死命令表示一定要与大洛抗争到底。
 
  克扎尔将军早起巡视军营,先是看了看日渐变冷的天气,又扫了扫诸位将领士兵们因为节节败退而士气愈发低迷的脸,感觉自己的络腮胡都要愁白了。
 
  他的直肠子在肚子里弯弯绕绕了好多个节,最后还是决定找王子好好谈一谈,目前和大洛继续打下去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现在是冬天,消耗太大了,更何况就算打赢了又能怎么样呢?冬天的大洛,照样抢不到什么粮食。
 
  克扎尔在腹中组织了好一会的语言,然后掀开了王子殿下的帐篷。
 
  王子全名孛尔只斤.哈尔玛,身材高大,四方脸,轮廓坚毅且五官深邃,非常典型的铁真族美男子长相。但王子偏偏痴迷于大洛的文化,不但换下了铁真保暖又便于骑射的传统服装,甚至还剃掉了他那狂野不羁的迷人胡子,留着一个汉人小白脸常见的光洁下巴。
 
  所以每当克扎尔将军看着眼前这个身穿大洛服饰,梳着大洛发式,还对着他作了一揖的王子殿下,内心是充满着深深的无奈与悲愤的。
 
  ——王子殿下,明明就是一位刚毅的铁真汉子,为何要将自己弄成这副不伦不类的模样!
 
  “李将军,你特地来找在下,可是来询问行军布阵的相关情况的?”哈尔玛,汉名元图的王子殿下手捧一本《孙子兵法》,问道。
 
  忘了说明,整个铁真的贵族们通通改了汉族人的姓名,我们身高八尺的札尔克将军,拥有了一个对他来说非常刺耳的名字,李想。
 
  “末将是来劝说殿下退兵的,再过十几天,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就要到来了,我们的士兵却只有多年前的破旧皮衣,不退兵的话,我担心大家熬不过那场大雪。”
 
  “我就猜到了李将军你是来劝我退兵的,毕竟将军你是一个体恤下属的人啊。”元图晃了晃他手中拿着的《孙子兵法》,“这本书里面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以我对林老将军的理解,他一定会在这场大雪前出兵的。”
 
  “为什么?”李想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同老将军交战多年,从来没能摸清老将军在战场上的行动,倒是王子殿下,捧着本书就以为自己能够料事如神了?
 
  李想压下心中的不信任以及不屑,继续将自己肚子里的那两三点墨水颠来颠去,希望能多挖出两句委婉又动听一点的体面话来。
 
  元图没有太在意李想的神游天外,仍自顾自地在自己想象的胜利中驰骋。
 
  “大洛的将军是受制于皇上的,朝堂上的情形已经不允许林将军再推脱下去了,十几天后的大雪,撑不过的不单单是我们,老将军这支虎狼之师,怎么可能不战而降呢?”
 
  李想暗暗心惊,这里与大洛朝堂远隔万水千山,听王子殿下的口吻,铁真势力已经深入汴京朝堂了?
 
  张梓淇干完自己分内的事,照例在军营里溜达了两圈,发挥自己身为江湖骗子坑蒙拐骗的特长四处解决军营里的各种问题,然后再收获一肚子的鸡毛蒜皮三瓜俩枣,最后心满意足地回帐篷消化这些没什么意义的闲话。
 
  军营里的大伙们已经和这个烧火的白面瓜小哥混得很熟了,谁见他过来都会打趣两句。某天张梓淇照例去闲逛,同守门的小哥们聊得正嗨,许久不见的老将军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幽幽地从身后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张梓淇的肩。
 
  张梓淇被吓了一大跳,愤怒地回过头想看一下到底是哪位人士干如此过分之事,没想到一回头竟然是老将军那张苍老了不少的脸。
 
  老将军一脸和善,笑眯眯地发问,“诸位在讨论些什么呢?可否让老朽也来掺和一脚?”
 
  张梓淇不明所以,这实在不像老将军的说话风格。他愣在原地不知该怎么接话,眼光往身旁一扫,只见另外几名一起愉快唠嗑的将士们却迅速排成了一排站在老将军面前,绷直背,低着头,紧闭嘴,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
 
  老将军笑眯眯地给每个人赏了军中特殊大礼包一份,带头不务正业的伙夫张梓淇直接被踢出军营,流放回家。
 
  这本该是张梓淇做梦都能把自己笑醒的好事,奈何此刻的局势实在是慌张。老将军这种做法,实在是——张梓淇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难不成是由于林然的关系,铁面无情的老将军终于舍得对自己网开一面了?
 
  在战争前夕被军队轰走,这么美的事,自己现在是为何要跪在这里呢
 
  张梓淇挪了挪自己跪麻了的双腿,百思不得其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