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一念执着 作者:夹生丸子

字体:[ ]

 
文案:
忘川尽头白帝城,那里有你。
彼时,你深爱,我负你。
此时,你遗忘,我等你。
所有宠溺源于深爱。
是你,是我,是我们。
长生落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长生,白落衡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这辈子,我只喜欢一个
 
作者有话要说:
  初恋般的情愫总是美好。以此怀念。  落落背着长生一步步跋涉在前往神庙的路上,
  越靠近神庙,这条路就走得越艰难。落落的脚步已经虚浮,眼前开始模糊,可她顾不得,长生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她不能停,再累也不能。因为她背着的是她的先生,她珍之重之,独一无二的先生。
  长生的五感虽然在渐渐消失,但此时,他仍能感觉到落落的吃力和辛苦。这个从小被万千宠爱的妖族公主,这个被自己一直放在掌心,藏于心间的小小徒弟,她,何曾受过这般磨难?
  混沌间,长生缓缓开口:“落落,把我放下来吧。”落落听到先生说话,心中不仅有喜有悲,喜因先生尚有一丝清明意识,悲的是先生的声音虚弱到低不可闻。落落咬紧牙关,拼劲全力背着长生,胳膊已经快要脱臼,两条腿酸软到下一秒就要跪倒在地。
  她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轻快地对背后的人说:“先生,我绝对不会放你下来的,落落力气很大的,我是小老虎呢。”长生想要伸出手指点她的点她的额头,告诉落落,不能淘气。可现在的他没有抬手的力气。
  长生努力地集中神志,有些迟疑又有些费力地再次开口,“落落,有一件事,你知道么?”
  “什么呀?”落落一边费力地往前走着一边回答。
  “我这辈子,只喜欢一个人。”
  “我知道呀,先生喜欢徐姐姐嘛。”落落笑着回答,可心底一片荒凉,脚底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先生,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和徐姐姐,自小婚约,你对徐姐姐,深藏在心,我知道的。
  长生轻轻摇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再次昏睡过去。而他那句“不是的,落落”没来得及说出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长生都在想,如果当初那句话,他说了,落落听到了,那很多事,会不会不一样?那结局是不是可以不一样?
  八百里红河两岸,风声呼啸,水声应和,可无人能回答他。
 
第2章 家师陈长生
 
作者有话要说:
  w五个字的感动——家师陈长生。  “家师陈长生”。妖族公主白落衡说得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仿佛这件事本就该如此。落落只知道,这番话震惊了众人,却不知,这众人中也有她的先生。当然,长生的震惊的原因与他人并不相同。
  &落落听长生没再回答,心中大急,“先生,先生!”话出口,已带了哭腔。可落落又不敢哭,哭要浪费时间,哭会耗费力气。她忍住眼泪。把长生的胳膊拽得更紧,脚下的步子更快。
  &长生在一片模糊的世界里听到有人在叫他“先生,先生”,他想回答,可是他做不到。他不明白,他的小徒弟在叫他先生时,声音中总是带着星光的灿烂,一声声“先生”,带来指尖软感,心中甜意。所以,每一次,长生总会带着满满宠溺目光注视着落落声音传来的方向,虽不会出声应答她,但却会在那里静静等她,等他的小小徒弟。每一次。
  &可这一次,落落唤的这一声“先生”,为何带着哽咽?长生更急,可是无能为力。正在焦急之时,时空转换,长生发现自己回到了青藤宴之夜那晚。
  &落落是妖族公主的消息在意料之外,但又似乎在情理之中,他并没有太大吃惊,反正不管她是谁,不管她来自何处,不管她身份如何,长生都只记得,她是他的小小徒弟——落落。而真正让他吃惊的是落落在众人面前的一番宣告,“家母大西洲长公主殿下,家父白行夜,家师陈长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此话一出,青藤宴上的众人或静默,或震惊,或议论。忘川尽头白帝城,八百里红河为封土,传说中白帝和白后惟一的女儿,妖族惟一的公主殿下,竟然是他陈长生惟一的徒弟!落落,白帝为姓,白落衡,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身份,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已有人准备起身对落落行礼,带着或惧怕,或敬意,或不可置信的目光。可落落全然不顾,她有点紧张地看着陈长生,心里焦急地想着,惨了,惨了,暴露了身份,先生还要我么?怎么和先生解释呀?落落懊恼地看着长生,恨不得立马跑过去扯住他的衣袖,抱住他的胳膊,使劲地撒娇耍赖,甜甜地叫声“先生”。
  &而长生也在看着落落,今晚这一刻,他的小小徒弟,和平常一样,但又完全不一样,仍旧一身粉衣,但不是他平日里娇憨可爱,需要保护照顾的落落。而是妖族殿下,一身与生俱来的傲气与贵气不容侵犯。就在刚刚,他的落落说,“家师陈长生”,这样五个字,远比“家母大西洲长公主殿下,家父白行夜”更让长生震惊动容。青藤宴之夜,白落衡如此对天下人宣告,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家师陈长生。”席间也有人正在看着陈长生,这是谁?竟让妖族殿下当众宣告是“家师”!
  &而长生没在意那些人探究的眼光,他看着眼前的落落,不禁想起他与落落的第一次遇见,小姑娘拉着他的手,仰着头,一脸真诚与好奇地问道:“你叫什么呀?”她,是来神都后第一个问自己名字并牢牢记住的人。长生想起那一日,小姑娘抱着他的腿死活不松手,一脸耍赖与撒娇,“先生,你就收了我吧”。长生又想起在此之后的数个清晨,他醒来,扭头便看见小姑娘坐在旁边,双手抱着他的胳膊,脑袋靠在他的肩头,正睡得香甜……那么多画面在长生脑中闪过
  ,终于和眼前的这个落落重叠。看着落落不安的目光望向自己,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怕被长辈责骂,长生不仅想笑,但想起这是青藤宴,终于还是忍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