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麟台风波录 作者:轻微崽子(一)

字体:[ ]

 
文案:
    大楚启德年间,南方地动频发,冬来北方雪灾成患,在位皇帝下罪己诏,改年号正兴。
元宵佳节将至,奉诏进宫撰写贺词的民间词人命丧内宫,领舞歌姬被人鸩杀,刑部草草结案,皇帝震怒,急诏罪臣陆观进宫,补缺秘书监一职,暗中展开调查。
这是一个查查案子,搞搞权谋的故事,背景纯属虚构。
外形彪悍心地纯洁的小攻在“你打开的方式不对”的道路上越跑越偏。
拼姨时代稳CAO胜券的小受在“我吃的飞醋你永远不懂”的独角戏中把小攻折腾得够呛。而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场秉烛夜游解决不了的。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观,宋虔之 ┃ 配角:拜月,瞻星,苻明韶,李晔元,汤圆(猫) ┃ 其它:麟台,撸猫 
 
==================
 
  ☆、楼江月(壹)
 
  连绵数日的大雪终于停了,万道金光渐次铺开在一城的积雪面上,这样好的日头不过持续了半个时辰,就是傍晚。
  一骑黑马疾奔向御街,在拦路的行马前堪堪勒住。大马吐气如闷雷,马上那人也穿得一身黑袍,却并不下马。他静静注视着百米开外的宫门,另一头,淡烟薄暮笼罩在整座京城上方,瑰丽的晚霞正从天边散开。
  “什么人?!下马!查验令牌!”宫门守卫小步跑来问话。
  男人略抬了抬头,冷如刀锋的目光落在守卫脸上。
  守卫咽了咽口水,大声的叫嚷却倏然哑了,勉强能分辨出他说的是“令牌”二字,同时手指按上了佩刀。
  暧昧不明的暮色中,守卫瞥见了那男人侧脸上一个血红色的疤,显然是才落的将将结痂,贴近鬓角,拇指大小的一块方形,让他想到一个“罪”字。
  天色刚暗下来,宫里就点起了灯,宋虔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靴底沾满将化未化的雪水,门上贴了封条,非得要等到新上任的秘书监,他这个少监才能进屋。
  宋虔之口干舌燥地抿了抿唇,想找口水喝,刚提起来就觉着不对,脸色一变。
  “蒋梦,蒋梦!”
  连着两声大呼,一名太监弓着身屁滚尿流前来。
  “茶也没有,晚膳也没有,这都几个时辰了?!”
  太监抬起头,脸上堆起笑,连忙叫来一名小太监去换热茶,安抚道:“要不小侯爷先去太后宫里用晚膳?”
  宋虔之嘴角抿了抿,烦躁地坐在石墩上,一只手扯开衣领,向里头扇风,他身上裹着裘衣,在雪天里依然热得满身大汗。
  “新上任的秘书监什么来头?”喝上了茶,宋虔之脸色好看了些,示意蒋梦在他对面坐,蒋梦连道不敢,站在一旁回话。
  “听说是皇上在衢州磨砺时候学兄。”蒋梦声音压得极低,凑近在宋虔之耳边说。
  宋虔之眉头微微一蹙,拇指与食指不住摩挲,这是他心情烦乱的表现。
  “李相的调令?”
  “哪儿会。”蒋梦拖长了声调,仅仅一个眼神示意,调转话头又问:“小侯爷不去太后那儿用晚膳?”
  “不去,太后也啰嗦,成天想逮我娶个夫人,我才不去自投罗网。”
  蒋梦谄笑着直起身,有眼色地不再出声扰乱宋虔之的思绪。
  宋虔之侧了侧身,边往衣领里扇风,边盯着门上封条出神。这是秘书省的封条,他手下人带人封的,今日是腊月初六,初十是上贺词的日子,这一年非同寻常,民间多灾多难,宫里还算太平,宰相李晔元推举了两个人进宫给皇帝写贺词。
  皇恩浩荡,赏这两人就住在内宫的迎春园,这是大楚开国以来就没有过的殊荣。
  谁想到不太平的事立马就发生了。
  李相推上来的这两个人,其一是翰林院编撰,汪藻国,另一人是在民间享有盛誉的词人楼江月,一介布衣,能住进皇宫,不可谓圣恩不隆。
  偏偏这个楼江月出了事。
  眼看着要过年,宋虔之自己家里一大堆底下庄子收上来的账没理顺,刑部查案时他还在外省,父亲一封信急急忙忙把他叫回来。
  大楚的秘书省明着管的是珍藏古籍,实则是皇帝手里的暗部,捏着满朝四品以上官员的把柄,什么人哪一天什么时辰出入什么地方,都有据可查。秘书省设秘书监一职,下设秘书少监两人,从宋虔之为官开始,秘书省就是他一个人管。秘书监空缺已久,少监仅有一人,他的下级是秘书丞。
  两日前,宋虔之那个便宜表哥下旨让他进宫,即刻接手刑部案卷,彻查楼江月在内宫被杀一案,他当时就要查看现场,上面却有旨意,让他等着顶头上司上任以后听从差遣。
  于是这两天宋虔之都在家里看案卷,顺便等人,今日是得了准信他那个上司要到京,才忙忙赶过来。
  宋虔之抬头望一眼天,天色已晚,宫灯照着地面雪水粘稠,他叫了一声蒋梦。
  太监驱身过来。
  “算了,我看这位大人今晚是来不了了,我这就出宫,姨母那处,你帮我回一声。”宋虔之起身,将领扣系上,蒋梦上前替他整理大氅,蹲身下去以袖拭去宋虔之靴面上并不存在的残雪。
  “请小侯爷稍等片刻。”蒋梦快步走到一旁,从一名早就在等的宫女手里接过食盒,过来递给宋虔之。
  那红漆食盒一看便知是太后宫里出来的,宋虔之嘴角微翘,扬一扬手,便准备走了。
  此时月洞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宋虔之才要抬起的脚落了回去,疑惑的目光扫过去。
  细雪纷纷扬扬落下,下午才停不久的雪竟又开始下了。
  通明的灯火之中,宋虔之抬头去看雪,月洞门里隐着的那个人影也抬起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